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大代价
    只不过阚家兄弟俩在离开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街道拐角处的屋顶上,一个身影隐藏在黑暗之中注视着他们的离去。

     这个黑影正是去而复返的叶飞。

     话说叶飞在这一战之中是相当滴憋屈,从头到尾都被算计的死死的,哪怕是一丝的上风也没有占据过。

     最令他感到不忿的是,伏击自己多达数十人里,只有两个人的修为是“战体”九阶武者,其余都是“战体”七段乃至七阶的武者。

     这绝对是叶飞一年多以来最憋屈的一战,而且也是最危险的一次危机,不过靠着自己超出常人的灵觉以及对危险有着惊人洞悉能力的直觉,叶飞还是有惊无险地地过了这一次伏击。

     同时这一战也让叶飞意识到,虽然自己的战斗力在整个烈阳城已经是位列前茅,但也不是无敌的,这一次阚家出动了两个“战体”九阶巅峰武者,外加数十六七段的精锐,就差一点收拾掉他的小命了。

     这等于给叶飞敲了一次警钟,仅仅靠着一把地兵级的巨剑加上一套地兵级的铠甲,同是九阶的武者就能将自己逼到落荒而逃。烈阳城里这水深得很呢!几大世家,哪一家没有几样地兵级武器和防具?就算是被自己几乎灭掉了长老团的白虎帮,恐怕手里也有一两件地兵吧,如果那一天自己真的把白虎帮逼急了,对方拿出来跟自己拼命的话,到时受自己岂不是要坐蜡?

     得给自己弄上一把地兵级以上的武器才行!叶飞心里暗暗下了决定,身形移动,无声无息地隐入了黑暗之中。

     翌日,叶飞罕见地没去“聚云谷”修行,而是将郑峰叫了来,将最晚被伏击的经过详细地说了出来。

     “阚家这一次还真是势在必得啊!连压箱的地兵级套装都出动了,简直是要将少爷置之死地而后快啊!”郑峰沉吟了一会,才徐徐开口,“以前只是听说几大家族手里都有超越凡兵的神兵,本来以为只是传说,没想到是真的!”

     “先生以前在吴家那么久,都没见过吴家的神兵吗?”叶飞有点好奇的问道。

     “我只是吴七道的心腹,吴荣辰对我可是防备得很呢!”郑峰莞尔一笑道,“早前吴荣辰跟少爷你赌斗的时候,都没舍得将自家收藏的神兵拿出来,可见珍惜到什么程度了,怎么可能会让我一个外人知道呢?”

     “照理说,烈阳城这些大势力,都将手里的神兵收藏的严严实实的,非是生死存亡之际是绝不会拿出来。这阚家跟少爷你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他们会不惜将神兵暴露也要拿出来对付少爷你呢?这一点,我想破了脑袋也找不到答案!”

     郑峰极为懊恼地抓了抓脑袋,显然在这个问题上他也感到头痛得很。

     “我也一样是毫无头绪,如果说我跟阚家有什么瓜葛的话,那就是两次赌斗都赢了吴家这事了,可阚家跟吴家也仅仅是姻亲而已,吴家作为当事人,赌输了都没见喊打喊杀的,作为姻亲的阚家没理由花那么大代价来对付我啊?”

     别说是叶飞和郑峰了,整个烈阳城,知道阚家兄弟俩为什么非要至叶飞于死地真正缘由的,包括阚修文和阚修建兄弟在内,如今也只有三个人而已。

     就在叶飞和郑峰对昨晚内城伏击事件起因大伤脑筋之际,事件的三个主谋,此时也正聚集在内城区一家有名的青楼雅间里,总结着昨晚伏击叶飞一战的得失呢。

     “没想到叶飞这小子命这么硬,咱们精心策划布下陷阱,最后连压箱宝都出动了,到最后也没能留下他的命!果然不愧是能正面力敌半神巅峰的武道奇才啊!”

     说话的是阚修文,阚两兄弟里,真正拿主意的基本上都是他。

     “恐怕叶飞的实力,还不仅仅是正面力敌‘战体’九段巅峰武者而已!”阚家兄弟之外的第三人出声了,“昨晚雷总管回府之后,将叶飞遇袭之事禀告了我父亲,当时我也在场,父亲对雷总管最后的总结看法有所不同,他认为,昨晚叶飞重伤而逃,只不过是他做出的假象,事实上他所受的伤,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甚至还有可能是伪装出来的!”

     叶飞遇袭的第三个幕后黑手,正是烈阳城城主裴安山的儿子裴朋军。

     事情的起因其实一点也不复杂,简单到令人不敢相信,追朔到最初还是从叶飞、郑峰两人那一次潜入内城除掉吴七道算起。

     裴朋军、吴七道以及阚家兄弟俩,四个人原本就是从小就混在一起的死党,烈阳城鼎鼎大名的“四害”之首,所谓的“四大公子”指的正是他们四个家伙。

     这“四大公子”别看平时一副纨绔模样,其实私底下他们都有不为人所知的另一面,作为烈阳城几大势力的权二代,从小受到的教育可不是白瞎的,论起真本事来,至少能将烈阳城九成九的年轻一代落下好几条街去。

     说说武道修为吧,其实“四大公子”的武道修为彼此都差不多,都是货真价实的“战体”七段武者。

     为首的裴朋军二十岁之时就已突破了七阶壁垒,成功晋级“战体”七段初阶,几年下来,修为甚至已经是“战体”七段巅峰了,论起修为和战斗力,当之无愧是“四大公子”首席。

     “四大公子”平日把吴七道摆在明面,其实是因为吴七道在商业方面很有天分,需要经常出面主持他们四个人的“私产”,其他三人通过宝物隐藏了修为,除了其本身的恶趣味之外,其实是想隐身在背后“扮猪吃老虎”。

     很早之前,“四大公子”就从家族里弄了不少公款出来,一起在内城弄了不少产业,彼此之间已经合作了有至少七八年时间了,期间四个人都获益不少,很快就将家族公款填补了回去,平日能花天酒地挥霍无度,靠的正是吴七道所经营的这些产业。

     俗话说得好,“断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

     叶飞和郑峰一趟内城之行,不仅干掉了为他们赚取财富的吴七道,甚至还将他们多年积攒下来的大部分财富搜刮一空。

     这还不是最可恨的,可恨的是,叶飞后来将从吴七道和赵辉藏宝室里搜出来的所有产业地契,都交给了花魁如云处理。

     结果如云半天时间里就将包括“怡清小筑”在内,价值一百多万的房产以及产业地契转售一空,之后就拿着超过五十万乌金币消失不见了。

     值得一提的事,这价值一百多万的房产、产业里,至少有八成是属于吴七道名下的“四大公子”私产,这已经占去了他们四人私产里面的一半以上了,等于是将裴朋军他们的家产砍掉了一半。

     叶飞和郑峰干掉吴七道之事做的相当隐秘,本来不会暴露出来的。

     不过叶飞在跟吴家两个半神高手两场决战当中,使用出了吴家秘传的大地级战技“寒冰斩”,身为吴七道好友的他们没理由猜测不出,叶飞的“寒冰斩”的真实来历。

     吴七道之死,除了叶飞、郑峰、裴朋军以及阚家兄弟俩五人之外,估计身为父亲的吴家家主吴荣辰也隐约猜测到了真相,只不过吴荣辰身为吴家家主,还要顾虑整个家族的利益,因此将心中仇恨暂时压制下来而已。

     裴朋军和阚家兄弟俩就不一样了,怎么说吴七道也是他们从小玩到大的死党,而且吴七道还是他们得以花天酒地的米饭金主,更别提叶飞将他们多年积蓄搜刮一空之后,还将他们一半的身家硬生生地砍掉了。

     兄弟之仇,断财路之恨,加起来可谓是用“血海深仇”这四个字,都不足以表达裴朋军以及阚家兄弟三人对叶飞的恨意。

     费尽心思布下陷阱,甚至连隐藏底牌“地兵级”套装都拿出来,只为了取叶飞一命,裴朋军及阚家兄弟三人觉得自己做的其实还不够。

     不过城主裴安山对昨晚一战叶飞表现所作出的评价,让他们清醒过来,想要干掉叶飞以报血海深仇,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如果最晚一战之中,叶飞还留有后手的话,那他的战斗力,岂不是要跟烈阳城第一战力,身为“战魂”级武者的城主裴安山看齐了?

     不管是真是假,城主裴安山既然做出如此评价,那么叶飞真实的战斗力究竟如何,都必须要重新做出评价。

     裴朋军以及阚家兄弟俩,虽然平日花天酒地如同纨绔一般,但不代表他们就真的是不学无术的纨绔。

     一个“魂体”武者,身为城主裴安山的评价,难道还不够分量吗?下一次针对叶飞的计划,他们必须要更小心更谨慎,力求制定的计划更周密,否则对上叶飞,遭遇的很可能还是失败。

     幕后黑手三人组如何费尽心思来设置针对叶飞的陷阱,暂且不说,“流星居”演武场上,叶飞“哐当”一声将手里碎掉只剩下刀柄的长刀丢到一边,脸上一片郁闷。

     这已经是第九次了,叶飞想知道自己将内劲开到极致的状态下,施展出的“寒冰斩”到底有多大的威力,结果尝试了九次,每次内劲才施展到七成到八层之间,手上的刀就已经被“寒冰斩”的深寒之力给弄碎了。

     凡阶的兵器看来不堪大用啊!

     看着叶飞一脸的郁闷,郑峰心里要说不妒忌不羡慕,那绝对是假的。

     这段日子以来,郑峰和管家老林两个人也从未放下过武道上的修行,有叶飞这个修行怪物在一旁作为榜样,鞭策的力量是外人很难想象得到的。

     拿到奇门功法、战技《浮光》和《狂狼九转》之后,除了平时要处理的日常事务之外,郑峰和老林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演武场里,努力的程度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废寝忘食了。

     苦修的日子过的有点辛苦,不过郑峰还是认为很值得的,几天之前,他和管家老林将《浮光》和《狂狼九转》修炼至小成之后,修为也相继突破了“战体”七阶壁垒,成功晋级“战体”七段,正是踏入了“战体”武者的高阶门槛。

     这修行的速度,比起叶飞这个修行妖孽来,虽说是差得很远,可是却比烈阳城九成以上的武者要快很多了,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叶飞为他们提供了两门奇门功法战技《浮光》、《狂狼九转》以及大量的高品质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