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金屋藏娇
    说实话,叶飞从来没有想过要对吴七道赶尽杀绝,毕竟,原本两个人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是现在,既然知道了对方是想要致自己于死地,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叶飞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若是犯我,那就我必犯人!既然吴七道打定了主意要自己的命,那么就绝对不能放过了,真正的敌人,不能化敌为友的话,那就只能将他消灭掉了。

     郑峰所掌握的吴家资料实在是惊人,原来吴家一直跟白虎帮有所勾结,这些年来双方狼狈为奸,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不管是吴家还是白虎帮,可以说其壮大发展完全是建筑在累累骸骨之上的。

     得知详情之后,叶飞再一次坚定了要搞掉吴家的决心,至于白虎帮,那就得看机遇了,白虎帮的总部实在太过于神秘,在没有找到总部之前,就是铲除了城里的三大堂口,还是不能将白虎帮消灭。

     只要白虎帮不找上门来,叶飞自然也不会尝试去招惹对方。当务之急,是首先要将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吴七道给干掉,这家伙就是个睚眦必报之人,被自己羞辱了两次,就已经要买凶杀人了,日后要是发现对付不了自己,搞不好会把报复的目标转向父亲和姐姐身上。

     如今父亲叶宗元的修为全失,姐姐叶月儿也仅仅是刚突破到“战体”五段而已,人家随便派个“战体”七段的人就可以全面碾压了,叶飞不可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守护在父亲和姐姐身边保护他们,想要让他们安全只有一个方法。

     那就是从根源上消灭掉源头,将吴七道处理掉了,吴家的目光就只击中在自己身上,至于自身的安慰,叶飞有信心,只要不是吴家家主吴荣辰亲自出手,其他就是九段的长老来了,也未必能够留得住自己。

     清晨,太阳还没有升起,拂面而过的微风风仍带着黑夜的寒香,沿街的树木上,树叶已经凋落了大半,剩下为数不多的叶子也失去了绿意,度面上落叶凝结的露水,已结成一片薄薄的秋霜。

     叶飞和郑峰天没亮就已经出门,他们的目的地,是烈阳城内城区一处名为“怡清小筑”宅子。

     如果不是郑峰提供资料,叶飞绝对想不到,原来这“怡清小筑”竟然是吴七道名下的产业,而且还是用来金屋藏娇的宅子。

     两年之前被城里“多情阁”里的头牌、烈阳城烟花界花魁如云迷得神魂颠倒,于是就为其赎了身。

     将如云赎身之后,吴七道碍于家规不得纳其为妾,又不愿意就此舍弃,于是就用过一些小手段,强购下“怡清小筑”用来金屋藏娇,话说这具体经办之人正是赵辉。

     烈阳城内城区,其实也就是烈阳城主的领地,这里的地价,也是全城最贵的,象“流星居”那么大的园子,在内城区没有三万乌金币,是绝对拿不下的。

     “怡清小筑”的规模虽然只有“流星居”三分之一,可是市价绝对不会低于两万乌金币,而且“怡清小筑”所在的住宅区距离城主府不远,只隔了一条街而已,这个地段的宅子,你就是有钱也未必能买得到。

     当初吴七道甚至不惜采用强买的手段,也要在这里弄一个宅子,来安置心头肉花魁如云,主要是贪图内城区住宅区胜在够隐秘,环境够舒适。

     内城区防卫治档次也是最高的,城主麾下的数千精锐卫队,每天都分批轮值在各条街道上,要验过身份才能进出。

     说是要验过身份,其实就是验证一下,进出的人是否有城主府发出的通行令牌,内城区出售的每一处产业,名下都有额定的身份牌数目,只要你不在这里闹事,有身份腰牌在身,卫队才不管你是什么人。

     郑峰算得上是吴七道的私人班底,这几年来更是被吴七道当作心腹,因此这内城区的身份牌还是有的,两个人很容易就混入了“怡清小筑”所在的住宅区。

     派出负责盯梢吴七道的人昨晚就回报,吴七道在傍晚时分,就带着一个“战体”七段保镖离开了吴府,进入内城区之后就失去了踪迹。

     根据郑峰对其了解程度,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吴七道根本就是去“怡清小筑”跟如云幽会去了,这让叶飞不得不暗暗赞叹其色胆包天的程度。

     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吴七道为了跟一个花魁如云幽会,就敢只带一个保镖出门,难道他不知道平日他为非作歹招惹了多少仇家么?

     别看内城区的治安看起来挺好的,其实那是五大世家和一众帮派给城主府面子,有什么恩怨基本上都不会选在内城区解决。

     武力值达到“战体”七段以上的,真要铁了心在这里闹事,城主府的卫队根本无法阻止,最多也是事后才会派出高手来缉拿追魁祸首而已。

     这一次叶飞和郑峰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乔装打扮是肯定的,否则事情败露之后肯定会面临吴家的疯狂报复,要知道吴荣辰可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宝贝的很呢!

     到了目的地,郑峰带着叶飞往侧门走去,作为吴七道的心腹,这里他可是经常出入,想要辈分一下要是简直是轻而易举。

     “‘怡清小筑’里基本没多少防卫力量,三四个“战体”五阶的护院住在侧厢,十多个丫鬟老妈子都是普通人,有一两段修为就不错了,比较值得注意的是老管家吴文金,以前据说曾经是吴家‘狩猎队’最杰出的猎手,修为巅峰时有“战体”九阶,后来在跟一只四星高阶蛮兽战斗中重伤,失去了左腿,之后就被指派给吴七道作为武道启蒙老师!”

     郑峰边走边小声地给叶飞介绍着。

     “吴文金修为已经衰退,如今应该是“战体”七段中阶,战斗力不太清楚,不过一个残废的老家伙,相信不会给你造成什么影响。最关键的事跟着吴七道一起来的七段高手符济昂,此人战斗力在七段高手里排名靠后,麻烦在于他的防御力太高,据说曾在一个“战体”九阶中阶高手手下撑了一个半时辰。”

     叶飞一听要对付的是防御型的乌龟流对手,不由咧嘴笑了:“交给我吧!我的‘轰雷拳’可是连‘战体’九段的高手也未必敢硬接,他乌龟壳再强还能强的过九段高手的防御?”

     郑峰一听觉得也是,天空级别的战技“轰雷拳”有多凶残,他可是亲眼所见,连“烈阳精金”打造的兵器都能打成碎屑,的确不是九段高手单凭身体可以硬扛的。

     “那行!吴文金、符济昂就交给你,其他的人我来应付就好了!”

     从侧门进入“怡清小筑”,发现里面除了后院的厨房之外,其余地方都是静悄悄的,估计大多数人都还没起来,毕竟这个时候才是清晨时分,天刚蒙蒙亮。

     郑峰找个角落先卸了自己脸上的伪装,恢复了本来的面目,才带着叶飞,穿过侧院的拱门,顺着走廊拐了几个弯,直接奔主宅而却。

     “是谁?大清早起来干什么?这天还没亮呢!”距离主宅不远,迎面走过来一个壮汉,看其打扮应该是四个护院中的一个。

     “是我!我来找少爷有事!”郑峰上前一步,将自己的身影挡在了叶飞身前,“这是我帮少爷请来的客人,少爷在吧?”

     “哦!原来是郑先生!”护院看到是郑峰,视线扫视了一下站在后面的叶飞,“少爷还没起床,昨晚跟如云夫人喝酒喝到下半夜,快天亮才睡下!”

     “这样啊!那还是等少爷起来再说吧!我先带客人过去见见老管家!”郑峰说完带头转身,朝侧厢一个院落走去,叶飞接着跟上。

     “对了,麻烦你去把昨晚跟少爷一起来的周先生给请过来!就说是我找他有事情商量,让他到老管家的院子里跟我们会合!”越过护院的时候,郑峰回过头,用不经意的口吻交代了一下。

     “知道了郑先生!我这就去请周先生!”护院赶紧应道,眼前这位郑先生可是少爷的得力手下,“怡清小筑”有事基本上是这位郑先生出面处理,他一个小小护院可得罪不起。

     吴文金的院子并不大,也就三间房,郑峰带着叶飞走近了才发现,里面的灯已经亮了,看来身为管家的吴文金已经起床了。

     郑峰上前敲了敲门。

     木门“咿呀”一声开了,一张少女的脸庞从半开的门里伸出头来,一看是郑峰,笑了笑道:“郑先生早!老管家才刚刚起床,才开始漱口,先生还要等一会!”

     郑峰上前一步,陡然出手,右掌作手刀,砍晕了丫鬟春熙,扶着对方不让其倒下,然后推开门,揽着丫鬟的身体走了进去。

     叶飞赶紧跟上,走进房里后顺手将门带上。

     “等会我先用语言稳住老家伙,你看准机会一击必杀!吴文金这老家伙‘狩猎队’出身,手底下狠着呢!”郑峰一边将丫鬟春熙靠着墙壁安放在墙角里,一边低声跟叶飞交流。

     主房里亮着灯,“哗啦”的水声传了出来,从身影上看去,屋里的人正在洗脸。

     “老管家!我是郑峰,少爷吩咐我的事我办成了!还请了客人回来!还请老管家赶去一趟,将少爷请出来,这事挺急的,我怕单个了会出事!”郑峰上前,在门口上敲了敲,大声道。

     不一会,主房的门口“吱呀”一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来,这老头尽管拄着拐杖,可是身躯却挺得笔直,脸上红光满面,连皱纹都很少,头上的帽子两侧露出少许斑白头发,才让人留意到,原来他的年华已经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