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三章 躺下吧!老乌龟
    郑非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维德手中的匕首,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犹如灵蛇一般精巧,不由得让郑非想起了对战小青蛇时候的场景。

     他的精神更加集中了,拿出了对付青蛇时候的感觉,维德大长老一下子就产生了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感受,手中的匕首突然一滞。

     “不好,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有野兽一般的直觉!”维德大长老有些吃惊,不过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下,沿着那一滞继续攻击。

     可郑非已经抓住了那一处破绽,右手的钢刀直直的递了出去,破坏了维德大长老手中的动作,维德只得用匕首和郑非的钢刀一碰,尽量敲开他的攻击。

     正所谓一寸短一寸险,匕首的用法大多是灵活多变,适合暗杀或者刺杀之类的手段,正面冲突就略有不足。

     维德本身就年迈,这用匕首一招架郑非的附加过赫斯之力的钢刀,当即就被击飞了出去,如果不是手死死的握着,可能匕首就已经脱手飞出去了。

     这一个表现却让艾力克微微点头,这才符合一个年迈的魔法师的感觉,难道维德在漫长的岁月中真的有学习过一点匕首使用技巧?

     郑非得理不饶人,脚下一点,直逼被击飞的维德,手中的双刀没有章法的交替砍下,就跟剁肉似的。

     可别小看了这两把刀,郑非手中的速度很快,在赫斯之力的加持下,竟然逼得维德连连阻挡,疯魔一般的攻击让维德有些吃不消了。

     毕竟魔法师的体质有别于战士,即便是每一级别都有职业加成在,但法师脆皮这个真理是不会被打破的。

     维德用匕首不断的抵挡着郑非双刀的劈砍,只觉拿着匕首的那只手已经麻木,虎口早就破裂了。

     “这野小子,力气真大,速度也很快,还有那可怕的野兽直觉,不行,得让他受点伤,免得影响我之后的计划。”维德眼中精光一闪,突然,他的另一只手中又多了一把匕首,狠狠地插到了郑非的肚子里。

     “恩?”正在疯狂攻击的郑非腹部一痛,手中的刀顿时凌乱了,维德抓住机会匕首挥出,刺入了郑非的手腕。

     哐当一声,钢刀掉到了地上,郑非急急退后,远离了维德,右手无力的垂着,维德的那一下已经把他的右手贯穿,左手握着刀,微微搭在肚子上的匕首,咬牙把它拔了出来。

     “小子,不错嘛,精神可嘉,不过你要输了。”维德眯着眼睛,此刻的他有些无耻,如果杰卡在这里,肯定要大骂一通。

     艾力克皱着眉头,这一下出手有些狠了,尽管没有性命之忧,不过双脚被贯穿,右手被废的郑非可能真的无法击败维德。

     不过郑非已经尽力了,艾力克看的出来,有些认同这个小伙子的努力,虽然维德可能会有反对意见,但之后还是力排众议让他给伊安做仆役吧。

     郑非脸色开始苍白起来,拔出匕首之后大量的失血让他有些眩晕,好在花种发动的及时,给他止血恢复。

     郑非感受了一下脚上的伤口,经过花种止血之后,用赫斯之力缓解了一下疼痛,看上去还是鲜血淋漓,还有两个洞,不过姑且不碍事。

     手腕上的伤花种解决不了,看来只有一只左手能用了。郑非握紧了左手的钢刀,捂着肚子半蹲着。

     “看来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老朽这就结束了这场战斗,之后让鲍勃治疗你一下,就走出奥洛斯家族吧,奥洛斯不是你能加入的。”维德眼中不带感情的看着郑非。

     匕首在他手中仿佛消失了一样,维德漫步走到郑非的跟前,手中的匕首又突然出现了,朝着郑非的脊椎狠狠扎了下来,这一下如果扎实了,那郑非少不了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

     “维德!手下留情!”艾力克在场边大喊,就算以他的速度,要靠近在演武场中央救下郑非也是十分困难的,特别是在维德的匕首已经接近郑非的情况下。

     艾力克已经决定让郑非加入奥洛斯了,肚子上和手上的伤口不算什么事情,有鲍勃治疗,家里的药剂拿来恢复一下,很快就能好。

     可是如果这匕首扎入郑非的脊椎,那就算被鲍勃治疗好了,也得卧床静养一段时间,自己可就要被伊安责怪说没有保护好她的仆役。

     艾力克已经闯入演武场,脚下形成了一股旋风,直奔演武场中央的两人,旋风推动着艾力克往前突进,强力的风暴驱散了海市蜃楼,演武场恢复了一些生气。

     “手下留情?晚了,乖乖躺着吧!”维德低声喃喃自语道,仿佛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手中的匕首仍旧快速往下扎去。

     “该躺着的是你啊,老乌龟!”郑非原本低着的头狠狠地抬了起来,右手被花种恢复了一点知觉,直接抬了起来,用手臂阻挡了匕首。

     匕首立刻贯穿了郑非的手臂,他用手挡住了匕首的下落,左手上的绿光已经非常明亮,一刀挥了出去,赫斯之力开始爆发,刀锋接近了维德的身体。

     如果这一下击中,按照维德的身板,说不定得躺个一年养伤,万一郑非没留住手,那维德可能就要嗝屁了。

     “该死,这是什么!”维德大惊,他从郑非手中的钢刀上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这一击明显不是一个滋体都不到的小子能够发出来的攻击。

     攻击到强度甚至能达到滋体巅峰,不远处的艾力克也很明显的感受到了郑非的攻击,不由得动容,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

     维德当机立断放弃了手中的匕首,在空中立刻画了一个魔法阵,大声吼道:“水波之盾!”一个蓝色的护盾在维德胸前快速形成,正是他拿来防御杰卡的护盾。

     “嗡!”郑非的刀砍在了水波盾上,水波盾剧烈的颤抖起来,摇摇欲坠的样子似乎快要被郑非的刀劈裂。

     维德的脸色都有些变了,他的水波盾能够防御杰卡的攻击不假,但那是杰卡小打小闹时候扔出来的火焰,每一朵火焰都有着滋体期的攻击,再加上水波盾上循环不断的水流也对火焰有克制,这才防的住杰卡的火焰。

     水波盾不是维德最强的防御,但对付第二级别以下的人是绰绰有余,没想到郑非的攻击竟然如此强力,能够让水波盾濒临碎裂。

     不,不是濒临破裂,而是已经破裂了。

     “啊!给我上!”郑非一口气就将身上剩余的赫斯之力全部加在了手中的钢刀上,之前的战斗太过激烈,花种拼命运转修复伤口,眼下赫斯之力已经快要告罄,不如孤注一掷。

     “啵”一声轻响,水波盾碎裂了,郑非一喜,刀立刻划了进去。

     “水震壁!”此时,郑非的耳中听到一声冷喝,眼中闪过失望,手中的钢刀再也无法承受赫斯之力的摧残,碎成了几段掉落在地上。

     维德的身上环绕着水流,如同一堵墙壁一般,那钢刀根本无法进入维德的身体,纷纷被水流震了开来。

     郑非失去了力气,摔倒在地上,维德站在一旁不说话,心中有些懊恼,没想到自己亲自出手,还没有解决这个小子,还是把他赶出去,免得影响计划。

     “住手!”远远地,艾力克驾着旋风飞奔而来,只看到两人相错而过,维德身上就泛起了蓝色的光芒。

     “维德!你已经输了!不要在对杜姆出手!”艾力克大声的叫着,脚下速度不减,朝着维德就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