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二章 搀着
    “这就是我们急着喊你们上来的缘故,”声音从背后传来,袁爽和地从一侧的林边一齐走过来,“那两个人是我俩的影子一样,而且……”袁爽说着,从仙灵风身边经过,走到那树桩旁,竟然穿过了那个蹲在地上的他“自己”,接着他倏地消失,又出现在了他和地刚刚现身的那片树林边。

     “就是这件怪事。”地点头说着。

     “哟,你们两个刚刚在这里偷偷学会腾蛇乘雾了呀?”天琴笑着说。

     “你也走过去试试看。”袁爽说。

     天琴小心翼翼地靠近树桩,在走近的一刹那,她的身影也化作蹲在树桩旁的一个“分身”,片刻后,她也出现在了树林边。

     看着自己的背影,天琴不可思议地睁圆了眼睛。

     “我想……”仙灵风若有所思地说,“这里离咱们的目的地不远了。”

     “嗯……我们刚刚在那里发现了一道门。”地指着树林对仙灵风说,“应该就是了。”

     布满苔藓的雕花石板被树荫掩映在林地上,仙灵风左手扶住衣袖,用纤长的手指抠去长在雕花纹路里的苔藓,石板上露出了一副图案。

     “这是嘲风。”仙灵风说。

     “你们认识?”袁爽故作正经地看着他说,天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快让老朋友通融一下开个门。”

     “我在师父的藏书里读到过,嘲风一般是在洪钟提梁上的神兽,怎么会在这里当把门的?”仙灵风若有所思地弯下腰查看石板。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猛地抬起头,把天琴吓了一跳,“果然。”仙灵风说,他站起身,指着头上老树的一棵粗枝——“这里原来悬着一口钟。”

     树枝上有一块硕大的疤痕,如今已经长成了树瘤,很像是曾经挂着钟的木梁。

     “敲钟开门?”地有些不相信地问。

     “嘲风受击则喜吼叫,也喜欢能远扬的鸣声,似乎真的是鸣钟开门的机关……”袁爽说着,看了看仙灵风,“如今没有了钟,是不是别的声音也可以……”

     “什么!”仙灵风明白他所指,“这可是在林中,我就算能招起大风,也吹不出钟声那样的巨响啊!”

     “我有办法,”袁爽说着,拍了拍地的肩膀,“我们俩各自撑起一道气障,你只管吹风,风从气障中间穿过,就能鼓起巨响了。”

     “嗯……听起来可行……”天琴也看着仙灵风。

     仙灵风只好挽起双袖,权当一试。他在半空画下一道敕令,又挥手一指,飓风似从天边降下,奔马齐鸣,直奔向地和袁爽撑起的气障中间。刹那间,似万千厉鬼嚎哭,呜呜轰鸣从石板上方鼓起,随着鸣响不断,石板渐渐腾挪,翘起了一角。

     仙灵风一甩衣袖,收起了敕令,飓风骤停,地和袁爽赶忙去扣住石板下的缝隙,掀起了石板。

     一道石阶往地下通去,袁爽找来一根木枝,在一头裹上油布,点燃了做成一支火把,率先走下了石阶。

     穿过狭长的甬道,眼前嫣然是一座宫殿的景象,袁爽用火把印染了照明的油槽,火焰顺着油槽照亮了整座地下宫殿,中央的圆场周围立着两人高的石像,那是远古的巨人,拿着长柄的斧钺。

     “这就是仙山的东林楼阁?”天琴难掩惊叹之色。

     “不……似乎不是这样的。”仙灵风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忽然,“轰”地一声,油槽的火焰在圆场大殿的尽头引燃了一盆篝火,四人这才发现远处的高台上立着一个王座,王座周围被火焰笼罩,明亮又威严。

     “这是谁的王座……当帝王要把自己烤着吃了么……”天琴嘟囔着,却惊觉圆场周围的石像都动了起来,王座下方的四头石狮竟然直接开始向他们奔袭过来。

     地掣出长刀横在面前,迎上扑上来的石狮侧身躲过一记利爪,腾跃到石狮身侧横刀斜劈,铿锵一声石屑飞溅,石狮皮下竟然透出汩汩蓝血,仙灵风见势,凝住气,从袖中掣出一道长枪,直刺入石狮的伤口,翻手一搅,石狮应声倒地。余下三头狮子并作一排一齐冲上来,四人只好各自为战,地俯身钻到作势猛扑的一头石狮身下,扬刀刺入狮腹,天琴就地滚翻过去,探出匕首插进狮腹的伤口,溅了一身狮子的绿血。那边仙灵风运气击中了又一头石狮,再沉着地探出双指刺进狮子冰凉的眼珠,伴着一声振聋发聩的怒吼,石狮挥爪划破了仙灵风的长衫,刺绣的蓝线崩开,纠缠在石狮的爪间。仙灵风见衣服撕破,一时心头怒起,两指捏个剑诀,运出一道气作长剑模样,从石狮眼珠直刺进颅脑,殷殷红血从狮子眼眶渗了出来。袁爽那边,石狮早已倒地,剑下一只狮子的断爪,和另外三头狮子不同,这头狮子没有流血,只是那断爪的截面,是如同水晶一样剔透的骨骼。

     四人未及多想,便又摆好架势准备迎战后面跟上来的几尊石像。幸而石像并不像王座前的石狮那样迅捷。一尊像是元始天神般恶煞模样的石像踏上石阶,地刚要起身进攻,却被仙灵风一把拉住——“他们不是冲着咱们来的。”说着,仙灵风指了指地上的石狮,只见那几尊石像蹲在地上,啃噬起了石狮的骨骸。

     “快走,等他们吃完了石狮子,就该来吃咱们了。”天琴率先往王座冲去。

     “不是那边!”袁爽大喊。

     “跟我来!”天琴头也不回。

     “怎么……有一尊石像没有动?”地看着一尊立在角落的石像,那石像面容清秀,像是个女神的模样腾跃到石狮身侧横刀斜劈,铿锵一声石屑飞溅,石狮皮下竟然透出汩汩蓝血,。

     “别管了,快进来。”

     王座后面竟有一道门,因为火光照亮了王座,后面洞开的石门便被众人忽视了。

     像是桃花源一样,穿过石门,眼前出现了一片仙林。

     “我想……这里就是东林了。”仙灵风说。

     “那是……”天琴难掩惊色地指着不远处泉眼里的一块寒冰。

     一颗红色的朱砂果被封存在冰里。

     “那就是血冰果。”众人惊诧,转头看见了身覆枝叶的魔烈。

     “你怎么在这里……”

     “我早就到了这里……用血冰果救曲弦。”

     “曲弦呢?”仙灵风往魔烈藏身的树丛张望。

     “她被我藏在大殿的一尊石像里了,我打算拿到血冰果去救她。”

     “那尊没动的石像……”地自言自语着。

     “血冰果不就在那里么?”仙灵风走近了泉眼。

     “不!别碰它!”魔烈大喊,可是为时已晚。

     仙灵风触及血冰果的一刹那,一阵摄骨的阴嚎传来,林中奔出一只丈把高的凶狼,身披赤红甲胄,狼尾像火把一样燃着烈焰,一摆尾把林木烧灼得悉成灰烬。、

     “妖魔火狼。”魔烈面对着袭来的猛兽,平静地说道,说着,掣起了战斧。

     “天琴!”袁爽看着眼冒红光的天琴,惊叫道,可是腰际已被天琴的匕首深深刺入,只觉得伤口里泛出烈火般的灼热。

     天琴毫无反映,一把拔出匕首,又深深刺入袁爽的心窝。

     魔烈举起战斧,斜下猛劈,斧刃嵌入火狼的甲胄,魔烈见势,拔出短剑,刺入火狼没有庇护的双眸。

     火狼愤怒地低吼,口中咸腥的气息直扑魔烈的面颊。它把狼首一扭,魔烈握着短剑的虎口吃痛,被火狼一爪按在身下,火狼张口,利齿立时俱下,眼看就要噙住魔烈脖颈。

     “噗!”

     一支冰枪从火狼背上的甲胄直刺下来,穿透了猛兽身躯。

     重天扑着蓝色的羽翼缓缓降下,“妖魔火狼本是我招来看守血冰果的巨兽,没想到竟跑去人间为害,幸而还留着一点看护血冰果的本性,你们乍一触及血冰果,它便奔回东林。”

     “还好你回来得及时,不然可就有人丧命了。”魔烈站起身。

     “还是太晚了……”

     天琴嗫嚅着,泪水顺着面颊滴落在怀里的袁爽身上。

     “用血冰果救袁爽吧。”仙灵风低声说,“不是可以起死回生么?”

     “嗯……”重天拿起封存血冰果的寒冰,手指探入冰块取出血冰果。

     “那曲弦怎么办?”魔烈看着仙灵风说。

     “曲弦只是昏迷……她终会苏醒过来的……”仙灵风已快忍不住眼泪。

     重天把血冰果交给仙灵风——“你来决定吧。”

     仙灵风看看昏睡已久的曲弦和自己的好兄弟袁爽,最终皱了皱眉。

     仙灵风喂袁爽服下血冰果,魔烈已经把曲弦抱来,轻放在地上。

     “冰凤凰,”仙灵风看着重天,“能帮我个忙么?”

     “你说。”

     “帮我冰封住曲弦的身体,等到下一颗血冰果出现时,替我救活她。”

     重天点点头,展开冰蓝的羽翼腾在半空,翅膀扑扇,凛风卷下,在曲弦周身凝成一块剔透寒冰。仙灵风托起罩在冰棺里的曲弦,沿着开满淡紫色馥郁野花的仙路下山。

     “仙灵风!”苏醒的袁爽喊道。

     “你们稍后便来吧,去仙灵族老寨,去我家饮酒。”

     地扶起袁爽,和天琴一起搀着他,沿着漫漫山路走下去。

     野花和藤树的花瓣被风扫过,像扑簌的雪落满盘绕仙山的云。

     “去云间饮酒。”袁爽抿着苍白的唇,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