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夜探妃房
    梅花嬷嬷注视希恩,缓缓道:“你是说——他在诈晕。”

     她美丽的眼睛里,好像忽然有了光,道:“然后他就静静地躺在地上,等着你离开。”

     她的思路一下子明晰过来,很快地接着道:“当你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便可以悄悄溜掉。”

     希恩什么也没说,但他已向着梅花嬷嬷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他忽地眨了眨眼,笑着道:“他既然走了,我们也走吧。”

     “我们?”梅花嬷嬷奇怪地看着他,道。

     希恩先是指了指自己,然后再指了指梅花嬷嬷,一字字道:“当然是我们。”

     “我为什么要走?”梅花嬷嬷轻咬嘴唇道。

     “你不想去看看这个有趣的人?”希恩神秘一笑,道。

     梅花嬷嬷瞪着希恩,轻哼一声,道:“我为什么要看?”

     “因为是他带我来这地方的。”希恩脸上的笑容变得很奇特,很深邃。

     “什么?!”梅花嬷嬷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玉耳,她一瞬不瞬地瞪着希恩,脸上尽是惊讶错愕之色。

     “你该知道这个皇宫大得出奇,凭我自己一个人,是铁定找不到这地方的。”希恩看着梅花嬷嬷,缓缓地解释道。

     “他究竟是谁?”梅花嬷嬷眼神一凝,冷冷地盯着希恩,一字字道,“是胖鼠,还是瘦柴?”

     “都不是,连我也不知道他是谁。”说着,希恩双手一摊,洒然地耸了耸肩。

     梅花嬷嬷深深地看了希恩一眼,接着便沉默了下来,秀眸里不住透出思索之色。

     过了很久,才听她自言自语般低声道:“怎么会有人知道我在这里呢?”

     她这句话,自然没法逃过希恩敏锐的听觉,但希恩却像没有听见一般,只听他慢慢地道:“虽然我暂时仍不知道他是谁,但我迟早都会将他抓出来的。”

     希恩话里流露出的强大信心,仿佛为梅花嬷嬷略见忧虑的心间注入了能量,她秀首轻抬,默默地看着希恩,沉声道:“我们现在去找他?”

     希恩脸上笑容再现,眨着眼睛,道:“在找这个人之前,我们得先去一个地方。”

     梅花嬷嬷闻言,秀眉微蹙,用异样的眼神看了希恩好一阵,才淡淡地道:“去哪里?”

     “去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希恩又笑了笑,道。

     ※※※※※※※※

     夜阑人静,喧沸、吵闹、警鸣之声早已平止,但皇宫之内是否真如表面那般平静?

     夜极深,天极黑,此时离天明已不远了,黎明前的黑暗,往往正是一天之内最黑暗的时候。

     风又起,乌云卷动,天穹更暗,暴雨前夕似乎已悄悄降临。

     对于希恩来说,这个皇宫有趣的地方实在很多,但眼下最吸引他的地方,只有一处。

     这地方现在与希恩的距离,也仅有一门之隔。

     这个世上的门有很多种,宽的门,窄的门,高的门,矮的门,华丽的门,破陋的门,形形式式的门,甚至还有无形的门。

     无形的门,就存在于我们的心间,我们是否总喜欢用一扇无形的门,将自己与外界隔绝起来呢?

     希恩心里也有扇门,但他这扇门显然与梅花嬷嬷的那一扇不同。

     梅花嬷嬷这一路走来,秀眉一直蹙起,总好似心事重重。

     但她不说出来,希恩绝不会去问。

     希恩心里头也实在有很多问题想问她,但他却始终忍住没有开口,因为他明白一点。

     有些问题一旦问出口,问的人就会后悔,既然如此,这样的问题,又何必一定要问出口?

     希恩不想自己后悔,对于他来说,世上最可怕的事,或许就是后悔。

     他不想破坏当下与梅花嬷嬷的关系,尽管他们的关系看起来,当真是既牵强附会,又扑朔迷离,还莫名其妙。

     无论那一扇门,总有被打开的一天。

     身前的门,就被希恩大咧咧地推了开来。

     门当然没锁,锁着的门,自然不会轻易被推开。

     难道希恩能未卜先知,先一步看出这门没锁?

     屋内没人,更没点灯,里头黑魆魆的一片。

     但门刚被推开,一阵沁人心脾的馥郁香气,便迎面而来。只不过这股让人心舒的香气,才钻入希恩鼻子,便似秋风扫落叶般,转眼已被席卷一空。

     库房的情形,似乎又一次重现。

     希恩的鼻子,忽然之间就只能闻到淡淡的,幽幽的,冷冷的芬芳。

     好霸道,好凛冽的梅香。

     梅花嬷嬷已站在他身旁,她闪动着的眸光,也投进了房内的黑暗中。

     梅花嬷嬷深邃的眼光,仿佛也与希恩一样,俱视黑暗如无物,那幽深秀丽的眼神似穿透了面前的黑暗,直射进屋内的事物上。

     但她本应清澈的眼瞳,此刻亦如希恩的眼睛一样,都好像蒙上了一层奇特的神采。

     房内的修饰已不能用华美、贵气来形容,那简直就是奢华,奢华到了极点,恐怕连国王的寝宫,也未必及得上这里的奢华。

     这是希恩平生见过的最奢华的房间,这里面每一件精致至极的陈设,莫不隐隐透出一种近乎堕落的奢华。

     这是间女人的房间,而且这个女人很会享受,希恩简直从未见过如此懂得享受的女人,近乎堕落般的享受。

     希恩看着面前的景象,沉默了很久,才长长叹息一声,道:“人活到这个份上,恐怕再也不能奢求点什么了。”

     梅花嬷嬷没有说话,她似乎已看得出神。

     良久,她也缓缓叹息一声,幽幽道:“像她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上,恐怕再也没有一点意义了。”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她说话的语气、神态,仿佛变得跟希恩相似了起来。

     无论什么人,骤然见得这么一间房间时,只怕也会变得跟他们一样。

     希恩举步走入了屋内,梅花嬷嬷先是怔了怔,也随着他的身形,盈盈而入。

     他们两人如幽灵般,一下子融入了屋里的黑暗之内。

     房门关上,屋内更黑,但一点也不能影响到他们的视线。

     梅花嬷嬷一言不发地看着希恩在房内东摸摸,西触触,他仿佛对屋里的每一样物件都充满了兴趣。

     但他看着某样物件的眼神,又是那样的深不可测、神秘奇特,好像他看的不是那物件的本身,而是在看着某样奇诡玄妙,偏又不着形迹的东西。

     梅花嬷嬷突然忍不住出声问道:“你到底在找些什么?”

     她的声音,在这间房间里听来,竟让人觉得特别的清冷、幽深。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