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骨道
    山和石敢当在午时之前赶回了小院,院子里的护卫已经把货物装好就等他们回来出发,刚进院子就看见白骨老人坐在石椅子上喝茶,察觉两人回来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山暗自小心提防着白骨老人下黑手

     “既然你们回来了我们就出发吧,白骨前辈要坐前面的马车,你们两个坐在后面的马车,一前一后,怎么样”老头见山回到院子,招呼护卫准备出发跟山交代他们的位置,山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商队就出发了

     出了灵都城后山和石敢当坐在后面的马车上,石敢当有些不解的问山“为什么这老头要做在前面的马车,要是对咱么下黑手的话坐在后面的马车上会比较方便么?”

     “我也不知道,但是还是要小心些,修士的手段千千万,谁知道他会有什么奇怪的手段,还是小心提防的好,咱们今天出去买了不少阳炎草,等到晚上安静的时候把药草碾碎做成药丸,戴在身上以防万一,我之前和他气势交锋的时候察觉到他的气有阴气交织其中,阳炎草可以抵挡阴气”

     山的视线一直盯着最前面车队的白骨老人,白骨老人感受到了山的视线回头对山阴阴一笑,被来干枯的的脸被阴笑带动,褶子一道道的纵横,好不恐怖!

     “山哥,他笑的怎么这么恶心”

     看到白骨老人对着山笑石敢当好像看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白骨老人听到了石敢当的话扭过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就扭过了头

     “别再招惹他,小心点,不只是白骨老人,这一路上可能有强盗”

     山对石敢当叮嘱玩就闭目养神起来,石敢当听到了山的叮嘱过后就小心的盯着车队的周围

     赶路的时间总是很快,不知不觉时间就来到了傍晚,老头然护卫们停下车队就地休息,升起篝火后架起了几口铁锅开始烹煮食物,老头大汉还有白骨老人和山他们坐在一圈篝火旁

     “两位实在是不好意思,这出门赶路只能吃干粮,两位莫要见怪”

     老头小心点抱歉这,害怕两人因为食物不满小心解释

     “老夫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什么没有吃过,在乎你这点东西”

     “我吃什么都可以”

     山和白骨老人都表示没有关系老头才放下心,等到所有人都吃完了干粮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休息后,山把白天买到的阳炎草拿了出来,让石敢当磨成粉末然后制作成了药丸,整整一百五十株的阳炎草结果只制作出了五枚药丸

     五枚药丸石敢当拿了三个,山拿了两个,感受手中药丸散发出的阵阵温暖的气息,石敢当的心安心了不少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轮换着休息,小心白骨老人下黑手,你先休息,前半夜我来,后半夜我会把你叫起来”

     石敢当表示知道了就在帐篷里休息起来,山见石敢当休息了就出了帐篷在营地周围来回走动,看看周围的地形,以防万一出现什么紧急的情况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山在营地周围巡视到一半的时候山看见了白骨老人,白骨老人此时也在营地的周围走动,看起来好像和山的目的是一样的

     山暗自想道这个白骨老人不是很好对付,也是一个老江湖,而且他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肯定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毕竟有句话说得好“老而不死是为贼”

     山开始小心地跟着白骨老人,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在营地的周围走动

     “小子出来吧,跟了我这么久了,还以为我不知道么”

     白骨老人停下脚步对着空气说话,山当然知道他这是在和自己说话,但是山并没有出去,因为白骨老人很可是只是诈一诈。山按捺在原地不动小心地看着白骨老人

     “还不出来啊,你现在在这里跟踪我,那和你在一起的小子因该就是一个人了,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就去杀了那个小子”

     山现在知道白骨老人不是在诈自己了,而是真的发现了自己于是山就不再隐藏,走了出来对着白骨老人一拱手道“前辈真是好手段,这都能发下我”

     白骨老人笑了笑道“老夫活了这么久一些小手段还是有一些的,小子昨天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但是你不听劝告就不要怪老夫不留情面了”

     “不知道前辈为什么一直针对我,我只是顺路去青丘山而已,前辈为何处处针对”

     “小子,要怪就只能怪你去的不是时候了”

     白骨老人说完就消失在山的眼前,山皱了皱眉赶回到了营地,进到帐篷中发现石敢当已经不见了踪影,山暗道不妙,手掌触摸地面,手心一道光芒亮起,营地四周的情况瞬间了如指掌

     此时的石敢当正在离营地很远的地方与一具白骨对峙,石敢当本来正在睡觉,但是人有三急,石敢当起床来起夜,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后有一具白骨,吓得石敢当差点尿在了自己的身上,白骨架伸手就要抓石敢当,但是石敢当起身就跑,白骨没有抓到,一股烟的石敢当就跑出了很远,白骨架子飞快的追着石敢当,速度非常快,三个呼吸就要追到石敢当,白骨的手掌就要碰到了石敢当的衣服,石敢当吓得有快了几分,又为自己争取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这时石敢当想起自己怀里的药丸,立马拿出了一颗吞了

     吞下药丸之后石敢当感觉自己的胃里有阵阵的暖意向外涌出,感觉自己浑身暖呼呼的,石敢当停下脚步后白骨架子追上了石敢当,白骨手碰到了石敢当之后发出了烤肉的滋滋声音,白骨架子好像碰到了什么克制自己的东西缩回了手掌,一人一白骨就这么对峙起来

     一人一白骨对峙了很久,药丸是有时间的,过了不到小半个时辰胃里的药丸的暖意开始慢慢消失,和石敢当对峙的白骨架子开始不安分起来,眼洞里幽暗的火焰开始左右跳动,石敢当赶紧又吃了一枚药丸心理想道“山哥,你在哪啊,赶紧来救我啊,我快完蛋了”

     就在这时白骨站的地方凹陷了下去,白骨还想爬上来,周围的地面迅速的往中间靠拢,咔嚓一声白骨就被挤压成碎末,碎末飘出一股绿色的光飞向营地,山从一旁走了出来凝重的看着营地的方向“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形成了道痕”

     石敢当从一旁走了过来后怕到“山哥还好你回来的及时,要不然我就交代在这个鬼东西手里了,山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这是白骨卫,领悟了白骨大道的人可以炼制白骨卫,没想到这老东西竟然领悟了白骨大道,但是他的年纪已经非常大了,已经没有什么晋级的希望了,不然就凭他领悟了白骨大道晋级先天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山哥,那他这么厉害我们能打过他么”石敢当还沉浸在刚才被白骨追赶的后怕当中

     “虽然他领悟了白骨大道,但是我也有自己的手段,谁赢谁输还不一定,走回去吧,今晚只是个试探,我们小心点”

     “嗯”石敢当跟着山回到了营地,一晚都是山来守夜,白骨卫被山消灭后这一晚平安无事的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