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三章 大战之前
    那是在遥遥无期的将来啊!想起这些魔烈的眼睑又低垂下来,这时候众人已经踏在冰凤凰的背上了,曲弦叽叽喳喳的摸摸这里摸摸那里,奇怪的是如果平常有陌生的女子来摸冰凤凰的头的话,那冰凤凰一定会很生气的把她扔下去,令冰凤凰重天惊讶的是,冰凤凰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表现出很享受的表情,让曲弦肆意的抚摸。

     那是只有在霓裳抚摸它的时候才会有的安静的神情。

     曲弦兴奋的就差跳起来了,“哇,这个冰凤凰好乖啊,好漂亮啊,好可爱啊!”这一连三个惊叹号让冰凤凰重天汗颜,如果此时他说他会卖掉冰凤凰的话,想必面前这个看似很淑女实则很野蛮的泼妇一定会把同来购买冰凤凰的家伙全都通通干掉。谁让他们自不量力竟然还想跟他曲弦抢!

     想到这里冰凤凰重天再看看呆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魔烈,想到他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虽然受尽曲弦的欺负和压榨但是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他也愿意啊,即使他的霓裳不再那样温婉可人而是野蛮无理他都不在乎的,他冰凤凰重天也会通通接受的,爱一个人就是会接受她所有的样子,他爱她的每一个样子。

     等到众人来到风月庄的时候,这里已经是血流成河了,还有唯一一栋没有倒的房子,那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令妖魔火狼很害怕似的,她只能在门口溜达而不敢进去。

     她没有用人形而是直接变成一只巨大火狼,浑身的毛发都直直的竖立着,仿佛是一只怕人的猫咪,她突然就看到了冰凤凰重天,那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仿佛像个天使一样的让她魂牵梦萦的男人,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样子,她不禁有些惭愧,她最丑的样子被他看到了,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面对他呢?

     妖魔火狼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舔舐着那双沾满鲜血的锋利无比的爪子。

     曲弦本来就被冰凤凰刺激的浑身的细胞都充了血,她的眼睛通红,等这一刻她已经等了十年了,她要亲手把杀害她整个村庄的凶手杀死才能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曲弦握住宝剑,刀锋一转,那锋利无比的闪着寒光的宝剑就直直的朝妖魔火狼刺去,对方依旧在安静地舔舐着自己的爪子,粘粘糊糊看起来很恶心的鲜血却是妖魔火狼几百年都难得吃一次的美味。

     如果有谁来打扰她那真是太扫兴了,她一爪子挡住了愤怒的曲弦。

     用幽幽的散发着绿色光芒的眼睛望着曲弦,“小姑娘,你应该再去修炼修炼。”说完举起巨大的足有曲弦一人高的爪子轻轻一弹,曲弦整个人便轻飘飘的飞了出去。

     魔烈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被欺负了,咬牙切齿的也准备用出自己的二刃青锋剑,这把剑已经很久没有尝过鲜血的味道了。

     冰凤凰重天却挡住他,用眼神冷冷地看着他,冰冷而帅气的面庞说出话来宛若千年寒冰一般,“你也要去送死么?”冰凤凰重天在心里冷笑一声,他早就看穿了妖魔火狼心里的想法,如果他接受了她,那她是不是就不会再来祸害人间了?

     霓裳,如果你在的话,你也会支持我这样做的是不是?

     这样想着冰凤凰重天的神情也温柔下来,他抬头望望天,头顶的天空满是被阳光反射的血红色,就好像她降临的那天漫天飘着的红色精灵一样。

     “狼儿,如果我接受了你,你是不是就不再出来祸害人间了?”

     冰凤凰重天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真切很真诚。

     妖魔火狼舔爪子的动作停止了,她惊讶地望着他,那个她曾经苦苦哀求接受她的男人怎么就突然回心转意了呢?

     众人也是吓了一跳,刚刚还为霓裳死去活来的冰凤凰重天怎么就突然变了心呢?

     见妖魔火狼不语,冰凤凰重天把自己的宝剑抽出来狠狠地折断,嘴里说着:“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就把宝剑折断,来表示我的诚心。”别人不知道,妖魔火狼可是很清楚那把剑对冰凤凰重天的重要性。

     她缓缓地走向他,慢慢地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走向他,妖魔火狼的嘴角还挂着鲜血。

     那是整个村庄的人的鲜血。

     冰凤凰重天在她走近他不到一公分的时候,从背后抽出一个环状物套在妖魔火狼的脖颈上,脸上挂着胜利者的微笑,“火狼,你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众人愕然,他们准备大干一场的工具全都没有用上在,只是被这个像神仙一样的男子轻易的就解决了。让他们情何以堪。

     “重天,你为什么不接受我?”冰凤凰重天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妖冶的仿佛是上帝亲手雕刻的最满意的作品的那张脸冷的仿佛是千年冰霜挂在上面。

     面前头发是火红色像蛇一般吐着信子的女子用柔柔的含情脉脉的眼神望着他,“火狼,我知道是你,霓裳的死你肯定脱不了干系。我不会原谅你的。”

     “重天,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她只不过是一个凡人的孩子,是个杂种而已。”妖魔火狼恨恨地刚说完,只见一个人影飞快的跑过她面前,“呵呵,是么,那个女人确实不好,也只是个凡人而已,她就是个杂种,但,你有什么资格说她?你还不是一样,到处勾引凡人吸尽他们的元气,你连杂种都比不上。”男人说完背对着妖魔火狼负手而立,眼睛促狭的眯成一条缝,而后重重地叹了口气,人都是有私欲的动物的,即使自己最爱的人的身份再多么卑微低贱,那毕竟是他最爱的人啊。是他付出生命也想保护的人啊。

     “哈哈哈,重天,就是我,我就是把你们告到天神那里的人。”妖魔火狼像是痴狂了一般抓住冰凤凰重天的衣角,但迅速凝结起来的寒冰把她的手紧紧地冻住,重天侧头看了看吃惊的妖魔火狼嘴角漾起一抹笑意来,“只有霓裳才能抱我。”他就像一只刺猬,把所有的尖刺都朝向想要拥抱他的人,唯有霓裳才能在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得到他的拥抱,包括那永不会停止跳动的心脏。

     妖魔火狼惊讶的望着自己已经结满薄冰的手连连后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不信!她再次扑到冰凤凰重天身上,结果依然是一样。她始终还是没有办法拥抱他的,就像她亲自在他的心口上洒了一把盐一样,剧烈的疼痛始终不能麻痹他敏感的神经,他们永远不能在一起,这是上天的安排,也是宿命的纠缠。

     既然这样为什么要让她妖魔火狼爱上冰凤凰重天呢?水火不相容,这是古来就有的教训啊,她为什么还要自讨苦吃去讨好他,让他可怜自己呢?

     妖魔火狼那骄傲的自尊之火此时正熊熊的燃烧着,她永远不会后悔杀了那个她痛恨的女人,她用两只已经冻得僵硬的手,紧紧地抓住冰凤凰重天飘起的衣角,“告诉我,重天,这些都不是真的,我错了,但她已经死了,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么?”她像一只卑微的小狗一样乞求冰凤凰重天能给她一丝怜悯,但他没有,他只是转过头淡淡地看着她,她努力地想要在重天的眼睛里找到一些叫做,爱的可爱的精灵。

     冷冷的冰渣不断的掉落在她的身上,冰凤凰重天一把甩开她,“你走开!别弄脏了我的衣服。”这是霓裳亲手给他缝的,从来不会针线活的霓裳,花了整整七天的时间给他缝了一身袍子,最后在她将要被押上刑场的时候,她的手依然龙飞凤舞着,冰凤凰重天永远记得霓裳下跪求天神让她缝完最后一只袖子的模样。

     好看的眼睛里装满了渴望和不舍,她说,重天,如果我死了你不要爱上别人好不好?

     那时的重天并不知道什么是爱,他只是觉得霓裳很漂亮也很温柔,和那些天界自认为很清高的女子不同,等到她死了,他才知道原来霓裳在他心里的地位是永远都不可替代的。

     四人看着答应自己条件的冰凤凰重天,顿时心里紧绷的弦终于放松了下来,仿佛已经看到了普天众生的未来,几个人却没有看到重天那明眸后面的哀怨和不知所措。

     关于一段百年前轰轰烈烈正与邪,魔与仙的凄美爱情铺展开来。

     回溯百年之前,在那场终极的除魔大战之前,各种妖灵魔物自然要比现在盛行的多,可以说是生灵涂太,为祸世间,最终打破了六界平衡,仙界领袖玉帝组织各界精英前去除魔卫道,人类的各大族系纷纷派出自己家族精英前去助阵,虽说回来的人数少之又少,多数人在那场残酷的战斗中仙消玉逝,但很多家族为族人参加此战斗而光荣,所幸的是,在那场战斗中,几个大魔头纷纷被众人斩杀,剩下的小妖小魔更是死的惨无人睹,唯有非常之熟悉逃遁之法的侥幸逃脱,而这妖魔火狼就是那几个少数侥幸妖魔之一。

     回溯百年之前,冰凤凰重天在家族中还算是一位出色的年轻弟子,虽然也是兽类,但自古以来,龙族与凤族始终是人类所敬仰的神兽,自然和不能那些妖兽所比,重天作为年青一代的翘楚,在族内也是享受着长辈的万般宠爱,在大战来临之际,按照传统,要独自下山历练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