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十四章 嘿!胜利!不,是我的益达
    约翰的身影在高速移动中突然消失,空气中隐隐传来了淡淡的雷音,一道紫色的剑光闪了过去,雷光剑一下子就闪过了郑非。

     “啵”郑非的泡泡之盾一下子就破裂了,约翰这一剑并没有冲着郑非的左手,反而是冲着郑非的胸口去。

     “无耻!”场下的约瑟夫看清了这一剑,惊得叫了起来,按耐不住就要上竞技场找约翰理论。

     剑光闪过,约翰手持长剑,保持着运剑的姿势,潇洒的出现在郑非的身后,起身,长剑一甩,长剑中闪过一丝血液。

     郑非脸色剧变,胸口一朵血花妖艳的绽放开来,他睁大了眼睛,似乎心有不甘,缓缓跪倒在地上。

     “杜姆!”伊安急了,连忙叫出声,心下十分急切。

     “杜姆大人!”史多姆也急了,这可是他的雇主,原本他以为约翰是个正人君子,前几击都是正常无比,坦坦荡荡的攻击,谁知最后一下他竟然动用了迅捷无比的雷光剑,这下他是拯救不及。

     “约翰你这个王八蛋!你竟敢!”约瑟夫咬牙,虽然这小混蛋跟自己经常打闹,但好歹算是朋友,就这么被人阴了?

     洪无生醉眼迷离,随意的夹了一口醉虾,砸吧砸吧嘴,“哎哟,这小子,应该没那么容易死吧?”

     正当众人就要上台与约翰理论的时候,约翰大喝一声,“决斗中发生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你们休得多言!虽然最后看不到这小子跪爬学狗叫了,不过还是我……”

     “是我赢了!”突然,一声中气不足的叫声从约翰的身后传来,一道雪白的刀光一闪而过,迅猛的朝着约翰的背部斩了过来。

     “恩!?”约翰登时感觉背上毛骨悚然,快速往前踏了几步,这才感觉背后那抹气息减少不少。

     哗啦一下,约翰身上那服装已经在背后开了一个大口子,血液顺着衣服喷溅了出来,得亏约翰往前冲了几步,否则必定受到重伤!

     “你还没死!?”约翰强忍痛楚,扭过身来,眼神锐利的看着正在气喘吁吁的郑非,有些惊惧。

     “差点就死了!”郑非也是心惊,约翰竟然对着自己下杀手,如果不是有泡泡之盾扛了一下,自己的双手没有像约翰预料的那般废了,强行用手扛了一下伤害,这一击雷光剑绝对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310】【+38】两个数字飘落,郑非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他原来就只有326点血留下,如果不是泡泡之盾挡了六十多点伤害,这一道雷光剑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约翰阴沉着脸,没想到自己不惜使诈都没有弄死这个小子,不过这小子看上去也是强弩之末了吧。

     “哼!你还有什么作为?现在你胸口受挫,战力十不存一,虽然我受了点伤,但你又能耐我何?”约翰恼怒的开口,自己一个滋体高层的战士竟然被这普通人伤到了。

     “呵,虽然我是受了重伤,但是你也是没有赫斯之力了吧?谁胜谁负还说不准呢。”郑非紧紧握着獠牙刀,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在雷光剑击在他身上并没有怎么出血,一丝丝雷光已经将伤口电焦。

     “大言不惭!你区区一个强壮一些的普通人,还敢跟我这个滋体期的战士,接受过加成的人比较?就算我光凭肉体也能碾压你!”约翰倒是恼了,雷光剑一用他体内的赫斯之力几乎全部消耗,只能用普通肉体力量攻击了。

     “那就来试试看!到底谁会笑到最后!”郑非也是发了恼,我有花种分泌支持,刚刚可劲挨打,赫斯之力并没有怎么消耗,他就不信这样还打不过约翰!

     郑非这回先下手为强,一抹雪白的刀光就斩了过去,獠牙刀的材质是野猪獠牙,跟金属的不同,隐隐收敛了光泽,这一刀撕裂了空气,无声息的就斩向了约翰。

     约翰眼神一凛,收剑抵抗,没有了赫斯之力的附加,约翰的长剑就没那么好弹开郑非的獠牙刀了。

     郑非可是全神戒备,赫斯之力富余,加入赫斯之力的獠牙刀劈下,约翰仅凭肉体力量完全吃不住郑非的巨力。

     当当当!三下刀剑相交,郑非的血气被震得荡漾,原本只有50点血的他现在因为强行攻击,血量又下降了不少。

     约翰身体素质明显好过郑非,三下刀剑交接反而没有什么影响,只觉对面的郑非一下比一下轻巧,大笑出声。

     “切……”郑非有些苦恼,自身的血气受限,每拼一下都消耗自身不少血气,力气也要泄了去。

     又连几下相撞,力气去了大多的郑非靠着赫斯之力竟然堪堪和约翰打了个平手,郑非咬咬牙。

     还是得靠花种来回点血才是正道,自己是要摆脱不了当一个挨打的肉的宿命了吗……

     郑非想着就做,力气也不足了,干脆顺水推舟,一刀撩向约翰,直直白白,大开大合。

     约翰一愣,这一刀简直太过直白,没什么技巧可言,难道他有什么阴谋?心中想着,身体却是自然一动,手中的长剑已经送了出去。

     又是一记刀剑碰撞,可是这次郑非似乎没有握住手中獠牙刀的样子,一个不慎往后退了去。

     约翰大喜,连忙脚下一踏,手持着长剑就窜了过去,长剑顺着獠牙刀刺了过去,郑非一手握住约翰的长剑,眼中闪过一丝光。

     【-21】【+38】泡泡之盾碎裂,郑非的手也满是鲜血,然而花种产生作用,郑非的血量反而上升了17点。

     约翰用力抽回长剑,郑非连忙松开手,目光定定的看着约翰,约翰更加疑惑了,这小子到底想做什么?

     “继续!”约翰抽剑继续拿着长剑进攻,郑非接连几下都没有接下来,身上挂满了伤口,鲜血不要钱一般的往外流,模样极其狼狈。

     “杜姆……”伊安眼里流露出不忍,她想到了之前在魔兽森林里,郑非浴血和群狼奋战的场景。

     “混蛋!不用这么拼命的啊,大不了就输了好了!”约瑟夫骂骂咧咧的,“我们可以耍赖啊!”

     郑非充耳不闻,只是一心看着约翰,计算着他每一剑的力道和攻击部位,那些不是要害的地方被划破,造成的伤害很低,还能触发花种,何乐而不为呢?

     就这么一剑又一剑,约翰自己进攻的都累了,气喘吁吁的站着,却发现眼前这个乡下来的小子竟然还能稳稳地站在台上。

     别说稳稳的站着,他甚至每一下的攻击都游刃有余起来,力气和精神都回复了不少,这小子难道打不死的吗?

     约翰有些气喘,咬咬牙继续往前进攻,可这一次,郑非不再是接受攻击了,反而一刀斩了出去。

     “啊!”约翰的手腕被刀斩到,一下子长剑脱手飞了出去,插在了边上,这小子力气为什么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