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 最后
    继而对身旁的魔烈道,“魔烈,带我们去吧。”似乎魔烈现在见到曲弦的愿望并不怎么强烈,只有仙灵风知道他是不希望看到还在沉睡着的曲弦,不然曲弦会醒过来的希望会在他的心中一点一点的消失知道让他看不到希望。“我不知道他现在还有没有醒。”仙灵风也有犹豫,其实是她不忍心再看到曲弦一动不动的样子,对于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折磨,何况是他最爱的人。

     啥时间竟然懂得了魔烈这使得犹豫与他心中的苦涩,原来爱情也是这么伤。

     魔烈悠然的开口,话语里却是挡不住的苦涩,“现在天色已晚,丛林中我又布下陷阱,即是陷阱是我不下的,我也不可能完全掌握它们的位置,还是先在此借宿一晚明天再过去吧。”天琴听后也点头表示同意,随后拉着袁爽去了丛林版的一条小溪里,“那好,袁爽我们去捡柴。”“嗯。”袁爽在溪里叉着鱼,天琴在丛林中捡着小木柴,两个人的相处不知什么时候竟变得有默契起来。天琴把拾好的柴放到溪边,架起支架,整理好后来到溪里和袁爽并肩说着悄悄话,“袁爽,你说曲弦会不会醒过来?”袁爽继续着叉鱼的动作,看到鱼经过干净利落的下手,吧叉子上的鱼举到天琴面前,随后回答道,“这么多人等着他,他敢不醒来?!去,把火生了。”天琴接过鱼去,“我去生火顺便把他们两个叫过来。”

     溪边不远处的仙灵风和魔烈两人看着相同的方向,“魔烈,你知道吗我对曲弦的爱不比你对他的少,甚至更甚。”魔烈只是沉默着,听着仙灵风一直以来想说却又没说出口的话,“我以为我的爱会感动他的哪怕是我一生的最后一天,我也要等,因为我爱他。可是我没以为他爱你到这种地步,我的爱还是输了输给了他对你的爱。”仙灵风苦笑着看着面前的魔烈,虽然他不说一句话但心灵风之刀他在听只要是关于曲弦的魔烈他什么都不会放过,继而又开口道,“可是我不后悔,因为爱了就是爱了,你也不会的对吧?”魔烈知道仙灵风是在变相的安慰他,告诉他曲弦一定会醒过来你要等他。魔烈暗自握紧了拳是啊,仙灵风都等得起,他怎么等不起,况且他都已经等了那么长时间。

     天琴和袁爽架好火把后朝着仙灵风和魔烈两人招手,“你们俩快来,袁爽已经烤好了鱼!”仙灵风向着溪边的方向对魔烈做出邀请,“走吧,去尝尝天琴的烤鱼。”“嗯。”“他会醒过来的。”魔烈点头,“我也等着,他醒过来。”

     魔烈到溪边后伸手做了个结界,以防妖魔火狼会出来偷袭,他们还没有忘记妖魔火狼没彻底除掉前是玩不可以掉以轻心的,或许明天他们还会有一场恶战,仙灵风拿过一条烤鱼递给魔烈,“谢谢。”这是魔烈第一次对仙灵风说谢谢,但是确实是说得那么自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在变了吗。那么曲弦你看到没有?魔烈和我,我们不会在互相仇视了,你快醒来看看啊。天琴转着手里的鱼有点惋惜的道,“如果明天我们能彻底消灭妖魔火狼的话一定会让曲弦惊讶的,如果他醒的话也就是我们送他从新见到这个世界的见面礼了。”袁爽搂着魔烈的肩膀大声道,“大家放心吧,曲弦一定会醒过来的,我们对他这么好,他舍不得我们。”仙灵风搂了搂天琴的肩膀,笑道,“我也相信曲弦一定会醒过来的。”

     魔烈看着那处在夜幕的遮盖下黑下去的丛林,眼前的火光映衬着他眼睛里的鉴定这是他对曲弦的信任,况且这个世界还有他在呢不是,曲弦他怎么又会人心的丢下他独自一个人在那睡大觉呢?!

     仙灵风抬头平静无波的眼睛里映衬着眼前的景色,一股清风悠悠的吹拂过远处的丛林,树叶互相碰撞的声音沙沙作响,湛蓝的天空下果然还是风平浪静之后的安宁,原本苍茫辽阔寸草不生的土地上冒出点点新绿,仙灵风突然觉得他们为消灭妖魔火狼所付出的所有努力与辛苦没有白费,为了此刻的安宁也是值得的,这大地上从此不会再有残忍的杀戮和无情的伤害,保留下来的只会是最无私的爱。

     几个人相视而笑,仙灵风扭头看到魔烈温和地目光,眼里的赞赏不言而喻,仙灵风看到放在她左肩上宽厚的手掌带有友好的意味,她觉得曲弦喜欢上魔烈是对自己内心的顺从,面对如此优秀的对手,仙灵风觉得无力抵抗也无从抵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不会再有第三者的插入而破裂只会因为外人的加入而变得更加坚固,这是他们之间别人比也比不过的坚定,仙灵风突然觉得即使曲弦不喜欢她也是可以原谅的,毕竟魔烈比她还要优秀,还要值得曲弦的爱。

     她只希望在这宁静的土地上他也可以拥有一个与她相扶相携一生的人,她已经厌倦了三人彼此间无穷无尽的追逐,仙灵风地垂下眼睛,她想她是时候该放手了,是时候该享受自己的生活了,这一次她便要为自己重新活一次,她知道她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她的世界也不再是只有曲弦一个人。

     仙灵风重重呼出一口气,朝着魔烈伸出右手,与魔烈相视一笑并紧紧握住那只手,“谢谢。”“不要这样说,应该是我谢谢你,不然我们也不可能顺路打败妖魔火狼。”“好了,说什么谢呢,朋友之间何必说这些。”“是啊,天琴说的对,大家都是朋友。”“嗯,是朋友。”从此他们两个不再是水火不容的情敌而是共同作战过的朋友,他是自己喜欢的人所喜欢的,她也会把他当成做好的朋友,现在能看到这冰释前嫌的场景在场的人都是最高兴不过的了,可是那个最高兴的人还在昏迷,众人欢喜的脸上被一时间闪现的担忧代替,魔烈安慰着大家同时又安慰着自己,他对众人说说,“放心吧,曲弦不会有事的。”虽是安慰的话语但自己的心理也是惴惴不安,暗暗想到,曲弦你会醒过来的对不对?

     一行人来到曲弦居住地竹屋,要说这个地方环境的质量是没的说的相比魔烈找这个地方也是费了极大的心思,“这个地方好漂亮。”“我想曲弦这回终于是安安心心的享受了一回。”“袁爽,等我们大婚后也找这样一个地方好不好?世外桃源无忧无虑。”“嗯,等曲弦醒来参加我们婚礼然后搬来和他们一起住。”“可是,魔烈会同意吗?”“怎么不同意,人多也热闹嘛。”“嗯嗯,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啦。”“仙灵风也过来好不好?”“不了,我得会仙灵族看看,不然我不放心。”“那你回来看我们的吧。”“当然会啊。”众人在幽深山谷中穿过蜿蜒曲折的小路,可见魔烈对于曲弦的安危十分着想,为了能够让他安静地'睡觉'也为了能够让魔烈更安心的与妖魔火狼争斗,魔烈是费了不少心思的。在魔烈的带领下解开一道道机关,一幢二层的小竹屋倏然出现在眼前,魔烈给三人布置好休息的地方,重又回到曲弦的房间,仙灵风看着床上舅舅沉睡不醒的人眼框里堆积的泪水一颗颗的划过脸颊滴在木质的地板上被晾干,这一滴滴的眼泪就想仙灵风对区县的感情一样,流露了便不会再回来, 可是要怎么样才能够收回来,可见覆水难收的道理是多么让人无奈,魔烈习惯的坐在曲弦床边的凳子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去下南京的睡眼,越发的显瘦了,这么长时间只靠那么点东西维持生命只怕要再不醒来只怕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仙灵风不忍心再看下去跑去外面的竹林,“天琴,你去看看仙灵风。“哦,好。”“魔烈,你不要担心,曲线他,一定会醒过来的。”回答他的只有魔烈无声的沉默,他相信曲弦会醒过来的,他会一直相信哪怕最后他醒过来时他已经头发花白牙齿掉光,但他一直会守着他。天琴一路追着仙灵风,看着仙灵风跌在地上抱着膝盖嚎啕大哭,她走过去揽着仙灵风的肩膀轻轻的拍打,“灵风,别再哭了,你要相信曲弦一定会醒过来的。”“天琴,你知道吗?我好爱好爱他,虽然我一直缠着他要他爱我,但我知道他心里一直都是魔烈,现在我不缠着他了,他连醒过来见我一面的机会都不给我。”仙灵风哭趴在天琴的怀里,以前一直活泼好动的天琴竟也开不了口,说不出什么来安慰她只是一直抚着仙灵风的后背,教她哭的不要太难受,明明是很好很好的姑娘,可是曲弦的不珍惜竟也害惨了她。可见这一个情字害人害己。

     袁爽一直看着魔烈给曲弦擦手喂水,魔烈始终不发一言,袁爽见状也只能拍拍魔烈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难过,便也转身出去了,现在是应该给他们两个独处的空间了,毕竟魔烈都等了那么久,久到都不知道已经等了几世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