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九章 紧张
    又过了半年,当耿飞终于以“摘星”这个名号,打败了所有的对手,拿下了新一届赌神的称号时。贺诺也按照约定,把这一年来所收集到的消息告诉耿飞。

     贺诺坐在大厅的壁炉旁,喝着刚冲泡好的咖啡。洛里斯早就和耿飞吐槽过贺诺是一个古物发烧友,现在根本不会看到的叫做壁炉的东西居然在他的客厅里就有。

     贺诺放下咖啡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两个徒弟,缓缓说道:“耿飞,天寒晶既然是圣教的圣物,那么对于天寒晶的保护就十分的严密。不光是严密的保护,还有一点,就是只有圣教的圣女才能持有天寒晶。天寒晶最早其实并不是由圣教保管,而是在陶唐人的手上。陶唐人在几千年前因为持有天寒晶遭到屠杀,后来直到发现只有陶唐人才能持有天寒晶,屠戮才停了下来。不过剩下的陶唐人后来基本上都归为圣教管理,而到现在陶唐人已经所剩不多了。圣教每一代的圣女正是陶唐人。”

     “也就是说,我们到达圣教之后的关键是找到圣女!”洛里斯猜测到。

     “没错,圣女的确是一个关键。还有,这次你前往圣教,洛里斯会帮上你的大忙的。他虽然在我这里学习赌术不怎么行,但是他的驾驶技术可是顶尖的,而且洛里斯的身份能帮你们办成不少的事。”贺诺把喝完的咖啡放在桌子上,马上就有一个家居型机器人上前,吧杯子收拾下去。

     “最后,我还有东西要给你们两个。”说这拿出两条坠有晶石的项链分别给了洛里斯和耿飞。“这两条项链主要是能增加防御力的,在紧要关头的时候,或许能就您们一命。记住,自己的生命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拿到天寒晶,就不要勉强,先回来,我们可以再找其他的办法。”

     “谢谢贺诺老师。”耿飞和洛里斯异口同声的答道。

     饕餮号上,洛里斯在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飞船的各项数据,而耿飞则优哉游哉的在玩着智脑上的游戏。

     “老大,我们还有十六个小时就到圣教了。”

     “嗯。对了,洛里斯,这次去圣教的通行令你是怎么弄到的?之前不是说通行令很难弄的吗?”耿飞一边打着游戏里面的BOOS一边问洛里斯。

     “嘿嘿,老大,这个可是个秘密。”洛里斯查看完饕餮号之后也凑到耿飞身边看耿飞打游戏。

     洛里斯凑过来之后没有几秒,屏幕上耿飞操作的小人就被BOSS的一个大招给放倒了。玩输了的耿飞一拳揍向洛里斯,洛里斯一个闪躲,刚好躲过。

     “你小子行啊,不光向老大我保密,还学会躲我的拳头了。”耿飞见一拳打不着,直接用另一只手扯上洛里斯的耳朵。

     “哎……哎……哎呦……”洛里斯高声呼痛求饶,“老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哼,就先饶你这一次。”耿飞看到洛里斯求饶,也就放开了拧着他耳朵的手。

     “老大,这次通行令呢,是我们我们星球要的特别份额。”洛里斯解释到。

     耿飞隐约知道洛里斯在他的母星上还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估计是个官二代什么的吧。每个星球都有自己星球的一些不方便说出去的事情,耿飞也知道仔细问恐怕不太合适,所以也就懒得再去追问下去。

     “老大,你说我们这次去找天寒晶会顺利么?”洛里斯撑着下巴问道。

     “谁知道呢,只希望一切都顺利就好了。”

     “天寒晶是圣教的圣物,哪有这么容易拿到。”洛里斯担心道。

     “就算再怎么难,我也要试一试。天寒晶对于圣教不过是一个死物,摆设在那里供人膜拜罢了,然而对于我来说可是我妹妹的性命!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这么年轻就失去了生命,而且我们都已经来了,想那么多有什么用,还不如好好的再想想我们的计划上有什么漏洞。”耿飞又继续从游戏死掉之前的存档,再次的向魔王发起攻击。

     洛里斯看到自家老大又开始继续打游戏,就跑到其他地方做自己的事去了。

     然而耿飞虽然是在玩游戏,心里却顺着洛里斯刚才问的话想了下去。

     现在的自己不正像手上操作的这个勇者一样么,以自己微小的力量去对付这么多怪物,也不知道自己最后能顶到第几关。而且自己只有这一条命,就算死掉了也不能再次读档重来,最后搞不好天寒晶没拿到,妹妹没救,还要搭上自己兄弟的性命。自己这个哥哥和老大做的太失败了。

     当做好最坏的打算之后,再继续勇往直前,这样就没有什么会畏惧的了。但愿自己这次能都顺利吧。

     不过到达圣教的管辖地之后第一时间当然不可能直接潜入核心去偷天寒晶,本来耿飞打算现在下榻的旅馆整理之后要用到的工具,随时等待最好的时机。但是顶不过洛里斯一直在他耳边游说要去逛集市,说是什么好歹来一回,总要带点特产回去。最后耿飞只有跟着洛里斯一块在圣教的交易中心逛。

     不过现在,耿飞找不到洛里斯了……

     耿飞在心中翻了个白眼,洛里斯都多大一个人了,居然还会走丢。刚才看到吃的就把之前买的东西一股脑的丢给自己拿,直奔摊点而去。现在耿飞已经在原地站了十五分钟了还没看到洛里斯回来。

     还是先找找他吧,实在没看到就回旅馆等算了,洛里斯总不至于连旅馆都找不到的。

     当耿飞抱着大堆的东西穿过人群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后面有人飞快的向他冲过来,本来是想躲开的,但是左右又都有人,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躲。

     不幸的是,耿飞最后还是被撞上了。今天这都什么事儿啊!耿飞心底不住的抱怨。耿飞抬头看一眼肇事的罪魁祸首,之间那人披着一个带着帽兜的围肩,宽大的帽子戴在头上,把大半个脸都遮住了,完全看不出相貌。只见撞到他的人快速的起身,向他说了声“对不起”,就转身跑了。

     耿飞大囧,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吧,尽遇到怪事。不对,这个时代估计都没有黄历这个东西了。

     耿飞拍拍身上,一样样的捡起掉在地上的东西,这是他看到有一个棱形的绿色晶石也在这其中。这个可不是从他身上掉下来的,也不是洛里斯今天买的,那这个是……。他捡起晶石,试着用源能力感应了一下,这颗晶石至少的是A级的!

     回忆着之前的事情,这颗晶石估计是刚才撞了自己一下的那个人掉的,现在追上他还给他也还来得及。不过,这不会是个骗局吧?耿飞回想起自己上一世天朝电视台里经常播放的那些关于骗局的科教节目……真不知道一万五千年之后的人们还时不时兴这个骗局。

     唔,自己自保能力还是有的,所以还是拿去还比较好,这么贵重的东西,万一是真丢了,那人家还不得急死。

     耿飞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在路边的一家店里,让老板代管,就随着刚才那人跑去的方向追去。

     好不容易追上了,然而他刚喊了一声,示意那人停下,那人非但没有停,反而跑的更快了,而且还往主街道旁的小巷子钻。没办法,耿飞只好加速继续追。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短,直到耿飞一手扯住帽子,才把人拉住。帽子也随着拉扯而掉了下来。

     当帽子掉下来之后,耿飞才看清楚,在帽子下面的居然是个女孩。女孩有着一头亚麻色的头发,白赞的肌肤和纤长的睫毛。在他的目光接触到那双湛蓝中微带绿意、仿佛是某种奇异宝石的眼睛的一刹那,耿飞觉得自己的呼吸完完全全地,停止了。

     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孩。

     “你要干嘛?”女孩眼中有着警惕和一丝敌意。

     “是……是这样的,小姐,您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真丢脸,连说话也变得卡壳起来,耿飞心底默默的鄙视自己。

     女孩听了耿飞的话后,也开始自己摸索自己的身上是否掉了东西。不一会,女孩呼了口气,试探的问道:“是一个绿色的晶石么?如果是的话,就是我刚才不小心掉的。”

     “是的。”耿飞从口袋里拿出那枚晶石,递过去给女孩,“下次要好好保管啊,不要再丢了。”

     女孩接过晶石,脸上也绽放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我叫乌莫冉。”

     “我叫耿飞。”耿飞立马回给对方一个灿烂的笑容,还不好意思的用手抓了抓后脑勺。

     “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我有事先走了,下次要是还有机会的话,我们再见面吧。”

     “嗯。”直到女孩消失在小巷的尽头,耿飞才反应过来,刚才是被人家发了好人卡吧……

     耿飞现在心里说不紧张是假的。

     洛里斯以纳尼亚代表的身份在前厅与祭祀们谈事。而他,则偷偷的潜入了圣教的鸾光殿。在出发前贺诺早已经把得到的圣教内部地图和守卫驻守岗位交给了他们。同时还有暂时对外隐藏自身源能力的药丸,也一并给了他们。除了这两样至关重要的东西以外,其他的事情也事无巨细的帮耿飞们安排好了。

     虽说耿飞一路来躲过了圣教的巡查并不轻松,但是到目前为止还并未被别人发现,而他也终于来到了鸾光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