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伙伴
    “怎么耍?”

     “看我的!”地说完,减缓了速度,那石头怪忽而能追到他,忽而不能追到他。看样子,石头怪的弱点之一是速度不是很快。

     速度可是仙灵风的长处,石头怪去追逐地,仙灵风便好好的观察了石头怪的周身,发现他额头处有一小个闪光处。

     “喂,你看到它头上没有?”

     “啥?”地忙于奔走,没有听清仙灵风的话。

     仙灵风对这个要命的家伙也不抱什么信心的,自己飞了上去。这下看清楚了,石头怪的额头上有一个正常人拳头大小的亮色石块。之前因为石头怪太巨大,四个人都看不清他的额头了。

     “不知道这个石块是做什么用的?”仙灵风试着挥出一股法力,直直打在那亮色石块上。

     石头怪竟然因为这小小的攻击发出疼痛的怒吼!这更让仙灵风确定石头怪的弱点就是这个亮色石块。

     “地,你快上来,它的弱点是额头!”仙灵风对着地说,然后自己展开一轮攻击。

     地闻声,赶了上来,定睛一看石头怪的额头,也当即做出了攻击。

     在两人的合力之下,石头怪不断的怒吼,仿佛非常的疼痛。看着它不知道闪躲的样子,地说:“果然它是个弱智。我就说我可以耍他的嘛。”

     “难道你不是个弱智吗?”仙灵风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地的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他早就见识过了。

     只是远远的法力攻击虽然让石头怪疼痛,却好像没有让他受伤,仙灵风开始着急,人的力气是有限的,石头怪的坚强却是无限的,等他们精力耗尽,可就惨了!

     石头怪不断挥动着拳头,却次次落空,它挖出呜哇的叫喊声,接着竟然用手捂住了额头。

     “他变聪明了也!怎么办仙灵风?”

     “我来引开他的注意,你来攻击!”仙灵风说完就朝石头怪飞去。

     他左闪右躲不断挑衅着石头怪,想要引他的手放开额头。可是石头怪却不中计。单手捂住额头,让人无法攻击,其他落在石头怪身上的攻击又被无效了,两个人都十分着急。正在两人焦急时,袁爽抱着天琴赶来了。

     “袁爽,别靠近!”仙灵风警示道:“这家伙的弱点只有额头!”

     袁爽示意明白了,看看那石头怪,却把额头捂住,使地和仙灵风的攻击都没有效果。

     “咋么老是遇到这样的怪物啊?怎么打呀,导演你是要我死啊?”地正在不满意的嘟囔。

     “地,仙灵风,你们两个引开他的注意。”袁爽将天琴放在稍远的地方后,赶过来说道。

     地和仙灵风点头示意,接着开始围绕石头怪做攻击。两个人能够分散石头怪的注意,而地更是无赖,他对着石头怪各种叫骂。虽然好像这石头怪不能明白他语言中的含义,但是好像也成功激怒了?

     石头该不顾一切的挥动着拳头和腿想要击落两人,正好给了袁爽机会。袁爽冲到石头怪的额头前,就是一记上升拳。石头怪额头上的亮色石块生生被打破,擦拉拉裂开几道口子。那石头怪发出一声呜嗷惨叫,接着开始解体。巨大的石头不断往下落,落到地上竟然碎成一地黄沙。

     “我就说这里全是黄土哪里会有石头嘛。。。”地看着刚才石头怪变成的黄沙,愤愤不平。仙灵风走过去,捡起石头怪留下的亮色石块:“这个东西好像很珍贵,应该是修炼法石,没错。这是修仙士专门用来修炼的东西,蕴含着无限法力,引导正确才会起作用。之前的石头怪,也许就是这里的小怪吞噬了这个法石产生的变异。”

     “阿勒,这么厉害啊?我来试试呢?”地抢过仙灵风手中的法石,虽然法石已经有了裂痕,但是还是能感受到它蕴含的法力波动。

     “要是它不被袁爽打烂,可能用处挺大的哈?”地摸摸那石头,翻来覆去看了,却瞧不出个所以然。

     “现在法石已经碎了,可能最后的法力也会慢慢流失,我们拿来是没有什么用处了,”仙灵风又将石头抢回来:“袁爽,你用它剩下的法力给天琴疗伤吧。

     袁爽结过石头,对仙灵风表示了感谢,接着催动法石内的力量。那力量十分的不稳定,也许因为法石收到了伤害的缘故,法力一丝丝的汇聚,很久才形成能量球。袁爽将能量球慢慢渡入天琴体内,天琴吸收力量以后,呼吸开始平稳,气色也比刚才好多了。

     运用完法石的最后一丝力量,袁爽才停下来。那法石已经没有了光泽,变成了一块普通碎石。

     天琴咳嗽着,吐出一口浓血,然后睁开了眼睛:“袁爽?”

     “天琴,你好点没有?”

     “咳咳咳。。。好多了,”天琴在袁爽怀里,脸色红红的:“我们继续走吧,我没有大碍了。”

     “真的吗?不要太勉强自己。”袁爽担心的说道。

     “真的没事,我觉得自己好多了。”

     “那好吧。”袁爽站起来。

     天琴拍怕身上的尘土,也站了起来。四人重新开始上路,只是没有人查觉,天琴的脸色除了因为害羞产生的红晕之外,眼神中多了些凌厉,她望着走在前面的三人,露出了不易被人察觉的诡异笑容。

     眼看着离仙山东林已经很近了,四个人都有点兴奋。尤其是仙灵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喂,我说,你们走了这么久都不饿的吗?”地一点儿也不满意。

     “被你一说好像有点儿。”袁爽眨巴眨巴眼睛又吧唧吧唧嘴,可是口袋空空如也,粮食早都吃光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哪里来吃的呢?

     “你们看,”天琴指着不远处的草木茂盛的地方说:“哪里肯定有很多水果可以吃的。”

     三人往前一看,还真是,仙山东林山腰上不仅草木茂盛,并且据说有许多的奇珍异兽,珍奇异果。肯定够他们四个开一餐了。

     地便大踏步的往前走,生怕拉了人后。

     仙灵风或许心情不好没有什么话;而袁爽紧跟着天琴,一副气管炎相。

     很快便到了山腰,实际走起来的距离虽然比眼睛看的距离要远,但是四个人的体力都还比较好,一点路程算不了什么。

     最先进入眼帘的是一些较矮的灌木,灌木上或结得有红色黄色的浆果,或是长满了尖刺。天琴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被尖刺刮破衣裳。地走一路吃一路的浆果,还得出了许多结论:“这种红色的要红得发紫的才好吃,但是黑色的就不能吃了。黄的是酸的,都是酸的,但是吃起来特别爽,真的,我不骗你,你吃一个嘛~”他调戏着袁爽,但是袁爽只顾着天琴,压根儿就不搭理他。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法力波动,和他们刚到仙山东林时候的一样,一阵烟雾冒出,接下来又是一片寂静。

     “你们听到什么没有?”地睁大了眼睛,嘴里还含着红色浆果。

     “聋子都能听到了,离那个法力波动的原点更近了。”袁爽瞟了他一眼,塞给地一把浆果(都是地之前摘得给袁爽吃的,袁爽不吃,天琴说没洗干净也不吃。可怜的地。)

     “我们快去看看?”仙灵风话音刚落,一阵飓风就吹了过来,四人遮住脸,飓风刮着,已经无法看清身旁的景物了。

     突然天空中飘落下来一些白色飘絮,飘飘荡荡十分美丽。天琴忍不住就伸手想要抚摸,却被袁爽阻止了:“小心!可能有诈!”

     再一看,刚才被飘絮沾到的草木都出现了黑斑,果然是有毒的东西。四人躲避着飘絮,往天上一看,竟然有两只长白色羽毛和翅膀的怪物在天上飞。那怪物的嘴巴就像啄木鸟一样又尖又长,眼睛却有三只,浑身都是白色的毛头上却全是黑色,脏兮兮的。翅膀一扇就许多的白色羽毛细碎到处飘落,爪子颀长,被抓到的话肯定会掉一块儿肉。

     “我说怎么没人飞上这仙山东林,原来天上有这怪家伙!”地愤愤不平,原本想要快速的飞上山,结果却碰到这种怪物。

     那鸟人挥动着翅膀,到处都是白色的飘絮,草木迅速的长满黑斑并且表皮剥落。四人看得清楚剥落出来的地方枯死化为灰尘。叫人不由得心生胆寒。

     “天琴,小心!”袁爽袖子一挥,用自己的背部替天琴遮挡向她飞来的飘絮。这些飘絮飘飘荡荡,不受控制,根本不易闪躲,挥去了又飘过来,而且好像到处都是。

     袁爽的背上沾到了飘絮,立马烧开一个洞。幸好不是直接落到皮肤上,否则肯定会中毒的。

     仙灵风跳到树冠上,对准其中一只鸟人就是一个火球,那鸟人行动十分敏捷,轻轻一闪就躲过了。仙灵风十分着急,不断用法力制造着火球,鸟人却也不断闪躲。

     地上的三个人看的那叫一个着急,地不管三七二十一,也跟着仙灵风跳上一颗树冠,地举着法力制造的阔剑,上下挥舞,几道剑风过去,那鸟人的翅膀受了伤。扑腾两下便受不了力了,直直地往下坠。

     另一个鸟人看见伙伴受了伤,气得大叫,声音像乌鸦一样:呱!呱!呱!

     掉下去的鸟人奋力扑腾着,接着也开始大叫,声音极其刺耳。

     “小心,这声音有震慑人心魄的力量!”天琴往后退去,拿出自己的琴就弹奏起来,以抵挡鸟人的声音。

     剩下的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不觉得这声音除了刺耳之外有什么特别之处,还是捂住了耳朵。天琴和鸟人僵持着,地和仙灵风在树冠上对抗另外一只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