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 平常
    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只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时光流转,他们在绿油油的青草的护送下,很顺利的下了山。

     寒山融化,束缚妖魔火狼的魔咒也解除了,她活动了一下身子,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吃到人肉的味道了。她要去抓几个来尝尝鲜。

     如果冰凤凰重天也喜欢吃人肉就好了,那她一定会亲手烹饪出最美味的人肉宴来给他。

     就算冰凤凰重天要她的心那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掏出来送给他。

     为了冰凤凰重天,为了自己最爱的人,就算是和他一起死又如何呢?那可真是一种莫大的满足了呢。

     “你们知道妖魔火狼第一个要去的地方是哪里么?”冰凤凰重天伸了个懒腰,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清爽的很,仿佛是放下了背负了几百年的沉重的旧包袱一般。

     他的霓裳说的没错,当一个人真正的把另一个人爱到骨头里的时候那时,他就会觉得没有这么累了。

     那是一种很难达到的境界呢。

     四人都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寻找妖魔火狼。那个神出鬼没让大家都闻风丧胆的妖怪。

     听冰凤凰重天的语气他好像知道妖魔火狼祸害人间的第一站是哪里是的,于是众人都把期许的目光投向他。

     冰凤凰重天歪了歪头看看众人眼里的小星星,又看了看原本是被血红色所笼罩如今已经完全变得蔚蓝了的天空。

     红雨瓢泼泛起来回忆我该怎么潜,霓裳,你美目如当年流转我心间,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要让你看到真正的天使。

     冰凤凰重天的眼眸里多了一些力量,众人都窃笑,看来爱情的力量还真是伟大呢。

     那个叫霓裳的女子知道么,她不仅唤醒了沉睡的猛虎同样把寂静空旷的世界推向了风口浪尖,那里有妖魔火狼长大嘴巴等着世界乖乖的进入她的口中,如果可以她真想享尽这世界的一切美味。

     可是冰凤凰重天会喜欢那样噬人的她么?

     可她不管她就要让夺走她所爱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她们本是好朋友的,是霓裳先背叛了她,妖魔火狼想到这些心中不禁燃烧起阵阵怒火,既然这样不如她就去那里,人肉鲜美…..有无数的美人在等着她享用。

     想到这里她促狭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

     这偌大的世界想必他们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她会去那里,就算是冰凤凰重天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猜不透她的内心,看不到她爱他的心么?

     既然在天界她妖魔火狼就是个不被注意的无名小卒,那么现在即使仍然不被注意又怎么样呢?

     她要去人间享尽这世间一切的美味佳肴,再也不顾一切的纷纷扰扰,爱情和友情之间,她会毅然决然的选择前者,而且丝毫不会犹豫。

     就像霓裳那双澄澈的眸子望着她,希望她一定要照顾好冰凤凰重天一样,那时候的妖魔火狼多么想嘲笑霓裳,都是将死之人了,还苦苦的牵挂着那么多做什么,她真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她,她才不要做一个活得那么累的妖怪,在爱情还没有来敲门的时候她的世界里只有美味的人肉。

     冰凤凰重天负手而立望向远方,风把他金色的袍子吹起又轻轻地放下,仿佛怕惹怒了这位倾国倾城的冷面帅哥一般。

     众人都看着冰凤凰重天就等他一声令下,他们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把毕生所学全部用来降妖除魔,那该是多么快哉的一件事啊。

     作为一个行侠仗义的生活在玄幻世界里的习武之人,如果浑身学的武功没有一点是用来为人间造福的,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也许是众人此时都想到了这点,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天晴,她正咬着薄薄的嘴唇,面色惨白,不停地抠着自己的指甲,她的脸颊绯红,甚至眼圈红红的像是藏着泪水一般。

     冰凤凰重天在一旁看得有些动容,也许是天琴的的那张脸长得太像霓裳了,也许是他在内心里就把霓裳和天琴融为一体了,虽然刚才说了许多尖酸刻薄的话,但从心底里还是没有故意怪罪她的,否则,他冰凤凰重天早就抽出剑来,一刀杀了这个杀妻仇人,为他的霓裳报仇。

     但他没有的,冰凤凰重天知道霓裳很爱自己的妹妹,这个善良而又可怜的女人从来只会为比人着想,从来不会为自己想想。

     “走吧,我们去风月庄。”冰凤凰重天突然在众人发呆的时候转过身来凉凉的说道。

     自从霓裳离开了之后,他便恢复了往日冷淡的神情,这世间唯有一个人可以让冰凤凰重天为她变换表情,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冰凤凰重天内心里那根最柔软的紧绷着的弦。

     魔烈首先用镶嵌着红宝石的宝剑挡住了其他三人的去路,曲弦想到终于可以大展身手降妖除魔了,她比谁都激动,冷不防半路杀出个红宝剑来她心里很不爽。

     望着表情坚定严肃的魔烈挥了挥拳头道:“你最好给本小姐让开,不然本小姐不理你了。”

     魔烈却不为所动,只是直直的望着看似很轻松的冰凤凰重天冷冷地说:“风月庄?那里可是有名的风花雪月之地,而且不是女人是专门为了那些寻欢作乐的女人们和富家太太们准备的消遣作乐的地方。妖魔火狼可是个男人,他难道喜欢男人么?”冰凤凰重天驻了足并没有说话,刚想发作又想起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来,他从鼻孔里挤出一个冷冷的音符,对魔烈身后的其他人说,“相信我还是相信魔烈,你们自行选择吧。如果你们怕跟着我只会白白的送命,或者认为我现在脑子还不清醒的,你们尽管可以不来。可别怪我把你们都看成懦夫哦。”曲弦本是犹豫的,但听到后面懦夫二字的时候,她曲弦怒了,她真的怒了!就算是被叫做小狗也比叫做懦夫强,她一把推开魔烈,顺便甩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一脸“你原来是个贪生怕死的懦夫,我算是看错你了”的表情,愤愤地在魔烈身边擦肩而过,兴高采烈的去追冰凤凰重天去了。她要用实力证明她曲弦不是个懦夫,就算天下人都指责她是个懦夫,她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只不过她心里也是有小小的疑问的,妖魔火狼一个大男人难道真的像魔烈说得那样喜欢女人么?她不知道,她也不想去想,反正她现在的任务就是赶紧抓住妖魔火狼,千万别让他再去祸害人间了。

     冰凤凰重天脚步很快走在前面,但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又突然慢下来,他突然很怀念以前他走得很快的时候,霓裳就在后面揉着脚喊痛,等他停下来去背她的时候,她又很快的冲出去,在不远处朝他扮一个鬼脸,说他真是笨死了竟然能被大美女霓裳骗到。

     他会宠溺地刮刮她的鼻尖,笑自己真是太爱她了真的会把她宠坏的。

     也许,命运注定了,那个叫霓裳的女子会成为改变这个世界的女人,用她那温柔的灵魂和温暖的心。

     “喂喂,冰凤凰重天你的冰凤凰呢?能不能叫出来给我们看看啊,或者骑着它走也是不错的。”听到别人要看自己的冰凤凰,而且还是要骑在上面,冰凤凰重天不禁皱了皱眉头,除了霓裳从来没有人骑过他的冰凤凰。

     那只冰凤凰是很高傲的动物,如果不是它认为和它一样高贵的话,它是绝对不会载他们的。

     冰凤凰重天想到这里再看看笑得很欠扁的曲弦,他不禁蹙眉,“如果,它把你们扔下了,可别说我不等你们。”

     曲弦是最开心的,她从小就听说过冰凤凰重天的大名了,对重天这个可有可无的东西不感兴趣,她最想看看那只冰凤凰从涅槃里重生的模样,是不是和她想的一样,就从烈火中拍打着翅膀飞起来。然后再冲上高高的天上,打着旋的飞回来,是不是浑身有像冰一样干净晶莹的光泽。曲弦看冰凤凰重天有些犹豫,急忙冲上去撒娇,请求他无论如何要让她看看冰凤凰,哪怕不坐,只是摸一摸就好。

     冰凤凰重天无奈只好吹了声口哨,不远处有一只大鸟张开双翅朝他们俯冲过来,众人都赶忙低头,只有曲弦很兴奋,她终于能够亲眼看到冰凤凰了,果然,跟她无数次在梦里的想象是差不多的,浑身晶莹透亮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甚至都有些刺眼呢。

     她哇哇着不断的发出惊叹,旁边的魔烈浑身的醋坛子都打翻了,他撇撇嘴再看看在一旁嘴角上扬的冰凤凰重天在心里鄙视了他一下,让自己的爱人这么崇拜,心里一定很自豪吧,哼,早晚有一天他魔烈也会有自己的座驾的,只不过不是现在或许是很久很久的将来,到底有多久呢?估计什么时候曲弦变得淑女了,不再整天喊打喊杀说要做巾帼英雄而是做个温温婉婉的,像霓裳一样像水一样的女子,那他魔烈想要个座驾比冰凤凰重天的冰凤凰还要大气漂亮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那是在遥遥无期的将来啊!想起这些魔烈的眼睑又低垂下来,这时候众人已经踏在冰凤凰的背上了,曲弦叽叽喳喳的摸摸这里摸摸那里,奇怪的是如果有陌平常生的女子来摸冰凤凰的头的话,那冰凤凰一定会很生气的把她扔下去,令冰凤凰重天惊讶的是,冰凤凰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表现出很享受的表情,让曲弦肆意的抚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