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起一行

散文精选 / 作者:刺猬恋人 / 时间:2011-01-31 09:22:00 / 37℃
小时候,看过一篇文章,印象深刻。内容描述一名念小学的女孩,每天,她都第一个到学校,第一个走进教室,等待一天的开始。有一天,她的同学在上学途中遇到她,问她为什么每天都那么早到学校,她带着腼腆的笑容,回答了这个问题。
原来,她的成绩不怎么样,长相也普通,在家排行中间,她从来都不知道“第一名”的滋味是什么。某次,她发现当她“第一个”到教室时,竟意外地获得一种类似“第一名”的喜悦。她很快乐,也有了期待。
她一面走着,一面向同学坦诚她心中的小秘密,周身散发出一股期待及喜悦的光芒。接近教室的时候,她心中甚至升起一种不小的兴奋和快感……不料,她的同学一个箭步往前跨去,扭开了教室的门,“第一个”冲了进去,然后回头望她,露出胜利的微笑。她的光芒顿时隐去,她的心隐隐发痛。她忍住泪水,脱口一句:“第一,是我的,你怎么可以……”她说不出下面的话,说不出来了,她连这个“第一”也失去了。
忘了是在几岁时看这篇文章的,只记得当时能感受文中小女孩的心情,因为我也是个始终与“第一名”无缘的人,甚至,因为要配合家里大人的出门时间,连尝尝“第一个”到学校的滋味都没机会。
长大了,更深刻地体会到“第一名”其实已幻化成色*彩斑斓的翅膀,在不同的领域中现身;有人在学业上争第一;有人在工作场合中抢头榜;甚至还有人总是缠着恋人,一声一句的问:“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记得有一回,朋友慧曾经痛心地对我说,她没办法同时拥有两个好朋友,因为在一个空间中,她只能有一个最爱,因此,她得经常面临抉择的苦痛,而不知道如何去安置两份并列的情感。
乍听之下,也许有人会以为,她指的是异性*的恋情,只可惜,真实的状况是,即使是同性*友情,也一样令她为难。
我的另一个朋友林,却全然是另一个样:热力四射、才华横溢,经常是社团中令人注目的焦点,可是,在焦点之外,认识林的人几乎都可以感受到他热情的付出。跟年轻朋友通信,是为抚慰年少容易受创的心;主动关怀周遭友人,更是希望在冷漠疏离的生存空间中,注入一丝爱与暖意。
最近,得知他交了女朋友,我忍不住揶揄他:“那现在在你心中,我排第几呀?”他想也不想,便答:“第一。”我极度不信地看着他,再问一次:“怎么可能?少骗人了。”他狡黠地一笑,然后说:“当然排第一,另起一行而已。”
我笑弯了腰,不知该怪他狡猾,还是佩服他的机智。的确,在各种排行中,每个人都期望得第一,其实要拿第一也容易,就看你愿不愿意换个角色*来看,只要“另起一行”,每个人就都是第一了,而这个世界,自然少了许多莫名的纷争,这不也很好吗?
(周果繁摘自《现代女报》1996、10、29)
本站只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内容由用户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本站将于3日内删除。
上一篇: 风和火柴
下一篇:留点余地
相关专辑:聊斋
相关阅读
排行
聊斋志异白话文——附录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二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一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九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八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七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六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五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四

最热
《红楼感观》序言
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七
人生岂能敷衍
“中国蓝盔”在柬埔寨
智慧的亚马孙植物
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四
城步南山观日出
斗胆敲门
水的情思
黑色三分钟是李咏造成? 07春晚黑色三
难得一见的红月亮
再谈面子
快乐与幸福——关于快乐和幸福的散文
春之眼
《21世纪中国当代诗的向度》
闲话“《三国演义》与史实”
黄玫瑰
追寻中山舰
木刻猴子
论国会议员须有士君子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