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

散文 / 作者:陈光宇 / 时间:2018-09-30 15:22:18 / 74℃

水乡的兰花黯然地烬烧,静静地躺落在铺满芍药的棉雨里,画屏上的红蕉沾湿,渐渐地模糊在被东风撕成支离破碎的记忆残片上,洒下一滴泪滢,润湿伤心。

车水马龙,交错在由繁杂拼凑的接头,喧嚣出异彩纷呈的欢娱。此地燃放着绚丽的礼花蹦出的激昂,那处安置着摆放月光的天井唱出的音籁,庙会时浓妆淡抹的少女妙龄,比睿山上僧侣吟叨出的圣歌,花间月下偷乐的爱情,以及躲藏在淡香里的你侬我侬,齐集一堂,演绎着柔情似水的流年。而余也找下一角,用浓重将洗不尽的铅华隐去,安详地倾聆这片大自然的清扬。
舞榭歌台,流转着安神宁静的气息,釉色*衣衫的仕女褪去夕陽唱惋的色*泽,连同空白着的天空一起融化在泛红的莲叶上,漂向水流去的远方。是东海吗,那里。江面造起白练,弥漫的袅袅云烟掩盖了窖烧了千万年的秘密,如幻境般迷乱了探花的神慧,只将蕴涵雅韵的旋律贯穿物体的线络经脉,勾勒成一条冗长美丽的丝线,连接或缠绕着生离死别的帙卷,而余也找下一角,墨隐其中,化作沉寂镶嵌在水泼青山,光净廊轩的画纸。
一帘幽梦,放映出恋人最后的那些皎洁的呼喊。零散的风卷起时过境迁的尘埃,拉扯下飘逸的红枫和那只花开一瞬的悲凉,惆怅地步到开满彼岸的址坻,泫然泪下,晶莹中拖跨一整座围城,雨也潇潇而下,困住了停泊湖中的归船,归船上的良人啊,可知躺满惨淡的驿站不再迎接月光,连朱雀桥边的佳丽也休了憩,入了榻,熄了烛,宁了夏。而余也找下一角,阖上记载凄美的童话,让脑浆摇曳起归航的扁舟,导向黎明前天海相访的希幻。
美玉,美人,残剑,长虹,浸渍在漂泊的琵琶掀起的东风中,烟草不再那么醉人,酒意尚且不浓,而那撩人心扉的思念却雍容出离愁别绪,在长歌作哭的放荡里消逝在布满结局与回忆的古镇上,映刻时间的沧桑,安静地,绘画潇湘。
而余也在一角,安静地,绘画江南。
上一篇: 水的情思
下一篇: 上香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我存钱都不会说散就散说散就散两两相忘珍惜那个秒回你消息的人候车厅的我静享孤独独自和孤单在一起嫌你穷才分手打败我们的不是距离,是差距

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