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八章 贪婪
    “嗷!”马格里亚斯?恩格斯高高举起了一只手,握紧了拳头,出师不利让他知道金虎帮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这时,他小孩子的脾性,显露无疑。他的拗劲也起了一定的作用,越是难做到的事情,他越是要做到。

     看来,他的假设是正确的:金虎帮已经预测到他回来报仇,而且已经事先知道他加入了玄武门。

     虽然不知道这些消息是从哪里而来?但是光靠自己和已经有准备的金虎帮纠缠又有有什么用?但这距离揭开谜底,应该是进了一大步。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觉得,自己快要解开了这件事情的秘密,这使他现在格外沮丧。

     一直等到天色快要发亮,他依然没有想出应对的办法,他原本激动兴奋的心也终于恢复了它的平静。

     在这段时间里,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在这个草原的一角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动来动去,一面还要时时的留心,别被其他人发现了他隐藏在这里。

     他俯身捡起一枚石子,朝着大草原中央的那个湖泊用力的抛出去。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得心情因此恢复了平静,但是问题依然没有被解决,如何才能在戒备森严的新城找到那四个杀母仇人,为冤死的母亲报仇呢。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失望了,但见天色不早了,只好不情愿的把一切思绪都收起来。

     他还要狩猎一只猎物,给自己一顿丰盛的早餐。

     在接下来的好几天里,每到夜里的一定时辰,马格里亚斯?恩格斯都会看着满天的星斗出神。无数的星辰,如同飞蛾扑火,被黑色的夜幕吸引而来,接着又变成大量的小光点,被黑色的夜幕贪婪的吞噬着。

     正当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以为,自己已经想到了办法,正要准备化妆之后再潜入新城的时候,到第八天的时候,郝青山和付清华却找来了。

     当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看到郝青山出现的时候,一股热泪禁不住的喷薄而出,他对郝青山的关心除了感激还是感激,这一哭竟然维持了长长的半刻钟,都没有停止。接着,郝青山和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研究了一下如何潜入新城的事情,这个时候远处突然发出了耀眼的红色光芒,并在其中发出了许多吆喝声音,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立刻跟随郝青山付清华朝着大草原的另一角奔跑而去。

     这种异常的现象,说明郝青山他们刚一进入金虎帮的势力范围就被盯上了,看来金虎帮为了这件事情花费了不少精力和人员,只在表面上就已经出动了这么多的人员戒备,似乎所有的事情又都回到了发生前的起点。

     经过这几天在新城所发生的怪异之事,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对这些金虎帮的人已经刮目相看,已不再像刚开始时那么大惊小怪,但是杀母之仇不能不报,让他就这样返回玄武门去,是不可能的。

     他在这片草原上走来走去的显得心事重重,他知道目前化妆潜入新城报仇,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但是也有被发现的危险,想要毫不费力的,突破金虎帮的防线是不可能的。

     不敢相信!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想不到金虎帮会为了四个低级的属下耗费这么多的财力物力和人力。

     看起来金虎帮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一点缝隙都没有,这个难题很难解决,这个自己好几天都没能解决掉的大困扰,难道只能硬闯才能解决了吗?

     等到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确认,眼前所发生的事只有来硬得才能解决,他就跑去和郝青山商量,他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心里头的激动,央求郝青山帮助自己。

     郝青山知道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报仇心切,也很体谅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得心情知道不可能就这样返回去,于是三个人开始商量如何硬闯新城将那四个金虎帮的头目绳之以法。

     是不是可以混进杂技团进入新城?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有些失望,自己费了老大劲,只得到这么一个无趣的意见。但是郝青山却坚持了这个意见,因为他知道这一年的泼水节就快要到来了,混进杂技团就能够躲过金虎帮的层层盘查进入新城的中心区域。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最后也只好同意,于是他们拦在路边找到一个好说话的啊杂技团,和大阪头商量让他们加入了杂技团,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慢慢地觉得这个计划确实很可行,但是他极力的阻止自己过度兴奋免得露出马脚,渐渐地刚才那股激动地兴奋劲,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虽然,金虎帮的人设立了十几道关卡,但结果令他们很是满意。他们顺利的跟随杂技团进入了新城中心区域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准备去寻找黑白无常时,郝青山让他暂时先不要去。说不定,黑白无常的住处早已有金虎帮的人包围在周围,就等着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出现呢!

     现在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去好好的睡一觉,补回睡眠。这几日,他每天都未能好好的安睡,使他的精神状态很是疲惫,再加上精神不振,已引起郝青山的一些询问。

     自从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成为了郝青山的亲传弟子,并突破口诀第一层后,他总觉得郝青山对自己的关心好像父亲对待儿子一样。这样马格里亚斯?恩格斯非常的感动,郝青山对待他如此的深情意厚,让他怎么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

     这次,郝青山更是私自下山帮着他来报杀母之仇,郝青山觉得自己回去也就是遭到玄武道人狠狠地训斥他一顿而已。

     可是,一到新城的时间,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仍就昏昏欲睡,无精打采,一点精神也没有。

     这种情形,让郝青山有些抓狂,认为自己是不是收错了人。

     一想到这里,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也觉得自己有点委屈,自己又不想这样的,可是人实在是不在状态之中。

     让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想不到的是,他开始修炼之后状态立刻就找回来了,他再一次主动的,全身心的,投入到疯狂的修炼之中。

     郝青山不知道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为什么会这么快的恢复,只是郝青山也没有深究这个问题。

     “要知道,我已经因为你私自下山,回去一定会受到惩罚的,所以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成功。”郝青山终于看出了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对报仇的渴望,从根子上找出了解决的办法,一声简简单单的话,就把他绑在了拼命修炼的战车之上。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为了练成欠款三遍下一层口诀而拼命修炼。

     每日里,从早上到中午,从中午到晚上,一天两次的修炼打坐,过着这种千篇一律的,枯燥、单调的生活,把其他的一切都抛在了脑后。

     郝青山为了能让他专心修行不让外界事情干扰他,把整个客栈都包下来暂时对外封闭了,日常的衣食用度更是不让他再操半点心。

     报仇的事情,就这样渐渐的被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忘到了脑后。

     秋去冬来,春过夏至。

     一晃得时间,一年过去了,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已十九岁了。

     他终于练到了乾坤三变的第三重。千机变也已经运用的很是熟练,他和其它普通的城中百姓已经建立了信任的关系,他们时常会给他带来消息,她像是这个城市的原住民一样的不惹人注意,既不英俊潇洒,也不风流倜傥。既不人人瞩目,也不故意露出马脚。

     终于在这一天他们趁着夜色潜入了金虎帮总舵,黑白无常等四人正以为已经没事了,没想到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他们三人从天而降,在经过了短暂时间的反抗之后他们四人终于被绳之以法,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得杀母之仇得以昭雪,随后化妆蒙面的三个人悄然离去,返回了玄武门所在的苍茫山。

     郝青山,对马格里亚斯?恩格斯能在金虎帮杀死黑白无常等四人,感到很满意。

     但他们返回玄武门后并没有遭到玄武道人的惩罚,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近年来,郝青山身上的病,似乎更加严重。这是他从前跟仇人拼斗的时候留下的,有时候他会疼的直不起腰来,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对郝青山的病情也是很关注。

     随着他身体状况的恶化,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修炼的时间明显减少,似乎也是更加关心这个师傅。郝青山确实不愿意因为自己而耽误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得修炼,就让付清华来监督呀继续修炼,而他自己则搬出了玄武谷,躲到了另外一个偏僻的地方养伤去了。

     郝青山,应该是非常重视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不但有时间就来看看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平时看向他的目光,也十分奇特,就像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宝,爱护万分。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知道这是郝青山对自己的情感很深的缘故,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继续刻苦的修炼这,他在不经意间发现,乾坤三变的境界越高千机变的实战就越诡异莫测运用自如,在没日没夜的修炼中,兴奋之中还偶尔参杂着一丝令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不安的贪婪、渴望的神情。

     这些都令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有点毛骨悚然,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变了一个人,变得那么的贪婪无度,好像自己的野心也随着怎长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