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解药
    “可恶!”我心中大怒,只是当下没有心力去追,我抱着婉儿回到学院。

     婉儿现在更加虚弱,眼睛都无力睁开。

     我把婉儿放下后,立刻跑出去找戴院长。

     戴院长来看了看婉儿的情况,对我说道:“这种毒我也无能为力啊,这毒名为‘断命’,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毒药。”

     “院长,您一定知道下毒之人的身份吧?”我询问道。

     “知道,下毒的人是个杀手,来自于暗血盟,这个组织在八大域中都有分布,暗血盟的杀手擅长用毒,不过他们一般是不会主动攻击别人,除非是受雇于人,萧家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人吧?”

     难道是李家?

     我想了想似乎又不太可能,要想请动杀手必须要一笔庞大的费用,仅凭李家绝对拿不出来的。

     “院长,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眼含期待的看着院长,现在我完全没有办法。

     “办法倒是还有一个,但是太危险。”院长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什么办法?”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但凡毒药,都会有其解药,断命也是一样,你只要找到解药中的两种珍贵药草,我就有把握能救的了萧婉儿。只是这两种药草非常珍稀,这两种药草存在的地方也非常凶险。”

     “院长,您告诉我这两种药草的名字,危险我不怕。”

     “唉!也罢,我就告诉你,这两种药草分别是蓝黄圣草,以及火红银花。这两种药草就是解药的主要成分,只要有了这两种药草,婉儿一定会没事的。”院长叹了口气后说道。

     “那我现在就出发,院长明天的学院排名大赛我可能没办法参加了。”

     “无妨,救人要紧,你自己一定要小心,我给你的传声筒带在身上,有危险一定要通知我。”院长一脸关切的说道。

     我心里一阵温暖,点点头之后,立刻就出发了。

     院长说他会使用灵力暂时封印住婉儿体内的毒液,延缓毒液扩散,但是也只能延缓三天时间。所以说,我的时间只有三天,要是三天之内没有找到这两种药草,婉儿就要离开了。

     “魔尊,你知道这两种药草在什么地方吗?”一出去我就对着魔尊问道,魔尊早些年间纵横火域,对这些事情应该都知道。

     “小子,与其去找这两种药草,我们为何不直接去暗血盟?这两种药草非常难找,三天时间绝对无法找到,但是暗血盟,我知道它的位置,我们可以去那里拿到断命的解药啊。”魔尊说道。

     这个办法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这样一来,会非常危险。

     暗血盟是一帮杀人不眨眼的杀手,而且暗杀手段非常强,我很怕我们会一去无回。

     “咱们还是去找药草吧,暗血盟不是我现在可以接触的。”我非常坚定的认为,如果现在我就招惹上了暗血盟,以后绝对就会被彻底的缠上,以我现在的实力,若是被暗血盟缠上,那我可以说就已经命不由己了。

     即便我能躲得过他们一两次暗杀,但是依靠他们精湛的暗杀技巧,我不可能每次都躲得过去,所以再三思索,我还是决定暂时不去招惹他们,直接去寻找两种药草。

     魔尊也不再劝我,跟我说了一个可能存在这两种药草的地方。

     一路上,我把雨之精灵催动到了极致,速度非常快,经过一个多时辰,到达了魔尊说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广袤无垠的荒野,生长着各种荒草,林木。

     我心里有些诧异,疑惑的看了看魔尊,问道:“你确定两种药草会在这里?”

     “你看到的只是表面而已,往里走,你就会知道了。”魔尊卖着关子说道。

     我心里好奇,和魔尊继续往里走,往里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我停下了脚步。

     在往前是一片白色烟雾,烟雾随风飘动。

     “进去看看。”魔尊开口道。

     我稳了稳心情,跟着魔尊往里走去。

     进入了白色烟雾后,我愣住了。

     这里,这里竟然是一大片药田。

     药田里有各种灵草,在其中我看到很多珍稀的药草,不知道这片药田是何人种植。

     我扫了一眼,立刻就看到了我需要的两种药草,顿时心里异常激动,我立刻就跑过去想要摘取。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缓缓出现。

     我停下手中动作,看向来人,是一个老者。

     老者一脸的慈祥,看起来平易近人,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老者穿着一身白袍,缓步走到我跟前,在他到我跟前的时候,我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虽然老者脸上带笑,但不知怎的,我感受到了一种恐惧。

     “小家伙,你需要这两种药草?”老者开口问道。

     “是的,前辈。”我答道。

     “你可知道,这两种药草是我种植了五百年才长成这番模样的,就被你这样轻而易举的拿走,你觉得合适吗?”

     “前辈,都是晚辈鲁莽了,依前辈所言,晚辈如何才能拿走这两种药草?”我小心的问道。

     “你先告诉我,你要这两种药草做什么用?”

     “晚辈的女友中了断命之毒,现在以生命垂危,所以特来寻找这两种药草,希望前辈能大发慈悲,把这两种药草交于晚辈,前辈有什么要求,晚辈也会尽力去完成。”我看着老者说道。

     “断命!”老者听完后,脸上闪过一抹怒色,随后微闭双目,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心里异常着急,婉儿的情况绝对坚持不了太长时间,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都要抓狂了。

     “小家伙,你刚才说拿这两种药草是救你的女友对吗?那我就给你一个测试,如果你能够完成,我就把给你断命的解药,如何?”老者睁开眼睛看向我说道。

     “测试?行,前辈尽管来吧。”

     “好,现在你闭上眼睛。”

     我照着老者的话去做,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之后,耳边突然传来了琴声,琴声时而高亢,时而低沉。

     如潺潺流水一般,时而又如同江河奔流一样。

     而我不知不觉中,已经沉浸在琴声之中。

     “林凡,你在干嘛?”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出现。我

     立刻就睁开眼睛,婉儿正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婉儿,你,你没事了?你的毒解掉了?”此刻的婉儿和之前一样,再次活蹦乱跳起来。

     “什么毒?你在说什么?”婉儿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咦?

     我这才注意到,这里是在一个小山村,我和婉儿在一个茅草房里面。

     奇怪了,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婉儿怎么看起来像是失忆了似的。

     “啊!”婉儿突然一声惨叫,让我直接回过神来。

     我看向婉儿,在她的胸前出现了一根利箭,箭身已经没进一半多。

     不!不!

     我抱着婉儿,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发生,这一幕何其相似,在我脑海中已经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

     “林凡,不要哭,我死了以后,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着。”婉儿嘴角已经渗出了鲜血,越来越虚弱。

     “不,不要,婉儿,你不要离开我,你等着我,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不用了,没时间了。”

     随着婉儿的话音落下,婉儿的身体也在渐渐的消失,直到完全消失不见。

     一切就好像梦境一样,我不敢相信的站在原地,双手还保持着抱婉儿的姿势。

     ......

     “醒来!”

     随着一声喝声传来,我仿佛立刻从睡梦中惊醒一般。此刻

     才发觉到,琴声已经停止了,我还是在这片药田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