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这是一瓶大紫
    艾力克并没有看到郑非和维德之间的交手,以为维德已经对郑非下了死手,拼命催动赫斯之力来运行狂风诀,一股旋风划过,他的手搭在了维德身上。

     郑非手中的刀已经断裂了,全身也使不上力气,赫斯之力被他抽空,软软的伏在地上,身上鲜血滚滚而出。

     “哎,来不及了吗?”艾力克看着躺在地上的郑非,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维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维德,念在你功苦劳高,这次我就帮你担了,这小子伊安还是很看重的,让人来厚葬吧。”

     “那个……家主……”维德虽然年迈,但眼不花耳不聋,他有些不明白艾力克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小子不是还没死吗?难道要活埋?

     活埋也好啊,免得这小子蹦跶来蹦跶去,影响了自己的计划,这一次看来是失败了,下次还得重新做一个计策,时间不多了。

     艾力克转过身子,沉重的点点头,背手在身后,说道:“维德,去办吧,我知道你只是一时失了手,伊安那里我会解释的。”

     “家主……我觉得我还不需要厚葬来着……”郑非虽然软软的伏在地上,但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听到艾力克说要把自己厚葬,顿时冷汗都下来了。

     艾力克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回了一句:“这怎么行,厚葬了吧,这样我才好向伊安交代。”突然,他回过头来,看向好不容易翻了个身,正面朝上的郑非。

     “好小子!你没死?”艾力克有些震惊,在维德那样的攻击下竟然还没有死掉,也不顾之前的尴尬了,蹲下详细打量。

     “家主,这场比试,我赢了,我也保护伊安到你赶来了……”郑非微微一笑,躺在地上喘气,身上的血液还在流,他现在头晕眼花的,眼前都好像出现了黑色斑点。

     “好了,别说话,我立刻让鲍勃过来治疗,这里有一瓶药剂,你先喝下。”艾力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瓶红色的药剂,喂郑非喝了下去。

     那瓶红色药剂显然比伊安之前送来的药剂好了不少,郑非喝下去之后感觉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身上也开始不断冒起【+10】的绿色数值。

     维德叹了一口气,苍老的声音响起:“老朽说话算话,这次考核,你通过了,往后老朽不会再为难你一个小辈。”

     说罢,维德转身离去了,只不过谁也没看到,他嘴角有一抹笑意,尽管这一次没有把伊安身边的仆役废掉,但也给艾力克留了一个信号,让自己的嫌疑抹去了。

     不得不说,艾力克是极其宠爱伊安的,爱屋及乌,郑非也得到了相应的照顾,之后鲍勃赶来将他治疗完成,杰卡带着伊安来到了演武场,围观着躺在地上接受鲍勃治疗的郑非。

     “杜姆!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伊安有些沮丧,她的确感受到自己似乎有点不对,冥想了这么久怎么依旧是晚上,不过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维德却用自己的样子来迷惑郑非。

     郑非一边接受着鲍勃手中光耀术和圣光治疗书的光芒,一边安慰伊安道:“伊安,这不是你的错,往后也有可能遇到这样的情形,这也是一个经验。”

     伊安点点头,没过一会,郑非耳边又响起了她的声音:“话说杜姆,你真的好厉害啊,能够战胜维德大长老!”

     看来艾力克把情形都跟她说了,刀剑无眼,在比试中受伤是很正常的事情,更别说崇尚武力的奥洛斯家族中了,伊安很能理解这个事情。

     “那是维德大长老没用魔法……”郑非苦笑,他算是了解了等级的差距,还有职业加成,以及,魔法师的恐怖。

     当然,他也看清楚了身边这位十分溺爱女儿的家主,实力到底有多么恐怖,凝源中层的风系战士,恐怖如斯。

     “哎哟,你小子,昨天晚上才给你治疗完,今天又搞成这样,你知不知道牧师也是很累的!”鲍勃恶狠狠的说道,一边加大了手中圣光治疗术的强度。

     “啊!烫烫烫!鲍勃大人手下留情!”郑非被火热的治疗术弄得哭笑不得,又是火热,又是舒畅,伤口有一种正在被拔火罐的感觉。

     艾力克笑盈盈的看着,鲍勃手下的轻重他是知道的,治疗术就是治疗术,就算加大强度,仍旧是治疗术,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伊安不明就里,她不太懂为什么正沐浴在治疗术光芒下的郑非脸色的表情是如此的纠结,她抬头看看正在憋笑的杰卡,还有微笑着的艾力克,却发现自己更加不明白了。

     “啊!难道是因为治疗术里面还有别的东西?”伊安突然开始了自我脑补,然后不怀好意的笑着。

     另一边。

     维德大长老结束了考核之后就撤了海市蜃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从怀中拿出了一颗蓝色的珠子。

     “维德,这复制的法术核心还算好用,只不过再有几次就用不了啊。”床上的维德大长老模样一变,变成了一个面容枯槁的老人,手中握着一把匕首。

     房间的暗室里传出了维德大长老苍老的声音:“黑牙啊,你也已经年迈了,年轻时候暗伤太多,实力倒退如此严重,仍旧要执迷不悟吗?”

     黑牙冷笑:“维德,你能给我什么?奥洛斯能给我什么?我为奥洛斯在你手下忠心耿耿多年,最后获得了什么?这颗没几次好用的法术核心和这一身快要废掉的武功?”

     维德叹了一口气,黑牙曾经是他隐秘的手下,专门用来执行一些暗处的工作,比如暗杀,绑架,阴暗的事情全部都由黑牙接手。

     那一次,暗部发现了一个秘密的法师遗迹,上报给维德,维德秉着家族优先,下达了一个命令,全员进入探索,带出宝物回家族。

     结果,那个法师遗迹是假的,只是由这颗能够复制法术的法术核心构建的,暗部的全部人手都折了进去,原本是凝源级别的黑牙也栽了,勉强带着法术核心逃生。

     回来之后,黑牙重伤,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实力开始倒退,甚至快要变成什么武力都没有的废人。

     “黑牙,奥洛斯总有办法能治愈你,你为什么要投靠尤金和兰伯特?”维德深深的叹息,同时充满忧虑。

     尤金、兰伯特,两大世家要联合了,这个消息是黑牙透露出来的,只不过维德被关在密室中,根本无法通风报信。

     一旦这两家联合,第一个下手的肯定是奥洛斯,罗德家族想要救援那也是有心无力,家族的命脉,矿石资源掌握在尤金手中,奥洛斯还在的时候,罗德尚且能亲近奥洛斯,靠几家牵制发展,万一尤金和兰伯特联合灭掉奥洛斯,那罗德只能选择投降。

     黑牙仍旧冷笑,说道:“维德,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原本你答应我的全面恢复药剂只有在休斯城才有,你们得去神圣奥洛斯取药,而神圣奥洛斯出了一点问题,现在自顾不暇,你觉得还有药能拿来回复我的伤势吗?”

     黑牙越说越激动,眼中通红一片,面色也开始狰狞起来,继续说道:“维德你知道吗?我最烦你这样的顽固,明明知道神圣奥洛斯出问题了,仍旧相信家族,有用吗?你告诉我,这个世界实力为尊,一旦你们倒台了,我该怎么办?我不信家族,我信眼前的东西!”

     维德叹了一口气,神圣奥洛斯最近似乎有点问题,这个他也是知道的,不过维德相信,神圣奥洛斯一定能解决好的,只是需要一定时间,可黑牙似乎不想等了。

     “尤金和兰伯特承诺了,只要搞垮奥洛斯,他们会送给我一株紫灵草,他们对着风神起誓,一定会完成交易,我相信他们!”黑牙眼中透出希冀的神色。

     “紫灵草?!”维德暗自惊呼,这是制作全面恢复药剂的主要,全面恢复药剂能够恢复各种伤势,可谓是一药难求,就连合身强者也需要这药剂恢复一些小伤,可谓是强者手中的金疮药,虽然不算稀少,但也是挺重要的药剂。

     而黑牙只是受重伤导致实力倒退,一株紫灵草,配上一些止血回伤的药草就能恢复,也不浪费,所以对他来说,紫灵草是极佳的替代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