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智者
    吴荣辰大概就是看上我这一点才跟我签了十年的长约。”

     郑峰说到这,脸上陡然涌现出一股怒意:“十九岁那年,有一次吴七道招惹了一个路过的“战体”七阶高手,结果对方动手,我奋不顾身帮吴七道挡了一掌,他才得以保存性命。可是你知道他们父子怎么对待当时身受重伤的我不?”

     “当时我昏迷不醒,什么也不知道,后来跟我一起受雇于吴家的同乡告诉我,我才知道事实的真相:吴氏父子就只让人将我抬回住所,连医生都没给我请,就这么任由我自生自灭。我能够活下来,完全是因为我那个老乡用自己所有的卖命前,加上我的那一份,才请来一个比较有名气的医生,最终我才活了下来!”

     郑峰脸上的怒意渐渐消散,不过叶飞一看他紧握着拳头的收正在颤抖,就知道其实他是用理智把怒火给控制住了。

     “照你这么说,吴家父子的确有点过分,但这也不是你背叛吴家的理由。你是吴七道保镖,护主是应该的,如果合约没注明因职受伤对之后,对方必须要承担医治费用的话,他们不帮你请医生也是合理的!”

     想了想,叶飞还是说了自己的想法。

     郑峰苦笑了下:“当然,如果仅仅因为那件事,我最多也就是混到合约满,就不再为他们效劳就是了,出卖他们的确是不应该,我之所以要做背信弃义的事,其实为了报恩,或者也可以说是报仇!”

     郑峰平复了下心情,接着将后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叶飞。

     原来,郑峰的同乡耗费万两人积蓄之后,医生为郑峰做了救治,总算把他给救醒了。郑峰恢复之后发现自己竟然因祸得福,修为突破五阶壁垒晋级“战体”五段。

     得知郑峰恢复之后修为得到晋升,吴家父子改变了态度,开始对郑峰嘘寒问暖起来。

     可惜郑峰醒来之后,从同乡哪里得知了原先两人的态度,郑峰昏迷的时候,这父子两人简直就当丢垃圾一样把他放弃。

     吴七道甚至还放言“救回来也是个残废,我们吴家还要花钱去养他一辈子!就当死了一条狗就是了!管他那么多干嘛?”

     本来郑峰没想搭理吴荣辰父子两,可是同乡说了,别忘记你还跟人家签了合约,还有七八年时间才到期,这么长的时间还要在吴家效力,不跟主顾打好关系怎么行?

     郑峰这才按耐下火气,继续担任吴七道的贴身保镖。

     真正让郑峰对吴家父子由厌恶变成憎恨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年。吴七道修为勉强突破到“战体”五阶之后,就一直吵着要随吴家“狩猎队”到蛮兽之森去见识一下,当时郑峰休假回乡,因此就没参加那一次蛮兽之森行程。

     郑峰休假万回到吴家,才听说自己的同乡出事了,在那一次蛮兽之森行程里失足掉下山崖,连尸体都没办法找回。

     郑峰的命,可以说完全是同乡救回来的,心底里郑峰就认为同乡如同自己的再生父母一样,听到噩耗郑峰足足伤心了一年才恢复过来。

     早两年的一次偶然的机会里,郑峰从一个当年有分参与那一次蛮兽之森行程的“狩猎队”队员里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喝醉酒的“狩猎队”队员发牢骚中隐隐提到,吴七道之所以二十一岁之后武道修为进展飞速,完全是因为这个家伙抢了别人采集到的,一株可以提升练武体质的灵药。

     为了得到这株灵药,吴七道骗人家说要见识一下灵药,拿到手后就直接把对方给推下了山崖,事后由拿出了一大笔乌金币来作为封口费。

     如今吴七道武道修为进展神速,眼看就要突破七阶晋级“战体”七段,就看不起那些还是“战体”五段七阶的“狩猎队”成员们,试问他们怎么会服气。

     那名“狩猎队”队员根本不知道自己酒后说过些什么,郑峰事后也没跟任何人提起,只不过心底里对吴家父子就不仅仅是厌恶了,而是时刻谋划着怎么才能在关键时候给吴家以反戈一击,将吴荣辰吴七道两父子送入无底深渊。

     “我知道我所说的,叶少侠你未必会全信!不过不要紧,只要叶少侠愿意跟我合作一起打击吴家就行了,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某种程度上也就等于有了共同的利益!叶少侠应该不会因为我背弃主顾就决定不跟我合作了吧?”

     郑峰脸上一片淡然。

     叶飞静静地盯这郑峰的脸,仿佛想从对方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可惜看到的只是一片宁静和淡然,于是笑了笑。

     “我相信你说的,因为一切都可以求证,你当年的遭遇随,便找一个吴七道的手下问问就知道了,至于你同乡的事,一样可以花点钱,从你所说的当年有份参与那次行程的队员中得到求证!以你的脑子,绝对不会用这么容易揭穿的谎话来骗人的!”

     郑峰的脸上,至今才第一次出现那种欣喜若狂的神色,叶飞的认同,也就意味着对方同意自己的合作意向,只有抱上叶飞这条大腿,自己才有机会找吴荣辰吴七道两父子报仇雪恨。

     看到郑峰有点失态,叶飞心里才稍微平衡了一点,从两人开始交谈,自己由头到尾在语言上都落在下风,好像一切都在对方掌控中一样,那种一切都被对主导,而自己只能配合的郁闷,实在是无法用语言形容。

     眼前这个叫郑峰的家伙,绝对是叶飞目前所见过最聪明的人,哪怕是生死操控在别人的手中,依然是可以冷静地分析双方优劣势,并且利用语言渐渐地将自己的劣势转变成优势,这可不只是仅靠聪明就可以办到的。

     妖孽一般的智慧,叶飞心里暗暗赞叹道,就是不知道这样的智者,愿不愿意效力于自己呢?

     “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先生姓甚名谁!之前冒犯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希望先生能原谅叶飞的无心之失!”

     叶飞心里下了决定,不管成与不成都先要试试,有这样一位智者在自己身边的话,那么以后的录也许会走的更远一些。

     郑峰脸上也是神色一正:“之前你我是敌对双方,出手制敌是理所当然,没有什么怪罪不怪罪的!我姓叶,名玮是峰,在北海这里没亲人,所以叶少侠你也不用费心帮我接出所谓的家人了。”

     看到叶飞的脸色有点尴尬,郑峰脸上的严肃也保持不下去了,笑了笑继续说道:“叶少侠现在一定在想,怎么才能将我给聘到“流星居”去吧!其实你大可不必伤脑筋,我这一次从吴府出来,就没打算要再回去过。而且这条小道也不是通向阴云帮的,我走这条小道只不过是为了引你现身而已。”

     叶飞一听,感情自己早就别人家发现了,枉自己还为自己超远的感应能力而洋洋自得,以为自己的追踪能力天下无双呢!这丢人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先生你什么时候发现我跟踪的?”

     郑峰大笑道“我可是为吴七道做了十年的保镖,保镖的专业是什么?是保护雇主,反跟踪可以说是最拿手的。从你出酒楼到城门,我至少转了五条街道,如果还看不出你是跟踪的,那我还算得上什么保镖,估计连饭都没得吃了!”

     叶飞一阵脸热,原来自己那么多破绽,只怪自己太心急,当时只要自己能保持两里地的距离,哪怕是隔上两条街,一样能追踪到郑峰的踪迹,不应该每条街都跟这走上一遍的!

     “那先生你怎么认定我不会对你下狠手呢?难道不怕我失手把你给干掉吗?”

     郑峰笑得更大声了:“你忘记我们见过好几次面了吗?我可是认识你叶少侠的,你那三流的乔装术,骗骗业余的还差不多,遇上我们这些专业保镖,肯定是被识穿的。吴家收集你的资料收集得详细又全面,我全部分析过,以你的性格,除非是死敌,要不然不会下死手,而且你还得留着我的命收集情报,又怎么会杀我呢?”

     叶飞听了也一直点头,的确,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打算要杀掉对方,最多也就逼问出情报之后关上一阶时间,等事情过后也会放了对方,按照自己为人,这样做的几率达到九成以上。

     “先生果然智慧深不可测,连这样的事情都可以推算得到!叶飞实在佩服!不知道先生可愿意为我‘流星居’客卿呢?只要先生愿意,薪酬条件任由先生开,叶飞负担得起就一定会满足先生所求!”

     叶飞收起身段,正正经经地将郑峰扶了起来,然后九十度弯腰就拜了下去!

     “你这小子不厚道啊!明知道我要报仇,除了靠你们叶家,其他的几家都不太实际,现在还给我玩什么礼贤下士。这套收起来吧!我不吃这一套。如今我不是当年那个只知道卖命的愣头青了,要是你叶少侠不对我胃口,我大仇得报之后就一定会走,现在暂时就到你‘流星居’去吧!”

     郑峰指这叶飞笑骂了起来。

     被对方再次识穿把戏,叶飞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就算是对方不喜欢,这一套也得先做了再说。

     这些有智慧的家伙都是些骄傲的人,即便是不喜欢礼贤下士这一套,可你要是不做,那就真的没机会收服为真正属下了。

     “那郑先生的意思就是答应下来了?”叶飞也不客套,直接就开始第一次使唤起对方来,“还请郑先生先跟我会“流星居”,到时候我们再慢慢谈怎么应付吴家!”

     “就这样走可不行!我要是两天不会吴府,恐怕吴荣辰和吴七道父子两就要派人全城调查,倒时候查到我跟你回了‘流星居’那就糟糕了!不过好早我早有准备!”

     说完郑峰从怀里掏出个小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些易容工具,开始往脸上涂抹起来,不一会就变成了一个四十多岁胡子拉碴的大叔,随即郑峰又帮叶飞在脸上弄了一会,将他改版称三十多的壮年大汉。

     “这才差不多,我们先进城,找个地方呆到天黑,然后再回“流星居”,那样就是谁也不知道我到底去哪了!”

     回到“流星居”之后,叶飞将郑峰介绍给了父亲叶宗元和姐姐叶月儿,并且吩咐总管老林,郑峰的事情要保密,绝对不可以泄漏出去。

     第二天,叶飞罕见地没有去聚云谷修行,只是在后院花园里稍微松了下筋骨,就到客房找郑峰来了,昨天回来太晚,没来得及问有关吴家和白虎帮的事情,如今叶飞是有点迫不及待了。

     “砰”的一声响,叶飞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从郑峰口里得知,自己早几个月前被赵辉伏击,原来竟然是吴七道在背后操纵,看来这吴七道大有不搞死自己不罢休的决心。

     说实话,叶飞从来没有想过要对吴七道赶尽杀绝,毕竟,原本两个人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是现在,既然知道了对方是想要致自己于死地,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叶飞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若是犯我,那就我必犯人!既然吴七道打定了主意要自己的命,那么就绝对不能放过了,真正的敌人,不能化敌为友的话,那就只能将他消灭掉了。

     郑峰所掌握的吴家资料实在是惊人,原来吴家一直跟白虎帮有所勾结,这些年来双方狼狈为奸,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不管是吴家还是白虎帮,可以说其壮大发展完全是建筑在累累骸骨之上的。

     得知详情之后,叶飞再一次坚定了要搞掉吴家的决心,至于白虎帮,那就得看机遇了,白虎帮的总部实在太过于神秘,在没有找到总部之前,就是铲除了城里的三大堂口,还是不能将白虎帮消灭。

     只要白虎帮不找上门来,叶飞自然也不会尝试去招惹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