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险从后至
    一口接一口,浓烈至极的血腥味,正源源不断地灌入希恩的鼻子,他的鼻子当真难受到了极点。

     在如此浓烈的血腥气之内,希恩感觉到自己敏锐的嗅觉,好像突然之间就什么也闻不到了。

     所有的气味,都似已被这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掩盖起来。

     希恩难受的揉了揉鼻子,他直到此刻,仍想不通为何这里会有这么浓的血腥味。

     一般的凶杀,是绝对不会产生这样充盈四周,流散不去的血腥味的。

     要想产生这股血腥味,死的人一定很多,而且被杀死的方式,也一定很特别。

     特别的残忍,特别的冷酷,特别的无情。

     心念及此,希恩眼内流动着的寒芒,條然之间已变得有若实质,似要透眼而出一样。

     刚才突然而来的黑暗,意想不到的刀光,是不是为了清理这里,而做出的掩护呢?

     他们想掩饰点什么?

     掩饰他们穷凶极恶的残酷罪行,还是掩饰他们不可告人的神秘身份?

     他们是不是不想再留下,任何可供希恩联想的线索?

     只是,他们既然清理了现场,为何又要留下,这浓得几乎化不开的血腥味呢?

     但这很有可能,是他们来不及清除。

     紧张急忙当中,总难免会出错,这是任何人也避免不了。

     又或许他们施暴行凶的时候,已习惯了这血腥味,也有可能是被这血腥味扰乱了嗅觉。

     所以他们并未注意到这股血腥味,对于其他人来说。是那样的难以忍受。

     但无论哪种原因,他们百密之下,已留下了一疏。

     希恩寒芒闪闪的眼里,隐隐流露着一种深邃无比的神采。

     他这次一个字也没有说。脚步已迈开,人已当先往前走。

     萨维这次居然也没有问他,问他是不是看出点什么。

     在这满溢血腥味的环境底下,萨维似乎并不想灌上满满一口血腥气。

     此刻,他脸上连一点想开口的神色也没有。

     他只是皱着他那两趟白色的眉毛,一手捂着鼻子,一手在鼻边扇着,慢悠悠地踱着步子。

     本是最紧张、最急切的萨维,现在竟仿佛一点也不紧张。半分也不急切。

     紧张与急切的人,好像突然之间,就变成了希恩。

     希恩走得很快。但一号比他走得更快,两个呼吸之际,一号已走在希恩前面。

     他好像一定要走在希恩的前面。

     假若前面有什么事情发生,他肯定是第一个迎头面对。

     无论前面有什么危险,他都一定会保护希恩周全。

     可是,危险很多时候,并不是来自前面,而是来自背后。

     背后的危险,又是来自哪里?

     是同伴,是朋友。还是亲人、兄弟?

     谁也说不准。谁也说不出。

     背后的危险。往往都是隐藏得很深,也往往是看不见的。

     但等到它来临之时。却又是凶险而致命,几乎没有人能躲得过去。

     萨维现在不会带来危险,因为他此时正面临着危险。

     危险正是从他的背后而来。

     他的背后会有什么危险?

     一个巨大无比的实心石球,忽地出现在萨维背后,声势骇人地翻滚而至。

     “轰隆轰隆”的巨大翻动声响,石球过境,地面被碾压时,所发出似不堪重负的撕裂声,霎时间便已满盈于整个通道。

     萨维只来得及往背后看了一眼,石球便带着莫可御之的猛力,将他撞倒。

     一眨眼的时间,他的人便被绞至球底。

     下一秒,石球已从他身上碾压而过,夹杂着汹汹的来势,朝希恩与一号滚去。

     希恩刚才一听后面的声音,立知大事不妙,向前方回过头来的一号,打了个“跑”的眼色,便撒开脚丫子飞奔起来。

     几乎不用去想,他也可猜出来的是什么,这种机关,这种阵势,对他来说似乎已很熟悉。

     知不知道是一码事,但若是被这石球撞着,铁定要被压成肉饼。

     他心中虽惊,但一点也不慌乱。

     慌乱与急惶,在此时此刻,非但一点作用也没有,而且还会影响他的判断。

     他的心仍静如不波止水,他的脑中已现出整幅监狱的地图,每一条路线,每一个岔口,都一无遗漏地展现于他的脑海。

     希恩眼中條地一亮,朝身旁同样快步疾跑的一号喊道:“十米之后,往左转。”

     奔跑中的一号,只是点了点头。

     十米的距离,对于他们两个放力狂奔的人来说,几乎一下子就到。

     说时迟,那时快,希恩和一号前冲的身形,忽地一拐,两人已冲入左边的岔口。

     来势汹汹,骇人无比的巨大石球,在他们刚拐入岔口的瞬间,便从他们的背后翻滚而过,“轰隆”而去。

     险,实在好险。

     希恩快速前跑的脚步,渐渐放慢,他猛吸几口气,这才缓过气来。

     他不由得往后望了望,身后此刻虽然空空如也,可地面上仍残留着石球滚过的可怕痕迹。

     坚实无比的地砖,都已被压出一条条的裂痕,还有不少细碎的石块铺陈其上。

     通道的墙面亦不能幸免,同样深受其害。

     看着看着,希恩不免感到一阵后怕,刚才若是跑慢半秒,只怕他比那地面、那墙身,要惨上好几十倍。

     他念头一转间,已想到身在他们后方的萨维,也不知他现在怎样。

     希恩心中的念头还没歇下,他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白袍如雪,人也如白雪,来的正是希恩心中想着的“白雪”萨维。

     徐徐踱着悠闲步子的萨维,好像忽然发现了在岔口另一边的他们,头一转,已往他们看来。

     萨维雪一样白的脸,这时看上去,仍和之前一样冷漠、森然,仿佛连点轻微的变化,亦不曾出现过。

     那力大无比,势不可挡的石球,似乎也不能对他造成丝毫的损伤。

     希恩又深深地看了萨维一眼,这世上可能真的没有一件东西,可以伤害得了他。

     可是那把條现忽隐的刀,还有那道快若惊鸿的刀光呢?

     它又是不是真的可以伤得了萨维?

     希恩不清楚,清楚的人也只有那持刀的人,还有萨维自己。

     萨维正想迈步朝希恩走去,可他却看到希恩反向着自己走来,于是他正在提起的脚,又悄然放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