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丫头
    可见这一个情字害人害己。

     袁爽一直看着魔烈给曲弦擦手喂水,魔烈始终不发一言,袁爽见状也只能拍拍魔烈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难过,便也转身出去了,现在是应该给他们两个独处的空间了,毕竟魔烈都等了那么久,久到都不知道已经等了几世几年。

     魔烈沉默着擦着曲弦的双手,胸膛后背,认真的表情让人不忍直视,最后停在曲弦的脸上,一滴清冷的泪滴在曲弦的嘴唇上,像是对待此生最珍爱的珍宝般捧在手心。颤抖的双手魔烈的全身都在颤抖,他都不知道他爱了面前的这个人多少年,他为什么非要执着于他!“曲弦,如果你再不醒过来那我只好陪你一起死了。”

     没有希望的冰冷的话语由那个颤抖的双唇中吐出,话语之外却是格外的洒脱,他想他快要解脱了,他不会再整天面对一个毫无表情的爱人了,他们也许会在下一世相见然后执手一生。魔烈一个人坐在床边几天下来体力耗的差不多,终于撑不住倒在床沿上睡着,应该是累得紧了竟然做起了梦,梦里他看到第一次见到曲线的样子,一身白衣站在他面前,浅浅的微笑,温柔的脸庞,一瞬间便进驻了他的心。

     像是梦到什么眼角竟然流下眼泪,把床被打湿。一身白衣站在他面前,浅浅的微笑,温柔的脸庞,一瞬间便进驻了他的心。像是梦到什么眼角竟然流下眼泪,把床被打湿。

     仙灵风竟然晕了过去,天琴和袁爽把她扶到房间里,悉心的盖好被子退了出去。床上的人儿紧皱着眉头嘴里不断吐出断断续续的呓语,“曲弦,..曲弦..弦..”两只纤弱的手紧紧的抓着被子,额头上冒着冷汗,像是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她惊叫着醒来,“不要..”一直守在门外的天琴和袁爽听到动静后便推门而入,“灵风,灵风..”天琴一遍遍的叫着失,身的仙灵风,“灵风,你做噩梦了。”袁爽倒了一杯水递给天琴,“来,喝口水。”仙灵风低着头抿了口水,看了看天琴,“魔烈呢?”“在曲弦那呢。”“快去看看魔烈,我担心魔烈会做傻事。”“袁爽,你先去,我们随后就来。”袁爽推开曲弦的房门时就看到魔烈拥着曲弦坐在床上手里还有一把匕首,袁爽跑上前把匕首夺过来扔在地上,“魔烈,你在干什么?!”

     袁爽想象不到如果他现在晚来了一步,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仙灵风拒绝了天琴的好意追了过来,看到地上的匕首心中了然,魔烈还是什么都不说,只是微微的笑着看曲弦一动不动的脸庞,仙灵风再也承受不住的跑到床前,对准曲弦的脸就是一巴掌,魔烈本来平静的目光竟然沾了点杀气,仙灵风自然也看到了,但还是照样的对曲弦又打又踢,“曲弦,你以为你一直昏迷就可以逃避吗!魔烈怎么办!即使你不爱我,我现在也不必非要强求,只要你醒来就好..”原本强硬的口气竟然软了下来,带着哭腔,“曲弦啊,你快醒来吧,魔烈也快撑不住了。你就真的忍心让他继续一个人在这地方收你一辈子吗?!我们求你,求你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看,现在妖魔火狼已经死了,你看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美好,曲弦,如果你再不醒来,就连魔烈也不再理你了!”

     离着曲弦最近的人便是魔烈了,所以他很清楚的看到了曲弦脸上微微攒起的眉头,还有吐出的沙哑的声音,“不..要..”“曲弦,曲弦..”三人回过神来叫喊着昏迷中的人,终于眼睫毛打开,一双干净的眸子露出来,嘴角还挂着让人安心的微笑,他的手想抬起来却又忍不住掉落,魔烈久久不能回神看着他怀里有动作的人眼睛里的惊喜挡也挡不住,惊喜之余还有课滚烫的泪滴在面前的人的眼皮上,曲弦察觉过来看着倚靠在身后的人,实现落在那张久久不见得认得脸上,这是让他在昏迷中依然魂牵梦萦的人。

     这个他一直放在心里始终不肯丢弃的人。终于卯足了力气把手放在魔烈的脸上,抹去那一滴滴眼泪,特头紧紧靠在他的下巴上,嘴里呢喃着,“我回来了..”仙灵风喜极而泣,她想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现在的这个曲弦,安静温柔。曲弦向跌在地上的仙灵风伸手苍白无力的笑着,“丫头,别哭。”仙灵风双手沫沫眼角的泪水,接过那只手握在手心里,轻轻的对他开口,“欢迎回来。”天琴靠在袁爽的怀里,异口同声的说着,“欢迎回来。”曲弦的视线又重新回到魔烈的脸上,对他们点点头,是啊,好在我回来了。

     在曲弦调养身体的一段时间里仙灵风力所能及的与魔烈照顾着他,仙灵风的悉心照料却也让曲弦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明明她在自己这里得不到什么。能够感动他们的自然是仙灵风这样的执着了。

     仙灵风看到曲弦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便也有了离开的念头。自行决定回仙灵族的仙灵风一整夜没有合眼,看着窗外穿过竹林的细缝洒在窗前的月光,仙灵风叹了口气,不自觉得竟想起遇到他们几个的场景,那些场景一一浮现在她眼前,仙灵风知道这些回忆是她最宝贵的东西。

     天琴一直是个活泼的小女孩儿有袁爽难过跟在身边陪着她保护她,这倒是让人安心不少。魔烈和曲弦更不必说了,妖魔火狼一除,等待他们的会是永远的幸福,而自己呢,还是回仙灵族吧。爱了曲弦那么长时间心变累了。因为没有睡意,仙灵风便起身坐到竹园里的圆石上看着漫天的繁星,坐了一会儿感到后面一阵温暖,回头看原来是曲弦拿着一张披风披在肩上,仙灵风笑笑便有仰头去看,谁都没有说话,两个人竟然相对无言坐了一整夜,早上被林子里的鸟叫声吵醒,仙灵风竟然发现自己已经在房间里了,身上的被子盖在身上,旁边的椅子上坐着曲弦,仙灵风笑着摇头,怎么不去自己的房间里谁啊,非要在这坐板凳。起身拿了床边挂着的披风盖在曲弦的身上,看着曲弦安静地睡颜,她觉得即使自己的爱得不到回应也值得了,就因为他这一夜的陪伴。

     第二天仙灵风便提出了要离开的想法,曲弦没有挽留,开口挽留的竟是魔烈,仙灵风笑着摇摇头,“我也是时候回去看看了,出来这么长时间还不知打仙灵族怎么样了。”“那你要常回来看我们哦。”“当然,天琴,你还没有完全挣脱妖魔火狼的束缚,所以要小心。袁爽你照顾好天琴,我有空就回来的。”

     仙灵风走到曲弦跟前,第二天仙灵风便提出了要离开的想法,曲弦没有挽留,开口挽留的竟是魔烈,仙灵风笑着摇摇头,“我也是时候回去看看了,出来这么长时间还不知打仙灵族怎么样了。”“那你要常回来看我们哦。”“当然,天琴,你还没有完全挣脱妖魔火狼的束缚,所以要小心。袁爽你照顾好天琴,我有空就回来的。”仙灵风走到曲弦跟前笑闹道,“曲弦,我想我们可能要说再见了。”曲弦摸着仙灵风额前的刘海儿,随及抚上仙灵风的肩膀,“我们当然会再见。”仙灵风知道曲弦是在暗示她暗示他们是朋友,他们会再见。

     本来决定等曲弦一醒过来她就离开的可是看到曲弦虚弱的身体就是很不放心所以就待到了曲弦康复后身体恢复过来,其实说白了仙灵风就是真的不想走,她还想继续看着他爱着他,可是她知道他不能,如果继续这样她将会永远放不下他,还会成为他和魔烈之间的感情的障碍。而魔烈呢,他会是将是陪伴曲弦一生的人,而她仙灵风应该祝福他们。此刻仙灵风看来只知道曲弦幸福她就幸福。而自己呢,还是回仙灵族吧。

     爱了曲弦那么长时间心变累了,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了,需要时间去证明她一个人也可以会活的很漂亮。她更需要时间去等,等一个能让她放弃一切去厮守终生的人,她会同样的爱他,同样的为他付出。就好比沙漠里的一只骆驼中会找到能救自己于干渴中的一汪清泉。

     仙灵风走时看着曲弦的脸,两个人告别的话什么都没说,可是仙灵风心里想什么曲弦都在她的眼睛里读了出来。曲弦我想我会继续爱着你,我不想阻止自己对你的感情,如果时间想要让我遗忘你我也不会答应,毕竟你是我在那段难忘的岁月里留下深刻痕迹的人,是我用尽全部身心与力气努力爱的人,可是仙灵风心里想什么曲弦都在她的眼睛里读了出来哪怕你爱的不是我。我想我不会忘记你,即使是这些因为爱你而给我留下的所有的伤害,我也不会忘记。因为这些才让我成长让我变得勇敢变得有勇气。仙灵风突然想到昨晚曲弦对自己说过的话,“不要多想,我们是最亲的人一直都是。”仙灵风苦笑,亲人也不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