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岛国

散文精选 / 作者:曦光° / 时间:2011-01-31 09:29:00 / 52℃
你走了,带着纷乱的别情和离愁去过海,飘向另一个国度。留下来的是你送我的礼物和那些散乱的照片,陪我度过个盛夏,越过一个严冬,又起步入这明媚且和暖的季节。让我想象你过海时的空寂和广漠;想象那和着腥咸味儿的海风撩动你的秀发、你的衣裙,又拂起你飘荡的思绪;想象岛国都市夏夜里阑珊的灯火,北海道冬日里泛着银光的皑皑雪野,更有那席卷整个东瀛之滨的和煦的春风——又该是花季了,这风儿或正沐浴着漫山遍野的含苞欲放的樱花……如是的遐想着实说却不在日日时时,亦不痴不烈,较之往昔旧有的恋情似多了几分冷峻又几许深沉,不知是因了我已然不惑,还是我们都不再年轻。
你是日本人可你又是中国人,你曾在中国生长,还能说流利的经了他乡异域的熏染而变得飘逸且动听的华语。于是,你便是中、日两国两地友好的使者了,于是,我们便就相识了。
用几句话很难说出你的气度你的风采。在日本,在名目繁多的各种酒会各种宴请各种参观与访问中,你一直微笑着轻盈地飘来踱去忙前忙后,一会儿日语一会儿华语,一会儿宣布食宿起居的时间,一会儿讲解大伙儿提出的各种问题。作为一名首次出访的团员,又是一个好奇心十足的家伙,你知道我有多少话要问要说么?可是我几乎没有与你对话的机会,只是在你稍稍小憩时,才不忍搅扰又隐忍不住地对你笑一笑,算是一种赞许一种钦佩,或也算是对你百般辛劳的一种谢意。这时,你又会还一个微笑于我,平平淡淡中却又见出真诚,或不仅仅是真诚,因为你有时的笑是冲我眯起那双传神的眼睛,更有时会顽皮地挤弄一下……我不知这是中国式的表达友好的方式呢,还是日本女性*的传情风采?或许什么都不是,一切尽在平平淡淡从从容容中,只是叫人骤然间有了一个宽松的氛围,一份愉悦的心境。
许多的鲜花,许多的笑脸,还有那许多的含着泪的双眼,我知道你就在其中,我也知道我们依旧没有对话的机缘。要走了,要离开这刚刚结识的蓝色*的岛国,飞行过海返还家园了,也只能把这份美好藏在心底,留给记忆,直到永远。
世界真大,大到生离犹如死别。世界又很小,小得就像一条胡同,低头不见抬头见。当桌上那部电话铃声响起,似往常往次一样地响起时,却是你的声音,是你来到中国又来到这个城市的消息。就像在日本时你的出现一样,不须谁来安排与介绍,我便自然地加入到接待你等一行的这个方面来。在五花八门的各种招待、游览、交流、舞会等等活动中,我又重演着你曾扮过的那个角色*,忙前忙后打里照外,我们依然没有个对话的机会,只是在幽暗的舞厅里,在旋转的流光溢彩的灯光下,欣赏你那轻松又活泼的异国风情的舞姿;在酒会上,看你醉态朦胧时那双好看的眼睛,听你与那群大和民族的男人和女人们叽里咕噜以日语谈笑风生时的美妙语音,当然不会忘掉彬彬有礼地接受你偶或投来的依旧的微笑。真正有机会坐下来,也多是众人聚在一起在歌声和笑声中度过,你以日语唱“北国之春”,唱日本中学生爱唱的校园歌曲“星”。没有机会与你聊,就想起要跟熟悉你的人聊你,好在那位随团作翻译的你的女友也很愿意谈及有关你的事,于是,一个不仅仅有着好看的眼睛和好听的语音,更有着丰富经历和充实生活的你便展现在我的眼前。
母亲是日本人,父亲却是地道的中国人,难怪你对中国那么熟悉,并有着那么多的友好又那么深厚的感情。30来年的光景,恰好一半时间在中国,.另一半则是在日本度过的。想当年,豆蔻年华的你孑然一身东渡日本去谋生存求发展,这已不寻常。从零起步,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辛勤奋斗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又展示了自身价值,现在有了自己的家业、自己的公司,又在日本一所大学里兼任中文讲师,想象得到你该有多忙多累了,就这在节假日仍不忘旅游,不忘唱歌跳舞,不忘做那些属于一个女人该做的事情。这就是你的路,一条洒满汗水和心血又载了欢歌笑语的成功之路。

长年在中国生活和工作的人很难放得轻松,放得开阔,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日本的几次酒会上或联欢活动中,中国人与日本人同台演唱,我们总不免表现出尴尬表现出手足无措甚或无可奈何,就如我在你的面前,等待那个投向我的微笑一样,纵然这显得很笨很蠢,但重要的不是这本身,而是昭示一种崭新意识的出现,先是等待和企盼,后是理解和接受,然后才是模仿,才是创造,这个过程的本身不又正是一种启蒙、一种享受、一种进步吗?一个人一件事即如此,一个更大的环境更大的载体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听着那位女翻译悄声绘色*地讲,起有关你的故事,就生出了如是的联想。这时你刚唱罢了一支歌,又将那微笑投过来,此时的我就勇敢地坦诚地去迎接你那灿烂的微笑,与其就是迎接倒不如说是挑战,主动地投给你一个笑意,不用再回避什么,也不再是一种谢意,我觉得这笑容那么坚定又那么执着。那天夜里,唱罢了歌我们分手时,你送了我一件礼物,一只挺漂亮又很昂贵的手表,不知这件礼物的来历,也不管你的初衷欲送与谁,但它的主人现在毕竟是我,这就够了。我愉快地欣然领受,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个进步,没有客套的推让,没有造作的牵强,就那么适然地接受甚或连那接受时的动作都显现出轻松和得体。你笑了,不知是为你这件礼物馈赠的适时还是为我领受的干脆。在这一瞬里,我们又都意识到明天你就要走了,对于我们又是一个不知何时再会的别期。
一只只硕大的皮箱提包之类,被人们肩扛手提地经了软席车厢狭长的通道或塞在铺下或置于货仓,一通忙乱之后,人们又归回到依依惜别的氛围中。握手的拥抱的相互作最后的叮嘱和最后的祝福,从人们激动的情绪和那甭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隐忍不住浸在眼里的泪水中,我知道了这又是一次犹如死别的生离。心便涌起一阵难奈的酸楚。急急转身在人丛中找你,你却在不远处看我——以那双好看的眼睛,以那灿烂的笑意,缓缓向我走来又握住我不知什么时候伸出的手,在许多中国人和日本人睽睽众目下依偎在我的胸前,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单独谈话的机会,可是你没说,什么也没说,你是哭了,那充满着甜甜笑意的好看的眼睛里已蒙上一层晶莹的泪光。我知道我们不会再有别的什么机会了,也许是永远地没有了,可我又深知,或许从来就不需要说什么,无论在海一方的日本还是在此岸的中国,那灿烂的微笑却永驻心中,成为永恒。
(怀特摘自百花文艺出版社《无言的爱》一书)
本站只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内容由用户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本站将于3日内删除。
上一篇: 鲁迅的尴尬
下一篇:这里有永远的爱
相关专辑:聊斋
相关阅读
排行
聊斋志异白话文——附录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二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一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九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八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七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六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五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四

最热
心的停机坪
浅议诚信
鲁迅的尴尬
不准游泳
随感录(二八)
在喜鹊鸣叫的地方
也许在街上相逢
不要让篮子空着
狐狸之死
蜡烛的心
还是杂文的时代
我知道我终就成不了你的天使
追寻中山舰
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二
闲话“《三国演义》与史实”
聊斋志异白话文——序
白鹿原上的背影
漫步山海关
闲话“治标与治本”
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