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人
    很明显,马格里亚斯?恩格斯这样做是对的。在他回到玄武谷的时候,王大胖见他并没有告发自己知道他已经是自己的人了,嘴上虽然没说,但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知道对方已经渐渐对自己没有了戒心。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知道这一切都在按照想着好的方向发展,不但不会把他的秘密外传,还决定一回到山谷就为他默写乾坤三变的要诀。

     会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用假的乾坤三变换取对方的解药,对方没有对自己真的下杀手,那么自己就有了生的希望。

     王大胖的武功其实并不是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的对手,对方的武功越高,也许自己自由的希望越渺茫。就算最后需要拼个鱼死网破也要拼,这也无所谓。看起来王大胖也不算是一个坏人,看来只是各为其主的原因。虽然王大胖不见得就一定是个好人,但起码经历过今天这件事,他没有杀死自己就让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很是感激。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在把所有一切前前后后的想了一遍,觉得只要用乾坤三变的口诀骗到了解药,就可以逆袭王大胖,只要骗到了解药自己就可以立刻杀死王大胖。

     在悠闲的回到谷内后不久,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就开始默写乾坤三变的口诀。这个能让人修炼星辰六变事半功倍的口诀,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早已经倍的滚瓜烂熟,只是他不想全盘默写下来,不能将这么厉害的功法拱手送给敌人,要小心仔细一些才行。

     在经过一个下午的忙碌后,马格里亚斯?恩格斯默写好了乾坤三变的口诀。长呼吸一下站在窗前望着外面,他只是希望王大胖能够上当,让他不会白白的默写这一篇文章。

     到了傍晚,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突然一反常态的没有修炼,抬头望着漆黑的星空,眼睛一眨不眨的,在思考着什么。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又再怀念自己的老母亲了。

     老母亲死了三年了,从他上山以来还没有为他烧过一次纸,山中的修炼太苦了根本就无暇顾及之事,现在想起来真是有点对不起自己的亲娘。只是这些天来的操劳和被王大胖喂食毒药后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变得格外的想念自己的母亲,而他此时想要去给母亲烧些纸钱,除了告诉母亲这里的一切都安好外,其他的事情就很少和他提到。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并没有将自己被喂食毒药的事情告诉母亲,他不想让母亲在为自己操心,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够解决,所有这一切都是在这个山谷的一角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一个人处理的,但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却从这件事情中敏感的觉察到,老母亲对待他的口气是越来越客气,甚至有一点陌生人的感觉,这种感觉一开始让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心里很害怕,不知道母亲是不是已经忘记自己是他的儿子了。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缓步回到自己居住的小院子,在触景生情的情况下才会怀念起家中的亲人,回想起以前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日日夜夜,这种现在很难品尝到的感受,让马格里亚斯?恩格斯觉得很舒服很珍贵,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不尽轻叹一声,明天就要和王大胖交易了,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把手放到了胸口上,用手指抚摸着母亲最后给他做的这件衣服,这件衣服穿起来很合身,妈妈的手艺是整个新城最好的。

     以往这时他只要抚摸几下,心灵上就能得到淡淡的满足,但今晚不知怎么回事,抚摸之后心里更骚动不已,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找到暗算自己的人,却再一次雪上加霜被人喂食了毒药,身体上下也不对劲,自己难道命运就是这样的坎坷?

     “走火入魔”这个可怕的字眼突然出现在他的脑子里,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知道自己这样下去难免会出现走火入魔的现象的,而这正是敌人所想要的,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郝青山不在,他只有自己处理眼前的危机。

     是哪个暗算他的人让自己差点走火入魔,马格里亚斯?恩格斯还是觉得有点纳闷。那个暗算他的人一定是属于金虎帮的,但却并不知道他在玄武门究竟是什么身份。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将自己认识的人都筛选了一遍,但是还是没有找到可以用来怀疑的人选。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抬起头,目光往周围寻觅了一番,周围的事物一点也没有改变,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冷漠的望着周围,自己一定要逆天改命,不能死在这个圈套里面。

     他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忽然想起造物功有一个特点能够泄掉体内的剧毒,他下意识的把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造物功”“造物功”这套功法的关于泄掉剧毒的那一段口诀立刻映到了他的脑海里。

     “难道自己不需要王大胖的解药了?”马格里亚斯?恩格斯不敢肯定,体内的状况太糟糕了,随时都有失去控制的可能。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果断的盘膝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内力一点一点的聚集起来。

     “不对,心里头更难受了,难道王大胖给自己喂食的毒药强烈到造物功也没有效果的地步。”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勉强的再次运转内力继续修炼,用充满了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体内,希望能利用造物功将毒药慢慢地排泄出体内。

     也许是幸运之神的保佑。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慢慢地觉得已经有一些毒药被慢慢地从手臂处排了出来。

     他飞快的继续运转造物功的功法,几个来回终于将体内的毒药排出了大半,一俯身检查体内已经只有残余的一些毒药在了,本来想要三下五除二把这些毒药全都排泄出去,但是由于刚才实在是太累了,所以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决定等第二天在运用造物功逼出体内剩余的毒药。

     但是体内依然还有那股阴冷的内劲不知道如何化解,她知道自己需要先找到那个人才能找到解决的方法。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烦躁的内心马上就平静了下来,她知道今天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做了,身体内的种种异常现象让他想要修炼一下乾坤三变,不一会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

     现在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潜心沉浸在修炼之中,对身边的一切都没有一点的兴趣,只是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炼中去,用剩下的时间轻柔的、慢慢的抚摸着它的心脏,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知道自己的境界又有了一些进步。

     过了老半天,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才叹了一口气,停止了修炼的动作,把目光放在窗外的一个花园里面,那里种植着许多不知道名字的花卉。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找到那个暗算自己的人,而目前还有王大胖的事情没有解决。若不是他见机的早,恐怕他在已成为了王大胖的剑下游魂,所以她下定决心一旦明天能够将剩余的毒药逼出体外,就将王大胖置于死地,毕竟两个人属于敌对的两个阵营,本来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形势。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运功察看了全身上下,觉得自己此时体内充沛,而且那股阴冷的内劲已经变得微乎其微,并且让他惊喜的是,他的功力居然也增长了不少,虽然还没有突破第三层天地变,但也达到了第二层千机变的顶峰,距离到第三层也不远了。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感到异常的兴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她轻轻地站起身来走到屋子外面在花花草草中来回的走动。此时的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生怕因情绪不稳定,再来这么一次惊险的走火入魔,她知道自己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摆脱走火入魔的征兆。他从怀里面拿出一壶酒,准备喝一点酒然后就回去睡觉,近些天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因为时常感觉寂寞就学会了喝酒。

     “咦!”马格里亚斯?恩格斯意外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老人,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老人,老人此时正冲着他冷笑连连。

     这个老人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若不是现在又瞅见它,他还仍不会再想起这回事。应该就是那个暗算自己的人了。

     现在的马格里亚斯?恩格斯和那个老人彼此对视着,他慢慢地朝着那个老人走去,他知道这个老人的武功很厉害,从他炯炯有神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此时没有必胜的把握,只是想要查出来这个老人是不是就是暗算自己的那个人,看他身上的穿着可以确定他是一个金虎帮的人。

     他现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和这个老人交谈套出他是否就是暗算自己的恶人,看看是否真的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不能就这样让它离开了。

     马格里亚斯?恩格斯终于站到了那个老人的面前,并没有急切地说话,而是用自己的目光重新审视着老人,看看有什么自己曾遗漏掉的地方没有。

     但很可惜,经过他翻来覆去好几遍仔细的观察,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