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予爱予恨
    希恩凝视着她,缓慢而有力地道:“她不得不对你好,因为这是国王陛下的命令。”

     芬黛王妃全身一震,她的听觉一直很好,但现在她已开始怀疑她的听觉,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那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她呆瞪着希恩,美丽的双眸都已瞪得发直。

     她都有点觉得自己是不是在一个梦中。

     噩梦,无边无界而难以觉醒的噩梦。

     噩梦仍在继续。

     希恩明亮得渀佛可以透入人心的目光,仍紧锁在她煞白至极的玉容上,他有力地接着道:“国王要她像照顾自己骨肉一样,去好好照顾你。”

     芬黛王妃简直已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高声叫道:“什么,你在说什么?!”

     过往的一切,就像梦一般不真实起来。

     她语音如此尖亢的说话,恐怕也只是想把自己从梦中叫醒?

     但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梦?

     眼前就是真实,铁一般的真实。

     但真实却如梦一般,令人不敢去相信。

     希恩忽地叹息一声,道:“他不希望你受到一丝委屈,哪怕最轻微的一丝也不行。”

     希恩看着芬黛王妃那双充满惊骇、恐慌的眼睛,缓缓道:“如果那个老妇人令你受到一丝委屈,不但她自己不好过,就是和她有关系的人,也不会好过。”

     芬黛王妃紧咬着苍白得没有血色的玉唇,似已说不出话来。

     她并不是真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她突然陷入了一种温馨的回忆之内。可是以前无比温馨的画面。现在想起来,似乎已有些变味。

     那老妇人待她虽亲切。但亲切之中,却似有一段距离。一段虽极为接近,但不可逾越的距离。

     她本以为她不是老妇人的亲生骨肉,所以两人相处之间,总难免会有一些无形的距离与隔膜。

     但现在却有人告诉她,事情的原委压根就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这段距离,本就是从一开始就已存在。

     因为那老妇人,完全跟她没有一丁半点的关系。

     她们两人之间,本来应是绝没有一点交集。

     她自己本应是孤零零的一个遗孤。

     但因为他要老妇人做她的亲人,所以她才有了一个亲人。所以她才避免了孤独、寂寞、无助。

     所以她才侥幸得以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难怪老妇人平时的言行举止之间,总有着种无法言说的战兢。

     以前她不明白这是一种带着深切惶恐的战兢,但现在她总算明白了过来。

     可她是不是明白得有点太迟呢?

     此时她又听到,希恩有力得渀佛能穿透她心间的话语,“世上只有两种力量,可以令一个伤心欲绝、痛不欲生的人继续活下去。”

     希恩深深叹了口气,?锵有力地续道:“一种是爱,另一种是恨。”

     希恩眼中的神色忽地变得无比的复杂,他深沉的语气也染上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感慨。“他为了能让当时的你,有活下去的动力与希冀,就把这两种深刻至极的感情,都同时给予了你。”

     眼神中的复杂。语气内的感慨,忽然之间都变成了一种无可描述的萧索与悲凉,“那就是老妇人对你的爱。还有你对他的恨。”

     芬黛王妃目瞪口呆地瞪视着希恩,她娇弱的苍白玉容。此时看上去,竟变得有些扭曲。

     那是一种痛苦的扭曲。她的痛不是来自于躯体,而是来自于她的心。

     希恩凝视着她因心头剧痛,而隐隐扭曲的苍白玉容,道:“你知道那老妇人,为什么要不断向你灌输对国王的仇恨吗?”

     希恩没有等她回答,而芬黛王妃也似因心里的痛苦,而说不出话来。

     希恩自问自答地续道:“这里面虽免不了有老妇人本身的怨气,但这做法的本身,就是国王的命令!”

     芬黛王妃扭曲的煞白面容,似乎显得更为痛苦。

     她的心正被深深地刺痛着。

     她心内的一切,正被一点一点

     的颠倒过来。

     原本早已认定的一切,也正慢慢地分崩离析。

     无论谁看到她眼前的样子,都不难体会到她内心强烈至极的伤痛。

     静立在一旁,一直没有作声的梅花嬷嬷,这时也禁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

     国王对她的爱,似比海还要深邃。

     国王竟是如此的爱她,即便她恨上他一辈子,只要她能好好地活下去,他已无怨无悔。

     这是一种又深又重的爱,深重得足以令人扼腕长叹,感伤在怀。

     希恩低沉的声音,继续在这个静默无声、空空荡荡的房间内响起,“其实在你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看过你了。”

     尽管芬黛王妃的心在绞痛着,可她仍极度震惊地看向了希恩。

     “在那件事发生之后,他更是一直关注着你的成长。”希恩深深地凝注着她的双眸,缓缓道:“他可以说是看着你一点一点地长大。”

     希恩再叹一口气,道:“他虽然不是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可你身边所发生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可他仍想不到,你居然也学会了混毒。”

     芬黛王妃幽幽一叹,又轻又伤感地道:“这本就是我们家族的秘密。”

     希恩深深地看着她,看了很久,他的眼神很深邃,他好像在想着什么。

     又过了很久,希恩脸上的神色,忽然再变得复杂起来,他一字字道:“所以当你第一天踏入这个皇宫,他就知道你来了。”

     他忧伤、感慨的眼神,此刻正投映在芬黛王妃隐见泪花的眼眸里,“他一直都在等着这天,等着你来伤害他。这一天,他差不多等了快十五年。”

     芬黛王妃眼里噙着的晶莹,终于忍不住洒落了下来,那是激动的泪,那更是蕴含着情的泪。

     希恩深沉的目光,凝视着她的泪眼,道:“你知道最让他痛苦的是什么吗?”

     希恩不让她有打断的机会,很快的接下去道:“他最痛苦的,不是来自于你对他身体的伤害,因为他早就准备好迎接这一切。”

     希恩旋又长长一叹,道:“他一直关注着你的成长,所以他早就将你看做是他的妹妹,甚至是女儿。”

     希恩的眼光忽然变得锐利起来,他眼里的锐光,几乎像剑一样,将芬黛王妃的心一下刺穿,“可你却要一直在逼他,强逼他做那极不愿意去做的事。”

     他接下来的话,比利剑还要锋利,“你知道他和你做那事的时候,他心中有多么痛苦与自责。”

     “当你合上眼熟睡过去的时候,他的眼才敢睁开,他无法睡,因为他眼里一直流着泪,因为他心里很痛。”

     她这时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在抚摸她的时候,手会不住地发颤。

     那根本就不是因为玉体横陈,美色当前,而激动得发抖,而是因为他已忍不住心里的疼痛。

     一个出色的武者,首先得学会控制自己的身体,一个出色的君王,最该学会是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是一个出色的武者,同时亦是一个出色的君王。

     他一直都小心,小心地控制着自己所有的情绪与举动,他绝不在她面前露出丝微破绽。

     但现在她终于知道了所有的一切。

     真相终于大白。

     她猛然发现,一直以来她都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原来一直对她好的人,并不是真心待她好,反而她一直憎恨的人,却是发自真心,毫无目的对她好的人。

     她的心又感到一阵剧烈至极的刺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