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意外
    夜色静谧,石敢当家是一个破旧的茅草屋子,石敢当到家后马上就去找了自己的母亲,把今天村长和石敢当说过得都说了一遍,石敢当的母亲十分苍老,因该已经五六百岁的样子,这个年纪在普通人里也算是正常了,但是石敢当今年不足两百岁,可见老两口生下石敢当后的喜悦,但是造化弄人,本来一家齐全,天伦之喜,谁想到最后家庭残缺

     老母亲听完石敢当的复述后脸色平静,已经到了这个年纪,经历了人生的大悲大喜,除非是石敢当出现意外,否则估计石敢当的老母亲发生什么也会喜怒不行于色,老母亲缓缓起身石敢当赶紧上前搀扶,生怕老母亲磕到碰到

     老母亲在石敢当的搀扶下站起了身,面向山神色郑重,那满是褶皱的枯老得脸上带着疲惫,也是在石敢当的搀扶下老母亲缓缓的向着山鞠了一躬道“小神仙,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老伴还死了,希望小神仙你接下来的路上能多照顾我家敢当,他是个好孩子,我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但是游有些事情不是我想就行的,我现在只希望他不要突然的就横死在外边,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老母亲声音缓慢沙哑,屋内昏暗的火光在山和狭窄的屋子里晃动,那一刻山的心理仿佛什么被触动了,拳头死死握紧,目光看向石敢当,这时石敢当看着老母亲眼睛里闪烁着泪光,身为一个八尺男儿竟然让母亲在自己的面前给别人鞠躬,这对石敢当来说是十分羞愧的

     石敢当本来搀扶着老母亲的手已经松开,放到了母亲的肩膀上想把母亲搀扶起来,却又不敢用太大的力气怕会伤到母亲,而用的力气太小又蹩不过母亲,心中羞愧难当,眼中泪花闪动,目光渴求的望向了山

     山心中仿佛被什么触动眼神多了一丝灵动,赶紧双手伸出搀扶起了石敢当的老母亲道“老人家,你放心吧,这路上我会尽量保护敢当的”

     “不!小神仙,你别保护他,老身恳求你了,叫他些本事把,让他好能活下去”老母亲本来已经直起来的腰又有了弯下去的意思

     “好好!我教他本事,您快起来吧,我肯定会教他的”山的话说吧老母亲才肯起身,一旁的石敢当赶紧搀扶住老母亲,本来已经在眼中闪烁的泪花也不见了踪影,眼神里满是对母亲的关心

     山见此点了点头,孝顺母亲,哪怕是错过了修炼的最佳年纪也因该好好教他,更何况石敢当还在天地意志的洗礼下活了下来,已经不是凡体,如今看他如此孝顺自己的母亲,将来定不会走向邪道

     “你们母子二人好好聊一聊吧,明天我们就要启程了,之后的日子就聚少离多了,好好珍惜吧”

     山说完就走出了屋子,刚才的一幕山心中感触颇多身上的气息开始浑厚起来,刚刚走到石敢当家旁边的路上突然身上其实不受控制的外放了出来,山赶紧盘地而作,开始控制身上外放的气

     山心中焦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太阳之气在体内乱撞,弄得山苦不堪言,身体经脉也是阵阵发痛,每当山想强行控制这些乱窜的太阳之气时神识就会自动溃散,山现在感觉自己仿佛就要死了,身体里的太阳之气每绕着经脉游走一轮就壮大一倍,现在仿佛就要涨破自己的身体一般

     就在这时山突然想到华衣男子走之前留下的法决,当下心一狠,想到反正也是死,不如拼了,当下就开始运转起法决,就当法决开始运转起来的那一刻身体里本来乱窜的太阳之气开始规律的游走起来

     山心中一喜,有门,当下更加卖力的运转起法决

     “痛!!!”

     虽然身体里的太阳之气开始规律的游走起来但是本来细小的经脉没法直接通过已经壮大好几倍的太阳之气,唯一的办法就是硬过!本来细小的经脉被太阳之气硬生生的扩大,不可谓不痛,现在山的头上已经痛得满是汗珠,不过虽然痛,但是燃眉之急确实解决了,不用担心爆体而亡了

     太阳之气在山的控制下在体内缓缓运转,一圈又一圈,山已经习惯了经脉扩大的痛感,满头的汗珠也已经消失不见,只是微微皱眉,过了一个多时辰山体内的太阳之气终于平息了下来,山慢慢停下了法决,体内的力量也缓缓归于平静,山吐了一口气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点了点头,体内的力量强了三倍不止,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估计就进入假先天了

     正当山要起身离开时本来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撕开一道口子,那一弯明月在云间若隐若现,一道乌黑色的光在月色下向山飞来进入了山的体内,山脸色一边,本来已经起身准备离开的山又做了下来运转起华艺男子留下的法决,但是太阴之气一进入山的体内就把本来平静下来的太阳之气带动了起来,又在山的体内翻腾起来,山心中暗暗叫苦,我又没有牵动太阴之力,她来凑什么热闹

     山拼了命的运行着华衣男子留下的法决,不过这次不像上次一般顺利,太阴之力和太阳之力根本不听法决的指挥,在山的体内乱窜,弄得山苦不堪言

     山体内的太阴太阳两力在体内翻腾了一个经脉的轮回后,全布聚集在了山的丹田处,太阳之力爆裂明亮,太阴之力静谧乌黑,两股力量在山的丹田处缓缓转动起来,两股力量渐渐合为一体失去了本来的颜色,变得灰蒙蒙的,两股能量形成了一个能量团,在山的丹田转动,不知道转了多久两股力量开始分离,清的升,浊的沉,一道黑一道白颜色鲜明的两道能量分离开来,陷入了寂静

     “终于安静下来了”,山换换的吐了一口气,差点就交代在这里,想想就后怕,下一秒本来后怕的山表情一下子就变成意外

     “假先天!!!”

     没想到这么一回意外竟然突破到了假先天,山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力量笑了笑,如果下次再遇见葱聋,一个照面自己就能解决他

     “山哥!”

     这是传来了石敢当的声音,山看过去,石敢当正从房子里走出来

     “和你的母亲谈完了”

     “嗯,不好意思,山哥,让你等了这么久,一不小心就多谈了一会,一下子就过去了三个时辰”

     山愣了一下,三个时辰了么,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啊“行了我们回去吧”石敢当支应了一声转身就和山要回到屋子

     就在这时山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放出刺眼的光茫,而山此刻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而在一旁的石敢当哪见过这种阵仗,也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看着山

     山闭上了双眼,心中感叹,这都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