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郑非
    作为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不发展的大学生,郑非相当本分的扮演了这样的角色,样样都会,个个稀松。

     郑非,有着一张一看就觉得倒霉的脸庞,留着刺猬头,肤色偏黑,但是眼神却能够人忘不了。那是一双多么无比倔强坚定的双眼,透露出那即便历经苦难依旧能坚定不移走下去的信念。

     郑非是个孤儿,虽然先天身体上没有什么疾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的是只要他在,运气就非常的差,可以说是幸运E的一个存在。

     郑非是在逃亡的路上出生的孩子,他的双亲是一对杀手,道上称作绝杀双煞,只要他们出现的地方就是死亡,就必定绝杀。

     不知道着了什么邪,一次绝密任务中被叛徒出卖,郑非的母亲中了毒,在即将被死敌侮辱的情况下被郑非的父亲救出,然后为了解毒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然后就有了郑非。

     怀孕期间的两个杀手左躲右藏,想从杀手生涯中解脱出来,可惜事情暴露,被死敌和自家组织联合追杀。

     这一追一逃就拖了将近九个月,郑非母亲就怀着小郑非,挺着大肚子在移动,终于顶不住压力早产了,就是这样的一个早产,偏偏运气不好的大出血难产。

     好不容易生下了郑非,让郑非父亲送到了孤儿院,取名郑非,寓意是非同寻常的一个孩子。

     看着父亲把自己放下的郑非不哭不闹,只是尿了自己父亲一身,随后便看到自己父亲的眼中滑落了泪水。

     因为这个孩子,郑非的母亲在医院被追杀者包围,郑非父亲去救的时候因为郑非的尿的气味暴露了行踪,双双殉难,绝杀双煞就此断绝。

     幸运的是郑非没有出事,安安静静的在孤儿院成长,可是伴随郑非童年的不是玩具和幸福,而是各种离奇的倒霉事件。

     小的像是吃饭断掉筷子的同时碗也会有个洞,饭里有石头那更是常事,搞得孤儿院长经常以为是小郑非在恶作剧。

     但是自从经历了失火进水,电风扇掉下来只砸到郑非的床之类的事情之后,院长彻底明白了:这小子走霉运!

     好在因为这样的事情频发,上面对这个孤儿院也比较重视,多亏了郑非的霉运,孤儿院的预算也多了,大家生活的也就好一些。

     出于各种原因,郑非就被拉扯长大,期间经历的倒霉的事情数不胜数,从小的经历和骨子里的坚韧让他有了一双坚定不移的眼睛。

     算算时间也是到了大学,郑非不想让自己的霉运影响到其他的同学,毕竟自己上学期间被不可抗力损坏的公共物品数不胜数了,尽管大体是自己倒霉,但是在同个教室学习,总会有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时候。

     于是乎郑非习惯了独来独往,遇到倒霉的事情也是默默解决,好在的是自己大学寝室的几个室友还是比较大度,没有在意自己倒霉的经历。

     “卧槽!!”中午,上午的课结束后的郑非默默的从教室走回宿舍,一开门就发现翘了两节课的室友发出了大吼声,“非子!我抽到S级人物了!我抽到冥拳了!今天真走运啊!”

     郑非室友在玩的是一个手游,名字叫轮回。轮回是突然崛起的一个游戏,无论是制作还是剧情都十分细腻精致,仿佛是真正发生在某一个轮回中的故事被现编成了游戏。

     玩家可以通过支付钻石或者用召唤卷轴来召唤人物的出现,成为玩家小队的战力,可是由于爆率偏低,经常被诟病。

     郑非也在玩这个游戏,不过他室友队伍中的几乎都是金光灿灿的神人物,他队伍里的却是一片凄惨。

     “老王,你今天又不去上课,老师已经点你的名字了,说下次还不来要跟老班讲了。”郑非放下书本,好心的提醒道。

     “非子,你也抽抽看啊,今天好像爆率提高了一点。”老王高兴的从床上下来,丝毫没有在意翘课的后果,直接无视了郑非的话。

     “我说老王,你听到我说什么没有。”郑非低沉的说道,“老班也跟你说了,你要是再被发现,要留级的。”

     老王却淡定的摆摆手,说道:“那有什么,下节课再去就是了呗,更何况考试我都能及格,他怎么让我留级。”紧接着快速的穿起衣服来。

     郑非无可奈何的摊摊手,正准备收拾一下书本就上床休息一会去,老王却连忙把郑非给拉住了,“非子啊,别上去先,你吃过饭没。”

     老王单手穿着裤子,另一只手抓着郑非的衣服,然后郑非就被老王一把扯了过去,撞到了椅子,椅子连带着撞翻了热水瓶,热水洒了一地。

     “卧槽……”老王惊叹了一句,“可以啊非子,你这脸黑的也是没谁了,这又来了。”老王跟郑非做室友挺久了,早就对他的运气见怪不怪了,甚至想试试让郑非幸运起来。

     郑非叹了一口气,扯开了老王的手,将现场快速收拾完毕,对付这种情况,郑非可谓是轻车熟路,快的不能再快了。

     “对了,你到底吃了没有,你还没回答我呢。”一遍看着郑非飞速收拾现场的老王,一遍将外套穿好,说道。

     “没。”郑非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句,早上吃包子的时候肉掉了,想把包子皮吃完的时候有个人踩到了自己掉的肉上,滑了一跤撞到了自己,连包子皮也掉了。结果导致自己饿过头,不太想吃东西。

     老王早就猜到是这个答案,靠在床边和郑非说:“非子,一起去吃点什么吧。我快饿死了,作为歉意,中午我请。”

     郑非其实不太想同别人一起吃饭,因为如果一起吃饭的话,可能会影响到别人吃饭的心情,指不定自己饭里会有一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用了吧。”郑非苦笑着弱弱的说了一句,“不用道歉的,我倒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自己去吃饭吧,我不太饿。”

     老王一把揽过郑非说道:“那哪儿成,走走走,我请你吃饭走。看你这小身板,为了活下去也要吃饭,你肯定早饭也没吃吧,你就当不吃就会死就好了。哈哈哈!”

     郑非被老王拖着,稍微抵抗了一下,发现的确像老王说的,自己没什么力气,身板也比较小,也就顺从了老王的意思。

     两人顺着楼梯下楼,可谓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先是被篮球部的一堆大高个挤回了楼梯,又遇到了学生会的女生来检查宿舍,那些妹子看基友的眼神让老王尴尬的放开了手。

     结果就是一个女生绊了一跤被老王扶了一下,摔倒时候胡乱抓的手拉倒了郑非,女生是站稳了,郑非却又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好在只是几阶台阶,不然得摔出个好歹。

     一路上,躲过电动车过水坑溅起的水却自己踩到水坑里,被自行车撞了个满怀,路过草丛被从里面跳出来的一只黑猫撞到了脚。

     总算到达食堂的两个人对视,老王依旧帅气骚包,郑非身上却是水迹车印猫爪,似乎刚刚逃难出来一般。

     郑非淡定异常的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干净,想去洗个手,却被告知洗手间的水龙头今天刚刚坏了,马上派人来修。

     老王哭笑不得的拍拍郑非的肩膀,递上一个湿巾说道:“非子,每一次我对你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也太可怕了吧。”

     郑非沉闷着声音说:“老王,你说怎么才能幸运起来?我实在不想再这样天天遇到倒霉的事情了。”

     老王感慨,自己是一个还算相对幸运的一个人,出生也还可以,运气比起郑非来说已经算是福星高照了,他也有心想帮自己室友,可是有心无力,运气这东西捉摸不定,也没办法衡量,只得宽慰一句:“活下去会好的。”

     郑非沉默不作声,老王尴尬的笑了笑,转移了个话题:“你看那妹子,挺美的吧。”指了指远处正在点菜的一个女生。

     “一般吧。”郑非现在心情低落,觉得看什么都不太美,随意的点了一些小食吃,好在没出什么意外。

     吃完饭的两人回到寝室,郑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之前被老王打断了,现在慢慢地重新收拾书本资料。

     老王又掏出手机玩起了轮回,控制着自己的人物玩的不亦乐乎。半晌后抬头看着郑非说:“非子,你要不今天抽抽看?”

     郑非重新给热水瓶灌上水,给自己倒了一杯后坐下,说道:“还是算了吧。今天好像特别倒霉。心里也有点毛毛的。”

     老王却说:“就因为你今天特别倒霉!所以要抽抽看,说不定就转运了呢是吧。事情都有个物极必反的过程嘛。”

     老王说的也是正常的想法,可是这样的想法郑非已经抱有过无数次了,可是每一次都以失望结束,似乎灾星就一直在他头上徘徊一样,否极泰来,物极必反之类的成语从未在郑非身上验证过。

     郑非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老王说:“老王,我这个人呢从小倒霉惯了,从来没有什么好事情,所以还是算了……”

     老王却不信邪,嚷嚷着一定要郑非试一试,说:“非子,你就试试吧,今天一定能逢凶化吉,呸呸呸,化险为夷,不对不对,否极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