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红色
    重天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抓过她的小手就放到火烈鸟身上。

     霓裳啊的大叫一声,这个人是不是脑子烧坏了,不仅随便就能叫来一只奇怪的大鸟,竟然还要强行把她的小手摁在大鸟身上,嘤嘤,她不要。

     奇怪的是,并没用想象中的烫手,反而很温暖的感觉顿时流遍她的身体,她长长的睫毛不停地颤动在那双好看的眸子里打下一片阴影来,“温暖么?”重天双手环抱着她,把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她整个人都颤颤巍巍的,像一头受到惊吓的小兽一般不停地颤动着身子,“你别怕,这头火烈鸟不是你救的么?它是认主人的。”重天的声音像是三月里的春风一般轻轻地掠过霓裳的耳畔,痒痒的。

     霓裳闻言转过头来,用那双漂亮的眸子认真地望着他:“咦?真的么?真的可以么?”重天肯定地点点头,道:“你若是不信,你就站在这头大鸟面前用你好看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它。”霓裳像当年拉着天琴在雪地里蹦跳着走一样,欢喜地跑到大鸟面前,朝它招了招手,“咳咳,大鸟,我……我是霓裳。”她认真地盯着大鸟的眼睛,那像绿豆一样小小的眼睛突然就弯成了月牙的形状,鸟儿大叫着扑扇了两下翅膀,在霓裳的周围掀起一股剧烈的旋风来,是暖暖的。

     “啊呀,好神奇啊,它竟然在笑耶。”霓裳咯咯地转过头看着重天,不可思议地望着他,这时候,霓裳左胸上突然绽放出光芒来,一颗鲜红的鸽血宝石正散发着和火烈鸟一样的光芒,霓裳捂住心脏,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师傅这时候正在捻珠子,突然啪啪的珠子掉落到地上,师傅赶忙去捡起来,嘴里念叨着,“不好了不好了……”急忙爬起来冲出去,这时候门外的重天看着面前的女子,她好看的眼睛紧紧地闭着,心里惭愧万分,对不起,霓裳,为了你的鸽血宝石我不得不这么做,对不起。

     霓裳红色的头发在她的心脏被挖开一个大口子的时候消失了,她的脸惨白如纸。

     “魔烈,我们走吧。”女子淌着红色的血,她躺着的地方厚厚的积雪完全融化了,像一朵娇艳的绽放在河岸边的曼陀罗花,火红火红的,滴着噬人的鲜血。

     师傅这时候跑过来,看到那金色的翅膀和准备腾空而起的烈马,原本是红色的火烈鸟,此时却变成了长有一双洁白的羽翼的烈马,再看看那头不扎不束的银发缓缓退成栗色的男子,师傅顿时明白了什么。

     他赶紧设了魔障,时间有限他必须把十八年来想问的问题都问清楚。

     男子知道他要出来似的,望了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霓裳,嘴角勾起一抹凌厉的笑。

     “老头子,你想问什么快点问不要挡我的路。”师傅心里一惊,原来他都知道他要问他的,

     “告诉我百年前的那场变故,凤凰后为什么会被剔去仙骨,经历百世轮回之苦,等待她的意中人?”师傅说完便剧咳不止。

     男子斜睨了他一眼,冷冷地说:“是她自找的,这个自不量力的女人。”说完便冷血的看着地上嘴角凝固着鲜血的霓裳。

     百年前,天界和人界是有着严格的界限的。

     而霓裳的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却和天界的人相恋,这是被天界所不允许的。从霓裳一生下来便不被人看好,每天做着沉重的苦役,从小便受尽冷落和坎坷。

     冰凤凰重天很喜欢这个女子,他用尽一切方法去讨好她,她拎着沉重的木桶带着脚镣去抬水,他便用神力把水打好。

     她吃的饭菜都是隔夜的甚至连狗不吃的,他便把自己的食物让给她。

     她会在深夜被磨得出血的脚镣折磨的睡不着,他夜夜守在她身边为她抚平伤痛。

     他的执着和温柔深深的震撼了这个心已经死了的女人。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爱你。”五个字像是金子一般深深的烙在霓裳身上。

     从来没有人爱过她,她只不过是被世人遗忘的,扔在角落里的可有可无的废物而已,他为什么视她为掌上明珠?她不值得他这样做的。

     “重天,如果我死了,你会想我么?”天神听闻这段佳话十分震怒,决定把霓裳处死,从此了解冰凤凰重天的心事既然你们这么相爱,那就让霓裳去地狱里接受惩罚吧。

     重天在被施了魔障的房间里望着外面漫天的红雨,她被高高的举起来,又重重地摔在地上,她的五脏六腑因为受到剧烈的震动而破碎。

     他亲眼看着他最爱的人受尽这人世间最残忍的惩罚而无能为力。如果可以再来一次选择,他宁愿不要出现在她身边,这样就不会给她带来这样大的痛苦了,不是么?

     她火红的裙衫在他的眼睛里划过丝丝伤痛,重天带着百年的爱和恨在天地间游荡,他希望找到一些关于她的记忆,哪怕那些记忆是并不美好的,甚至是零碎的碎片。他爱过,他从不后悔。

     百年了,重天无时无刻不活在痛苦的自责中,他现在已经是冰凤凰了,他在天界的威严无人敢挑衅,他履行着千年前的承诺,他不会爱上别人,也不会让任何人爱上自己,他的心永远只属于那个叫做霓裳的女人,那是他灵魂的寄托。

     重天抬头望了望天,依旧是火红的颜色,像那日她宛若娇艳的花朵一般绽开的身体,他冷冷的望着天琴,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帮你们的。”

     那要怎么样才可以?仙灵风是个急性子,他看着重天眉间的那一点朱砂,坚定的说。

     “你们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伤害过霓裳,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那么对她?”重天是气急了,他一个箭步冲到魔烈身边,揪住他的衣领,重天好看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一起。

     蓝色的眼眸像是波涛汹涌的海水,恨不得把四个人都拖进深海的旋涡里,让他们也尝尝经历轮回之苦的滋味。

     见魔烈不说话,重天便放下了揪住他的衣领,无力地垂下手臂,本是闪烁着光芒的眼睛,此时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

     他突然傻笑起来,“你们知道么,我有多爱她。”

     寒风带着雨点噼里啪啦的砸下来,师傅和魔烈继续对峙,魔烈再没有说话,说完这个冗长的故事连他自己都有点累了,他望了望躺在地上,左胸上的伤口正慢慢愈合的霓裳,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师傅说:“你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你看,霓裳的伤口这不是正在愈合么?”

     “你以后多来陪陪她吧,她是个可怜的孩子。”师傅再也看不到霓裳头顶那像天使一样可爱而漂亮的光环了。

     魔烈蹲下来,捏了捏她的脸,又抬起头看着师傅,一副:“还用你说”的表情,接着把自己的项坠拿下来,那是一条像施华洛世奇的水晶一样漂亮的吊坠,显然是经过无数道切割才雕刻出来的。

     这个,算是送给当作你把红色鸽血送给我的补偿吧。

     这时候的霓裳其实是早就醒了的,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她微微颤抖的睫毛却出卖了她,魔烈知道,此时的她是醒着的,并且能很清楚的听到他说话。

     魔烈骑着魔烈冲进云霄不见了踪影,这时候的霓裳才缓过神来,师傅命人把她抬进宫里,霓裳没有看到门后那双深蓝色好像水晶一样美丽的眼睛里折射出的仇恨的光芒。

     那眼睛里没有了往日的天真和欢笑而是装满了嫉妒和仇恨。

     天琴的宝剑逐渐散发出寒冷的幽幽的冷光来。

     “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霓裳,这一点你做不到可我能,我是天琴,那个被你救回来却时时刻刻被你踩在脚下的天琴啊,哈哈哈……”天琴忽然就傻傻的笑了起来,面前这个拥有魔烈给她的蓝色鸽血的女人夺走了她所有的爱。

     她长得漂亮,长发及肩,褪去了红色的靓丽的她依然是清纯可人的,而她天琴却必须时时刻刻小心谨慎的做事,生怕做错一点事便会被师傅逐出去,到时候天琴就再也见不到她喜欢的魔烈了,那个笑起来像天使一样的男人。

     突然天琴俯下身把霓裳的小脸抬起来,深蓝色的眼睛里又开始翻滚起巨浪来,“呵呵,是不是很好笑啊,霓裳。你救了我,而我杀了你。”女子抬起头望了望血红血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的天空,兀自就笑了起来,笑声里带着无数的无奈的凄凉。

     自从魔烈来过之后,霓裳就整天擎着那条项链傻笑,“这么好看的水晶项链是谁的呢?他以前就认识我,难道我们以前是恋人么?怎么可能。”霓裳不可置信的推翻了自己刚刚摆好的结论。不会的,生死由天定,她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前世恋人呢?

     霓裳把这条漂亮的项链擎起来放到空气中,来回摇摆着,像孩童一样闪亮的眼睛里盛满了浓浓的思念和情窦初开的甜蜜。

     她突然觉得这条水晶的蓝色和她的眸子很像,就像是她的眸子里有一片汪洋的大海,而这条像雨滴一样的水晶就是从她的眸子里跑出来的一滴水。

     霓裳抬起手的时候,手腕上绿色的手链叮当作响,她惊讶的看着手链,似乎又回到一种暗红色的世界里,每次她看这手链的时候总有那种感觉,那是抹不掉的永恒的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