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血尸符
    山和王笋小心地提防着白骨老人,将军尸体和劫骨卫也对峙着,而白骨卫呆滞的在白骨老人的身后,看来白骨老人现在的魂魄修为控制一只劫骨卫已经非常勉强,没有精力再去控制其他的白骨卫

     “山哥,这只劫骨卫的魂火还是绿色并没有进阶为红色的魂火,但是身体已经呈现金属的质感,说明这只劫骨卫虽然已经晋级但是还不完全,因该只是度过了炼体劫,没有度过炼心劫,这老鬼想抢我的灵尸因该是看中了寄居在灵尸里的魂魄,要借助灵尸里的魂魄让它度过炼心劫,这样的话这具劫骨卫就算是完全的晋级了”王笋一边提防着白骨老人一边小声地对山道

     山听了王笋的话仔细的看了看劫骨卫眼洞中闪烁的魂火,果然是绿色,劫骨卫的魂火正常经历过炼心劫的洗礼后会变成暗红色,并且会被赋予基本的灵智,但是眼前的劫骨卫不止眼洞里的魂火是绿色的,而且魂火十分呆滞,全靠白骨老人的控制才能够作战

     “小子,就算被你发现了如何,嘿嘿,只要杀了你得到灵尸,我就可以让我的劫骨卫度过劫骨卫,到时我有一分自保之力就可以去大荒寻找突破的机会,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你的灵尸”白骨老人听到王笋的山的对话后阴笑道

     “哼,白骨老人,我敬你是前辈,本不想和你动手,但是你一而在的惹恼我,,今天我们只有在这里做过一场了”山面对着白骨老人冷哼道

     一旁的王笋已经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和白骨老人开战,按捺不住道“山哥,还和这老鬼废话什么,我们就在这里诛杀了他,也算是替天行道了,这老鬼活了这么久不知道遭了多少的杀孽,杀了他说不定还能得到一笔功德”

     白骨老人听到王笋的话恼怒道“小娃娃,你当我白骨老人是什么人都可以拿捏的么,也不怕闪了自己的舌头,既然想在这里诛杀老夫,老夫就先做了你们”话音刚落白骨老人就控制着劫骨卫冲向两人

     王笋见劫骨卫冲了过来也控制将军尸体上前抵挡“当~~~~!”一声巨响后,将军尸体被劫骨卫的骨爪大中身上的盔甲,瞬间就被击飞出去,落在一旁的小山包上扬起一阵烟尘,山的瞳孔微微一缩,没想到晋级不完全的劫骨卫就有这般威力,那将军尸体可是有炼魂大成的实力却也是一击便被击飞

     白骨老人没有给山和王笋惊讶的时间,击飞了将军尸体后控制着劫骨卫就冲上王笋,王笋的将军尸体被打飞,境界又比不上山,白骨老人想迅速的击杀或者击伤王笋,让他没有战斗的能力,这样专心的对付山,可以大大的减轻自己的压力

     不过王笋也不想便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见劫骨卫对着自己冲了过来王笋从怀中拿出一张暗红色额的符纸对着空中一丢,暗红色的符纸就在空中燃烧起来,符纸迅速的燃烧殆尽化作一道血色光芒飞进王笋的体内,王笋的眼睛一下子变成了赤红的,气息暴涨,立马从炼魂小成变成了大成境界,对着向自己冲过来的劫骨卫抬起双手,硬接下劫骨卫的一击

     “轰!”一声巨响,地面的灰尘被激起,待灰尘散尽劫骨卫竟然被王笋击退了,而王笋的脚下有两个大坑,肯明显是刚刚劫骨卫一击所致,白骨老人愣了一下道“没想到你竟然有尸血符,看来你在赶尸山的地位也不低么,但是尸血符只能位置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就会因为尸血符的阴气侵入而陷入短暂的脱力,如果不快点祛除身体里残留的阴气还会留下后遗症,小子到时看你怎么办”

     “这就不用你管了,半个时辰解决呢够了,山哥,劫骨卫交给我,你去对付白骨老人,我们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顺展速决”说吧王笋赤红色的眼睛就落在了劫骨卫身上,劫骨卫感受到王笋的目光大吼一声冲了过来,王笋带着喋血的目光迎上了劫骨卫

     山收回目光对着白骨老人道“你还要分心控制劫骨卫肯定不是我的对手,难道灵尸对你就这么重要”

     “哼,小娃娃你懂什么,小小年纪就达到了假先天的境界,老夫在修士界挣扎了一辈子才看看达到假先天的境界,这辈子突破无望,如果炼制成了劫骨卫就可以去大荒寻找自己的机遇,你不必多说了,你我就再次做过一场”

     山见劝说无望立马放开自己的气势冲向白骨老人,白骨老人也控制着剩下的五具白骨卫冲向上,但是白骨老人控制着劫骨卫作战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控制白骨卫,就算强行控制白骨卫也没有什么作战能力,这其中肯定有诈

     但是作战时的山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这些,白骨卫眼看就要接触到了山,这是山突感感觉到白骨卫的魂火中有股隐晦的波动,山突然好想想到了什么,暗道一声不好但是已经来不及停下自己的脚步,只能直勾勾的冲向白骨卫,终于白骨卫接触到了山,五具白骨卫把山围了个严严实实,就当五具白骨卫都接近山是白骨卫眼洞中得魂火开始剧烈的跳动,五具白骨卫也不再正常的运动“轰!”

     五具白骨卫就在离山不过两步的距离上爆炸开来,烟雾灰尘散尽后山将插在自己左臂上的一节骨头拔出,身上狼狈不堪都是烟尘,捂着自己的左臂道“前辈真是好果断,五具辛苦祭炼的白骨卫说引爆就引爆,要不是小子反映的快可能就死在了那招下”山在最后的时候召唤起大地之力护住自己全身,但是时间过于紧迫来不及保护住全身白骨卫就被引爆,最后还伤到了自己的左臂,山暗道大意了

     “嘿嘿嘿,小子,懂不懂什么叫做兵不厌诈,这叫计谋,你还是太年轻啊”白骨老人显然是很满意自己这招

     山皱了皱眉头,自己现在左臂受伤,要在半个时辰之内解决白骨老人恐怕要费上一番手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