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三分钟是李咏造成? 07春晚黑色三分钟怪谁

散文精选 / 作者:李咏 / 时间:2018-10-31 02:24:38 / 85℃


如果你当面问李咏谁是中国当下最红的主持人,他会果断回答:是我。而且心不跳,脸不红,还带着招牌式的笑容,自信溢于不小的脸庞。男人也当有如此气概矣。
李咏是我见到的最精致的男人之一,一双秀手,指甲修的煞是好看,涂着亮亮的浅色甲油,弹指间挥不尽一份优雅,尊夫人哈文讲他一星期去一次美甲店另加SPA,钱没有白花的,每次出门五十分钟的装扮时间,那还是往少的说。如果让他去菜市场买根葱,谈不上浓妆艳抹一翻,起码也细致的拭捣一下,照照镜子再出门。总之,要对得起看到他的人。在李咏眼里形象也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
与李咏面对面不是对他面积很广的脸庞印象深刻,而是颈上的闪亮项圈,白的有点耀眼。穿衣更是讲究,崇尚名牌已是小菜,时常还要找名师定做,为舞台形象增色不少,费用也是自掏腰包,为东家省钱,也算构建节约型社会的标兵。
李咏生长在新疆,体验过西藏,现生活在北京,时常还要回内蒙古孝敬丈母娘,生活的轨迹几乎全在北方,如果他呆在上海,那不知还要精致多少倍,被江南的小雨淋着,被湿润的微风吹着,被吴侬软语滋润着,二十年后还是帅小伙。
   李咏这个名字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因为大家肯定或多或少都会看过他主持的节目。当年李咏在央视里面也可以说是一个台柱子一样的主持人了。《非常六加一》这个节目至今还留在了很多人的印象当中。可是就是一个在央视这么吃得开的主持人,之后为什么要选择离开央视去其他方向另寻发展呢?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呢?


简单来说,其实就是一次春晚上比较严重的播出事故,节目主持人有比较大的失误。

2007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出现了尴尬冷场的一幕。春晚进行到零点倒计时阶段,六位主持人却多次忘词、抢词、口误,发生多次冷场尴尬。事件发生后,广大网友热议此事,称其为“春晚黑色三分钟”。

事后,2007年春晚总导演金越谈了导致“黑色三分钟”的原因:“如果主持人能严格执行指挥的话,肯定不会有这种事情。”虽然没有点破,但言下之意就是李咏、朱军等主持人没听从指挥而导致了这个“黑色三分钟”。

有网友透露,其实是因为赵本山的小品超时,所以导致一个节目时间不够了,要挪到12点后,就形成了3分钟的空挡,其实每个春晚主持自己都能撑过3分钟,但配合到一起就缺乏了一些默契,应对危机的经验稍显不足。

李咏黑色三分钟事件始末

其实,这黑暗三分钟,是6位主持人共同造成的,不是李咏一个人的问题。

那时,是春晚零点倒计时阶段,但是台上的六位主持人,却出现了多次的忘词、抢词、口误。导致现场很尴尬。

最先开始的,就是张泽群和刘芳菲的对联,其中张泽群没有把对联背正确,出现了严重的失误。

然后李咏就开始接话了,可能就是想缓和下现场紧张的气氛。只是没想到,后面朱军突然打断了李咏的话,让李咏措手不及。

后来,本来现场又进入了正轨了,但是,董卿,张泽群,刘芳菲又出现了一些小事故。

要知道,每一年春晚,最引人入目的,除了节目之外,就是这个倒计时了。所以这次灾难现场,被广泛传开。

有人说是李咏的问题,但是实际上,六位主持人都有问题。毕竟是台面上六位主持人,没有沟通好,或者是出现了忘词,才会导致此次事故发生。

一系列的“事故”最终以报时之后最后一句六人合说仅仅8个字的主持词中再次出现有人“浑水摸鱼”而达到高潮——当时朱军引导“亲爱的观众朋友们,一个崭新的春天已经来临,在这美好的时刻让我们共同祝愿中华民族——”随后,六人中有人高喊着“和顺和美,国泰民安!”,有人则高喊着“和谐兴旺,国泰民安”。

六人中李咏是情绪最受打击的一个,说完这最后一句“乱套的话”后其甚至连在台上多呆一秒钟的耐心都没有,瞬间急转身而去……


张泽群和刘芳菲坎坷地念完春联后,李咏说:即将送走丙戌迎来丁亥了,在新的一年里呢,我们6位主持 春晚黑色三分钟人也要祝现场的还有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尤其是今年啊生下宝宝的妈妈们……
李咏说到这里,朱军高8度的嗓门道:“亲爱的朋友们,零点的钟声就要敲响了,一个崭新的春天即将到来。” 这个时候李咏还在说着什么,朱军的嗓门比较大,李咏的话语有点被淹没。
周涛:“我们分明地感觉到春天的脚步扣响每一颗心。”
停了一秒,董卿道:“让我们带着和美与和顺去迎接生活的希望与收获。”
李咏道:“让我们带着和睦与和顺去赢得生活的从容与自信。”
张泽群:“朋友们,一个新的春天正走向我们,我们正在拥抱又一个崭新的春天!”
刘芳菲:“随着新春钟声的敲响,让我们把这新春最衷心最美好的祝愿……”
这个时候刘芳菲停顿了,刘芳菲看张泽群,张泽群扭头看周涛,周涛接道:“……播撒在祖国的大地上,暨樱花开中国年……”
周涛没说完,李咏同时说道:“播洒在中国人的心目当中……”
之后,周涛说道“新春的钟声马上就要敲响了。”
朱军说:“来亲爱的朋友们”
周涛说:“还有十五秒”
朱军说:“让我们一起,预备,十!”
全体说“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刘芳菲:“过年好!”
李咏:“新年好!”
朱军说:“亲爱的观众朋友们,一个崭新的春天已经来临,在这美好的时刻让我们共同祝愿中华民族——(全体一起)和谐兴旺(有主持人背错词),国泰民安!”
董路博客独家披露:春晚零点报时之前主持人为何语无伦次?
原本春晚零点报时前后就是一个“事故多发时段”,遗憾的是这一次也没能幸免。
丁亥年大年初一凌晨,绝大多数的人恐怕都已经进入了梦乡,但至少有六个人此时此刻难以入眠,他(她)们就是春晚的六位主持人——朱军、李咏、周涛、董卿、张泽群和刘芳菲。
在零点报时前短短的不到3分钟时间里,六位春晚主持人共同经历了一场“噩梦”——意外的口误一个接 一个从天而降,令人猝不及防。
是人总会犯错误,尤其春晚零点报时之前的时间无法准确预计,主持词不可能提前按时间完成并按人头分配,因此经常需要有主持人现场根据所剩余的时间即兴发挥;坦白讲,对于从头到尾几乎都是照本宣科的春晚主持人而言,即使非常短暂的即兴主持无疑也将充满着巨大的“险情隐患”。
零点之前最后一个节目完毕,六位主持人同时登场,现结合现场音画的回放以及个人经验的判断,对此次“事故”做一番纯技术性的分析——
张泽群的对联是一连串错误的开始
六人站定之后,刘芳菲最先开口提醒大家别忘了给父母送上祝福、张泽群呼吁大家赶紧参加“我最喜爱的春晚节目评选”。刘重复宣布通过短信及选票投票的办法(由于过于紧张其气息已经呈现明显的不稳)、 张重复宣布通过网络和电话投票的办法以及奖品名称,随后,其开始进入对联环节—— “亲爱的观众朋友,刚才我们的四位主持人已经给大家送上了新春的春联,那么我和芳菲也要给大家送上一副刚刚撰写的对联:
“我们的上联是——和睦、和美、和顺、和谐,户户和谐迎新春;我们的下联是——兴业、兴财、兴国、兴家,人人高兴迎新春;我们的横批是——和兴中华! ”
很明显张没有背准对联,其送上的是一副极不讲究的对子——上联重复使用了两遍“和谐”;而且上联后半句里的“和谐”与下联后半句里的“高兴”不对仗;上、下联最后又同时落在“迎新春”。不过在当时那种热烈的气氛下,不会有太多人注意到这样的错误,在张说出横批之后现场还响起了一阵阵叫好声和掌声。但可以肯定的是,台上的六位主持人都足以意识到错误已经出现。张在说上联“和谐迎新春”的时候,语气和表情都已有了不自然。
表面上看,张的对联只是其一个人的过失,但其实这样的错误的突然出现对台上的每一位主持人都无异于是一种莫大的心理影响,紧张的情绪一秒钟就足以传染开来,为接下来出现的一连串“恶性循环式”的错 黑色三分钟(3张)误埋下极大的隐患。
朱军为什么突然打断李咏的话?
也许是为了缓和一下紧张的情绪,在张硬着头皮念完对联之后,接着发言的李咏看似有意识地放慢了语速,表达的方式也不是主持春晚的播报式而变成了主持类似非常6+1的聊天式(加入了诸如“啊”、“呢”)—— 李咏说:“我们即将送走丙戌迎来丁亥了啊,在新的一年里呢,我们六位主持人呢也要祝现场的还有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尤其是今年啊生下宝宝的妈妈同志们……”
就在此时,在李咏面带微笑、打着手式不紧不慢聊天的时候,朱军突然用绝属刻意调高的音调压着李咏的“妈妈同志们”强行打断了李的发言——“亲爱的朋友们,零点的钟声就要敲响了,一个崭新的春天即将到来!”
朱军的突然打断让李咏一时有些发懵,在朱说“亲爱的观众朋友们”的时候,被噎住的李只能下意识地跟着“啊”了一声;而在朱说道“一个崭新的春天”的时候,李还试图说了一句什么(似乎是“马上倒计时”),造成朱军有了半秒钟的停顿,但后者还是坚持把“即将到来”说完了。
直观感觉,李咏的一段话应该属于即兴发言,显然当时距离0点还有一小段额外的时间,其想利用自己脱口秀的功夫来拖一下时间,“尤其是今年啊生下宝宝的妈妈同志们”这句话仔细想来扯得确实远了点,甚至有点不着边际,与春节似没有太多的关联性……
有一种猜测是当时朱军担心李咏在闲谈中犯宣传精神的“大忌”(提及生肖话题),所以用抢话的方式强行堵住李的嘴;
还有一种猜测是,由于李咏说话的节奏过于缓慢、即兴组织的内容又过于松散,要么是朱军自己决定、要么是导演通过耳机下达指示——抢过李咏的话头。
经过反复回放画面,我以为更接近实际的情形应该是:导演事先与主持人有约定,在报时前整一分钟的时候主持人可以也必须进入事先设计好并掐算好时间的固定主持词;而李咏即兴发挥时没有看时钟,不知道时间的情况,眼见倒计时一分钟已到,不论是自己看着时钟还是导演下达指令,朱军当时唯一的选择只有——打断李咏的话,带领着几位主持人即刻进入预定话语轨道。总之,这样的状况让原本已经紧张异常的台上变得更为紧张。
最后究竟谁忘词了?
然而“事故”并没有因主持词已进入预定轨道而即刻告终。
在周涛接着朱军的“一个崭新的春天即将到来”说出“我们分明已经感到春天的脚步在扣响我们每一颗心” 之后,董卿的接话又出现了明显的迟缓,足有一秒钟之后,才说出“让我们带着和美与和顺去迎接生活的希望与收获”;大概当时已较长时间没有说一句话的董卿因之前一系列的“意外”而出现了短暂的“走神”;
之后是李咏说的“让我们带着和睦与和顺去赢得生活的从容与自信”(此时又回归到了晚会播报式的语言使用,毕竟这是事先背好的词);
之后是张泽群说的“朋友们,一个新的春天正走向我们,我们正在拥抱又一个崭新的春天!”
接下来是刘芳菲:“随着春天钟声的敲响,让我们把这新春最衷心最美好的祝愿……”刘芳菲说到这里突然收声了!而且没有其他人第一时间接着说,台上出现了可怕的空白。直到周涛姗姗“说”迟——“……播撒在祖国的大地上”,继而在说“暨樱花开中国年……”时又和李咏的“播洒在中国人的心目当中”撞车……
很明显当时有人忘词了,那么究竟是谁忘词了?普遍的判断是刘芳菲,依据是她说的那句话是半句话,显然没有说完。但我个人推测忘词的肯定不是刘芳菲,理由是,1,我国许多由多名主持人主持的晚会,本身就有把一句话分配给两个人甚至更多的人说的光荣传统(也就是说即使刘说了半截话也不足以证明是忘词了);2,刘在说完半截话后,非常自然地就将话筒从嘴边移开,没有丝毫的停顿,这表明她已说完了自己该说的内容;3,当刘放下话筒之后,其身边的张泽群同样自然地将目光转向另一侧人多的方向,在等待着有人接话,试想如果是刘忘词了,张第一时间应该是盯着“忘词”的刘看。忘词的不是刘芳菲,不是张泽群,似乎也不应该是没有任何表示的朱军和董卿(除非当时两人的大脑彻底失忆了),那么是最终开始接话的周涛?还是后来又抢着说的李咏呢?确实不好判断,不过如果一定要押宝的话,我赌那句应该是李咏接的——依他的脾气秉性,当时也许还沉浸在被朱军打断后的愤闷之中而出现“走神”。
一系列的“事故”最终以报时之后最后一句六人合说仅仅8个字的主持词中再次出现有人“浑水摸鱼”而达到高潮——当时朱军引导“亲爱的观众朋友们,一个崭新的春天已经来临,在这美好的时刻让我们共同祝愿中华民族——”随后,六人中有人高喊着“和顺和美,国泰民安!”,有人则高喊着“和谐兴旺,国泰民安”。
六人中李咏是情绪最受打击的一个,说完这最后一句“乱套的话”后其甚至连在台上多呆一秒钟的耐心都没有,瞬间急转身而去……

总导演金越披露导致“黑色三分钟”的原因:“如果主持人能严格执行指挥的话,肯定不会有这种事情”,虽然没有点破,但言下之意就是李咏、朱军等主持人没听从指挥而导致了备受指责的“黑色三分钟”。
对于春晚零点之前的黑色三分钟,金越曾在公开场合对网友有过解释:“在时间控制上出现了一个比较大的调整,我们把一个原本该在零点之前的节目整体调到了零点之后,后来要求主持人临时增加了对联,以致时间长度没把握好有所慌乱而造成的。”

不过,前日金越在央视论坛上又倒出了另一番苦水:“如果把自己当成主持人,而不是作为一名明星,那肯定就会不断出现问题。”
金越表示,央视春晚的成功,其实就是能严格执行命令,听从号令。“我们有严格的导播、调度、总指挥,如果主持人都能严格执行指挥的话,肯定不会有这种事情。”
后续:2011年12月17主持人朱军发布新书发布会―《我的零点时刻》,并在该书还原了“黑色三分钟”。
2012年1月22日,农历腊月二十九,龙年春节联欢晚会取消了整点钟声报时。
本站只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内容由用户上传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本站将于3日内删除。
上一篇: 悠然下山去
下一篇:沉痛哀悼 超全主持人李咏简历
相关专辑:聊斋
相关阅读
排行
聊斋志异白话文——附录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二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一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十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九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八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七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六聊斋志异白话文——卷五聊斋志异白话文——卷四

最热
深山区风情录
厄运
《青年文摘》1996年最佳文章评选结果
难得一见的红月亮
心随恨变
是谁让思念流浪
打动老板的要诀
奴才哲学
还是杂文的时代
另起一行
再谈管孩子
涅瓦河上的张望
从一条路认识长沙
虚伪........
痞性男人
浅议“怀才不遇”
不准游泳
夏荷的热恋
挣多少算够
这里有永远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