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无所谓
    陈焱和几位长老以手聚武力作剑,剑气外泄,逼得骨兵倒退几步。他们再次使出“剑气冲霄”把所有的骨兵杀倒。毕竟陈焱一行人实力都比他们强很多,要消灭它们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他们继续往前走,越走越觉得寒冷,这里终年暗无天日,寒气逼人。再次往前走,他们看到一间挂着“暗庭”的牌匾的大宫殿。这宫殿外层有着寒气做结界,结界在上次来是没有的,但因这次暗影魔王要分娩,所以这才设下的。

     陈焱和长老们合力破开结界进入到稍微光亮一点的宫殿大厅,在他们进入后,大厅马上又暗下去了。而且他们宛如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一样,四周都是大山,地面荒芜,一望无际。

     众人顿时害怕地议论起来。陈焱和蓝颜瑶姬倒是不害怕,毕竟已经来过,他们二人也不断安慰镇抚众人,他们才稍稍平息害怕。

     忽然,狂风骤起,飞沙走石,大地的生命力都忽如消失一般,本来还长着黑草的地面忽然就变成一片沙漠。天空出现一条长长地裂缝,一个黑影带着强烈的冲击气旋从裂缝处走出。

     “轰”的一声落到沙漠上,再次大叫一声“吼”。使得它周围的沙都倒退成一个直径二十米左右的盆地。

     “暗影魔王要出来了!大家小心!还有一定要小心它的攻击!立刻凝神静心,元力护神,武力护身。”陈焱心中隐隐有些动怒地提醒着众人。

     毕竟它不是先前所对付的小喽啰,暗影魔王的实力足足达到圣地道全境,鲜有魔兽能达到如此等级的。

     暗影魔王,又叫暗影魔兽,一个浑身黒鳞片的巨大怪物,手里的利爪犹如利剑一般锋利无比,嘴里吐喷着寒气缓慢地从盆地处走出来。

     “看来你是忘记了五年前的趣事?要不要我提醒下你?”暗影魔王舔了舔手里的回力刀,并带着阴森的目光邪笑地望向蓝颜瑶姬的肚子,暗影魔王自然记得所到之人是谁。

     “不要以为我还是五年前的实力,而且现在的你也不是鼎盛的时候,更何况你此刻还受伤了!”陈焱搂着情绪有点波动的蓝颜瑶姬恨不得马上生宰了那个畜生!此时他的气势也不断地暴动,力量不断震荡而出,恐怖的力量震荡之间,好似要把一切都给撕裂粉碎。

     “哈哈哈,那你来吧!就算我死也要你妻子和孩子陪葬!”暗影魔王刚分娩完,魔咒的暂时消失导致实力有点下降,但以它的实力想要置蓝颜瑶姬于死地还是易如反掌。

     暗影魔王心中有着浓浓的恨意在涌动着,它在闇域也算是顶尖的强者,然而这一次的分娩,却是被害得人声尽毁,躲在暗庭之内布下结界,这对于心气本就高傲的暗影魔王来说,实在是无法忍受。

     声音刚落的霎那,那浩瀚武力,便是铺天盖地的自其体内席卷而出,武力之中,萎靡之气与之完美相融,生生不息,犹如大海。

     强大的压迫,从广场上笼罩开来,让得不少陈族的强者面色都是略微有点变化,这暗影魔王虽然高傲了点。但这本事的确不弱,难怪能够在闇域称王称雄。

     “现在就是检验一下你是否比五年前的实力精进了还是后退了,今日我便见识一番!”

     然后暗影魔王便挥舞着尖爪,攻速闪电般,即使负伤在身,但不影响其攻击,当然这是在耗消自己生命的恢复秘法!

     陈焱旋即脚尖轻轻一点一个闪身把蓝颜瑶姬放在一边,然后再次快速闪动身体将要靠近到暗影魔兽旁与它作战。

     身后滔天武力滚滚而动,其脚掌则是重重落下,青石蹦碎间,众人仅仅只能见到一道光华掠过,然后便是携带着狂暴攻势,鬼魅般出现在暗影魔王前方半空,随即一掌凌厉地拍出。

     轰隆!

     前方的空气,仿佛都是在此时尽数的被震散而开,一道弥漫着生死之气的武力巨掌凭空凝现,重重的对着暗影魔王怒拍而去。

     暗影魔王抬头,黑色的阴晴不定的眸子倒映着那骤然放大的掌印,双手微垂,却是没有任何要出手的迹象,周围众人见状,眼中皆是掠过一抹疑惑,甚至心中隐隐感觉难道这有什么诡异?

     武力巨掌眨眼便至,然而就在那攻势即将进入暗影魔王周身十丈距离时,却是突然诡异凝固,然后砰的一声,便是在那一道道愕然目光中爆碎开来。

     ……

     双方都打到地动山摇,天空色变。双方凝聚恐怖的破坏之力不断的凝聚,恐怖的气息渗透出来使地面苍茫一片,天空却因此而不断地飘落着雪花,白茫茫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

     陈焱脚下踩动,在雪花上留下淡淡的痕迹。但这点痕迹很快就被落下的雪花覆盖,消失的干干净净。

     “布六芒困兽阵!”陈焱见时机差不多了就喝着,同时拿出他的浑厚的爆能力接下暗影魔王的攻击。

     接着三个长老和三个族中高手拿着困兽锁,每个锁连着链,一端还有还有系着昏铃,然后摆出一个八卦的阵形向六个不同方向走去,最终成六角芒星阵。

     在暗影魔王踏入的区域,居然地形变幻了起来,群山移动,大树扭转,原本平坦的地形,瞬间变的凹凸不平了起来,大山移动之间,一道道光芒从其中交错出来,把那一片区域封锁。

     阵法中透出丝丝霸道之力将暗影魔王压制住。此时陈焱一边手里结着印,一边向暗影魔兽跑去喊着:“用自我之体,聚天地之力,融天地之能!封!”一道道力量化作黝黑的锁链暴涌而出,把暗影魔王的身体束缚在六芒星阵中。

     “哈哈哈!陈家主这么有空来陪这畜生玩啊?!”就在陈焱喊完暂时地束缚住暗影魔王后,大山之后传出阵阵笑声。

     郝然是几大势力联盟——永恒之府的盟主金威。金威这个人的人生道路颇为坎坷的,前大半生都几乎碌碌无为,实力只有易天道之境。

     可有一天他忽然要同时挑战几大家族的家主,却又在大家的意料之外完胜了,结果他们就结盟了,即使金威只是散户。因为大家都觉得他有了奇遇获得了些秘法,且其实力至今为止都为未知。

     “金盟主,别来无恙吧,听说你们在对付这畜生的时候受伤了,我是来帮你们收拾残局的啊!”陈焱嘴上讽刺地对着金威一众人说,但心底却在想:他们不是逃脱了去疗伤吗?他们是怎么躲过暗影魔王的察觉下藏在这里的?

     “哼!别妄想你可以以你一人之力能降服暗影魔王!要么选择我们合作,要么我们捣乱与你作对,你自己选择吧!”金威听出讽刺的问到后,恼羞地威胁道,试想他自从当上了永恒之府的盟主后天下之人莫不阿谀奉承一番,唯独这个陈焱竟敢当着这个多手下讽刺自己,但他也清楚此刻并不是相斗口舌之争的时候。

     陈焱对他们的威胁倒是无所谓,作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而且族人和妻子都还在这里,敌不过永恒之府众人,也不能逃走。所以陈焱只能表面答应合作,完事后再做绸缪。

     “好,我答应与你合作!不过我要你全力以赴。”陈焱担心他留有后手 ,心中却是想着必须尽快想办法,不然越来越对我们不利。

     “既然你答应了,那我们夹击它,我们负责左边,你们右边!”金威早已安排好地说道。心中暗笑道,这样的安排对我们最有利,反正理由我都找好了,还怕你!

     “你们倒是好算计啊,谁都知道暗影魔王的右手比左手特殊且厉害!你这样的编排是什么意思?”陈焱厉声质问着金威。试问每一个对暗影魔王有些了解的人都是知道它的奇特之处,若是不解决掉它的右手是绝对不可能将其收服的。但问题是它的右手并不简单。

     “嗯,陈族长别动怒,我修为比你低,你对付右边是应该的,而且在捕猎成功后你可以占大份!我永恒之府没意见。”对于金威的微笑,陈焱觉得他不安好心。

     “你是什么修为你自己心知肚明那。开始吧!尽快收拾它!我的困兽阵也快坚持不住了。”尽管陈焱觉得表面实力比他高点,却不能保证,对于传言他还是宁愿相信的,但是最终还是不得不默认金威的话,再拖下去就是对己方更是不利。

     金威对一众人员说了几句耳语后,众人疯狂地结起手印,顿时天空充满着五色光能,它们都纷纷涌向金威并融入到其身上。

     金威的气势一下子就提升上去,汹汹逼人,只见得浓郁黑芒自其体内席卷而出,他身体都是在此时膨胀起来。甚至连陈焱等人都忽然觉得有点心悸!

     “这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的,好像是远古秘法的?回去要查查。”陈焱喃喃自语,这时耳边就传来金威的施术声。

     “位界操纵·束缚,定!”

     就在此时,暗影魔王原先所在的困兽阵的四个对角位和中心位升起五束不同颜色光线将它的四肢和颈部束缚着。

     “你们都该死!”暗影魔王在暴动地挣扎着的同时像真怒了,更是撕裂了一个永恒之府的元武者。借着鲜血的噬祭,解除了右手的封印,闪闪暗光从右手激射而出,“远古魔蛇,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