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最后三强(中)
    以瓦帝斯现在的精神力,暂时还不足以长时间,沉浸在这种玄奥的状态之中。

     极为短暂的一瞬息,瓦帝斯就不得不从这种神奇无比的境界之内,脱离出来。

     不过虽说仅有一刹那,但却让瓦帝斯受用无穷。

     敌我双方所处的位置,正在使用的招数,身体的反应变化,甚至连脸上的表情神态,俱是无一遗漏,尽现在瓦帝斯脑中。

     瓦帝斯右手忽地紧紧反握在,凯斯已失去力量却依然抓住自己,毫不放松的左手。

     刚刚还贴在凯斯怀里的左手,霍然用力揽在凯斯腰上,左脚闪电般踏上,凯斯被冰刺钉住的右脚掌。

     右脚移步到左脚的斜后方,以左脚为轴心,带动身体滴溜溜地一转。

     悄然无声地,一朵鲜艳夺目的血花,忽然在瓦帝斯胸前绽放。

     锋利无比的剑尖,已在电光石火的瞬间,不单刺穿了瓦帝斯身上还没完全消散的冰盾,而且还扎进了瓦帝斯胸膛的肌肉里。

     冰盾之上,已然布满了如蛛网般密密麻麻的裂缝。

     一小块冰渣随着“啪”的一声轻响,突地碎成冰粉,似雪白的流沙,淅淅沥沥地往下掉落。

     这块冰渣宛如一首凄美乐章的开篇,瞬间引起其他音符的共鸣。

     啪啪啪的声音,接二连三地响起,瓦帝斯身上早已不堪重负的冰盾,块块碎裂,如雨而落,转眼摔个粉碎,铺了一地。

     如雪般纯白洁净的长袍,胸前竟露出一个细洞,细洞的边缘已被鲜红的血液所浸染,红得妖异,红得耀目。

     “你没有机会了!”一把冷冽得恍如万载寒冰的声音突然传出。

     伴着一声冷哼,一只白芒闪耀的手,霍地探出,竟狠狠抓住了刺剑又乍又利的剑身。

     这只手仿如铁铸钢炼一般,竟无视刺剑锋利的两缘,甚至连一丝皮肤也没有被割破。

     身子微微后退,剑尖从瓦帝斯胸前抽了出来,瓦帝斯低头一看,长袍破洞里,那微小的创口,就像一朵怒放着的邪美红花,登时就吸引了瓦帝斯目光。

     剑尖虽然已插入了肌肉里面,但仅仅伤到表层的肌肉,里面的骨骼和内脏,倒是完全没有一点受损的迹象。

     不过,这对于瓦帝斯来说,却是不可原谅的,因为他流血了。

     哈尔此时的脸色,当真丰富无比,精彩纷呈——或惊,似怒,像恨,如怨,亦无奈。

     希恩从来没有想象过,一个人的表情,竟然可以如此之多彩。

     一张脸就似一段完整的人生篇章一般,将人生历程的种种体现,均毫无遗漏地表达了出来。

     不过设身处地一想,希恩忽而觉得哈尔的表情,又似在情理之中。

     一看场上的情形,便可知道哈尔为何七情上面。

     只见刺剑已然洞穿了凯斯的后背,直至没柄,一截剑身从不知死活的凯斯胸前透出。

     剑身之上竟不见一丝血迹,惟有剑尖之处现出一点鲜红,血液连渗出的机会都没有,可见这一剑速已快到了何种程度。

     极快必然极强,加之金属性的锋锐,这宛如神来之笔的一击,挟速度之极,带锋锐之威,委实可一而不可再。

     以哈尔现阶段的实力,也必须借助巨大的外力,方可达致这样的境界,这一刺,可以说得上是哈尔最为巅峰的一刺。

     可惜这巅峰一刺,却没有毕其功于一役。

     它所取得的效果,着实令人感到极为意外,难以置信。

     误伤临时战友,刺破瓦帝斯一面冰盾,为瓦帝斯带来一点皮外伤,仅此而已。

     希恩不由得细细回想起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

     背后直临致命一击,瓦帝斯却像闻歌起舞,牵着舞伴的手,身贴身地带着凯斯,做出了一个极为标准的圆舞旋转

     优雅从容,灵动飘逸,洒脱自然,那就似在剑尖上舞动。

     舞步一转间,剑身已当胸穿透了凯斯。

     借着血肉、骨头的一点阻隔,于十万火急之中,瓦帝斯左手一松,身已微侧,往后一撤。

     一旋即离,一触即分,那动作轻盈优美得无以复加。

     刺剑几乎是沿着瓦帝斯还握住瓦帝斯的右手,当胸袭来,径直洞穿冰盾,扎进肉内。

     可是剑势已尽,气劲已消,亦只能刺破一点血肉。

     这一剑刺得固然是石破天惊,非同凡响,但瓦帝斯破得更是绝妙无双,巧夺天工。

     立时就令想赶过来施以援手的主裁判,硬生生的止住了前行的脚步。

     希恩不得不慨叹,单论实力,身怀奥术魔法的莉莉丝,可能跟瓦帝斯不相伯仲。

     但若是论起临敌机变的战斗天赋,恐怕几个莉莉丝加起来,也比不过一个瓦帝斯。

     一个为战而生,在战中成长的可怕人物。

     如果再要论起心智计谋,估计莉莉丝更是不如。

     天赋才情,心智实力,瓦帝斯当属初级班第一人。

     形势峰回路转,急速变幻,优势冰消瓦解,杀着不见奇效,也难怪哈尔做出如斯表情。

     优势劣势,先机后发,向来就是互为转换,对立而统一,就像无形的流水,毫无常势可言。

     场内异变突起。

     瓦帝斯周身的温度,條地急剧下降,极冷碰上温热,一层又一层,一圈又一圈的水蒸气,瞬间变为一阵阵的白雾,一下子遮住众人的视线。

     瓦帝斯怒了,但越是愤怒,瓦帝斯那颗冰冷的心,却越是致命的平静。

     一股无可抗御的寒流,从他身上散发而出,围绕着瓦帝斯旋转了几圈后,猛然向哈尔卷去。

     寒风呼啸,冷流咆哮。

     寒流竟似能体会到主人当下愤怒的情绪。

     由情入魔,以怒驱法,手段高明至极。

     将愤怒的情绪赋予魔法,魔法便拥有生命。魔法与施法者,自此再也不分你我,水乳交融,混然一体。

     哈尔身后的风之翼,早已消失不见,手中的刺剑,却依然扎在凯斯体内。

     面对瓦帝斯的突然出手,虽然身处凯斯身后,有这个不知死活的临时好战友做挡箭牌,哈尔还是不敢有半分大意。

     这个瓦帝斯实在太可怕了。

     谁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骇人手段还未使出。

     目光在凯斯惨不忍睹的身上悄然一转,哈尔顿觉大为对不起凯斯。

     凯斯先是成功拖住了瓦帝斯,然后又无辜的捱了自己收手不及,锐不可当的致命一剑。

     只是眼下为求自保,哈尔也顾不得这么多,心中一狠,持剑的右手用力往后一拉,刺剑立即从凯斯身体抽出。

     因为心中有愧,哈尔再也不敢看向,现在死活不知的凯斯。

     这笔冤枉账,自是要算到瓦帝斯头上。

     新仇旧恨,惊怒交集。

     哈尔一双锐目死死盯住瓦帝斯,捏剑的手不由紧握,其上青筋凸现,足见主人心中怨怒。

     寒流有如活物,竟对凯斯不理不睬,分成无数股,径自越过凯斯双肩下垂,摇摆不定的身体。然后急剧扭成一股,迎头直奔哈尔。

     哈尔目不转睛地看着欺近身前,恰似冰锥状的寒流。

     寒流未至,刀割一般的冷意,已袭体而来。

     哈尔眼神一凛,斗气运转,才勉强将寒流对身体的负面影响减至最低。

     左脚前跨一步,带动身体微转,左手往内一收,右手往前一推,看似朴实无华,却又不可小看的全力一刺,已然杀出。

     针尖对麦芒,以力搏力,以势迎势。

     哈尔贸然感到压力一松,刺剑被前击的力量,惯性往前一带。

     一种熟悉无比的感觉,忽又由哈尔的手传至心间。

     这是刺剑入体,穿过血肉的感觉。

     在哈尔为击破冰锥,刺伤瓦帝斯而高兴的当儿,四散开来的寒流,旋又重新汇聚,并沿着刺剑一路向前。

     转眼已划过刺剑,如蛇一般缠绕哈尔的手臂而上,不一会就蔓延到哈尔全身。

     哈尔甚至一点反应也来不及做出,就被寒流袭了个通体冰冷,四肢血液不畅,斗气运转变慢。

     两趟浓眉更是被冰霜覆盖,变得雪白无比,面上同时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寒霜,模样说不出的滑稽。

     但场内没一个人会觉得滑稽,有的只是一种可以透入心扉的刺骨寒意。

     “踏、踏、踏”的脚步声,不住传来,每一步都仿佛踩到某种关键节点之上。

     哈尔不太畅通的呼吸,竟好像亦有点追随着这脚步声而吞吐的意味。

     雾霭散去,现出了瓦帝斯俊伟挺拔的身影。

     瓦帝斯身上除了早前的伤口外,并没有再增添任何一道新伤。

     这无疑说明了一个事实,哈尔的刺剑再次击错了目标。

     哈尔目露骇色,心头惊疑不定之下,双眼一瞬不瞬地注视着瓦帝斯,以防他有进一步举动。

     就在此时,一道比万古寒冰,还要冰冷的声音细细传入哈尔耳内,“有时候,活着比死更难受!寒冰刺!”

     也不见瓦帝斯有任何动作,上一刻还覆盖哈尔全身的寒霜,立马一收,快速汇聚于一处。

     哈尔一听到瓦帝斯语气不善的声音,就大感不妥,刚想做出反应,

     就见冰蓝光芒耀目一闪。

     腹中突然一痛,全身精力仿佛随着刺痛逐渐流失,而且贯盈全身的斗气,竟也像戳破的皮球一样,从又冰又痛的部位宣泄而出。

     虽然哈尔的身子,一下子由冰冷回归温暖。不过他的心,却一点也暖不起来,只因气海要位竟被活活刺穿。

     剧痛之余,哈尔深感乏力气促,想就此晕倒过去,偏偏气海之处翻江倒海般的疼痛,却让他思维保持极度清醒,想晕也晕不过去。

     此刻胜负已分,高下立现。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