秋风婆娑

散文 / 作者:冷清安 / 时间:2018-09-30 15:22:06 / 110℃

秋风婆娑

冷清安

2015年国庆节前夕,我从广东阳西的建筑工地出发,相约与妻在贵州玉屏火车站会合,一同回乡参加泽维兄令郎的花烛之喜。

妻从内蒙古通辽的家中启程,历经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劳顿,到达玉屏车站已是下午三点多钟,从妻的神色看,虽历经长时间旅途,仍精气爽朗,让我牵挂的心一下落了地。自打妻离开家,我就短信不断,了解她一路的行程情况,我知道妻有晕车的毛病。

战友胜佑兄驾车前来玉屏迎接我们。与胜佑也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尽管多年不见,但战友间彼此沉淀在心中的那份情谊却依旧不减当年。除了久别的问候,触景生情,怀想起当年从玉屏踏上军旅征程走出大山的历历往事,仿佛就在眼前。时光任苒,几十年过去了,看到如今各自写在脸上的岁月留痕,心中自然流露出许多的留念和惆怅。

如今的玉屏车站广场广阔,高楼林立,与当初记忆中的模样形成鲜明的对比。我们选择由屏玉至铜仁,再由铜仁到石阡全程高速公路。据胜佑讲只需两个小时左右就可到石阡。在我的印象中,这段路大约有两百多公里,过去坐公交车走县道至少要跑五六个小时。胜佑讲,战友们都等着我们一起吃晚饭,我抬腕看表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

山还是那些山,可路却今非昔比。高速公路横跨山间,桥连隧,隧连桥,放眼望去路在半山腰,车在云中行。眼前境况勾起了三十多年前的一次回乡探亲记忆。那是1984年腊月底,战友们第一次结伴回乡过年,从玉屏坐汽车回石阡,途经铜仁,大家坐在公交车上,一路高歌兴奋不已。由于汽车严重超载,突然出现了故障,大家下车一看,是后半轴断了。据司机讲,汽车一时半会修不好,这里距铜仁还有二十多里路程。大家背起行包徒步前行,路上你追我赶如同行军一般,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铜仁汽车站。对接下来的行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当日没有了班车,只有等次日早上的第一班,有人提出继续徒步往回走,这时汽车站的一位老师傅提醒我们,你们知道这里离石阡有多远吗?还有两百多里路呢。大家一听放弃了继续前行的打算。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是战友杨泽兄打来的,询问到了什么地方?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远处的山在云雾掩映下不再清晰。一块醒目的路标"梵净山生态景区"呈现在眼前。胜佑告诉我这是去梵净山的东门,路程不远。对于梵净山并不陌生,但却一直没有机会前往登攀。梵净山屹立于黔东之境,绵亘在楚渝之间,是巍巍武陵山脉之主峰,是滔滔辰河之源泉。这片古陆海拔2572米,方圆500平方公里,年龄大约在10亿至14亿岁,在地球的历次造山运动中铸就了它大气磅礴、奇峰耸立、千山万壑、风光旖旎的神奇山体,为北回归线最古老的山之寿星。更是一片山水壮丽、古幽神秘的生命绿洲。我给妻做了一些简单的介绍却激起了她对梵净山的浓厚兴趣,表示有机会一定要前去亲临胜境。

在距石阡仅有四十多公里的途中,必经一个县城,城池依山而建,乌江穿城而过,这就是美丽的思南。思南县地处武陵山腹地,乌江流域的中心地带,东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梵净山毗邻,南与泉都石阡县接壤,西与历史名城遵义地接,北经乌江至涪陵达重庆。思南山川秀丽,风景优美,旅游资源十分丰富,富有独特的人文景观、自然景观和浓郁的民族风情,境内神奇瑰丽的乌江山峡,千姿百态的天然溶洞,巧夺天工的石林景观,令人流连忘返,酣游沉醉。思南是一座美丽的文化古镇,依山傍水,错落有致,享有"小重庆"之称。对思南有着更加浓厚的兴趣,还因我的外公外婆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也令我从小就十分向往。汽车绕城而过,那璀璨星光映在江面上折射出异彩的光芒,照在我深深怀念故乡的心底。

华灯绽放的石阡异彩纷呈,久别重逢的战友其乐融融,欢声笑语汇聚在一起,将共同迎接泽维、封琴夫妇公子罗浩婚典的辉煌时刻。席间朋友们互致问候,围绕着因泽维兄令郎的喜庆之由战友们共聚泉都而情深意切,看得出战友们为了彼此珍藏在心中的那份战友情缘而奔走,同样,也让人深深感悟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只有战友间才能永远珍爱着的纯情和友谊。战友皮权民是我当兵后相识最早的一位兄长,多少年过去了,无论是在部队时期,还是他调回石阡工作,彼此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如今他身患重疾,拖着病弱之躯,仍出现在战友的集会上,心生感动。在我的耳际又回荡着那激动人心的旋律:"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让我泪湿双眼。

翌日,来自各地的战友和朋友们陆续到达,午餐时分,几位战友热情相邀去一家独特餐馆品味家乡的腊猪脚。这是故乡的美味。有了好吃的,当然少不了酒,情到浓处酒相随,身上血液有点儿高昂的感觉,脚下生风,妻及时劝阻了酒。回到下榻的酒店,泽维和远道刚到的老战友们已等候在酒店,盛情难却,只好连续作战。岂料这位远道而来的付老兄是位酒行资深专家,非但酒量过人,而且对酒的品质如数家珍,当即以独家"铁道兵"命名的佳酿相赠,使我等无招架之力,几巡酒过也是飘然若仙。

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远处不时传来喜悦的唢呐声。清晨,我早早就起了床,在院子里散步。我看见一片一片的黄叶落在了宽阔又干净的院子里,一片又一片的落叶翩翩起舞,就像一个个花仙子在天空中和王子一起跳舞。秋叶飘在空中,就像蝴蝶飞来飞去,美极了。我信手拈来一朵飘过的朝霞,写下一联:"浩才梦醉融融爱,丽凤情飞朗朗天。"表达对新人的祝福与期望。

喜庆的氛围还萦绕在人们的心中,战友彭仲勇夫妇又邀请众战友们去参观尧上仡佬族文化村。这是一处远近闻名的古村落,近些年经过努力打造乡村游而备受人们关注。尧上仡佬族文化村坐落在佛顶山脚,包溪河畔。仲勇亲自驾车,我们一行二十多人,从思剑高速公路大地站下高速,再走十余公里景区公路,很快就到了尧上仡佬族民族村。该村居住着六十七户仡佬族居民,所有的房屋都是两层。前面伸出挑廊,典型的吊脚楼式建筑,但又有其独特之处,门高坎,窗镂花,雕梁画栋,飞檐斗角,左右两个厢房,呈"凹"字形,十二根木柱承受着整栋木房的重量,除宗祠为悬山顶建筑外,其余均为歇山顶建筑,总体结构精巧、造型奇特。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这里的仡佬族人沿袭着祖先留下的习俗,并保持着他们独特的民族风格。仡佬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每有节日都要在一个土坑里燃起篝火,不分男女老幼齐聚于火旁欢歌起舞。尧上仡佬族最重大的节日就是每年农历二月初一的敬雀节了,每当这天,家家户户都要做糍粑,宰杀猪、牛、羊、马四牲祭祀神鹰和十二只彩凤,祈祷家业兴旺和五谷丰登。除此之外,还要上演本民族特有的艺术节目舞毛龙、傩戏、薅草锣鼓、木偶戏等。

尧上仡佬族文化村有一条延伸至包溪峡谷的正街,是民族风情区的主干道,里面有仡佬族独具特色的小吃和商品。正街的左边有条小街通往垂钓塘,往前走几步便可看到民俗表演场,所有的民俗活动都在这里举行。左边有棵大树叫猴栗树,树体高大。需要四个人才能合抱,树上神奇般的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兰草,更有蜜蜂常年萦绕!被当地居民视为神树。该景区日趋完善,吸引了大批外地游客前往游览。时下正值旅游旺季,大多游客都是慕名而来。最吸引游客的就是这条清澈如镜的包溪河,河水清凉,鱼虾自由地在水中游动,在积水深潭处,你会欣赏到各种各样的大小鱼儿在水中嬉戏。坐在河川的廊桥上,顺流望去,下游就是我的家乡。曾记得儿时随父亲到这里漂伐木柴,当时大山里有许许多多的林木,被砍伐后,晾晒在山涧,我们只需到当地的林管所办完相关承运手续,然后扎伐顺流而下,运送到县林业局换回一些运输费。想起这些往事,再看眼前如织的游人,兴叹这个世界的变化真是梦幻一般。我独自坐在荷池边的一块长石上,仰望天空,像一块覆盖大地的蓝宝石。池塘睁着碧澄澄的眼睛,凝望着这美好的天色。一对小白鹅侧着脑袋欣赏自己映在水里的影子。山谷里枫树的叶子,不知是否喝了过量的酒,红得像一团火似的。村前村后的稻子,低着头弯着腰,在秋风中默默地等待着人们去收割,半空中,排着"人"字形的雁群,高兴地唱着歌,告别人们,向天边慢慢飞去

远处传来小羊凄凉的叫声,随着声音只见一个屠夫模样的人,拖着一只小羊朝这边走来。有人告诉我晚上要在这里吃烤全羊。哎!怎么会如此血腥!我在心中默念:小羊,小羊,真可怜。你虽是刀下一道菜,有谁能把你来爱。可悲!可悲!何时才能做到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在县城逗留了十多天,当夜幕降临时,我回到了乡下的家中,深秋的院落像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朦胧而幽静。在昏黄的灯光映照下,花木叶子有些发黄,微风吹过,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叶子轻轻地随风摆动,仿佛在风中快乐地曼舞。高高的寨中古檀树静静地矗立着,偶尔有几片树叶随风懒懒地晃动几下,看来,它站了一天,也累了,马上就要进入梦乡了。天空中的月亮和星星也困得回家了,只有草丛中的蛐蛐儿还在不知疲倦地叫着,仿佛在催我:"睡了,睡了!"房后坎埂上美丽的牵牛花已经被秋风吹走了,但我还能闻到灌木丛中发出的淡淡清香。闻着闻着,我也困了,发出轻轻的鼾声。

清早,秋雨连绵,我们离开了石阡县城,战友间将手紧紧握在一起。建刚和泽维开车送我们到遵义搭乘火车。

高山上的岚气渐渐压低,从高速公路上铺就过来,如同仙境一般。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
上一篇: 故乡的大叶芹
下一篇:在喜鹊鸣叫的地方
相关专辑:经典抒情聊斋
相关阅读
排行
聊斋志异白话文——附录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二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一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九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八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七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六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五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四

最热
良方
明耻
怀想天空
杯具的一晚
来中国谈判的日本商人
风华绝代纳兰歌词
汇款单
另起一行
草木养心
苍凉悲叹滕王阁
青青子衿终是悠悠吾心、青青子佩终是悠悠
人生节目单
滴滴相思泪化雨
风和火柴
我这个货色
闲话“耶稣和圣诞节”
浅议“怀才不遇”
心的停机坪
关于谎言的文章·《谎言》
放手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