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神耳村
    每个地方都是故事,何种物件都有生命,无论他是什么都有着他自己的自已和存在的目的,但是有些迷茫着,有些也坚定着,他们的故事注定流传下去……

     一处满是岩石的海岸边上,海面上波涛涌起,岸边满是乱石就是这对于船舶来说万分危险的地方一艘小船仿佛无视这周身的浪花的影响慢悠悠往岸边停靠着,小船上有着两个青年,一个站立在船头一个坐在船身中间,两人除了神情穿着外,相貌竟然完全相同,站立在船头的青年身着一身黑衣身后上有一个相似刺绣一般的白色山字,长长的头发规整的扎在后脑,站立青年神色刚毅,目光坚定,衣裳在风卷下珊珊作响,而坐在船身的青年身着淡蓝色的衣裳,身后也有一个相似刺绣的一个海字,字的颜色是墨绿色,手中提着一个酒葫芦长发飘飘神情慵懒与站里青年确实截然不同,慢慢的船靠近了岸边,站里青年双眼一亮脸上露出了解脱的神情,小船与岸边还有个几十米站立青年纵身一跳下一面眼看就要落入海中,却不知哪里好似有只手拖着一般,慢悠悠的向着岸边飞去,这时坐在船身的青年喊道“山你不带吃的啊?我这还有鱼”山好像想起了什么恐怖的回忆向着海岸飞去的速度有快了几分眼看就要到了岸边船上的青年又赶紧的喊道“前面就是太华山了,你小心点别把那东西弄醒了”山背对着青年招了招手表示知道了向着岸边飞去的速度又是快了几分,眨眼间就到了岸上,船上的青年见此拿起了酒葫芦喝了几口,船头慢慢的自己转了过去不一会就消失在了海岸线上。

     太阳慢慢爬起正是午时,天上一片碧绿一朵云彩都没有,太阳毒辣辣的照耀着大地阳光落在山身上刚毅的脸庞变得阳光起来,山越走越快山间炎热的气息对山仿佛没有一丝影响,崎岖的山路对山的来说也仿佛平地一般,山每走一步都出现在离之前很远的地方,像极了传说中的缩土成寸,山走了许久本来满是岩石的路面变成了干燥的土地,没有一点生命的土地也出现了些许的绿色,走着走着又过了许久山突然发现一座小山包的后面有股股炊烟冒出,山停下了脚步半蹲在地上用手掌触碰地面,这时山仿佛和大地融为了一体,在山的脑海里出现了小山包后面的情景,十几户乡野人家就住在山包的后面,零星几家老人坐在门口,几个孩童在乡村的小道上嬉戏,家家妇女在厨房间坐着晚饭,山站了起来抬起头看了看太阳发现太阳就快要落下山头,山低下头想这就在这地方休息一下吧明天在赶路,想罢山迈开步子飞快的向着小山村走去。

     眨眼间山就来到了小山村的村口,山停下了飞驰的脚步慢了下来,用正常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小山村,山刚一进小山村在村口嬉戏的孩童都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正在一步步走进村子的山,孩童穿着都很简单,一个个粗布衣衫,有的还打上几个补丁,山看向院落发现几个织布机器明了了这个小山村原来是与世隔绝自己自足,山一步一步的往山村内部走去,几个小孩子围在山的周围,山没有理会几个小孩子径直的向着小山村的中心位置走过去,他感觉到在村子的中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不过走了百十来米山就来到了村子的中央,山看到在村子的中央部分有一个简易的篱笆,篱笆的底部放着暗红色的石头像是一个简易的祭坛,篱笆中都是些红色的小草,小草被呵护的十分好,每个都长得十分茁壮,山好奇的往这篱笆靠近了几步这时旁边出来个一个壮汉拦住了山说到“你是哪里来的人,不许靠近神草”山盯下了神看了看大汗没有说话反倒是大汉被山的眼神吓到了,不自由得后退了一步,大汉咽下了口水硬着头皮有上前说“你到是哪来的,来我们神耳村干什么?”大汉看山衣衫华丽不像是什么蛮荒野人反倒是像大家族的公子一时不敢做出什么冒犯的举动。这是山说话了“你叫什么?”山看向大汉,大汉被山的眼神一盯不自觉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俺叫石黄”

     回过神来大汉赶紧捂住自己的嘴惊恐的看着山“这篱笆里的草是什么?”山又问大汉,却见大汉死死地捂着嘴盯着山,山看大汉不回答有看向了赤红色的小草,仿佛小草对山有种奇怪的吸引力这时山发现在小草的中间有一个奇怪的庙坛上面挂满了红色的绳子,山又转过头看着大汉问“这一面供奉的是什么?”大汉却还是不言不语的盯着山,“那里面供奉的是我们神耳村的神,庇佑着我们村子的安宁”这时那一群孩童不知道什么时候叫来了一个老人家,老人家弓着腰没,眉毛胡子都已经发白,头发已经不剩几根支这一根盘云杖慢慢悠悠的在一群孩子的环绕下走到了山的面前,老人在山的面前慢悠悠的停下了脚步慢悠悠的看着山,山也盯着老人看着这时一旁默不作声的石黄来到老人的身旁小声的和老人说“村长小心点,这个人有点邪乎也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老人用手拍了拍石黄又面向山道“小伙子我是神村的村长苔赤,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么?”山没有回答老人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这篱笆**奉的是什么?”老人也没有因为山不回答而生气而是笑了笑回答了山的问题“这是我们村子的庇护神,庇护神赐给我们村子神草让我们耳聪目明所以我们村子才叫神耳村,至于庇护神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在我很小的时候庇护神就存在了,那是村子里的大人修建了这个庙坛”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时老村长苔赤有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来我们村子有什么事情了么?”山停下了思考看向了老村长回答了老人的问题“我要去西边的天山又事情要处理,路过这里借宿一宿”

     老人看了山一会悠悠道“年轻人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我叫山”

     “山,你今天晚上可以住在我的家里,你可以跟我讲一讲你要去天山做什么?”

     山想了一想道”我可以和你说一部分”

     “好一部分也行,天色已经很晚了你和我来吧,今天天晚上就住在我家吧”老人笑了笑转身就要带着山回到自己的家里这是旁边的石黄又走了过来急忙道“村长这人来历不明怎么能让他住在你家呢,他要是对你做什么怎么办!”老人笑了笑道“我活了这么大岁数看人还是会的,我相信这位小兄弟没有恶意”说罢回过头对着山又到“小兄弟请不要介意我相信你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走吧和我去我家中吧”山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跟着老村长就来到了他的家中.

     老村长家中十分朴素,简易的木制篱笆围出一个不大的院子,院子中有一个茅草房子房子的前面庭院中长着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树,看起来这棵树已经生长有些年月,老人帮着山收拾出了晚上山要住的屋子就出门了,不知不觉太阳就落下了山尖把天边的云朵染红,天傍黑老村长便回来了抱歉的对着山道“真是不好意思,村中大小事情都要老翁来处理怠慢你了”

     “没事的,我没关系”山回应了老村长的抱歉显得无所谓

     这时老人从柜子里拿出一盏油灯道“那小友能和我讲一讲你要去天山干什么么?”灯火下老人的眼睛炯炯有神根本不想是一个古稀老人的双眼,山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就在一旁坐下,烛光摇拽一晃就是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