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骨之死
    山捂着自己的左臂心里想着如何才能在半个时辰之内解决白骨老人,此时的王笋正在和劫骨卫交手两边大的不会可开交,招式都十分惊险,但是明显能够感觉到王笋的气息在一点一点的下降,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半个时辰之后山和王笋都要交代在这里

     “小子,姜还是老的辣,你还是太年轻啊”白骨老人得意的对着山道

     山皱了皱眉头,知道自己大意了,让白骨老人有了可乘之机“坑,就算是左臂受伤了我也能打得过你”山不甘示弱的回应白骨老人

     “小子,我不会给你机会的,我现在就解决了你,看你还怎么嘴硬”白骨老人话音一落就冲向山,此时白骨老人的身旁带阵阵阴风,好像有婴儿和妇女哭泣的声音

     山看到后脸色一变,阴魂!这白骨老人得杀害了多少无辜之人才会被阴魂缠身,但是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多想,此时的白骨老人已经冲到了山的面前,白骨老人对着山就是一拳,山用自己仅剩的右臂挡住白骨老人这一拳,但是白骨老人的一拳打在山的右臂上,被山挡住后本来缠在白骨老人身边的阴魂对着山冲了过来,各种惨象的婴儿和妇女,还有老人鬼哭狼嚎的冲向山,当然这种程度的阴魂还没有办法对山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却可以干扰山的心神,被阴魂干扰到的山心神片刻失守,白骨老人趁此时机又是一拳,没有防备的山直接被打飞

     “噗~~~!”山单膝跪地,右臂自然的下垂,右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吐出一口鲜血,刚才那一拳正是打在了山的肚子上,山现在感觉自己的腹部阵阵的绞痛,连带着酸水和血水一同吐了出来,山死死地盯着白骨老人道“你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你活该不能够突破先天,你就不怕天道惩罚你么!”

     白骨老人听了山的话停下脚步道“你知道什么,你才多大经历过那个时代么!你不杀人你就得死,那有什么无辜之人,全都该死!要不是我年轻时机缘巧合得到了这么一部可以控制阴魂的功法,我那还能活到现在!”白骨老人愤怒的呵斥着山

     山听完立马反驳道“如果不是无辜之人死后直接化作厉鬼与你厮杀不死不休,那会化作孤魂野鬼来供你攻驱使”

     “哼,小子,你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我现在就了结你,然后炼制你的魂魄,让你生死不能”白骨老人不愿再与山说下去,上前准备结果了山

     白骨老人来到了山的面前,对着山的脑袋就是一拳,在白骨老人预想中山的脑袋应声碎裂,然后就剥离出他的灵魂,好好炮制以解自己失去九具白骨卫的愤怒,但是山的脑袋并没有按照白骨老人预想的那样爆裂

     “嗯?”白骨老人定神一看发现山用自己的右臂挡住了自己的拳头,白骨老人心中冷哼“垂死挣扎”白骨老人控制着阴魂冲向山又对着山挥出一拳

     “恩!!”山又用自己的手臂挡住了白骨老人的拳头“怎么?这小子怎么没有被阴魂迷惑”白骨老人疑惑的看向山,山正好抬起头裂开嘴带着血丝对着白骨老人一笑,白骨老人心声不妙但是已经来不及反应,山的左手上面被岩石覆盖,行程一层岩石组成的臂甲,臂甲的前头岩石行程一个石刺,山挥动左手狠狠的对着白骨老人的胸口捅去

     “噗!”白骨老人的心口被山捅了个对穿,血液从心口流出,嘴角也流出鲜血,瞪大着双眼看着山呐呐道“为什么~为什么~你的手”

     白骨老人跪在地上已经无力在支撑自己的身体,本来由白骨老人控制的劫骨卫也停滞不动,王笋一拳将劫骨卫的手骨打碎,又一拳挥在劫骨卫的头上,劫骨卫被打飞,王笋气喘吁吁的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山捂着自己的肚子站了起来,往地上吐了口血水清了清口腔对着白骨老人到“想知道为什么我的左臂没事么”白骨老人死死地盯着山,山将自己的右手掌放到了白骨老人的面前,亮起一道白光

     白骨老人看了面图死灰“地之道痕,地之道痕~”白骨老人面色灰白瞪大双眼就这么死了

     山检查了一下白骨老人是不是真的死透了,发现白骨老人已经死了之后走道王笋的旁边踢了他一脚道“死没”

     “咳咳,你要是再慢点就快了”本来闭着眼的王笋睁开自己的眼睛沙哑道

     山也倒在了王笋的旁边,喘气初期道“要不是你这血尸符今天就交代在在这里”

     王笋没有回答就这么躺在了地上睡了起来,山看王笋半天没有回应坐起来看了一眼,这小子就这么睡着了,山摇摇脑袋站起身来,把他背了起来,把将军尸体放进棺材放在了这里,拿走了白骨老人的藏虚袋就背着王笋回到了帐篷

     山满身是血的背着王笋进了帐篷后石敢当被吵醒,看着山惊讶道“山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浑身是血啊,你背后背的是谁啊”

     山进了帐篷把王笋放下,也坐下后疲惫到“行了,以后白骨老人不会再找我们的麻烦了”

     石敢当惊讶的看着山“怎么,把白骨老人难道被你杀了”山点了点头疲惫到“嗯”

     这时本来已经睡着的王笋突然做了起来道“灵尸,灵尸还在外面,不能让灵尸见到太阳,里面的阴魂会被太阳之力炼化的”说着王顺还要站起来,但是站起一半就又倒了下来,刚刚使用完血尸符现在王笋处于一种脱力的状态,现在身体里没有意思的力气更别说站起来去安置灵尸了

     “行了,你就安心休息吧,把工具给石敢当,让他去收拾”山指了指石敢当道

     王笋打量了石敢当两眼,很明显是心不过石敢当,山无奈道“放心吧,这小子连什么是灵尸都不知道别说起贪念了,你可以让他去”

     听了山的话王笋放下心又从怀中拿出一副小棺材和灵符,小棺材上也贴着一张灵符对着石敢当道“这张灵符可以缩小灵棺,拿掉就会回到正常大小,到时你把灵尸装进棺材然后再把我的将军尸体带回来,至于位置山会告诉你”说完王笋又是栽倒睡着了

     山和石敢当看着昏睡的王笋都是有些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