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二章 王大胖
    “难道这家伙没有用全力!看刚才那一下张楠竹的轻功很高明啊。”

     “就是,是不是故意输给炎师兄的啊!”

     “就是,是不是故意藏着等后来在找你比武的时候,偷袭你啊!”

     一声声的怀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皱了下眉头,这位张楠竹功夫是不错,不过好像有点神秘兮兮,大概有点什么私密的原因吧。

     他回头一想,自己又不禁苦笑了起来,想不到自己居然无意间卷进了这场械斗,等付清华大长老查下来的时候,自己也撇不清关系。

     “这位师弟,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问话者,这是一个进山多年的师兄,突然问起了他的名讳。

     “我叫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不过,我并没有想要借此扬名。”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听到这位师兄问起他的名字,马上回答道。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继续朝着郝青山所在的山谷行去,一路上一直在捉摸张楠竹找自己究竟有没有其他原因,但是一时间又想不出来,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是不会再去多关心了。

     他一想到张楠竹临走前露出的那一首轻功就匪夷所思,忍不住心里想要赞一声好。他这时觉得自己的心情变得好轻松,但是却始终不能抑制自己去想张楠竹。

     他穿出松林,往更偏远的地方走去,在这里的风景又是一片天地,济南话虽然曾经来过几次这个地方,但是还是满心欢喜的打量起来。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炙热的太阳,此时的天气晴朗天空中没有一丝白云,此时如果出去旅游的确的是个不错的主意。

     忽然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从小溪的上流处传了过来。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很讶然,他顺着呻吟声,往小溪的上流处寻了过去,一个人正面朝地面,趴在那里抽动着身子,四肢也在不住的哆嗦着。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看出来这个弟子是被人偷袭了,再不加以援手,恐怕会有性命之忧。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纳闷难道又是金虎帮的人,他们怎么潜入进来的呢?

     带着这个疑问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从怀中拿出一根闪闪发光的银针,干净利索的在这人背后穴位处扎了上去。

     不一会那个人就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暂时还没有能力说话,看他胸口的伤口,偷袭他的人使用的是剑。

     一转过身,此人的脸部露了出来,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性命垂危之人,分明就是郝青山的侍从王大胖。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愣了一下,又仔细观察了下王大胖所受的伤虽然很严重,但很是一时间还没有生命之忧。

     此刻王大胖一张原本冷酷的面容因痛苦拧成了一团,嘴角不停地往外流着白沫,很明显这位王大胖已经疼痛的神智不清了。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恢复了冷静,稍微沉吟了一下,突然从怀里找到一个小瓷瓶倒出了一粒绿色的丹药。

     当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喂进王大胖嘴里这颗药丸之后,王大胖终于醒了过来,恢复了神智。

     “你是……”他费力的想说些什么,但气力不足,吐不出后面的几个字。

     “我是玄武谷的人,你不要再说话了,先好好的恢复体力,。”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给王大胖把了把脉,皱起了眉头。

     “是……张楠竹……”王大胖脸色焦急起来,嘴唇抖动几下,终于说出了偷袭他的人是刚才还在和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比武的张楠竹。

     “你怎么被他偷袭的,他为什么要偷袭你?”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继续的追问道。

     “恩――他是金虎帮的奸细,真的张楠竹已经死了。”王大胖看他领会了自己的意思,才放松了表情,吃力的又说了这几句话。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想不到这个张楠竹居然是金虎帮的人假扮的,难怪和自己比武的时候他要隐藏实力,看来他和自己比武就是想要看看自己达到了什么境界。

     他沉思了一会回头望了下王大胖的表情,果然,他现在已经一脸的灰白,拼命的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把王大胖扶了起来,又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了瓶子,出人意料,没有什么药香味飘出来,反而一股浓浓的腥臭从瓶中扑面而来。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小心的从里面倒出一颗粉红色药丸出来,“吃下这颗药丸你就能性命无忧了?”看着王大胖听话的吃了药丸要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的脸色恢复了平静。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你错就错在不该轻易相信人,而且不该对自己亲近的人没有提放之心。如若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这么容易控制你。”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王大胖点中的穴道,王大胖忽然恢复正常继续的说道。

     “你不要告诉我,你才是金虎帮派进来的间谍。”马格里亚斯?恩格斯说话间停顿了一下。

     王大胖听到这里,脸上已经呈现出了一种被人揭穿老底的愤怒神情,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在制服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的同时也被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给揭穿了。

     “你是不是觉得很吃惊,我为什么会成为金虎帮的人,你想不想知道?”王大胖看出了他心里的疑问,话锋一转,说起了自己。

     “其实很简单,我原本就是金虎帮的人,只不过为了卧底在玄武门,我故意让王护法他们将我带进了苍茫山。”

     王大胖语破天惊,一句话说的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彻底惊呆了,但随后露出了一副不相信的神情。

     “我们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彻底拿下玄武门,我门一共派进来四十个人,我只是四十分之一,我曾经和你见过几次面,所以我对你的印象非常深刻,我以前一直都以为,除了我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天赋高的人,世上不应该还会有人能够这么年轻就学会星辰六变,没想到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奇迹的发生。”

     说完这些话,王大胖用一种似是佩服,又似是可怜的目光看向了马格里亚斯?恩格斯。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不愿意和王大胖的这种目光对视,把双目轻轻地合上,只是胸口起伏不定,说明他现在的心情很混乱。

     “你现在已经后悔就我了了吧,如果你现在把乾坤三变的要诀说出来,我可求我们的主人,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让你多活二三十年还是可以的,不过你的武功就要保不住了,如果你继续顽固抵抗,我现在就带着你下山,到了金虎帮你就算想死都不可能,你说还是不说?”

     “你怎么知道?”王大胖一愣,有些惊讶。

     “我们现在去哪里,你想要带着我去那里,我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跟你走,这样对我的生命没有保障。

     王大胖脸色阴沉了下来,半响没有说话。

     “你的事情我不想管,也管不了,倒是给我服用抽髓丸产生的痛苦,我倒是知道它的厉害。”

     “真的吗?”王大胖精神一震,满脸的喜色,看来抽髓丸的痛苦让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也有所顾忌,这就达到了王大胖的目的。

     “我没事骗你干吗。”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白了王大胖一眼,我想我这一次是不能在你手上完好无损了。

     “这真是太好了!太好了,那你现在就跟我走!”王大胖兴奋地搓着双手,眼巴巴的瞅着马格里亚斯?恩格斯。

     “你想要乾坤三变你是怎么知道乾坤三变的,我现在又没有带在身上,要回玄武谷去才能拿给你。”

     王大胖一听,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可不能轻易地相信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得话,这个家伙万一到了玄武谷在摆自己一道,自己不是死的很惨。

     “不用了,反正你已经学会了=乾坤三变,只要把乾坤三变的口诀默写下来就行了。”王大胖缓缓的说道。

     “行,我到地方,一定给你写。”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看王大胖没有上当忙赶紧答应,生怕他再反悔给自己一剑。

     “我叫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是郝青山的亲传弟子,你武功这么高,叫我炎师弟就行了。”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看着王大胖渐渐远去的背影,静静地站在原地,沉默不语。王大胖并没有留下解药,显然他还是会回来的。

     刚才约好了第二天中午前来拿乾坤三变后,他就主动的向马格里亚斯?恩格斯辞别了,说是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知道自己已经身不由己。

     根本不可能去告发他,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一直都没有追问王大胖为什么要加入金虎帮。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知道,就算问了也改变不了已发生的事情。

     既然已经这样了就随遇而安,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父母亲戚死掉了也没人心疼,但是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决定这件事情暂时先不要告诉郝青山他们。没有人会自愿死掉,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就不能彻底放弃。这样的生活虽然很是难熬,但是说出来只会让郝青山他们替自己担心而且于事无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