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赴千年的约会(开端)

散文 / 作者:牡丹灼灼 / 时间:2018-09-30 15:22:19 / 53℃
朝圣者的朝圣之旅

奔赴千年的约会

——甘肃、新疆游散记

题记:无论经过繁华的闹市,还是渺无人迹的沙漠;无论经过水草丰美的草原,还是荒凉寂寞的戈壁;有这样一位朝圣者,他每向前走一步,都要弯下身子,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后,再用额头碰触眼前的土地。衣服由新到旧,再由旧到褴褛不堪;额头变得青白,变得青紫,肿胀,甚至出血,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往前行走,不怕辛苦,不怕劳顿,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目的就是为了到达心中的圣地。

开端:那天的上午就要出发了,出发到圣地,寻找心中盼望已久的圣景。可是,早晨的深圳已是大雨滂沱,雷声隆隆,从陽台往外看,水流如注,从空中到地下,仿佛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水帘。看着此种情景,心中很是焦虑,中午的飞机能否准时起飞?谁知,上午10时半雨过天晴,太陽也颇识时机地露出了笑脸,于是,隆隆的飞机就在艳陽的陪伴下顺利飞抵了兰州。

奔赴千年的约会

圣地一:兰州——黄河唯一穿城而过的城市

我来了,魂牵梦萦的你一直呼唤着我,我盼望着,盼望着,终于挟一缕微风,带丝丝柔雨来了,来赴你千年的约会。

高空掠视,你晃眼的是那成片成片的土黄,只想你在无边的秃颓下有些许的绿意,可是竟是奢望。从奔驰的车窗内看你,满目苍凉,黄|色*的土地一片连接着另一片,一座座山如同颓唐的老人,兀立在路边,如同你裸露的胸膛。裸露的、苍茫的你静静地站立着,仿佛睁着失神的眼睛,沉默得让人心痛。如果能够,我多想把南方的雨带来给你,给你湿润,给你绿意,给你生机。

等真真地靠近了你,才看到你披上了少许的绿装,正因为少,才倍感绿的亮眼,绿的鲜美。原来这是黄河母亲创造的奇迹,她不忍心自己的孩子如此的干涸,于是就用奶汁孕育了你,给了你贯通全身的血液,给了你满目苍翠的生机。

离开的时候,朦胧中,我仿佛看到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骨架魁伟,面容清癯,目光冷峻,冷峻的目光如同吹在我身上的冷峭的风,凉但不透骨。我知道,你就是兰州。

圣地二:嘉峪关——天下第一雄关

走过千年历史的硝烟,拨开风沙弥漫的迷雾,我慢慢看清了你。“长城饮马寒宵月,古戍盘雕大漠风。除是卢龙山海险,东南谁比此关雄。”这是林则徐出嘉峪关时的感慨之言。作为军事要塞,你举足轻重,曾横马立刀撼退过多少外敌!“一出此门去,便于中土殊;明知有还日,得及生也无。”出了此关,便难以生还回家。可见,明清时期,此关该是多么荒僻的边远之地啊!

来到你的脚下,仿佛仰视一位年过半百、久经沙场的古代英雄。你很高大,或者说是巍峨。你很威武,或者说是雄壮。你就如同一位盔甲在身的武士,高傲地矗立着,睥睨着脚下的芸芸众生。

星转斗移,这里已没有了硝烟、没有了呐喊,我想,你该是寂寞的吧。不然,为什么你的身躯有了斑驳的裂痕,甚至有些坍塌之状!你老了,苍凉的背景更凸显你的垂暮之态。不过,老,也意味着成熟和练达。

来到你的脚下,我就被你深深地震撼着,我好想走进你,走进你的腹腔,走进你的心脏。可是,你却用城壕——外城——罗城——瓮城——内城来限制我。你那一道道高大的城门,仿佛一道道心结,我要替你解开它,也许,打开心结后,你就会焕发青春的热情?当然,我知道,这是痴人说梦。

风尘中,我用手触摸着你宽阔的墙体,凉凉的;用力搓下你墙皮上皮屑,粉尘竟然硬硬的有些扎手。我这才知道,英雄的每一寸肌肤都有着英雄般的坚强。

于是,我攀附在你的肩头,要借你的威仪衬托我的高大。登临关城最高处,雄视天下的豪情顿然而生。仰望,白云仿佛伸手可及;远眺,祁连山巨龙般盘踞在远处,与逶迤的长城连成一体。此时,心中不由得响起这样的吟哦:“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圣地三——敦煌明沙山、月牙泉

从嘉峪关到敦煌,短短五个小时的行程,让我十分难忘。也许是初次看到这样的地貌,在短暂的惊愕后,接着是沉沉的空寂和疼痛。那就是西北的戈壁滩了。视力所及,无边无际。无边无际的灰黄|色*的大地,偶尔有星星点点的骆驼刺趴伏着,仿佛一块块黑青色*的疮疤。极远极远的远处有山,黑色*的轮廓,随车移动。隔着车窗,我瞪视着,仿佛看到一位已过不惑的男子,他裸露着灰褐色*的、黄褐色*的肌肤,在风的呼啸中奔跑着,太陽灼烤着他,沙粒敲击着他,他的身躯还在延伸、延伸。我没有看到他的眼睛,我想他的眼神肯定是坚毅和隐忍的吧。不过,他的隐忍却是刺痛了我,我看着他,满怀忧伤。

看过无尽的荒凉之后,再看月牙泉,竟有着天堂之美。也许到天堂本就很难吧!

月牙泉很神奇。它地处沙漠,四周由沙山围着,就在层层黄沙包围的中间,竟然有一碧泉水从地下汩汩涌出,水呈蓝色*,白云倒映水中,仿佛又是一片碧空。

我想这样的月牙泉多像守寡多年的妇人。寡妇门前是非多。她不敢轻举妄动,但也没有心如止水。于是,她便用层层叠叠的沙山作为天然的屏障,以这样清心寡欲的姿态示人。谁能穿越天然的屏障,谁才能阅读她纯净的泉眼一样的心啊!

其实,这泉水是她的心脏,更是她流淌不息的血液,也是她明亮如星的眼睛。它流经的地方,各色*的花儿打着哈欠伸直了懒腰,郁郁葱葱的芦苇伸直手臂揉着被风迷住的双眼,白杨、垂柳也不失时机的随风飘舞着,仿佛用优美的舞蹈来传诵泉水的美丽。

明沙山,该是一位率性*的青年男子。他没有泰山的巍峨,也没有泰山的陽刚。他不够高大,也不够坚硬。他是-阴-柔的,好像打太极,出手仿佛绵软无力,其实杀气已足。他没有成熟男子的-阴-谋,只是为好玩而设置的一些小把戏。所以攀登他不仅需要力量,还需要点聪明。

于是穿上特制的鞋套,躬着腰开始深一脚浅一脚地攀登他。我把这次攀登当作征服,我要用头脑征服他。可是,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实力,只到了半途,我已是气喘吁吁,太陽暴晒着,连汗水都害怕得没有出来。我决定屈服了。我仿佛看到,这个青年男子,用那种不屑鄙夷的眼神,嘲弄地看着我。他让我明白,轻易放弃该是多么失败!

圣地四——莫高窟

到达莫高窟时,天起了风。风刮得很紧,树枝夸张的舞着细嫩的小腰,细沙没轻没重地打上了脸颊,天色*昏黄,天地之间一片混浊。我想,这是莫高窟的各路神灵在告诫游人吧,神仙圣地,岂是凡人践踏之地!

可是,千里迢迢地来了,来了,就是要膜拜各路神灵的。

于是,在风的吹送下,我走进了,徜徉在历史的长河中。

我想这些风,肯定有着唐代的气息;这些沙肯定含着千年的温度。这些或站、或坐,或躺、或卧的佛已经看过太多的人世沧桑了吧!还有那些翩翩起舞的飞天们,有多少次看过人间的悲欢离合。相对他们,人生该是多么短暂,人们该是多么的渺小。我仿佛看见许许多多的朝拜者从不同方向蜂拥而来,来了,就匍匐在佛的脚下,祈求着佛能赐予他幸福。我也仿佛看见,有许许多多的工匠一生一世都在敲敲打打地塑造着佛。原来,佛都是人造的;然后,人再对自己创造的佛顶礼膜拜。

上一篇: 漫步山海关
下一篇:尖山韵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我存钱都不会说散就散说散就散两两相忘珍惜那个秒回你消息的人候车厅的我静享孤独独自和孤单在一起嫌你穷才分手打败我们的不是距离,是差距

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