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战斗力暴增
    眼看叶飞幻出的十数个身影,就要冲出箭雨的笼罩范围,这时候从丝绸铺屋顶除了街面方向之外,其余三个方向的屋顶上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身影,不下五六十人,这些人的手里都持着制式弩弓,朝着叶飞幻化出的身影扣动了扳机。

     这些制式弩弓虽然弩架上没有炼制上增幅以及破魔阵法,但是弩箭可都是货真价实的破魔箭,一两支射中,叶飞的护体内劲还能抵御得住,但是数十乃至上百支,叶飞不敢保证能全部防御下来。敌人这是早就预谋好了的,绝对不可能让叶飞冲出脚下破魔强弩的射程范围,只围堵给叶飞留了面向街面的一个方向,要说这里面没有阴谋,叶飞第一个就不相信。

     不过没办法,怎么说叶飞还都只是“战体”九阶初阶修为而已,无论身体强度还是护体内劲的防御能力,都还不可能跟自身战斗力一样,可以媲美半神巅峰的武者,面对如此众多的箭雨,唯一的办法就只能逃离射程范围。

     叶飞十数个身影骤然消失,真身闪现在了丝绸店铺店面正对的街面上空,已经出了箭雨的射程了,眼看就要脱离伏击圈远遁而去了。

     可是,对手费尽心机安排的杀局,又怎么可能轻易让叶飞脱身呢?

     叶飞的身形在半空中,没有任何着力点,想改变方向很难,这个时候,真正的杀招出现了。

     丝绸铺对面店面的屋顶上,一个庞大的身躯骤然冲起,手里持着一把四尺长,巴掌大小的巨剑,巨剑上闪耀着白色的银光,气势如虹地劈向了空中无法转向的叶飞。

     银色的剑芒映入叶飞的眼帘,让他心里不由一凛,竟然是地兵级武器,这下麻烦大了!

     地兵级别的武器,可不是一般的凡兵可相提并论的,凡阶兵器,本身特性再怎么优秀,也不会对兵器主人的战力有任何的增幅作用,而地兵以及以上级别的兵器,已经脱离了凡兵的范畴,开始对兵器使用者的战斗力有增幅作用。

     地兵级的兵器,可以将武器持有者的战斗力增强一到十倍,兵器品质越高,战斗力增强的幅度也就越大。

     叶飞超人的灵觉,刹那之间就已经将突然杀出的对手情况,扫视了个一清二楚,对方庞大的身躯,乃是因为身上穿了一套从头包到脚的战甲,而战甲的表面也隐隐泛着银色的光辉。

     尼玛的!拿着地兵级武器也就算了,身上还披这全套的地兵级铠甲,这不是麻子不叫麻子,而改叫坑人吗?

     地兵级的铠甲,原理同武器一样,不过增加的是防御强度,增幅同样是一倍到十倍,眼前的对手修为,至少是“战体”九阶巅峰级别的武者,无论修为还是内劲质量数量上,都要比叶飞要强。

     叶飞能够一个人强虐十几个同阶对手,靠的是诡异的身法速度以及媲美半神巅峰武者的战斗力。

     如今对手身上披上了地兵级铠甲,防御强度至少翻倍,运气不好甚至翻十倍,叶飞根本无法破开对方的防御。

     而在战斗力上,对手手上的巨剑,看银色剑芒的强度,至少是中品以上地兵级武器,也就是说,对方的战斗力凭空增长了至少四倍以上,这战力,甚至快赶得上“魂体”初阶的武者了。

     防御力是自己数倍,战斗力也要比自己强,叶飞这下感觉自己要杯具了,打是肯定打不过了,还是逃跑吧。

     可是要逃跑,得先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着力点问题!

     如今叶飞身体还在半空中,正朝着向他一剑劈来的对手飞过去呢,想要逃跑,首先得扛过对方这致命的一击才行。

     说时迟那时快,叶飞身体骤然屈团了一下,然后马上就弹射开来,双手电光萦绕,瞬间就击出了三记狂暴状态的“轰雷拳”。

     无数拳影在叶飞身前凝聚,轰向了持剑废劈过来的对手。

     叶飞这三记狂暴状态“轰雷拳”,目标并不是对手的身体任何一个部位,而是对手双手高举的巨剑。

     漫天的拳影在银色剑芒之下如雪花遇上了正午的太阳,纷纷被抵触消融掉,而银色的巨剑仍旧是一往无前地朝叶飞劈了过来。

     “轰雷拳”没有起到阻止效果,叶飞早就预料在内,他的目的并不是要阻止对方的剑势,而是要削弱对方这一剑的强度。

     叶飞的仍旧不受控制地向前飞去,此时他的灵台仍就是一片清明,脸上神色不见半点焦虑,右手食指跟大拇指扣到了一块。

     这时候,对手的巨剑已经劈到了叶飞额头跟前,眼看就要将叶飞的脑袋如西瓜一般劈开。

     叶飞的右手突然加速,以一种玄妙的手法舒展了出去,食指在巨剑就要接触到额头之前离开了大拇指的环扣,骤然地弹在了巨剑的一侧。

     “叮”的一声脆响!

     叶飞的身体应声侧翻开去,如同一个陀螺一般滑到对手右侧,以半尺的距离跟对手交集而过,飞向了身穿铠甲手持巨剑的绝杀者身后。

     负责执行最后绝杀的武者,好歹也是“战体”九阶巅峰修为,生平经历无数战斗,应变能力自然不会太差,虽然身体由于披这整套铠甲,做动作上没有平时那么敏捷,但在剑势控制上做出一点点改变还是可以的。

     只见他双手内劲骤然凝聚,硬生生地将直劈的剑势改变成了横扫,目标赫然是跟他错身而过的叶飞肩部。

     一股银色的瞬息而至,直击叶飞右肩,如过被这一剑击中,叶飞至少会被切掉半边肩膀。

     危险时机,叶飞骤然一声长啸,整个旋转的身躯猛然刹车,侧着身体右拳划了个半圈,然后突然加速,全力痛击在对手横扫的巨剑上。

     “锵”的一声!巨剑和叶飞闪耀着电光的拳头直接对上。

     强劲的劲气顿时四处溅射。

     叶飞突然喷出了一囗鲜血,身体骤然在半空中倒翻而出,借着这一击之力展开了身法,身影如电光一般,瞬间就已经在十几丈之外。

     “给我追!”

     一声喝令传开,街角处几家店铺里纷纷有身影冲出,朝着叶飞远去的方向追赶了过去,才冲出不到十丈,就被城主府的侍卫队给拦截了下来。

     带队的赫然是城主府大总管雷裳,之间他手里举着城主令牌,厉声呵斥道:“城主有令!即刻开始,凌波内城区严禁各大势力相互攻击,违令斩!”

     “撤退!”又是之前那把声音传出指令,顿时整个街面上的身影纷纷开始消散,不一会整条街就恢复了宁静。

     “总管!为什么不将他们拿下呢?怎么说他们在内城打斗,都已经触犯么城主颁发的内城禁武条例!”侍卫队的队长一脸疑惑,转身向雷裳寻求答案。

     雷裳笑了笑答道:“这次战斗又没死人,损坏的仅仅是一家丝绸店面的屋顶而已,人家业主都不介意自己的店铺损失,我们凑什么热闹?最紧要的是内城没有骚乱,仍然安定繁荣就够了。”

     “总管你是说?刚才那帮人,其实是跟丝绸店铺的业主有关系的,我这么理解对吧?据我所知,这附近几家店铺,好像都是阚家的产业,难道刚才那帮人是阚家的人?”

     侍卫队长武道上修行还行,可是在处理问题方面显然要差得多,这种无脑的话,让身为总管的雷裳也不知道是该骂他还是赞他好。

     不过看在这个队长平日还挺会孝敬自己的份上,雷裳想了想还是把没有动手的原因告诉了他:“没错!刚才那帮人的确是阚家的人,而被他们围攻最后落荒而逃的,就是叶家进来大出风头的后起之秀叶飞!”

     侍卫队长只是在人情世故上欠缺一些而已,脑子并不是太笨,一听是叶飞的名字就明白了,原来雷总管没下令将阚家众人擒拿,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

     看之前阚家已经现身出来的人数,足足四五十人,周围店面里还不知道埋伏了多少呢,而他们城主府的侍卫队这边却只有二十来人。

     况且对方早前,可是将叶家的武道奇才叶飞打得落荒而逃,这股力量,可不是他们这二十来人可以抗衡的。

     就是将雷总管这个九段巅峰武者算在内也不行,要知道,一个多时辰之前,叶飞刚刚正面击退了雷总管呢!

     城主府的侍卫队离去之后,两个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如果叶飞看到的话,肯定会小吃上一惊,这两个人,正是之前在城主府门前主动挑衅他的阚家权二代,此时的阚修文和阚修建兄弟俩,身上那还半点之前那种纨绔模样?

     “可恨!就这么让他给逃掉了!”

     阚修建不忿地低骂道。这么精心设计出来的伏击,最后还是没能拿下叶飞,心里难免有些郁闷。

     “逃了也没关系次,派人监视着就好了,他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叶家地盘不出来,到时候看准机会再围上他一次,看他有没有那么命好!”

     阚修文冷笑道,这一次精心的安排,虽然还是让叶飞给逃了,但也并不是全无功效,至少就证明了叶飞此子也不是无敌的,只要精神策划之下,哪怕不用出动半神的顶级战力,也一样有机会将其围杀。

     这一场风波,从头到尾只持续了数十息时间,再加上附近都是阚家的店铺,时间又是临近三更的深夜,接上兵无其他路人,因此除了当事人以及后面赶到的城主府众人之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

     阚修文和阚修建并没有留下来处理善后事宜,这种事不需要他们出面,自会有族里专门的负责人出面处理,兄弟俩低声发泄了下心中的郁闷之后就悄然离去了。

     只不过阚家兄弟俩在离开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街道拐角处的屋顶上,一个身影隐藏在黑暗之中注视着他们的离去。

     这个黑影正是去而复返的叶飞。

     话说叶飞在这一战之中是相当滴憋屈,从头到尾都被算计的死死的,哪怕是一丝的上风也没有占据过。

     最令他感到不忿的是,伏击自己多达数十人里,只有两个人的修为是“战体”九阶武者,其余都是“战体”七段乃至七阶的武者。

     这绝对是叶飞一年多以来最憋屈的一战,而且也是最危险的一次危机,不过靠着自己超出常人的灵觉以及对危险有着惊人洞悉能力的直觉,叶飞还是有惊无险地地过了这一次伏击。

     同时这一战也让叶飞意识到,虽然自己的战斗力在整个烈阳城已经是位列前茅,但也不是无敌的,这一次阚家出动了两个“战体”九阶巅峰武者,外加数十六七段的精锐,就差一点收拾掉他的小命了。

     这等于给叶飞敲了一次警钟,仅仅靠着一把地兵级的巨剑加上一套地兵级的铠甲,同是九阶的武者就能将自己逼到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