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劫骨卫
    山在出去前用灵力在帐篷的周围留下一圈印记,这样如果有人来到帐篷的周围山都能够及时的感应到

     留下印记后山放心的赶往白骨老人和赶尸人对峙的地方,但是当山赶到时白骨老人已经和赶尸人打了起来

     白骨老人周围八具白骨位一同攻击赶尸人,白骨卫的眼洞中冒着幽绿火焰,与那晚追赶石敢当的白骨卫实力相当,但是白骨卫骨多势重,加上白骨老人在一旁小心的左右逢源,赶尸人一时有些应接不暇

     赶尸人上来就被白骨老人压制住那能甘心,只见赶尸人从腰后拿出一个铃铛飞快的摇动起来,铃铛的声音一发出山感觉自己有些眩晕,不过一瞬间就恢复了过来,山惊讶的看着铃铛心中暗想“这小铃铛这么厉害,能摄人心魄,让人片刻不能控制自己”白骨老人也是措不及防等的听到了铃铛的声音,心神片刻失守,整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白骨卫也因为少了白骨老人的控制而变得呆滞起来

     就在这时,赶尸人从怀中拿出一具小棺材,在小棺材上贴上符纸向空中一抛“轰~~~!”本来手掌大的棺材变成了正常的大小轰隆一声的落在地面,棺材板也同时的应声倒下,露出了棺材里的场景,一具尸体!尸体的身上穿着一身盔甲,看起来生前因该是一位将军,这具尸体突然睁开眼睛拔出放在身旁的宝剑,对着白骨卫就冲了过

     将军尸体很是威猛,趁着白骨老人心神失守的片刻硬是击碎了三具骨卫,这时白骨老人回过神来,看着飞向自己的三股墨绿色火焰心中大怒,自己昨天晚上刚在那小子的手上毁掉一具白骨卫,现在又损失了三具,加起来一共被毁掉了四具白骨卫,相当于实力被削弱了一半

     将军尸体还要冲杀向下一具白骨卫,白骨老人赶紧收敛心神,控制白骨卫反击,剩下的五具白骨卫在白骨老人的控制下动作也不在呆滞,开始配合这和将军尸体作战,白骨老人控制者白骨卫,赶尸人控制者将军尸体,两方你来我往一直僵持不下,行成实力相当的局面,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是山知道,赶尸人除非有什么后手否则是打不过白骨老人的,因为白骨老人总共能够控制十具白骨卫,但是算上被毁掉四具因该还有六具白骨卫,但是白骨老人只出动了五具,剩下的一具就是白骨老人的杀手锏,很可能就是一具劫骨卫,这名赶尸人也就炼魂小成的境界,配合上将军尸体能发挥出炼魂大成的战斗力,但是如果白骨老人放出最后一具骨卫,那么赶尸人必败

     “小子,我只是想要你身后的灵尸,别逼老夫对你出杀手,我可不想和赶尸山的人结仇”白骨老人见两人一直僵持不下沉声道

     “哼!当你出手抢夺尸体的时候你就已经和我们结仇了,在者白骨道和我们赶尸山结下的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别再这假惺惺的,看了让人作呕!”赶尸人明显不吃白骨老人这一套厉声的反驳白骨老人

     本来在一旁观战的山心道不妙,在这么下去白骨老人肯定要放出自己的劫卫了,那样赶尸人一定是斗不过白骨老人的,倒时白骨老人打败赶尸人后一定不会放过他,毕竟他抢的不是什么散修,而是有门有派的门派弟子,如果放他回去肯定会有门派长老来寻仇,与其等着被寻仇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了他,在躲起来,谁也不知道是自己干的

     白骨老人被赶尸人厉声呵斥表情阴晴不定,正要放出自己的劫卫,就在这时山从一旁跳了出来,两人专心的对战并未发现还有其他人在场,山突然的跳了出来,白骨老人和赶尸人都被吓了一跳

     “小子你别多管闲事,你要是多管闲事小心老夫连你一起也杀了”定下神后白骨老人发现跳出来的人是山,阴着脸警告着山

     赶尸人也定下神,小心的看着山,虽然白骨老人警告山不许插手也不见得他俩人不是一伙的,说不定是在演戏

     山看着小心提防自己的赶尸人心里有些无奈,对着白骨老人到“白骨前辈,在下不想与你为敌,但是这一路你多次找我的麻烦,在下也不知道是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在下和赶尸门的王德颇有渊源,恕在下不能看着前辈就这么与赶尸一派争斗”

     “什么,你认识王德师兄”赶尸人明显激动了一下“原来你认识王德师兄这么说你不是和这个白骨老鬼一伙的”

     山汗颜了一下,一会老怪一会老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认识了多久,这才见一面,你是有多讨厌白骨道人,白骨道和赶尸人称之为世敌果然是有道理的“没错,我认识你们门派的王德,有一次我在南山落难,是王兄救的我,王兄对我有救命之恩”

     “那就行了,来我们一其诛杀这个白骨老鬼”赶尸人一听立马兴奋了起来,自己能和这白骨老道厮杀个势均力敌如果加上一个人定能诛杀白骨老鬼,山一听心里有些犯嘀咕,这个赶尸人是不是有点脑子问题,难道没看出来这白骨道人还有后手

     “小子,你赶紧走开,要是在挡在我面前,老夫就算是费上一番手脚也要将你留在这里”白骨道人见山不愿离开还想和赶尸人联手对付自己心中恼怒,正当自己是谁都能拿捏的角色么

     山看白骨老人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放出了自己假先天的气势道“我知道白骨前辈还有一个劫骨卫,但是你已经折损了四具白骨卫,实力大损,你还有把握能够打过我和这位道友联手么”

     白骨老人感受到山的气势有些惊讶道“假先天,你竟然是假先天,没想到你这么能隐藏,连续两次和你交手你都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前辈也是,连续两次交手前辈不是也一直隐藏自己的修为么”山听到白骨老人的话回到

     白骨老人脸色一变道“怎么会,你怎么发现的”

     山自信的看着白骨老人道“其实是你自己透露的,晚上的时候你说自己的手段不知这些,但是一个领悟了白骨道的炼魂境修士除了白骨卫还能有什么后手呢,我仔细想了想只有劫骨卫了,当我说出劫骨卫的时候你的脸色变了一下,你隐藏的很好,但是还是被我发现了,那么一个先天境界的才能炼制的劫骨卫炼魂境怎么可能拥有呢,我想了想因该是有什么奇遇让你炼制成功了一具劫骨卫,但是练魂境的魂魄修为是控制不了劫骨卫的,但是你明显境界达不到先天,那么前辈的修为因该就是假先天了”

     白骨老人听着山的分析脸色变了又变,直到山说完白骨老人才恢复了正常的脸色阴沉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分析的丝毫不差”

     山笑了笑道“不知道前辈还想不想和我们在这里做过一场”山笑吟吟的看着白骨老人

     白骨老人的年纪已经非常大了,年纪一大就会贪生怕死,不像年轻时一样敢打敢拼,现在自知不能十全十稳的拿下两人就有些退缩之意“哼,算你的运气好,你走吧”

     白骨老人还是选着了先放过了赶尸人,心里想着等他走了就剩下你一个人看你怎么和我斗,山怎会不知道白骨老人心里所想,但是山也有自己的杀手锏,况且白古老人已经失去了四具白骨卫,山自信自己和现在的白骨老人交手不会落到下风

     “感谢道友相助,在下是赶尸洞六代弟子王笋,这次是在下第一次下山历练,没想到就碰到了白骨道的传人,还好有道友帮忙,请道友将名字告知于我,日后相遇定然重谢”王笋对着山鞠了一躬道

     山一听这是王笋第一次下山历练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不知道是为什么“在下山,赶尸一门的王德道友与在下有嗯,我答应了王兄若是遇到了你们赶尸一脉的弟子落难,在能力之内定当出手相助,你还是抓紧离开吧,赶尸只能趁着天黑,天亮就不能走动,趁着夜色赶紧上路莫要再耽搁了”

     王笋听到后感谢的对着山又是鞠了一躬,把将军尸体收了起来,化作小棺材收进怀中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山突然感受到自己留在帐篷周围的灵气被一股阴冷之气触动,山回头一看发现白骨老人的五具白骨卫的眼洞中墨绿色火焰十分呆滞,不像之前交手时那么灵动,山暗道一声不好,白骨老人偷偷的控制劫骨卫去帐篷哪里抓石敢当,脚下爆出一声破空声山飞快的弹出,直冲白骨老人,如果没有劫骨卫白骨老人是打不过自己的,不出几招白骨老人就会被自己击杀,但是如果白骨老人召回劫骨卫就能抵挡自己的攻击,这样石敢当就安全了

     “当当当!”

     山连续三拳打出,三声金属撞击的声音穿了出来,果然白骨老人把劫骨卫召了回来,山借着劫骨卫挥拳的力量弹回原地,一旁本来已经准备离开的王笋再次放出了自己的将军尸体,两方剑拔弩张,一时间场面寂静

     山定神一看,一个浑身骨骼乌黑色散发着着金色光芒的骨卫站在白骨老人的面前,眼洞中跳动着似绿非绿的火焰,先天的气势不受控制的散发出来

     一旁的王笋小声的对着山道“山哥,我想我知道这白骨老怪为什么要抢夺我的灵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