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7章 咄咄逼人的慕容雅歌
    天才往往万众瞩目,却也背负着常人无法承受的使命。

     天才,就是天生大才,应运而生,享天下之大气。

     每一位天才都有着自己独有的能力,却有着共同的特性,那就便是骄傲。

     龙傲天是个天才,所以有着所有天才都拥有的执念,决不妥协。倒不是说不妥协是因为众人的看法,而是一种无敌念,一旦失去,便会扰乱道心。

     在外人看来,龙傲天这一次向齐天神挑战,是一种以卵击石的做法。

     齐天神同为天才,更是这一类人中的佼佼者,因而并没有觉得龙傲天的举动不可理解。

     感受着龙傲天那不屈的意志,逐渐上升的气势,他沉默地站在那里,任由别人好不理解地看着他放纵龙傲天的意气用事。

     龙傲天虽然热血澎湃,却没有头脑发热到主动像这个宗门内最负盛名的攒在发起挑战。他所做的一切都无非是要宣泄一种不满,表达一种意志。你若战,我便战,绝不退缩。

     龙傲天没有出手,齐天神更是出人意料地没有出手。

     两人就这么相互注视着对方,毫无作为。

     足足好几分钟,两人都这样僵持在一起。

     事实上,作为强势一方,齐天神有着足够的资本挑起这毫无悬念的一战,但是他并没有如此。

     在众人看来,这是没有道理的事情,可是以他的性格,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诚然,他对龙傲天掌控着的圣级强者雪白小兽有着疯狂的期待,但龙傲天毕竟是宗门弟子,也是一位潜力巨大的种子天才。

     他与别人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自大却不自负,更不自私。就像他之前所说,他想要掌控雪白小兽,为的是保证宗门的安危,这也未必是一种托词。

     要知道,他乃是赵长陵的亲传弟子,与赵长陵有着深厚的感情。

     赵长陵在祁连山脉遇害,宗门内最伤心的莫过于他,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他想要继承赵长陵的意志。

     赵长陵身为宗门大长老,必然以守护宗门为己任,既然如此,那么他的意志同样是守护宗门。

     他不对龙傲天采取极端手段,便情有可原了。

     “你们这么多人围在这里,是要做什么?”一道沁人心脾的声音打破了僵局,风情万种却有着少女般嗓音的慕容雅歌出现在了这里。

     主殿上的争执并没有结果,对她而言并没有什么损失,因此她并没有因为没能抢到龙傲天而失望。

     不过即便是没有抢到这个天才弟子,她也想要近距离地接触一下龙傲天。

     这便是她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十长老!”作为宗门唯一的女性长老,慕容雅歌的人气应该是宗门最高的,见她出现,许多人眼中即使敬畏又是爱慕地呼唤道。

     慕容雅歌很享受这种待遇,哪怕是她已有七旬高龄,仍然有着爱美之心。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慕容雅歌自然希望别人羡慕自己的青春常驻,对着人群嫣然一笑,算是回应。随即望向齐天神,“天神,你这是在……”

     “回师姑,天神想见见这位龙师弟,所以便来了。”齐天神对慕容雅歌不像其他人那样爱慕,但仍然有着敬畏之心,微微鞠躬回答道。

     他表现得咄咄逼人,却从来没有想要强抢雪白小兽的意思,慕容雅歌前来,恰好也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于是主动将与龙傲天的矛盾略过。

     “也好,你身为宗门实力第一的弟子,确实应该多关心关心师弟师妹的修炼,做得不错。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可否将这孩子交给我?正好我也想要了解来了解他。”慕容雅歌说道,长者威严不怒自威。

     毕竟也是离识蔵境中期仅一线之隔的实力,就算是齐天神如何妖孽,也不是她的对手。所以理应保持长辈之态。

     “弟子遵命!”齐天神说道,随后别有深意地看了龙傲天一眼,腾空而去。

     望着龙傲天离去的背影,龙傲天松了一口气。

     跟齐天神对峙的时候,他神经紧绷到了极限,更是被齐天神那无形的威压震慑得心跳加速。齐天神一走,他紧绷的神经总算放松了下来。

     “弟子龙傲天,拜见长老。”目送齐天神离去后,他将目光转到慕容雅歌身上。

     听她语气,似乎是特地过来看望自己,问候之后便见机行事。

     慕容雅歌并没有马上说话,而是一脸无害地盯着自己,似笑非笑,让龙傲天有种被当成宠物观摩的感觉。

     “长老……”实在被看得有些不自在,龙傲天有些尴尬地提醒道。

     噗呲……

     慕容雅歌哑然失笑,展现出别样风情,“听说你是我家宝贝徒儿的未婚夫,我还相当好奇是谁能把那小妮子征服,此番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这又是什么情况?

     龙傲天听得云里雾里。

     神经短路片刻后恍然大悟,很明意识到她口中所说的乖徒儿,应该就是秦梦瑶了,不觉一脸黑线。

     别人传得沸沸腾腾,他作为局里人自然清楚,他和秦梦瑶哪里是真的情侣关系,不过是为了替对方当下诸多追求者而已。

     “长老,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什么了?我和秦梦瑶,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龙傲天可以无视别人的看法,但是觉得有必要对慕容雅坦诚相告。

     “什么误会,我那乖徒儿亲口承认,难道还有假?莫非是梦瑶那小妮子单方面地爱慕你,你却不接受?”慕容雅歌一听,脸色很快耷拉下来,不容龙傲天接话继续说道:“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就想知道,我乖徒儿哪里配不上你了?要姿色有姿色,要胸襟有胸襟,就算是论天赋,也未必不如你多少。”

     龙傲天心里咯噔一跳,这为“年轻”的老人不会是替秦梦瑶打抱不平来的吧!

     “长老你听我解释……”

     “听说我弟子曹儒生那小子也败在了你手上,这事也是真的?”龙傲天觉得真得把话说清楚,刚刚开口便被慕容雅歌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