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废物之谜(下)
    人类世界只要有耳朵的,绝无一人听到他们名字后,而不闻风丧胆,大惊失色,只要有眼睛的,也必无一人看到他们的身形后,而不鼠窜而逃,鸡飞狗走。

     换作二十年前,这两人绝对是令人谈之色变,从心底至深处惊惧出来的凶邪巨枭。

     只是五年之后,他们竟突然销声敛迹,不现踪影,像在空气中活生生蒸发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样离奇古怪的事,委实让人始料不及之余,又忍不住拍手称快、欢呼高歌。压在众人心里头的一层浓浓阴影,这时才得以拨云破雾,重见光明。

     “他们丧绝天良,凶残成性,坏事做尽,已成为人类世界最高悬赏的通缉犯。”连安叔这样宽大为怀、心肠慈悲的人,说起这俩人,也不免生出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由此足以见得,这两人所做之事,是叫人如何深恶痛绝,恨入骨髓。

     “可惜,他们国内的高手,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安叔旋又一叹,微带无奈之意道:“一旦与他们交手,非死即残,致使两国高手凋零,直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安叔再叹一口气,续道:“连王国出动数万人的大军,布下天罗地网,围追堵截,也屡次被他们逃出包围,成功脱险。”

     要知个人力量始终有限,力总有耗尽之时,而一国的军队,却有庞大的人力物力支持,只要国家不倒,军队便可无有止尽地运作下去。

     希恩心道,难怪这大胖子、怪人如此肆意妄为、无法无天,原来连一国的军队也奈何他们不得,估计两国的国王也难免为此焦头烂额、伤神损思,头痛万分。

     “当时的人类世界,并无一人能压止他们嚣张的气焰。”安叔微现黯然的神色,突地一变,变得光彩照人,隐隐透出种难言的激动,道:“但五年之后,终于有了个如彗星般崛起天才可以与他们分庭抗礼,一较高下。”

     希恩已觉出安叔将要说的究竟是谁,果不其然,只听安叔声带颤音道:“那就是老爷,当时被誉为风行王国第一高手,最接近圣的存在。”

     “而成名极早,占据人类顶级高手宝座的约克与积奇,其实早已徘徊于圣的门外,只差临门的一脚。”安叔语气再变,回复一贯的淡然,道。

     “当他们知道有这么一个年轻人的时候,就已决定他们三人之间,势必有一场不可避免的生死之战。”安叔悠然的话,却像一颗石子投进了希恩的心湖,不住荡起圈圈涟漪。

     安叔幽幽一叹,道:“对于顶级武者来说,亦只有剑锋相对,生死瞬间的一刻,才可寻求最后的突破,超越壁垒,达致数百年来,再无一人类可踏入的‘圣’之境界。”

     “约克、积奇,无疑是让老爷进阶圣境的最佳点金石,同时老爷也成了他们成圣的垫脚石,这是一场命运早已安排好,不可避免的战斗。”

     “只是这一战知道的人并不多,且有幸得观此战的人都缄默其口,并不外传,所以大部分人仍被蒙在鼓里,不知有此一战。”

     “这场旷古绝今,惊天动地的惊世之战,一方代表着光明、自由、正义,一方却代表着黑暗、霸权、奸邪。”

     安叔深沉的道:“那已不再是一般意义上决斗比拼,而是影响深远,决定着人类世界未来走向的命脉所在。其中的特殊内涵,决定了双方只能生死相搏,直至一方完全倒下为止。”

     “一旦让约克、积奇成圣成功,人类世界便会陷入永无休止的黑暗、争杀、掠夺、崩溃的万劫不复处境当中。如此沉重的创伤,没有几百年的休养生息,是不能修复过来。”

     “人类积贫积弱,其他种族绝不会放过落井下石、趁火抢劫的机会。”安叔字字有力,声声万钧的道:“卡伦迪斯家族肩负的是风行王国的未来,而老爷背上扛着的却是整个人类世界的将来。”

     希恩听得心头猛震,心湖翻腾,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能眼睛瞪得发直,呆呆地瞧着安叔。

     安叔似陷进回忆之内,没有理会希恩,自顾自的道:“约克、积奇两人狼狈为奸,配合得出奇地默契,老爷以一敌二,但一点也不落下风。”

     “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日光失色,一直从白天打到黑夜,仍未分出胜负。”

     “月光忽然被乌云遮盖,天地生出变化,酣战了一天的三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下手来。”

     听着安叔不住媚媚道来的抑扬之语,一副变幻不休的动态画卷,不禁在希恩的脑中徐徐铺开。

     夜幕渐浓,乌云越厚。

     三人目光相对,精芒激射,俱屏神凝息,回复消耗过巨的斗气,储积那最后一击的可怕力量。

     气氛更形千钧一发。

     大雨忽至,转眼已成滂沱之势。

     那铺天盖地的豪雨,令得视线一下子变得模糊不清,张目如盲。

     天上雷声爆鸣,炽烈电光猛地划过天际,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幕,竟被九天直落的怒电激雷照得亮如白昼,一片煞白。

     整个夜空,瞬间似被分割成无数阴影重重的黑色碎片。

     闪雷條止,大地重陷无边的黑暗。

     三人衣衫滴雨不沾,无论雨势如何凶猛骤急,狂暴肆虐,一到身前,便被无形有质的可怕劲气拒之身外。

     天边撼天震地的巨大雷响,骤然传至,整个天地像随着这声令耳朵暂时失去听觉的剧烈轰鸣,产生出阵阵摇晃。

     当下龙盘虎踞、对峙蓄势之局,亦似因这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生起了惊人的变化。

     雷斯迪神目如炬,威棱四射,纵使在黑夜厚雨里,仍像两颗最璀璨的天星一样清晰可见,长啸一声,如九天龙吟,身形霍然展动,刹那已到约克、积奇身前,毫无花俏地一拳击出。

     在外人看来朴实无华,平凡至极的一拳,落在他们眼里,非但拳速似快似慢,似急似缓,难以把握,就连拳向也不住发生微妙的变化,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根本无从捉摸。

     拳犹未至,一股撼山裂岳、摧崖断壁的骇人威势,已君临体前,将他们两人彻底囊括进去。

     本应随着鼓动的劲气,不断飘飞拂舞的衣袂,转眼之间,已煞然静止,被固定在原处。

     更令他们惊惧的是,眼前至强至霸的一拳,竟令得他们脑中杂念纷呈,思绪紊乱,尽是一片光怪陆离、颠倒错乱之景象。

     虽没有惊天动地的吓人阵仗,但却更叫人心胆俱裂,意恐神惊,魂亡魄骇。

     这包罗万象,夺天地精华的一拳,显然已超出了一般斗气武技的范畴,晋升至一种异乎常人理解的超凡脱俗境地。

     约克、积奇目光似电,紧锁此拳不放,他们怎么也料不到,面对他们两个盖代凶邪,在生死将决的前际,雷迪斯竟敢抢先强攻。

     约克头猛摇,似要将脑中杂乱的思绪摇出脑外,怒哮一声,握指成拳,同样一拳打出。

     拳出风起,指间登时涌出无数股大小不一的暗流气旋,不住缠绕拳上,呼啸之音,更是贯盈耳际,变幻无方,飘忽不定,惑人心神。

     冰冻刺骨,刮体生寒的凛冽冷意,已先一步汇聚成束,尖锥般向雷迪斯的拳头迎去。

     积奇黯淡无光,黑气滚滚一掌,不快半分,亦不慢半寸,恰到好处杀至,与约克的拳相互呼应,挟两人之势,一同击向雷迪斯。时间委实拿捏得精炼老道,出神入化。

     周遭的空间似乎随着这一掌,一下子分崩塌陷,形成一个深不见底的骇人坑洞。

     如此诡异莫测的恐怖情景,当真惊魂摄魄,叫人神为之夺。

     就在此时,一道光耀天地的惊雷狂电,以不可阻挡之势,像洪流般穿云破雨,轰然激射而下,玄之又玄地恰巧击在两拳一掌的交接处。

     雷声震耳,碎裂雨幕。

     电光爆闪,撕破夜空。

     转瞬雷鸣隐伏,雨势渐细,云破月现,清淡的月辉透过云隙重临大地。

     一切烟消云散,时间宛如静止。

     “经此一战,老爷晋身圣境,而约克、积奇不但身负重伤,而且出人意表地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似人,鬼不像鬼的样子。”安叔以充满感慨的话语,道出这惊心动魄一战的最终结果。

     安叔话锋再转,叹道:“但不知老爷是因为掌握不了圣的力量,还是也落下极为严重的伤势,以致暂时力有不逮,竟任得他们落荒而逃。”

     “观战的人,仍处于一种又惊又震的状态,同时摄于他们以往的凶迹,也不敢有所阻拦。”

     希恩此刻已陷入一种莫名其妙的复杂情绪当中,根本无暇深究为何安叔对个中的情况一清二楚,通彻得比当事人可能更为明悟。

     信中的内容,不由得浮现脑际。

     这一击逆乱了阴阳,颠倒了正反,产生出鬼神难料的结果。

     大胖子和怪人的身体里面,好像多了某种莫以名之的奇特东西,使得两人的心神,就从那时开始被架连了起来。

     只要两人之间的距离超出一定的范围,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做什么都不对头,而且心里有种空空落落的感觉,总好像差了点什么似的,事事不顺心,样样不称意。

     于是两人只好砣不离秤,秤不离砣,成为了一对形影不离的难兄难弟。

     心理上的变化已如此不同寻常,但身体上的变化却更为惊人,那是种超乎理解范畴的可怕变化。

     怪人身上的肉,似乎都转移到大胖子身上去,身体瘦得仅比皮包骨好上一点。

     大胖子本是个眉清目秀、俊朗不凡的中年,但一下子成了一座活的肉山,变得跟怪物无异,那奇丑无比的恶心样子,自是受尽世人的白眼。

     而大胖子皮肤的白,也像流到怪人身上去,令得他的皮肤,突然之间变得白皙无比,连些微血色也没有。

     一个习惯古铜色皮肤,全身肌肉发达的壮汉,忽然拥有一副跟花天酒地、纵情声色的败家子一样的孱弱身躯,这叫他如何受得了,当真比杀了他还难受。

     虽然身体被弄得不成人形,惨不忍睹,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只要有实力,在这世上还是大有作为。

     可令他们始料不及的是,他们最注重的实力也出现了非常严峻的问题。

     大胖子的寒风斗气、怪人的黑暗斗气,竟俱在同一时间,转换为土系斗气,让他们又惊又惧,又慌又乱。

     如此剧变,着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教人做梦都想不到。

     肉山一样的沉重躯壳,该是对应着缓慢迟滞的动作,偏偏大胖子那硕大的身子却好像毫无重量一般,岂止身轻如燕,而且动作起来更是奇快无比。

     这般怪异无伦,错乱不堪的现象,真叫大胖子一时莫所适从,撞门、穿墙自是那时的家常便饭。

     最令大胖子纠结的是,他的斗气并不能激发出体外,只能一直内蕴于肌肉里面,虽是力大无穷,但空有一脑子高强超卓的武技招数,偏生一个也使不出来。

     怪人的身子则变得缓无极限,慢无极致,连动一下都似要花费巨大的力气。

     如此瘦削的身体,如此迟缓的动作,无论怎么看,都应是废人一个。

     可体内的斗气,却与自身气势融汇一体,并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全新高度。

     劲势交融的好处,不单令得每一招每一式,均有意想不到的骇人威势,而且大大减缓身体上的吃力感。

     饶是以他们过人的天赋才情,长年累月的修炼经验,也得花上漫长的时间,才可适应自身的诡异变化。

     这一花就花了十年,其间所受的苦楚、悲痛,也惟有他们才能自知。

     既然大胖子、怪人这两个巨凶大邪的身体,都出现了不可捉摸的惊人变化,父亲的身上难道就没发生一丁点异变?难道仅是成就武圣而已?

     十五年前,十五年前……这念头刚一冒起,希恩不由得想起,自己今年不正是十四岁多一点吗?

     一道灵光條地划过脑际,贯通了希恩所有的思维脉络。

     父亲的身体也应该多了某种诡秘玄奥的物质,而这种物质极有可能随着遗传基因,顺延到他身上来。

     他那魔不能魔,武不能武的体质,岂非就是受到此物质的影响与左右?

     希恩的脸色当即惨白一片,额头不禁冒出粒粒冷汗,全身更是不可遏制地猛烈颤抖起来。

     他那充满不幸、屈辱、痛苦、哀凉、无奈的悲惨命运,岂非是从父亲与他们两人交手的一刻,就已然注定。

     大胖子、怪人岂非就是他今生今世最该痛恨、憎恶、怨怼的宿敌夙仇。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双无形无迹的手,在默默地操纵着这一切,教希恩自心底生出种无以名状的战栗与恐惧。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手机用户请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