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行脚
    老头带着华衣男子离开了闹市,在小巷中七转八折的来回穿梭,华衣男子发觉老头在带着他在小巷子中来回绕圈子,华衣男子神识外放,覆盖到整个小巷子,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有三个尾巴跟着他们

     “哼”、

     华衣男子冷哼了一声,神识幻化成无形的武器,悄悄的把三个尾巴全部解决

     “行了,别带我兜圈子了,尾巴我已经解决了”

     老头停下脚步看了眼华衣男子,眼神中带着惊讶“是,前辈”

     老头开始从新带路,不一会就来到了一个破旧的木门前“前辈请进”老头把门打开,对着华衣男子道“嗯”华衣男子点了点头,走进了破木门内

     走进破木门内,走道满是灰尘,没两步就到了屋子里,屋子漆黑,没有意思光亮“嗯?怎么有股腐烂的味道?”

     华衣男子回头问了老头一句,老头走道屋子的角落点起了一盏油灯,油灯一亮起来华衣男子就看见了屋子里的简陋木窗上躺着一个男人,这个人已经皮包骨头,进气少出气多,而且身上很多地方已经腐烂,不知原因,一个正常人这个样子早就死了,可是眼前的男子却还活着,着实让华衣男子惊奇了一番

     华衣男子上面放出自己的神识在男子身上探查了一番道“这人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灵魂也别一股奇怪的力量感染了,现在灵智全无,但是却实实在在的或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华衣男子质问着老头,老头听到了华衣男子的质问走到了床边,用手摸了下男子的头,眼神中带着不忍缓缓道”这是我的弟子,他叫卿,我和我的弟子连同炎帝夫妇探索一方洞天,起初都很顺利,我们也很快就到了洞天的灵眼,本以为这次探索结束后可以得到点灵髓给他,让我徒弟的实力增强一些,没想到灵眼哪里非但没有灵髓,反而又一个石碑,我们检查了很久都没有结果,结果我的徒儿一不小心碰到了石碑,一股奇异的力量侵入了我徒儿的体内,我徒儿当场就昏迷了,我因为愤怒打碎了石碑,结果石碑中飞出两股灰色的奇异力量,一股进入了炎帝妻子的身体,炎帝的妻子也和我的徒儿一样倒地不起,另一股力量还想侵入炎帝,但是炎帝的实力太强,那力量不敌逃跑了,出了洞天之后炎帝因为担心妻子无心管我们,带着妻子就去求医了,而我用先辈留下的异宝强行留住了卿的性命,但是也是昏迷不醒,来到无名城之后,我听说鱼骨金莲能医治我的徒儿,但是金骨玉莲是城主大人的东西我根本得不到,我就想卖掉宝剑换取一些宝币取得一个见城主的机会,好医治我的徒儿“

     老头说着说着掉起了眼泪哽咽道“我对不起先祖们啊,祖传的宝剑,我竟然拿出去卖掉”

     华衣男子看着老头道“你确实对不起你的先祖们”

     老头诧异的看着华衣男子“您认识我家先祖?”

     “哼,在街上看到你的剑我认出来了,当年李天凡手持藏锋天下无一敌手,当年你们剑之一脉行脚商人多风光,再看看你现在,简直是丢了李天凡的人!”

     华衣男子怒斥了老头一顿,老头听到华衣男子的话羞愧难当,低下了头,不知是不是因为屋内幽暗的原因,老头看起来佝偻了很多

     突然老头又抬起了头看着华衣男子道“前辈,您认识我家先祖,您知道我家先祖现在在哪,如果我家先祖在的话,那卿就有救了”

     华衣男子看着老头叹了口气“哎,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李天凡了,我现在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老头听此又低下了头,牵着卿的手哽咽道“难道真的就没救了么”

     华衣男子有些不忍道“我可以帮你引荐城主,但是能不能要到玉骨金莲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真的么,前辈,您只要能帮我引荐城主就行,剩下的我想办法”

     老头听到华衣男子说能引荐城主,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嗯,我可以帮你引荐城主,但是你先把藏锋给我看一下,我有些话想和它说”

     老头点了点头拿出了木盒子,在盒子上一拍,盒子啪的一声弹出三把剑,华衣男子点了点头,抽出了最短的那一把像匕首的剑,华衣男子持起短剑时本来想一块废铁一样的短剑在华衣男子的眼里一下子就变了样子,本来短小的剑身被一道亮白色的光芒延长,足足有两尺长,本来像废铁一样的剑身在华衣男子的眼里也变了样,变得光滑无比,剑身布满玄秘的刻纹,剑刃寒光闪闪,但是在老头的眼里一切都没有变,这就是藏锋的含义,藏寒锋,出其不意,出剑毙命

     “老伙计,你也想我了么,哈哈,也是很久没有见过你了”

     华衣男子和藏锋对话起来“你问我你的主人呢,我也不知道,我很久没有见过李天凡了,自从那一战起,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藏锋听了华衣男子的话又在手中嗡嗡震动起来“不,那个老家伙没死,只是受伤藏了起来,我一直感觉李天凡失踪和那个老家伙有关,等我找到那个老家伙一定就能找到李天凡,你放心吧”

     藏锋又在华衣男子的手中震动了两下就平静了下来“好我知道了,我会照顾一下你的后辈的”

     华衣男子和藏锋对完话就将藏锋放回了木盒子中,刚要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到东南方有天地异像,华衣男子差异了一下那不就是神耳村的方向么,神识在一瞬间就放了出去抵达了神耳村

     华衣男子神识到达之后看见山正被一道金光缠身,旁边的石敢当也不知所措,而天地异像的源头就是山

     华衣男子放出神识在山的面前形成了自己的模样,山看华衣男子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道“前辈,快点救我,我现在控制不了我的身体了”

     华衣男子放出神识探查山的身体但是却被金光挡在了外面,神识根本没有办法穿透金光,华衣男子见没办法穿透金光就换了个方法,神识反而冲向了金光的来源

     华衣男子的神识直冲云霄,来到了云层的上方金光的源头,在云层上面又一个金色的大球,大球上面铭刻着一圈又一圈的铭文,这是道韵凝行,是道的外显

     华衣男子见此就知道想打断是不可能的了,至少现在位置还没有谁能够和天道作对,华衣男子见无处下手就回到了山的身边道“小子,你做没做过什么坏事啊”

     “啊,前辈,您就别开我的玩笑的,都这个时候了您倒是赶紧救我啊”

     “我像是开玩笑么,赶紧回答我的话,不然谁也就不了你”

     山听此那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赶紧回答“前辈,偷看别人洗澡算不算啊”

     华衣男子头上飘起黑线“不算,再说说干没干过别的坏事“

     “啊,如果这个不算的话那真没有了啊,前辈,您快点就我啊”

     “小子,不用怕,这股力量是天道的力量,天道至公,如果你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没有事的”

     山听到这里就放心了“那前辈,我这要被金光定到什么时候啊”

     华衣男子瞥了山一眼道“等着吧,什么时候它心情好了就把你放了”

     “不是吧”山哀嚎了起来

     当然华衣男子的话是在逗山,如果天道之力不是惩罚的话那就是奖励,这是天道要给这小子奖励啊,华衣男子还有点羡慕起来

     不出半刻,天上的金光里出现了一个东西缓缓的飘向山

     华衣男子看到之后好是羡慕,甚至都想出手抢夺了,但是华衣男子没有动手,因为天道奖励不是谁都能抢的,那是要折损功德的,如果功德折损过多那么这一辈子成道无望,化作黄土

     天道奖励终于靠近山了,是一张纸,没错一张纸!

     山有些无语,心想给我一张纸能有什么用啊,还不如给我点修为来的实在,但是无奈归无奈,东西还是要要的,这可是天道奖励啊,谁知道有什么奇异的功效呢,但是回想起来我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值得天道奖励的事情啊,到底为什么天道要奖励我呢,山百思不得其解

     “好了小子,赶紧把天道奖励收起来把,在这么放着我都要心动了”

     山闻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能动了,山赶紧把天道奖励的一页纸收进了了体内,旁边的石敢当也走过来道“山哥你没事了把,吓死我了”

     山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转头对着华衣男子鞠了一躬道“多谢前辈为小子护法”

     “小子,你竟然假先天了,我这才离开一天你就假先天了,怎么会”

     华衣男子有些惊奇,假先天虽然不像先天一样需要天劫炼心但是也不是一天就能达到的吧,明明之前这个小子离假先天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结果一天之后就变成假先天了,这搁谁都难以接受

     “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突然间就突破了”

     华衣男子越来越羡慕这个小子了,突然突破不说还有天道奖励的宝物,道运简直是太好了

     “行了小子,你以后自己要注意了,天道奖励你一定要小心保管,千万别被有心人盯上知道么”华衣男子仔细的叮嘱山

     “前辈,天道奖励也有人敢抢夺么,难道不怕大损功德”

     “你懂什么,有很多老不死的知道自己大道无望,要是知道你身上有天道奖励肯定会出手抢夺,给自己的后辈或者家族增加底蕴”

     山听此一阵后怕,还好在这里知道了,不然自己出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村长,你现在在哪啊,俺啥时候能见到你啊”

     石敢当在旁边插话问华衣男子“都说了,不要再叫我村长了,传出去有损我的身份”

     “噗,村长,哈哈”这是旁边传来一个女人的笑声

     “谁!”

     华衣男子目光爆射而出,直指虚空,这是一个女人的神识组成一个身体显现了出来,正是那个瑶池中得女子

     “西王母!你怎么在这里,我今天去找你还被小忆君给拦了下来”

     “哼,怎么这里你来的我就来不得么,就是我让忆君把你拦下来的如何”

     “咳咳”

     华衣男子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道“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这么蛮横,不过你既然在这了那我就把事情和你说了,我要管你接凿天钉”

     西王母脸色一变“你要凿天钉干嘛,是不是还打着当年的主意”

     “没错,我现在已经及其了大部分的东西,只要东西一全我就能找到那个老东西”

     西王母叹了口气“哎,这么多你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倔,听我一次不行么”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那个老东西,等我找到老东西的时候一定也能找到李天凡,怎么你难道不想找到他么”华衣男子神色坚定

     西王母把目光投向了天空神色迷离道“找不到的”

     “一定能找到的,只要你把凿天钉借给我”

     西王母收回目光,面无表情的看着华衣男子道“既然你一定要试,那我就借给你,明天来我这里取吧”西王母说完就要离开这时华衣男子又叫停了西王母

     “等一下,我还要向你讨一个东西”

     西王母扭过头,面带怒容道“你别得寸进尺”

     华衣男子看出西王母动了火道“我要跟你讨一株玉骨金莲,当然不是我自己用,是用来救李天凡的后人的”

     西王母面无表情的看着华衣男子,半晌后道“明天来我哪里取”就离开了

     华衣男子笑了笑又向山嘱咐了两句就离开了

     圣山之巅,瑶池殿前

     西王母面带忧郁的看着天空言自语的呐呐道“你个家伙,到底有算计我一道,难道你也想让他也知道么”

     没有人回答她,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