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山海关

散文 / 作者:红山飞雪 / 时间:2018-09-30 15:22:19 / 51℃
漫步山海关

山海关又称渝关,临闾关。北倚燕山,南连渤海,雄踞巍巍长城之上,虎视苍茫四野。有"京师屏翰,辽左咽喉"之称。

站在宽阔的广场仰望巍峨雄关,只见青砖碧瓦,斗拱飞檐蔚为壮观。压在飞檐之下的巨大牌匾上"天下第一关"五个大字,笔力苍劲浑厚,似乎在为前来观瞻的游客讲述着悠悠往事。

陽光不是很强烈,细碎的云滞留在高空,斑驳的影子印在雄关的脊顶和飞檐上。飞檐上几株枯草在微风中瑟缩着,往昔的风烟还笼罩在它朦胧的梦里。几尊兽雕蹲坐在飞檐上接受朝陽的洗礼与晚霞沐浴,细数着岁月,咀嚼着沧桑。墙上块块灰色*方砖,承载着压力也承载着历史。抚摸着块块表皮剥落的方砖,像与历史交谈,与未来对视。将胸膛紧贴在城墙上,感受着雄关的温情,感受着雄关的博大。雄关那有力的脉动,叩击着我的心房。

栖息在飞檐下的鸟被陽光唤醒,纷纷从巢里飞出,像风一样在空中飞过去又折回来,留下许多美丽的飞痕。有的飞向渺远的蓝天,有的飞向遥远的阡陌,有的飞回来落在屋脊城头。雄关就像一个慈祥的母亲,看着这些小精灵快乐地飞翔。它在沉默中享受着观赏的快乐。

登上城头,你才会真切体会到山海关的雄伟与巍峨。俯视关外那辽阔的原野,阡陌纵横,房屋点点,点缀在田间路旁的林带笼在寒烟里,笼着谁也猜不透的梦。远处连绵的山脉被薄雾环绕着,像台风中的渤海波浪涌动。那里藏着太多关于长城,关于这山海关的故事。

长城的北边曾游弋着骁勇的草原武士,他们挥舞着长长的马刀,弯弓射月,不时马踏中原,迫使历代统治者修城筑墙,以保住奢华与威严。南边的渤海也朦胧可见,现在是波平浪静,风帆点点。几百年前,大海也是马背上的骑士们难以逾越的城墙。

长城如一条巨蟒蛰伏在莽莽燕山山脉。它时而蜿蜒在崇山峻岭,时而腾飞于云涛雾海。

我们站在楼头,顺着长城望去,展现在眼前的是宽阔平坦的大道。不登上山海关,你就不知道长城的宽阔与博大。这里是长安城,这里是长安街,这里是通衢大道。

站在这里游目驰怀,感受时光荏苒。脚下是车水马龙的现代化都市,人们享受着和煦陽光的拥抱,过着快乐的生活。耳畔却是从历史隧道刮来的硝烟和风尘。夹杂着征夫的血泪和戍卒的呐喊。历史的风云在楼头萦绕,蕴蓄了六百多年的情愫深埋在青砖与黄土中,似滔滔的渤海永无尽时。思绪将这历史老人渲染的更加庄严肃穆。

我们知道先人修筑长城雄关是为了拒敌于国门之外,又不自觉的把自己封闭起来。长城成了闭关锁国的代名词。可谁能了解千百年来长城以其博大的心胸迎来送往了多少匆匆过客呢。

不知是长城成就了雄关,还是雄关造就了长城。不修筑长城,雄关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然而关口一旦洞开,长城只是一个道具,一道风景。

本来,百万蒙古铁骑想要马踏中原大地,还要费一些周折,靡费一些粮草,折损一些兵将。可是英雄冲冠一怒,雄关大门一开,一个朝代顷刻间灰飞烟灭。为了兵权也好,为了红颜也罢,相信是史实,不信即为巷陌谈资。

守卫着万里长城,瞭望茫茫大海,山海关一定有着太多的感慨:长城阻住的是同根相煎,可海上却响着外寇隆隆的炮声。名为山海关,可海上的长城在那呢?

山海关在缄默。

2008-7-20

上一篇: 上香
下一篇:奔赴千年的约会(开端)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我存钱都不会说散就散说散就散两两相忘珍惜那个秒回你消息的人候车厅的我静享孤独独自和孤单在一起嫌你穷才分手打败我们的不是距离,是差距

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