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炮轰准备
    一番杀鸡骇猴之后,家主一系的其余长老再也没人敢出声了,至于其他长老,本来对这一次“流星居”之行就没抱太多期望。

     “好吧叶飞!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你身为叶家一份子,怎么也应该为家族做出一点贡献吧!从产业里让一部分商业利益交由家族来分配,你生意还是照做,只是利润上让利罢了,叶飞你不要说连这都办不到吧?”

     叶笑天一看没人出声,只好自己出面了。

     叶飞把目光转向了叶笑天,脸色转为和蔼,笑了笑问道:“十四叔!我问你一个问题,我作为叶家一份子,为家族做出贡献是应该的,同样地,当我有问题的时候,家族也理应出面给予该有的帮助对不对?”

     一众长老听了,都点头表示同意,叶笑天也点了点头道:“是这样没错!家族理应给予族人应有的保护和帮助,而族人为家族做贡献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两方面是一体的。”

     叶飞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可是这几年来,我怎么没感受到半点来自家族的帮助呢?我父亲挑战杨麒麟战败,武道修为尽废之后,为了医治父亲家里倾家荡产,生活日渐艰难的时候,家族怎么都不见帮一下呢?”

     众人一片哑然,那个时候叶笑天当上家主,众人为了讨好他,谁会帮助一个跟现任家主争过家主之位的废人呢?不落井下石已经很不错了。

     “说说我自己吧!”叶飞看没人回应,于是淡然地继续往下说,“我一年多前还是两段修为,被人成为武道废材的时候,怎么不见家族有人出来帮我一下呢?倒是整天讥讽嘲笑甚至动手欺侮我的人层出不穷!”

     “如今我家拥有的一切,可完全没有靠家族,全部是我们自己挣回来的!就说这‘流星居’吧,十四叔你别说是你照顾我们的哦?我大哥可是给了你一万乌金币!至于其他的,那是我叶飞靠自己的拳头打回来的!”

     叶飞的话说的都是事实,一众长老即便想反驳,也找不出任何理由来,只能任由着叶飞接着说下去。“家族所谓的保护和帮助,我叶飞没享受到,可为家族做贡献倒是做了不少!跟吴家争药地的赌斗,我可是三连胜帮家族取得胜利;之后就吴家就请了白虎帮刺杀堂堂主赵辉来刺杀我,可惜被我干掉了!这就是我跟白虎帮结仇的真相。”

     众人一听!这还是很合情理的,叶飞在那场赌斗里出尽了风头,极大地折辱了吴家的面子,人家买凶杀人很合理,只不过叶飞空口无凭,要拿出证据来才行。

     而叶飞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大家不信的话,我还可以拿出人证来。白虎帮刺杀堂的副堂主孟锡城以及他的手下现在该关押现在“流星居”的地牢里!我为家族做出贡献才招惹来白虎帮寻仇,家族给了我什么帮助了没?”

     叶笑天看着一脸愤慨的叶飞,尴尬地笑了笑道:“这不是白虎帮来得太急,族里没反应过来,后来我不是带着几位长老赶到了吗?”

     叶飞一脸嘲笑道:“是赶到了没错!可是我记得当时十四叔你非但没帮上忙,甚至还阻止我跟吴荣辰赌斗,想让我把天空级战技上交给家族!这世间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家族赐你过来没给我任何帮助,我凭什么要拿自己的东西为家族做贡献?”

     叶笑天讪笑了两下,没敢出声,对于叶飞这个愣头青,他实在是没折,说又说不过,打就别说了,叶笑天还不一定打得过吴荣辰呢,跟叶飞打,那是拿自己脸面去给别人踩。

     “十四叔!你这几年家主当的实在不称职啊!再这么搞下去,这叶家前途堪忧啊啊!我看你干脆还是把家主的位置让出来,让有能力的人上去嘛!身为叶家一份子,十四叔你这也算是为叶家做贡献了!”

     叶飞的话让很多长老都偷偷笑了,好嘛,这就是现实版的“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想从叶飞手里占便宜?那得有被叶飞炮轰的准备才行。

     “我看叶飞这话说得在理!”人群里叶玄恕出声了,“最近这一年来家主你的眼光越来越有问题了,叶飞这么一个武道天才你没发掘出来也就算了,后来甚至还让自己儿子和手下去为难他,甚至差一点断送了这么一个武道天才!这不仅仅是眼光有问题,简直就是失职了嘛!”

     叶玄恕话音刚落,他的好搭档叶玄亦马上就接上了:“没错,最近几年叶家在家主你管理下不但没变得更强,反而有点倒退了,如果不是出了叶洪成为“天武学府”的内门子弟这件事的话,恐怕其他几家都要开始打我们叶家的主意了!”

     有人带头,这各种各样的反对意见就出来了,长老团里面,叶笑天一系也不过才占三成而已,以前没人敢出声,那是没有人能在武力上跟他抗衡,现在出了叶飞父子,这些人心里就有了底气。

     “就是嘛!看看你叶笑天做的是什么事?这一次人家叶飞自己跟吴荣辰赌斗赢来的产业,干别人什么事?如果不是身为家主的你提议,谁会腆着脸来“流星居”抢食啊!”

     “是啊是啊!这吃相也太难看了!我看叶笑天你这家主之位还是让出来吧!喏!宗元就不错,现在修为也恢复了,战斗力甚至可以跟九段高手抗衡了!我看就让宗元当家主好了!”

     各种各样的语言纷纷冒了出来,言语的意思无非就是你叶笑天做家主不合格,干脆让给叶宗元得了!好歹人家有两个好儿子,一个是“天武学府”的内门弟子,另一个则是以“战体”九阶正面击败半神巅峰武者的武道奇才!

     叶笑天的脸色当场就黑了下来。

     “尼玛的!这结对是红果果的打脸啊!怎么说我也是叶家在任家主好不?任期还没到之前,在没有什么大错的前提下,就没理由让我退位让贤!”

     心里不爽归不爽,但是身为家主,众目睽睽之下,还是得拿出一点气度来的,叶笑天咳了几声,顿时大堂里纷扰的吵杂声停了,安静了下来。

     “我当上家主貌似是获得全部的票数吧?如果要罢免我家主的位置,好像必须获得相同的票数才行!如果大家对我当家主有意见,完全可以向长老团提出申请,然后通过投票来决定!”

     叶笑天话音刚落,大堂里顿时又热闹了起来。

     不是家主一系的长老们心里纷纷暗骂了起来,叶笑天和叶宗元在他们这一代当众无疑是最出色的,将同辈的都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叶宗元挑战杨麒麟失败之后,失去了武道修为,结果在后来的家主选举中,根本就没人跟叶笑天竞争,最终大家只能选择投他一票,你现在要大家投票决定叶笑天是否让位,怎么可能做到全票通过呢?

     长老团五十多人里面,完全听命于叶笑天的至少十六七个,这都超过三分之一了,其他人就算都想叶笑天下台也没折,睡觉人家当初全票当选呢?

     就算是减去家主一系的三分之一票数,剩下三分之二的里面还有相当一部分是中立派呢,这些人也不见得会投赞同票,想要靠投票让叶笑天下台,完全不可能得事情。

     “还真是老狐狸啊!”

     叶飞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近期内想要让叶笑天下台,看来是没什么指望了,不过也没关系,能将这帮人来“流星居”分上一杯羹的念头打破就行了,至于叶笑天,还是以后再慢慢对付好了。

     “诸位!我有一个提议!”叶玄恕再一次站了出来,“如今宗元和叶飞两父子修为都达到了“战体”九阶修为,都有资格获得长老之位,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他们入长老团之事了呢?”

     叶玄恕的提议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赞同,即便是家主一系也没有反对的理由。

     “预先取之,必先予之。”这个道理普通人都懂,在座所有人都是叶氏一族塔尖上的人物,没理由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权利和义务都是相对的,只有给予了叶宗元父子俩应得的待遇,将他们拉入叶氏一族高层,让其享受到身为高层的权利之后,才有理由让人家拿出利益来为家族做贡献。

     看到长老团这么给面子,叶飞父子也不好再拒人于千里之外,当场就入职成为了叶家长老团中一员。

     相对地,叶飞也代表“流星居”也给出了相应的利益:日后“流星居”名下内城那基础产业,进货渠道方面将交由叶家来负责,这相当于每年都给了不下于百万乌金币的生意给叶氏一族,至于家族能赚多少,那就看自身的运作能力了。

     至此,长老团“流星居”一行算是圆满落下帷幕,大多数人都对这个结局感到满意,当然,被狠狠下了面子的叶笑天等数人就不是那么满意了。

     城主府坐落于烈阳城内城中央,玄武石铺成的地面,雕栏玉砌的亭台楼阁,可谓极尽奢华。

     城主府主宅西厢书房内,城主裴安山端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份资料正沉思着。

     资料里记载的正是叶家最近风头最劲的少年天才叶飞的资料,基本上叶飞这一年多来可以查到的资料,都包括在了里面了。

     当然,一些比较隐秘的事情是不可能查得到的,别的不说,就是叶飞每天到“聚云谷”修炼的详情,就不是探子能够查到的,但凡是潜入偷窥叶飞修行的探子,基本上都是有去无回。

     城主裴安山最关注的,是叶飞前些日子大发神威,一个人就干掉了白虎帮的十几个“战体”九阶长老,随即又废掉了吴家九段长老吴荣昌,最后更是正面击败了吴家家主吴荣辰,赢取了灵药“续筋灵丹”以及价值两百多万乌金币的内城产业。

     如果说几个月前叶飞在叶吴两家赌斗中大放异彩,裴安山当时还很欣赏这个叶家后起之秀的话,那么如今的叶飞,裴安山对他的看法已经不是欣赏,而是深深的忌惮了。

     一个人干掉白虎帮长老团,话说城主裴安山也做得到,基本上半神中阶以上的武者都有这个能力,废了吴家九段长老吴荣昌,裴安山自付自己来也轻松的很。

     可叶飞竟然在正面战斗情况之下击败了吴家家主吴荣辰,这就让裴安山有点动容了。

     哪怕换成裴安山自己,想要正面战胜吴荣辰,也要花费上一番功夫,甚至很难做到自身一点损伤都没有。

     叶飞在跟吴荣辰的赌斗中,除了一开始阶段不小心受了点内伤之外,之后就再也没任何损伤了,这战斗其之强,裴安山认为绝不比自己要弱。

     要知道,叶飞如今仅仅是十七岁,修为也仅仅是“战体”九阶,这个战斗力至少跟自己是一个档次得了,你让裴安山如何不心生忌惮。

     而且,根据资料就可以看出,叶飞此子行事一贯强势,对付敌人的手段也辛辣得很,如果将来叶氏一族由其掌管的话,恐怕就连城主府也未必压制的住。

     怎么自己就没有这样一个儿子呢?裴安山心里不由暗暗羡慕起叶宗元的运气来,两个儿子都是武道奇才,跟自己这个快三十岁还是“战体”七阶中阶的儿子裴朋军相比较,价值就是天上和地下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