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青罡石
    “你急什么!等会结果出来了,你还得来一趟!”叶玄亦在叶飞耳边小声道。

     叶飞顿时觉得奇怪,不禁出声问道:“不是说还要商量么,两家长老团一百多人,怎么也得吵上几天吧!”

     “谁告诉你要吵几天?这事十几年就要发生一次!当年我们年轻时候,也是这么地跟其他几家闹过,到最后都是选人出来决斗,哪一边赢了地就归哪一边!”

     叶玄亦顿了顿,继续说了下去:“你父亲当年跟叶笑天两个也参与过,他们当时都赢了!不过你父亲赢得比较漂亮,要不是后来出了事,如今他很可能就是现任家主了!”

     叶飞这下总算知道,为什么叶笑天要唆使自家老头去挑战杨麒麟了,原来都是声望太高惹的祸,叶笑天担心自家老头当上家主,所以就暗地里使坏。

     叶玄亦说的很准,不一会双方长老团商量出结果了,双方派出三人,在烈阳城演武场进行赌斗,三战两胜,哪一家赢了,那块有争议的药地就归谁。

     而叶家这边人选也很快出炉,分别是叶战涛,叶飞以及被称为叶氏新一代里“军师”的叶越。

     深秋以至,北海的天气开始有点寒意。

     午时将近,烈阳城演武场里却是气氛热烈,可容纳万人观众的擂台场地里已经是座无虚席,叶家和吴家各进场了五千多人,泾渭分明地分成两个派别而坐。

     烈阳城演武场的比武擂台,是用青罡石筑造的,青罡石是已知的几种最坚硬的石头之一,其坚固程度,甚至要比经过千锤百炼的精钢还要强,就算是丹武境高手的全力一击,也只能在上面留下浅淡的痕迹。

     青罡石在东胜大陆上,也算得上是比较丰富的石材资源,可是开采的困难程度,决定了这种坚固石料的利用并不是很广泛。

     当年烈阳城建城,光是这个五丈方圆的擂台所需的青罡石,就足足开采了一整年,而打磨平整又花了一年半。

     自从五百多年前烈阳城建城以来,这座青罡石比武擂台经历将近一万次比斗,到如今武者能对它造成损害,哪怕是一点石屑都未曾被打落过。

     当然,这跟烈阳城自身武者的级别层次太低有关,别说是丹武境的武者了,气武境的第二阶段,觉醒了战魂的“魂体”高手,至今还只出了叶家叶洪一个。

     这一次叶吴两家之间的赌斗,属于不公开的私人比武,因此并没有对外开放,外间民众倒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可能进场的除了叶吴两族的族人之外,也就是被邀请作为公证人的城主裴安山以及裁判了。

     叶飞是叶家指定出战者之一,有携带家属的资格,一家三口连带管家老林、叶飞的小侍女小珠,都随着叶家的大部队进了场。

     赌斗即将开始,首先是作为公证人的城主裴安山走上擂台,发表了一番在叶飞看来可有可无的感言,其中心一大堆都是废话,核心无非只有两句:只要你们不破坏烈阳城的繁荣稳定,随便你们怎么打都行。

     叶飞还是第一次见到城主本尊。

     裴安山看上去年纪在五十左右,身材魁梧结实,头发呈紫色,脸上带一种自信而随和的笑容,透亮的宽脸上,一双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留着浓密整齐的短须,予人精明果断又敢作敢为的印象。

     看上去像个儒商多一些!这是叶飞对裴安山的第一眼印象。

     叶飞知道这只不过是假象,能够成为北海地区最大城池烈阳城的城主,又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地被人一眼就看穿呢?恐怕这都是裴安山为了迷惑民众人做出的亲民形象而已。

     城主裴安山的讲话之后,裁判上场讲解了规则,叶飞发现有所改动,参加赌斗的成员年龄从二十五岁放宽到了三十五,至于赌斗手段不限,生死不限,对方到底没有再战能力就为获胜。

     “玄亦长老!这规则改了,我们是不是把参加赌斗的选手换一下?放宽到三十五岁,吴家完全有可能派出”战体“七段巅峰的高手来。”叶飞转身,对坐在身后的执事长老叶玄亦道。

     “我也不太清楚,这规则是吴家那边家主吴荣辰临时申请的,当时能够做决定的只有家主,真不知道叶笑天在想什么?这样都没有要换人参加的意思。”叶玄亦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恐怕这是叶笑天为了针对自己而故意答应的吧!叶飞心里冷笑了起来,要知道参加赌斗的还有叶战涛呢,要是叶战涛出了事,不知道叶笑天会不会后悔莫及呢?

     距离比武开始还有盏茶时间,擂台上的防护禁锢阵法就开始运转,将整个擂台以及选手休息区笼罩了起来。

     烈阳城演武场这个比武擂台的保护禁锢级别,可是按照丹武境的高手级别来设置的,想要强行进入,只有“武魄”觉醒,修为有丹武境“霸体”级别之上的武道高手,才能能够做得到。

     这样的禁锢阵法,是为了保证赌斗的公平而设,以防止场外因素干扰比武正常进行,至于在休息区的其他参与成员,只要不是群殴,对方又迎战,车轮战也没关系,打到最后剩下谁,就是哪一边赢。

     禁锢阵法已启动,这意味这比武马上要正是开始了,家首先出场的是叶战涛,对手是吴羽,三十二岁,身材瘦小,速度奇快,爆发力尤其强。

     据说四个月前,吴羽修为突破到“战体”七段巅峰之后,曾经独自进入“蛮兽之森”深处,猎杀回一头四阶初段的蛮兽“金鬃呼雷豹”,战斗力之强简直可以跟“战体”九阶高收手相提媲美。

     两人走进擂台中央,铺天盖地的欢呼升顿时响了起来,夹杂着不少为两人加油的呼喊声。

     “吴羽赶快解决那小子!我可下注赌你不会超过三招,就能将这个叶家废物打飞!”这位应该是吴羽的疯狂拥护者。

     “战涛少爷加油!打赢了人家就答应你一切的请求!”好嘛!这是叶战涛的仰慕者,不过看那位“美女”的年龄,怎么也是大婶级别得了。

     我说大婶!人家叶战涛可是叶家家主的儿子,年少多金不说还实力强横,多的是年轻貌美的少女仰慕,至于大婶嘛,还是靠边站吧。

     “叶飞你看这场谁会赢?”叶越盯这擂台中心两人,心里的紧张感开始慢慢淡去,于是就开口问身边的叶飞道。

     叶飞摇了摇头:“我怎么知道,两个都是”战体“七段的修为,叶战涛有多少战斗力我还了解一点,至于那个吴羽,没听说过,所以无从判断。”

     “叶家,叶战涛!”

     叶战涛看着对手矮小的身躯,右手缓锾举起长刀,刹那间,演武场内接近擂台附近的人都感到气温仿佛骤降,森寒的刀气气,顿时弥漫整个擂台。

     “吴羽!”

     吴羽双眼微微眯上,眼里神光电闪,劲力骤然发动,只见外衣无风自动,刷刷作响,就这个威势,竟一点也不比叶战涛弱上半分。

     叶飞和叶越感受到了吴羽的威势,神色开始凝重起来。

     明眼人都知道,自叶战涛拔刀开始,两人便在气势上比拚高低。

     擂台之外叶家众人都感吃惊,这个吴羽看起来不见经传,不了竟然能在气势上和擅长长刀的叶战涛分庭抗礼,看来这一场叶战涛绝不轻松。

     两位家主脸上的神色迥然不同。

     吴荣辰是面有得色,这个吴羽可是他特别挑选出来的杀手锏,别看还没突破到“战体”九阶,可战斗力之强不在一些“战体”九阶中阶高手之下,在吴家众多七段高手里面,他可是排在第二位。

     大战一触即发!

     演武场里上万人,此时都是是屏息静气,等待两人正面交锋的一刻。

     叶战涛右手做拖刀式,向前跨了三步,把与吴羽的距离缩短至一丈。

     他步伐间凌厉,雄伟如山的身材,凌厉的眼神,自然而然地并发出一股莫不可挡的气势。

     吴羽嘴角咧了咧,仍挂着一丝笑意,右手搭在腰间的长剑剑把上,双膝略微一屈,仍旧没有把剑。

     距离拉近至一丈,叶战涛却突然止步,长刀伦了一个小半圆,刀锋由下往上朝对方削了过去。

     “冰霜斩”!

     整个擂台的温度马上又降低了几分,大地级的战技威力名不虚传。

     “锵!”

     吴羽右手把剑拔出来,剎那之间,吴羽的剑已脱鞘而出,化作一道长虹,剑气呼啸着迎上了对方的刀势。

     同样是大地级战技“流光闪电剑法”。

     两股凌厉的剑气、刀芒,在长刀和长剑接触之前,绞击在了一起,然才是毫无花架子的实打实硬碰。

     “铿锵铿锵”的响声连绵不断。

     一息之间,双方的兵器竟然扎实地交击了至少二十下!

     一息已过,吴羽却是倏地飘退,挽剑身后。

     只见他仍然是闲逸如常,脸上甚至还带微笑。

     即便是吴羽自动退却,演武场内一万多人,没有哪个会认为他落在了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