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拽藤鱼
    “你才妖女呢!我可是妖魔绿蛇,我太久没尝过你们幽灵族的滋味了,都忘了呢!”魔乐说着便笑了起来。袁爽拔出剑刺向魔乐,当剑快刺到魔乐时,魔乐华丽的转个身,轻轻躺在袁爽的怀里,面带娇色。“该死的!”袁爽因为剑插不进土里而倒在地上。仙灵风左手结印右手出现一个水球当水球快成型的时候魔乐一个抬手仙灵风便倒在地。“魔乐,难道你对我也是装的吗?”地不可置疑的看着魔乐,前不久还是柔柔弱弱令人想保护的一个弱女子,这个时候却是一个冷血无情还伤害了自己兄弟的魔女!

     “你以为我稀罕你吗?我看中的是袁爽!哼!”魔乐哼了一声去扶袁爽,袁爽用力的甩开魔乐,却把自己甩倒在地。地颤抖着忍着瘴气的难受艰难的站起身,眼里的绝情是坚定无比的“魔乐,你让我一瞬间爱上你,我就要一瞬间的打败你!”地左手结印,右手高高举起掌心朝上一个巨大的雷霆球产生,天空瞬间乌云密布一道道响雷打进阵里的雷霆球里,地心疼的留着泪,将雷霆球丢向魔乐,魔乐,魔乐愣住看着天上的变化却没注意到眼前。雷霆球狠狠的砸中魔乐,魔乐撞在树上“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阵法消失了!”仙灵风看着四周才说道。“这才是我兄弟,霸气!”袁爽不知什么时候爬起来坐着了。

     “地!好样的!”仙灵风也跟着打气加油。

     “你...”魔乐生气的红了双眼,原本人形的她变成了绿色蛇,有一颗万年树精的粗,一条小河的长,地看着变成巨大的魔乐不禁心里颤了颤。袁爽和仙灵风互相点了个头,打蛇打七寸。袁爽跃到地面前“我们帮你吸引她,你打她蛇尾七寸!”“不,她,我要自己来,琴仙说过,我们要一对一的对他们!”地也不管袁爽同不同意,走向魔乐大声喊道“我来跟你打!”袁爽正要上前仙灵风一把揽住他“相信他,可以成功的!”

     魔乐的尾部扫向地,地飞身而跃冲向魔乐的七寸,双手中间再次出现一个雷霆球狠狠砸向魔乐七寸,魔乐尾部一扫躲开了雷霆球,砸出了一个坑。“周围的魔兽都躲起来了,可能就是因为魔乐吧?”仙灵风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袁爽。

     魔乐张开蛇嘴想将地吞进去,地也将计就计进入了魔乐的嘴里。“哈哈!他已经被我吃了你们.....啊.....啊.....”魔乐还没说完就倒地扭动着,忽然在魔乐翻身白嫩嫩的肚皮朝天。忽然有一处地方忽起忽落魔乐却痛的直叫,“哄哄”的两声,一声地破肚皮而出,一声魔乐倒地之声,地一身的绿色液体,而魔乐的肚子也正留着那绿色液体。“蛇胆我不小心吃了...”地弱弱的跟袁爽和仙灵风汇报。“啥!你你你...你竟然就这么吃了?怎么不分我一点?”袁爽不可思议的看着地。“我飞进去飞的太快了看到一个绿点飞快的被我吞了...”地尴尬的看了看他们,又回过头看着没有生机了的魔乐。不禁叹了一口气。“兄弟,别难过,第一次,难免的!”袁爽拍拍地的肩膀嬉皮笑脸的安慰着。

     “地,你不觉得你的能力提升了许多吗?”琴仙出现在他们的对面,依旧有着淡淡的笑容,不喜不悲。“地是真的吗?”袁爽一脸吃醋的看着地又看向仙灵风一脸的哀怨貌似再说你干嘛拦着我拦着我我就可以提升法力了!!“呵呵呵呵.....”仙灵风陪笑着站在地的身边问“为什么刚才不出来?还有,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为什么他知道你抱着古琴?”

     琴仙听到这些问题不禁笑容更加灿烂了,冲着仙灵风眨了眨眼睛“我一出来地还能提升法力?你不知道这里有很久没人敢进来了吗?她当然是想吃你们了啦,她的感觉比你更为广阔所以她就知道你们来了,还有,她的蛇肉可以帮助你们避开瘴气哦~嘻嘻嘻嘻~”说完琴仙便转身进入森林不看他们,渐渐地身影消失在黑色瘴气中。

     “赶紧吃弄肉吃啊!不吃白不吃!”袁爽拿出剑,砍了几个树枝堆在一起左手结印右手出现一团火,袁爽将树枝拿起一根点好火便去割蛇肉,用剑串起来用火烤,不一会儿便有一股烤肉的香气传到地和仙灵风鼻子里,两人赶紧弄肉烤着吃。袁爽刚一吃完觉得没有刚才那么难受了,渐渐地呼吸也变得好多了,地和仙灵风吃的不亦乐乎。天也渐渐地黑了下来,袁爽很义气的睡觉了。仙灵风和地无奈的对望了一眼“你...”仙灵风还没说完地就躺下装睡。

     “两个没义气的家伙!!!”仙灵风挑挑火堆只能认命的躺着看着被瘴气遮住的天空很是无聊不禁想起了琴仙,那温柔的笑容,柔情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渐渐地睡着了。琴仙从暗处走出来不禁摇摇头,轻轻拨动第二根弦转身离开。

     仙灵风伸个懒腰刚一睁开眼便看到袁爽放大的脸。“啊!”仙灵风下的叫了出来。“你干嘛吓我啊!”仙灵风抱怨。“地,昨晚是这小子守夜吧?”袁爽不客气的看着仙灵风问着地。“额..是的!”地看了看他们两也不做声了。“亲爱的弟弟老兄,你就不怕晚上有魔兽袭击我们啊?睡得那么沉!”“可是没有魔兽来啊!”仙灵风无辜的看着袁爽。“这算你幸运!赶紧的准备走人!”袁爽拍拍灰站起来看看四周,还是很安静。

     “咦?谁帮我们布下了阵法?难怪没魔兽呢!”仙灵风嘀咕着,袁爽却愣住看着底下,确实有个淡淡的阵法。

     “除了琴仙还有谁!再说了,我们也不能总是靠琴仙啊!”地郁闷了,要不是自己被魔乐伤了心,忘了找琴仙帮忙自己也不会有那么大的进步啊!袁爽和仙灵风愣了愣便开始点头赞同。

     “昨晚是个意外...今晚换你们守夜!”仙灵风赶紧的乘热打铁。“恩....啥?”地迷迷糊糊的回答仙灵风。“那就这么说定了,咱们走吧!”袁爽搂着仙灵风的肩膀走出阵法,阵法便消失不见,地凌乱的跟在袁爽后面,眼里的幽怨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小媳妇。“大哥,这段路好安静,附近没有什么魔兽啊!啊!!”仙灵风看看袁爽又看向地,地那幽怨的眼神让仙灵风不自觉的以为自己抛弃了他。

     “额..地啊,别这么幽怨的看着我嘛,不就是守夜吗?反正你解决了一个,接下来的两个就是我和大哥的啦!你就辛苦的帮我们守夜把!”仙灵风拍开袁爽的手走到地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小心啊,附近有东西!在土里我感觉不到是什么东西!”仙灵风脸上渐渐严肃的了来。袁爽环顾四周在看看土,重重的踩了几脚轻松笑了笑“没东西啊~这土也还是那样啊~”

     忽然从土里伸出七八根藤条冲向袁爽三人,地往旁边一闪躲过三根,确也显得有些吃力。袁爽和仙灵风也好不到哪去“找不到根源怎么攻击啊!”袁爽看着四周冒出的藤条也不好看清源头在哪。

     “还没走多远就遇到一个,难怪黑暗森林有去无回!是被活活累死的!”袁爽看着藤条又是躲又是防。地左手放在胸前结印,右手雷霆球立刻变大,“闪开!”地看他们闪开后雷霆球大向他们站的地方。一个巨大的裂缝被打开,长得鱼一般,却有四条腿,身侧的鱼鳍确实藤条,两个铜盆大的眼镜咕噜噜的转着,看到袁爽三人不客气的“吼”一声,嘴里一排尖长的牙齿。

     “这是藤鱼!”仙灵风和袁爽,地站在不远处看着两米多高的藤鱼吃惊了。藤鱼快速钻进土里。“别让它进土!”袁爽上前拽住四根藤条往外拽,地和仙灵风也分别抓住几根藤条往后拽,他们用劲拽藤鱼也用劲钻。“我先把它缠住弄出来,你们用它的藤条缠住他!”袁爽说完便飞起身将藤条缠住藤鱼的四个脚在往藤鱼头上绕一圈飞快的将其余的藤条缠在别的树上。“我来!”仙灵风将藤条缠住藤鱼的尾部在它的身上绕了两圈便将多的藤条绑在树上。地也像他们一样在藤鱼身上绑了几圈将多的藤条也绑在一旁的树上。

     “孩子你不准备去帮帮他们吗?”一颗巨大的树开口问着坐在一旁抚琴的女子。“帮多了,他们不就有了依赖性吗?等真的需要我帮忙时,我再去也不迟。”她嘴角依旧是那淡淡的笑容没有一丝波澜。“你这孩子,从你开始修炼到修炼完成的时候总喜欢来我这坐着,怎么成了三个人师傅的时候还是来我这坐着。”树精爷爷笑了笑,太阳大了点它便挪动树枝给琴仙遮着。

     “这怪物应该不能动了吧?”地不靠谱的看着被绑的死死的藤鱼,藤鱼却笑了起来“这腾是我的你们能绑住我?可笑!”不男不女的声音从藤鱼嘴里说出来还真吓了袁爽他们一大跳。“还会说话的?!”袁爽瞪着眼睛看着那藤鱼,藤鱼抖抖身子绑住树木的藤条自动解开,并且还解开了藤鱼身上的藤条。“炎爆!”袁爽双手合成一个火球冲向藤鱼,藤鱼还在解开自己的藤条来不及躲开“哄”的一声藤鱼烧了起来“啊!”藤鱼发出凄惨的叫声,可是不久便有阵阵烤鱼香味。“好像很好吃?”仙灵风一脸馋样的看着那被火烤的藤鱼,虽然长得变异了点可好歹也是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