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岗位不再需要我

散文精选 / 作者:庇护 / 时间:2011-01-31 09:29:00 / 37℃
一年前,我下岗了。当时,自己心里空虚极了,一个46岁的女人,在家里呆着,心里不是滋味。
开始一个月,我怕邻里知道我没有工作了,便每天早上按点出门,晚上回来,不是到妈家里干些零活,就是到大商场里闲逛,还有时到下岗的姐妹家去互述苦恼心情。
时间一长,也顾不上脸面,不出门,整天在家里看电视,睡大觉,心里烦闷,也不打扮,陡然出门,把熟人吓了一跳,以为我得了什么大病。我如梦初醒,知道我不能再这样下去,必须找到新的工作。可我能干什么呢?想来想去,到饭店找个小工干干。我来到月坛饭馆一条街,从第一家开始打听,没想到我这个样子连个端盘子的活都找不到,老板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大姐,我的店小,用不起您这样的高手。”我以为人家是客气,一个劲儿地说自己是个新手,从来没有干过,别太夸奖我。可怜!是我不知道自己的价钱,被小老板们打发出来。后来,有一个我熟悉的老板跟我说了实话,我才懂得人家是嫌我的岁数太大,不能招揽客人。我觉得自己很可悲。那位老板得知我的情况后,破例收我打小工,每天刷碗、择菜,工钱是300元。这个价钱是这条街比较高的,其中不乏老板照顾我的缘故。
我上班了,来到小饭店,第一件事是择菜,我择得很认真,一丝不苟,一捆韭菜我择了半个小时,再一看其他的小工,身边的菜择了一大堆。我真佩服她们的手头快,到底是老了,我比不来她们,看来,要当好小工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我洗菜,占了一个水池子,洗了一会儿后,一个安徽的小姑娘客气地对我说:“阿姨,我来洗吧。”说罢,她插上手,把我挤到一边,三下五除二,一会儿就把那些菜洗了出来。但是水是水,泥是泥。死叶子包在里边,我说:“这不行,进口的东西要洗干净。”
“阿姨,瞧您说的,又不是您吃,洗那么干净多费水,水费又涨价了。”她说得理直气壮。我瞠目结舌,原来成本是这样降下来的。我心里特别扭,看见饺子就想吐。好歹干了一个月,我就不干了。看来,刷盘子的活儿我干不了,根本没有《北京人在纽约》中的王起明那么大的工作量,我就顶不住了,一天下来,两条腿像灌了铅,沉得自己都拖不动。想想自己是不中用了,10年插队,一直战天斗地,练就了铁肩膀,好腰板,没曾想,回城不到20年,就连刷盘子的活儿都干不了,成了废人?
越想自己越不甘心,不能什么都干不了,要寻找自己的出路,不为钱,就为自己的精神不倒。我怀着这样的心情,来到劳务市场。
和一群外地的小姑娘站在一起,等待别人挑选的滋味是无法言述的。我曾是一个国营大企业的生产调度,多少产品经过我的细心安排,成批量地生产出来,那时的我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工人阶级先进代表。而今,我的青春和我的热血伴随着时光的流逝离我远去,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会成为编外人员,就是说,曾经召唤我的神圣岗位,不再需要我了。我心里说不出地难过,然而,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权利抱怨?
正当我的思绪漫游的时候,一位老伯伯来到我的身边:“同志,你也是找保姆的?”
“哦,我,不,我是应聘的。您家需要保姆吗?”
“需要。可你为什么……”
“老伯,我是下岗的,您要什么样的条件?是照顾小孩还是老人,我都可以。”

同老伯细聊一会儿,原来,老伯的两个孩子都出国深造,留下了两个孙子,没有人照看。我的孩子已经上中学了,生活能力很强,学习更不用我操心,所以我是一个理想的人选。于是,我们成交了,老伯每个月给我400元钱,我可以住在他们家,也可以早晚来回跑。开始,我的丈夫不同意,他是一个公司的经理,收益颇丰,一方面不愿意我再出去辛苦,另一方面是男人的私心,认为自己的老婆出去做保姆是个丢人的事。他找到老板,说明我的情况,老板同意我到他们的公司去干。但我坚持自己的意见,因为,我不能依靠别人失去自我,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到老伯家后,我除了给二位老人买菜做饭以外,还要照顾孩子的学习。开始几天很累,孩子不听话,总和我做对,为此,我看了许多家教和孩子心理学的书,对孩子的教育方法逐渐改变。过了一个月,孩子就愿意和我在一起,并不让我回家。我感到自己的工作有了成绩,很高兴。
老伯每天都在翻译外文作品,原来,他还是一位教外语的教授。事情做顺了以后,富裕的时间多了,我想学外语的愿望每天都在心里翻腾,但不好开口,我是做保姆的,不是做学生的,再说已经46岁了,以前学的那些早就抛到脑袋后了,还能捡起来吗?就算学了一星半点,有什么用呢?可能老伯看出了我的心思,主动要教我学外语。我欣喜若狂,没想到会有这样好的老师指导我。从此,我的生活增加了新的内容。我努力地做事情,努力地学习外语,生活变得越来越有意义。逐渐地,老教授给我一段简短的小文章,让我翻译,然后他再帮我润色*。在他的推荐下,我翻译的东西居然连续在一些刊物上发表了!我对自己又有了信心,我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我想通过自己的手,把国外的一些家教情况介绍给国内同仁,在这个领域里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不知自己能做到哪一步,但我会执着地追求!
(晴日摘自1997年1月7日《现代女报》)
本站只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内容由用户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本站将于3日内删除。
上一篇: 汇款单
下一篇:追寻中山舰
相关专辑:聊斋
相关阅读
排行
聊斋志异白话文——附录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二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一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九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八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七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六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五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四

最热
乱评《西游记》(系列)(6)
布鞋
再谈面子
眉山入微雨,访三苏不遇
偏见是把伤心的剑
倾听红楼女儿的诉说——红楼梦读后感
怀想天空
奴才哲学
西川的沉静
芒砀山,大风起兮
闲话“辈分”
闲话“唐僧取经历史真相”
也许在街上相逢
浅议“怀才不遇”
闲话“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痞性男人
槐树飘香
纳兰容若诗词赏析
闲话节约(系列)(5)节约用水
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