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阿努比斯的审判(上)
    阿斯将三人带到了一个普通的黑色木门面前,一蹦一跳的走了,留下三人面面相觑。看着这木门十分的普通简单,这里真的是那位阿努比斯大人所在的地方吗。

     老家主沉吟了一会,说道:“走吧,阿斯不是说阿努比斯大人是比较谨慎刻板的吗,可能也比较喜欢这种简朴的风格。”

     旋即敲了敲门,站在门口静静等候了一会,只听到门内一声低沉的声音:“进来吧。”那声音十分粗糙沙哑,有一种浓浓的死亡的味道。

     “失礼了。”老家主带头开了门,以一副谨慎守礼的姿态走了进去,低着头,沿着地上暗红色的地毯往前走。

     薇薇安也是恪守礼节,低着头,学着老家主的模样走了进去,不敢抬头看,生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脚步都是僵硬的。

     郑非跟平时一样低着头,慢慢走进去,却被门口绊了一跤,啪的摔在了软乎乎的地摊上。当即老家主和薇薇安的内心是崩溃的,如果说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内心有一万头***奔腾而过。

     郑非尴尬的爬起来,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远处的人影,只看到一个胡狼头人身的身影背对着他们站着,面前是一个庞大的天秤。

     阿努比斯听到身后的躁动,耳朵抖了一抖,回过头看向郑非三人,只见郑非死死地盯着自己,心下恼怒,但是作为审判者,决不能因为情绪而失了分寸。

     “汝等乃是通过了选择,到吾面前接受审判之人?”阿努比斯的狼吻微张,一股黑暗与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老家主和薇薇安倒是没感觉什么,但是郑非承受的压力却是最大的。

     他直面阿努比斯的狼吻,阿努比斯那青色的眸子死死盯着自己,眼神中透出的蔑视和高傲让郑非无可奈何。郑非的脑海里盘旋的是黑色的乌鸦和枯骨,还有数不胜数的苍蝇在腐臭的尸骨上觅食。远处的胡狼舔舔嘴唇,对着自己龇牙咧嘴,自己却只能站在原地瑟瑟发抖,迈不开脚步。

     “哼。”不等他们三人回答,阿努比斯重新背对三人,伸手一指,说道:“那个女性的灵魂,汝先到吾身边来。”

     阿努比斯的话语充满着不可违背的意思,薇薇安颤抖了一下,心下恐惧的,身子有些后退,“为……为什么是我先……”惊恐的问道。

     阿努比斯重新回过头,细细的看着薇薇安,面不改色的说道:“既然你提问了,那我给你解答。因为这是规矩,女性灵魂先进行审判。是规矩,就不能更改。”

     老家主连忙拉过薇薇安说道:“安,不要惹恼他,就按他说的办吧,相信阿努比斯是公平公正的。”

     薇薇安只得颤抖着迈开脚步往前走,一步一步走向阿努比斯,也亏着薇薇安的内心素质高,平时也算是见过大风浪,站在阿努比斯身前居然没有被那狼首人身给吓倒。

     阿努比斯看着她,眯起了眼睛说道:“你,很不错。”赞扬的点点头,薇薇安并没有听懂阿努比斯的意思,以为阿努比斯是在说反话,吓得瘫坐在了地上。

     “呼……”郑非满头大汗的也瘫坐在地上,总算从阿努比斯眼中的杀意逃脱出来了,也得亏是因为阿努比斯的注意力早就不在郑非的身上。

     阿努比斯回头瞥了一眼郑非,并没有表示什么,只是低下头去看着薇薇安,淡淡的说道:“你应该是叫做薇薇安,对吧?”

     薇薇安颤抖着点点头,她的目光和阿努比斯对视,阿努比斯那独特的,胡狼的眼眸让薇薇安感受到千百倍的压力。

     阿努比斯收回目光,继续说道:“不用担心,从规则上来说,审判者是不能对被审判者进行攻击的。”阿努比斯似乎给了薇薇安一点时间,自顾自的转身不去看她。

     过了一会之后,薇薇安总算回过神来,郑非也是慢慢冷静下来,站了起来。老家主还是保持着垂首的姿势一动不动。尽管阿努比斯说他不能攻击自己,可是作为神通广大的一个神灵,一个传说,怎么可能会没有办法对付自己几个普通人,还是尽量不要触怒他的比较好。

     薇薇安开口道:“阿努比斯大人,您需要如何审判我们……”她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颤抖,可是似乎有点困难。

     阿努比斯转过身子,说道:“看起来你已经冷静下来了。”阿努比斯的手在空中挥舞了几下,似乎在做一个什么仪式。

     周围的黑暗突然滚动起来,飞速的朝阿努比斯的方向汇聚而来,只见一个漆黑色的阶梯被黑暗聚集而成,出现在了薇薇安的面前。

     阶梯缓缓地降到薇薇安的脚下,阿努比斯示意道:“上去吧。”薇薇安照做,阶梯开始变大,黑暗继续涌动,形成了一个类似护栏的东西,然后缓缓地动了起来。

     薇薇安起初是惊了一下,然后抓住了护栏,随后看这个黑色的阶梯慢慢向上移动,移动的也非常稳健,薇薇安就放开了护栏。看到站在地上抬头看着自己的阿努比斯也缓缓地飞了起来。

     阿努比斯飞到了那个庞大的天秤中央,见到黑色阶梯已经将薇薇安送到了天秤的一边,天秤开始往薇薇安那边倾斜。薇薇安倒是不太明白自己需要做些什么,为何站在这个巨大的平台上。

     整个天秤是十分庞大的,而薇薇安上去所产生的倾斜是十分轻微的,轻微到她自己根本感受不到这个天秤的移动,甚至连郑非和老家主都没有看出来。

     “这天秤是坏了吗?”郑非心想。“阿努比斯大人,这是?”薇薇安迟疑的问道,“为什么把我放到这个平台上来。”

     阿努比斯看向她,点点头说道:“既然你提问了,我也必须回答你。这个是审判之秤,专门用来审判一个人的罪恶的。如果你通过了审判,那我会送你上圣城,如果你没有通过,那就将你丢下冥河喂阿米特兽。”

     薇薇安听了一愣,问道:“阿米特兽是什么?这审判又要怎么审判啊……”阿努比斯并没有因为她询问了这么多问题而生气,只是淡淡的说:“阿米特兽是冥河中唯一生存的生物,如果被他吃掉,那就会在他肚子里沉沦,不是消散,而是永世不能超生的在阿米特的腹内忍受胃液的侵蚀。”

     回答完阿米特兽是什么这个问题的阿努比斯伸出手来,只见黑暗中产生了一条裂缝,似乎是空间被划破了一般。阿努比斯将手伸进去探寻,一把捏住了一个物件,然后将那物件拿了出来。

     一阵白色的光芒闪过,一股威压横在了三人身上,不过阿努比斯弹了弹手指,那威压就消失了。“羽毛!”郑非惊讶道,“难道这还有天使?”

     阿努比斯用低沉的声音回答:“天使那种卑微的下等神仆的确是存在的,不过这羽毛可不是天使这种神仆的羽毛,而是正义与审判之神玛特的羽毛。”

     一边说着,阿努比斯一边将玛特的羽毛放到了审判之秤的另一边,只见那羽毛在的一遍立刻就往下沉了去,很明显的是,薇薇安灵魂的重量居然比那羽毛还要轻。

     阿努比斯赞扬的点点头,将玛特的羽毛取了下来,放在了审判之秤的旁边备用,然后又让黑色的阶梯把薇薇安从审判之秤上接了下来。

     阿努比斯将手放在薇薇安的头顶,然后默念了一句咒语,和声说道:“薇薇安,你的内心充满爱和光明,罪恶在你身上无足轻重,你有一个担忧他人的好灵魂。”玛特的羽毛亮了起来,柔和的白光似乎驱散了阿努比斯身边的黑暗。

     薇薇安的心情也因为这白光变得平缓,道谢之后,重新变得清明的目光望向阿努比斯,她突然觉得这个神也没有那么可怕,尽管严谨刻板,死守规则,但是还是个好人。薇薇安现在是这么认为的。

     阿努比斯说道:“薇薇安,你现在一旁等候,稍后有人指引你度过亡者之殿,你在经过祝福之后,就能到圣城去了。在圣城生活一段时间后,你可以选择留下,或者转世重新轮回。”

     薇薇安雀跃起来,高兴的说道:“谢谢阿努比斯大人!”然后兴奋的目光扫向了还在等候的郑非和老家主。她是多么希望郑非和老家主也能一起通过审判,到圣城去,毕竟人生地不熟,多两个熟人也是一件好事。

     阿努比斯重新回过头,往向下方的老家主,突然伸出手去,黑暗猛地一震,疯狂的涌动起来,形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掌,一把将老家主抓住了。

     “唔!”老家主一个猝不及防,被黑色的大手给抓了个正着,阿努比斯操控着这只手,将老家主拖到了自己的面前,一股腥臭直接喷到了老家主的脸上。

     老家主脸色惨白,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是不是引起了阿努比斯的愤怒。薇薇安惊叫起来:“阿努比斯大人,您不是说不会攻击被审判者的吗?!”薇薇安意识过来,这是一个神灵,主管亡者的审判的神灵,怎么可能会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