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皇宫“巧”遇(中)
    这股香气冷冽而清幽,淡雅而芬芳,脱俗而凛然,只要闻过一次,就叫人再也不会忘记。

     希恩看着面前的皇家卫士,认真地问道:“你闻到了吗?”

     谁知那皇家卫士听得此问,心中却更为疑惑,一脸诧异地看向希恩,大讶道:“闻到什么?”

     希恩不自觉地揉了揉鼻子,莫非是错觉?

     希恩失笑地摇了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没什么,可能是我的鼻子出了问题。”

     那卫士谅解地笑了笑,道:“我的鼻子也常常会出现问题,尤其是感冒的时候。”

     希恩也笑了笑,道:“可能我忽然得了感冒。”

     旋又轻轻一叹,叹道:“这感冒来的,真不是时候。”

     那卫士看着希恩,脸现关切之意,道:“大人,您得小心身子。”

     希恩微笑着点了点头,突然眼珠一转,指着廊道旁的房间,问道:“这是干嘛用的?”

     那卫士显然料不到希恩有此一问,脸上微微一愣,不过惊讶的神色转瞬已逝,似乎不曾在脸上停留过一样。

     他已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看了好一会之后,才把目光转向那房门。

     又过了好一阵,他才把目光收回来,重新看向希恩,道:“如果小人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存放鲜花的库房。”

     希恩深深地看了那卫士一眼,然后转过头去,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房门,眼睛里像有种慧光在闪动着,他的心里好像在转着什么念头。

     他平凡的侧面轮廓,在此刻看来,好像忽然多了一点神秘、深远的韵味。

     那卫士怔怔出神地看着希恩平凡而独特的侧脸,心里似乎也在想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希恩嘴边好像多了一丝奇特的笑意,又转过头来,对着那卫士道:“我能进去吗?”

     那卫士看着希恩的眼神一凝,身子似乎一僵,但立即就反应过来,大感为难道:“这……这……”

     希恩不等他回答,就已贴近房门,准备推门而入。

     那卫士目光闪动,先一步抢了上来,背对着希恩,恭声道:“还是让小人来吧。”

     希恩看了他一眼,默默地退后了一步,沉声道:“好。”

     那卫士双手缓缓扶上门柄,手指不着痕迹地轻轻律动几下,才用力往里推门。

     就在这时,一只手忽然有力地切在他颈后的动脉处,他身子剧震,又愕然,又艰难地别过头来,睁得大大的眼珠,似乎还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实。

     但下一秒,他的手颓然滑落,人也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就倒在刚好走上前来的希恩怀中。

     一来事情太过突然,叫人完全预料不到,二来那卫士根本就没防备希恩之心,更想不到他会出手偷袭,所以希恩才会轻易得手。

     希恩将那卫士轻轻放倒在房内的地上,帮他合上因惊骇不信,而仍未闭上的眼帘,俯身低声道:“好好睡上一觉吧,难得有这么多鲜花为你作伴。”

     说完,希恩便立身而起,关上房门,转身细细打量起这房间来。

     花香,各式各样的花香,不住萦绕鼻端,纷繁当中好像又隐有规律,香气相互叠加,互相影响之下,却又不令人感到恶心难受。

     物极必反,极香必然极臭,但幸好这极端的事情,并未发生在这房间内。

     希恩缓缓地转着头,看着面前成百上千、颜色各异的繁花,一时间实在感到眼花缭乱,视野受阻。

     更为难受的是鼻子。

     有时候,多反而比不上没,比如就在当下,就在这个房间,希恩情愿一丝香味也没有,他已开始怀念起清新的无味空气来。

     极博极杂,定然又乱又浊,香气如是,世上的大多事情,岂非亦如是?

     一个嗅觉如此敏锐,如此细腻的鼻子,假若时时刻刻都在闻着各色香味,那不叫享受,那叫遭罪。

     希恩边揉着难受到了极点的鼻子,边露出一丝发自心底的苦笑。

     蓦地,所有的香气奇迹般消失一空,只剩那一道淡淡的、幽幽的、似有似无的清香,飘然钻入鼻端。

     幽香是那么的清淡,那么的怡人,那么的熟悉,天上地下,仿佛就只剩下这独具一格,凛然不可侵的芬芳。

     希恩的鼻子才刚刚闻到这清冽的芬芳,人已身不由己地被一股神秘的牵扯之力带着,一下子穿过眼前的繁复乱眼,诸香扰鼻的花阵,来到一处空空荡荡的所在。

     天上地下,也只有一个人,才配拥有如此独特细腻的幽芳。

     幽香钻入了鼻端,却似钻进了心间,希恩心中一喜,脸上已有了喜悦的笑意。

     “梅花姐姐!”希恩的嘴巴也已忍不住心中的惊喜,霍然微笑着说出声来。

     话刚出口,希恩灵动的眼珠,已觅着一道窈窕婀娜的优美身形。

     希恩的头急急忙忙地微往上抬,入目所见,却大失心中所望,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张平淡得出奇的脸。

     希恩满腔欣悦跃动的心情,仿佛被一盆冷水,当场淋个里通外透,在瞬息间冷却了下来。

     心是冷了下来,但希恩明亮的眼睛,却忽然骨碌碌地转了一转,手随念转,已突地伸了出来,竟毫无一点礼貌地直直摸向,面前袅袅婷立的女子脸上。

     那女子弯弯的,淡淡的柳眉,不禁微微往上一扬。

     “啪”的一声轻响,希恩作怪的手才到途中,便被那女子的纤纤玉手给拍了下来。

     这一拍自然没有用上丝毫劲力,否则希恩的手,焉能再有完好之理。

     但希恩却煞有介事的大皱眉头,现出一脸苦相,还对着自己的手不停地吹着气,似乎真的被拍得阵阵生痛。

     那女子看着希恩搞怪的滑稽样子,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低声笑骂道:“臭小鬼,还装。”

     说着,举起晶莹如玉的素手,作势要打将过去。

     这声“臭小鬼”,听在别人耳里,只怕觉得又讽刺又难堪,但听在希恩耳内,却直令他心花怒放。

     希恩朝着那女子调皮地眨了眨眼,夸张地往后一缩,接着便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那女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虽然这惊鸿一瞪,只是出现在这张普通无比的脸上,可一样瞪得希恩三魂不见了七魄,整个人都似已呆得不能再呆。

     那女子看着希恩的呆样,先是掩嘴浅笑,接着脸容忽地一肃,语气转冷,低声责骂道:“臭小鬼,你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敢跑到皇宫里来。”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