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第三个选择
    两人眼睁睁的看着将军被那股吸力吸得浑身透明,最后手指淡化到再也抓不住石块,一声吼叫过后,将军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中。

     薇薇安依旧瘫软在地上,眼神麻木,这样的画面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了,大到她已经无法思考,大脑都停止了运转。郑非也是傻傻愣愣的看着那条甬道,那条甬道已经平息了下来,略微有一点风被吸进去,旋转着。

     “咳咳咳……”苍老的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薇薇安立刻回过神,转头道:“老家主!您没事?!”郑非也回过头,看到原本已经躺在地上的老家主缓缓地爬了起来。

     “我以为我死定了……”老家主咳嗽着,站起了身子,他的脖子在缓缓地回复,“尽管我已经死了,但将军那杀人的眼神,又一次让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灵魂状态下,普通的物理性攻击是无法造成伤害的,虽然之前郑非就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现在看到老家主的脖子从面条粗细,重新还原成脖子,不免还是有些愣神。

     薇薇安松了一口气,说道:“太好了!我还以为我只剩一个人了,家主还在我就放心了。”完全忽视了郑非。虽然郑非也不在意,从小被忽视习惯了。

     老家主走到郑非面前道谢:“谢谢你啊年轻人,让我从将军手中逃了出来。哎,只是可惜了将军。”也不管郑非听得懂听不懂,握着郑非的手使劲的摇。

     薇薇安连忙给郑非翻译了一下,郑非也装作才听懂的样子,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友好的跟老家主笑了笑。

     郑非心里想着:“也不知道怎么的莫名其妙就能听懂他们说的话了,还是不要让他们发现的好,免得发生什么事情。”郑非秉着一向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与他人说,自己默默承受的性格,将自己能听懂他们说了什么的事情隐藏了下来。

     三人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还是若有余忌的样子看向那条还在缓缓吸引着周围空气的甬道。“被吸进到那里,就会跟那些动物和浑浑噩噩的灵魂一样转世成为畜生了吧。”薇薇安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绪,在想到了将军悲惨的下场之后,又开始不平静了。

     郑非一声不吭的看着那条甬道,脸色也不太好,毕竟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此情此景,比影视作品中的可怕了百倍甚至千倍。

     老家主感叹了一会,开口道:“逝者已矣,将军已经去了,就不要缅怀了。他这一辈子和我一起作的恶,会遭此判决也无可厚非。”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郑非和薇薇安,“之前将军进了另外的那一条甬道,似乎也遇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以将军的见识胆量,竟然也吓成那个样子,真不知道这条甬道里会有什么。”老家主目光凝重,“将军好歹也算是转了世,轮了回。尽管不是什么理想的转世,总好过消散于天地。”

     薇薇安看向老家主,本想安慰一句一切都会安好,可是此时此刻,薇薇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像这样担心的一直看着。尽管老家主算是无恶不作,但都是为了家族的发展,她能够理解家主内心的沉重。

     劳碌一辈子,为了家族双手沾满血腥,心脏都被邪恶给染黑,到了最后却是被人偷偷暗杀的下场,死后甚至还不知道是否能够在转世……

     老家主看着薇薇安和郑非都不吭声,笑了笑说道:“好了我们走吧,我们连死都不怕了,还需要怕什么吗。哈哈哈!”

     大声笑着,就率先走到了那条标注着,奢望轮回者的人间道中去。郑非和薇薇安对视了一眼,狠了狠心,一起走进了这条甬道。

     郑非跟着老家主和薇薇安一起进了甬道,一瞬间的黑暗让郑非的眼睛不适应的闭上,可是就这么微微的一闭眼,郑非就感觉自己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都开始空荡荡的。

     猛地睁开眼,眼前依旧是黑暗一片,自己的眼睛还没有那么快的适应这片黑暗,他只得重新闭上眼睛,叫到:“安?薇薇安?”没有人回应。郑非静下心来,用自己莫名得到的那个能力去倾听,周围也没有任何声音任何语言传入自己的脑海。

     郑非开始慌了,在这种空荡荡的地方,只有黑暗,只有自己一个人,显得无比的孤独。他终于体会到为什么那些影视作品中有展现小黑屋,在这种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一个人的内心是无比脆弱的,更何况是处于灵魂状态。

     他的脑内刚开始是一片空白的,突然就开始了瞎想,天马行空,想自己出生,想自己从小到大经历的一切,想起了孤儿院和老院子,想起了不久前还在自己身边上蹿下跳的老王。最后,他想起了,他已经死了。

     郑非苦笑一声:“我知道我倒霉,不用再这样回忆一次吧。这么倒霉,连死后还是一样,到的是什么鬼地方,根本不像是阴曹地府嘛。”郑非想着,等自己眼睛开始慢慢适应了黑暗,便往前飘去。

     飘着飘着,就好像撞到了什么,郑非怔了怔,灵魂状态下撞到东西是会反弹的,有一种软绵绵的触觉。他仔细看了看,这不是薇薇安吗,怎么在这里傻站着。

     郑非用手在薇薇安脸前摆了摆,因为光线昏暗,他并看不清薇薇安的神色,“喂,安?你怎么站在这儿。你的老家主呢?”

     郑非四处环顾,自顾自的跟薇薇安说话,可是薇薇安并没有理他,郑非转过头盯着薇薇安,说道:“喂,安?薇薇安?!”郑非好像发现薇薇安没有任何反应,伸手摇了摇她的肩膀。

     薇薇安发出一声惊恐的嘤咛,但是依旧没有反应,郑非凑近了一看,发现薇薇安的双眸紧闭,眉头紧皱,额头上还有豆大的冷汗,顿时感到有些诧异。

     这怎么的,似乎在做噩梦?是因为这甬道的影响吗?可是自己怎么就没有被影响?郑非心中暗自嘀咕,心下转头开始找起老家主。郑非很快就在不远处也发现了老家主,他也跟薇薇安一样,紧闭着双目,皱着眉头,不过带着一股杀伐果断的气势。

     “杀!杀!把不服从我的都杀了!”老家主突然闭着眼睛说出了这样的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郑非被老家主给吓了一跳,脸色突变的往后跌跌撞撞的退了好长一段距离,撞到了薇薇安身上,只听到薇薇安低声道:“快走,你们快走!那群家族的叛徒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郑非从踉跄中回过神,思索道:“难道他们这是遇到幻境了?”郑非看的小说影视也是不少,幻境这样的存在他也是了解的。“莫不是这就是第三个选择?将军不知道做了什么选择,应该是失败了,然后迷失了心智,就被畜生道吸走了。”

     郑非再三思索了一下,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只不过,为什么我没有事情。我似乎也没有遇到什么幻觉,难不成因为我太倒霉,连选择的权利都不给我了吗?”郑非给了自己一个最不合理的解释。

     “啊!”薇薇安猛地睁开眼睛,这还没从刚刚发生的一切之中回过神来呢,这就看着郑非正靠在自己身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模样,连忙推了郑非一把,叫到:“你在做什么?!”

     郑非被推到了老家主身上,他就像个皮球一样在两人中间,刚刚被老家主吓到了薇薇安的身上,这下好,又被推回到老家主身上了。

     郑非连忙从老家主身上站起来,回到地面上飘着,得亏他们现在都是灵魂状态,没什么重量,郑非好歹是个男人,这被一来二去的撞到一个文弱的女子和一个羸弱的老头身上,指不定就要被碰瓷了呢。

     郑非咳嗽了一声,说道:“安你刚才怎么了,样子很奇怪,你看,老家主也是这样,也很奇怪。”薇薇安看了一下老家主的模样,闭目蹙眉,嘴里嘟囔着,就跟做了噩梦似的。回想了自己的情况,说道:“刚刚应该是做了个梦?”

     “站着做梦?”郑非表示这个技能自己应该是学不会的,那些在一遍挤地铁,一遍再地铁上站着睡觉的上班族可能做得到。

     薇薇安白了他一眼,说道:“我猜应该是这个甬道让我们产生的类似幻觉的东西吧。”然后薇薇安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刚刚我看到了我们家族里的孩子,他们是站在我们这一派系的。那群孩子跟我关系很好,每每我结束工作了都回去陪伴他们。我就看到那群叛徒丧心病狂的举着刀,拿着枪来到了他们中间想要屠杀……”

     薇薇安一边颤抖一边诉说着,似乎想要让自己内心的压力减轻一些,“那群畜生连孩子都不放过,我让孩子们先走,自己留下来想跟他们拼命,可是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被制服了之后,他们就想、想侮辱我”薇薇安眼神中流露出惊恐,“然后我就自杀了,紧接着我就回到了这里。”

     郑非宽慰了几句,叹了一口气,这种家族纷争,他一个普通人也不太懂,只能安慰似的拍拍薇薇安的肩膀。

     就在这时,老家主突然跪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和咳嗽起来,“我活下来了,哈哈哈哈!到最后是我活下来了!你们这群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