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瑶池
    华衣男子那天带着葱聋离开之后,一路自西北而上,转念间就到了一座繁华的城池前

     城池十分巨大,砌起城池的石头大的惊人,很明显这不是凡人的力量能够搭建起来的

     门口有两个侍卫看守城门,两个侍卫身上都妖气成柱,可见两个看守城门的侍卫很不简单,妖气凝成柱状不是简简单单的修为上去了就可以的,那可是代表着杀戮,这能凝结成柱的妖气至少杀戮了百只大妖才能形成

     妖气成柱的好处也很多,可以在战斗时来用强大的妖气干扰对手,当然用处不止如此,只是对于妖气的运用每只大妖都各不相同,可以说妖气凝柱就是天道对大妖实力的认可,每一个妖气凝柱的大妖在其他地方都很有地位,然而在这里却只能当一个看门的,可见这座城池的不凡

     城池外两个侍卫穿着盔甲,手中持着武器,目不斜视,本来空无一物的城门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两个侍卫也没有移动视线,就好像雕塑一般,华衣男子一步一步的向着的城门走去,走到了城门前,两个侍卫拦住了华衣男子

     “请出示身份证明”

     两个侍卫不卑不亢,显然已经千万次的做这种事情了,这是华衣男子袖子一挥手中出现了一个令牌,上面一个大大的眼睛雕文,眼睛的周围布满了奇异的花纹,花纹和眼睛上有奇异的光芒闪动,若隐若无的散发着一丝丝诡异的气息

     “大人请进”

     两个侍卫看到了华衣男子拿出的令牌之后恭敬的对着华衣男子鞠躬,对于大妖来说实力就是他们最尊重的东西,而现在华衣男子手中拿着的令牌就是对于他实力的最好证明,那可是城主送出的令牌,整个大陆也就那么几块

     华衣男子点了点头正要进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退了回来,对着两个侍卫道“你们城主住在哪,这城池建成后我就没来过,不是很熟悉”

     “大人,城主居住在城池中间的圣山上”

     两个侍卫低下头恭敬的回答

     “嗯“

     华衣男子点了下头,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进了城市

     一走进城池,热闹和喧嚣一下就涌了上来,城池外不同,城池外面十分安静,甚至连来外城池内外的人都没有,而城池内却完全是另一番洞天,街道上都是摊位,小贩来回穿梭,街上叫卖声不断,行人来回驻足观看,好不热闹!

     华衣男子眉头一皱,因为他看的出来这里大多数的都不人类,华衣男子皱眉的原因不是因为讨厌妖怪,而是因为一群低级妖怪聚集在一起的味道实在不是很好闻,当然这起气味不是谁都能闻得出来的,必须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才行

     华衣男子抬头看了一眼,在很远的地方有一座巍峨的山峰,山峰的顶部藏匿在云层之上,华衣男子心想那里就因该是圣山了,又是长袖一挥,化作一道流光飞向圣山,但是就在华衣男子飞到一半的时候从天山上同样的飞出几道流光拦住了华衣男子

     华衣男子在被几道流光拦了下来站在虚空之上双手后背看着面前的几个女妖

     “彩衣见过前辈”

     为首的是一个身着华丽的女妖,见华衣男子停了下来上前行礼,女妖相貌非常出众,可以说倾国倾城也不为过,但是妩媚中又透露一丝可爱单纯,可以说男人见了一定会走不动道

     “行了,你这两手就别再我面前卖弄了,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没有化形呢,现在还敢在我身上动用媚术”华衣男子打断了女妖的话满路不悦

     “前辈,忆君可不是故意的,人家现在刚刚步入假先天,还控制不好自己身上的力量,尤其是这媚术,不由自主的就散发开来,开往前辈不要见怪”

     “假先天!”

     华衣男子惊奇的看着面前自称忆君的女妖惊讶道“你现在假先天了,不得了啊,你这才修炼多少年,好像才五百年吧,天赋果然不错啊”

     “前辈打趣小女子里,五百年假先天算什么,前辈您出世便是先天,小女子可是好生羡慕呢”

     “哈哈”

     华衣男子笑了两声道“这你可羡慕不来,这是天地道运,好了小丫头,不和你打趣了,我来找你家主上有时协商,你赶快让开吧,让老夫过去”

     这是忆君面露难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见此的华衣男子又道“怎么了,有什么你就说,不用遮遮掩掩”

     见华衣男子没有介意忆君这才开口“是这样的前辈,今天早上主上喝酒的时候打碎了一个琉璃杯,说今天要破财,所以让我拦下所有的来客”

     忆君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华衣男子,只见华衣男子额头上出现了一排黑线,很是无奈,挥了挥手道“行吧,你回去禀告一下你家主上说我来过了,在这呆上一夜,明天再上门造访”

     “是,恭送前辈”忆君以及身后的一众女妖一同行礼恭送华衣男子,华衣男子一个转身又回到了喧闹的城池里

     “忆君姐,忆君姐,这位前辈是谁啊,其实好强大”

     这边华衣男子刚走忆君身后的一众女妖就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始追问起来,忆君一个回手在说有的女妖头上一人一下道“平时让你们练功怎么没有这个积极劲,都给我回去练功”

     一众女妖捂着头飞快的跑掉,还喊着“忆君姐姐你坏死了,再也不和你玩了”脚下却一点没有拉下,一股烟的跑远了

     忆君揉了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就向着圣山的山顶飞去了

     此时圣山的山顶,云雾缭绕的山顶中间是一座巍峨的宫殿,宫殿金碧辉煌,两侧石柱纹金龙舞凤,地上铺的是琉璃玉石,忆君飞落在殿前一步一步的走进宫殿中,进入了宫殿,殿前有一群女妖在奏乐起舞,大殿中间是一个水池,水池中有几朵金叶玉骨的荷花,殿上一个巨大的座椅,座椅上一个身着琉璃七彩裙的华贵女子倒在座椅上,手中提着琉璃杯,一杯一杯的往嘴里倒酒

     忆君走上前到“主上您怎么有这么不注意形象”忆君皱着眉头埋怨了一句,上前整理了一下女子的衣着满意的后退一步,恭敬的行礼

     女子往嘴里又到了一杯酒道“我说了多少次了,叫我娘娘,什么主上,难听死了”

     女子望了一眼正在奏乐起舞的女妖皱了下眉头道“你们都下去”话音一落所有的女妖都停了下来恭敬的弓着腰倒退出了大殿

     “娘娘,都说了您现在身份和以前不一样了,要注意形象”忆君见女妖都出了大殿也该了称呼

     “哼!什么身份,还不是让那家伙给坑了”女子语气不忿,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记忆

     “对了,娘娘,今天有以为前辈来找您,就是之前在青丘和您一起的那位前辈”忆君把外面发生的事情如实的禀告给了女子

     “哼,我就知道今天肯定没有好事,要财的来了,不过我今天不见他他就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哼,我一定要让他不爽一次”女子听完后不爽道

     一旁的忆君听了之后小声的说“娘娘是和那位前辈有仇么?”

     女子笑了一下“你个小丫头想什么呢?我说的不是来的这个家伙”

     忆君吐了下舌头到“那忆君就下去了,我还要去外面看着,防止还有其他人来”

     “嗯下去吧,对了,别忘了回来的时候再去酒窖给我带点酒,要喝完了”

     忆君点了点头就走出了大殿化作一道流光守在圣山周围

     而大殿上挂着一个牌匾,上面飘逸的两个大字《瑶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