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竞价
    【零↑九△小↓說△網】【零↑九△小↓說△網】擂台上老头结束了对宝物的定价开始进行斗宝,其实说是斗宝就是一个小型的拍卖会,谁的宝贝卖出的价格高,那个宝物就是这场斗宝的擂主,如果连续一年没有宝物能够打破记录那么就会得到金家的贵宾卡

     “现在斗宝开始,第一个上擂的宝物是,,,”

     老头开始主持斗宝,场面非常热闹,叫价声不断,不过山都不是很在意,除了自己的寿婴果和那支阴阳笔除外山最在意的是一块岩石,老头鉴定那块岩石是一块界石,足足有将近两百公斤重,但是不过拳头大小

     不过山在这块界石上有种熟悉的感觉,如果没有感觉错的话这块界石中因该是孕育了大地之力的天道道痕,山暗自下定心一定要把这块界石拿到手,如果里面孕育了地之道痕说不停可以悟出什么神通也不一定,就算领悟不出神通也一定能让自己对地之天道有更深刻的理解

     “下面开始下一个宝物上擂,这支阴阳笔笔身使用了六道轮回中的轮回石打造,上面还附带着轮回道痕的胎痕,可以说十分稀有,要是知道轮回天道可是天道的基础天道之一,如果通过上面的胎痕领悟了轮回天道,那么几千年之后绝对是一方巨擎,掌管四海五山其中的一份绝对不在话下,哪怕是刚刚领悟了轮回天道也会有非常强大的实力来招募你,倒是也是身份尊贵”

     老头不愧是这一方小镇金家商铺的管事,两句话人群的热情全都被调动了起来,一个个的眼睛看着阴阳笔都露出了绿光,如果不是还在金家商铺的话可能都要上手抢夺了,不过在金家商铺这些人可不敢动手,先不论金家侍奉的那些供奉,如果一次在金家商铺抢夺货物,那么金家将会把他列入黑名单,从此以后不再做此人的生意

     “好了,宝物就介绍到这里,下面开始竞价,底价十万”

     “二十万”

     “三十万”

     “哼,难道轮回胎痕就值这点通灵币,我出八十万”

     价格瞬间节节高升,一下子就到了八十万通灵币,接下来竞价的人都是有钱人,价格肯定不会低

     “我出一百万”

     先前在山的摊位胡乱杀价的女孩高声喊道

     山看了女孩一眼,只见她目光死死的盯着阴阳笔,看样子势在必得,不过文轩舍的人都羞耻于经商,所以虽然万年间传承不断,还愈发辉煌,但是积攒下来的钱才并不多,他一个大小姐出门能带上多少钱财,肯定是争不过那几个大户

     “我出一百五十万”一个矮个子身旁簇拥着一群护卫的老头喊道

     “韩老鬼,你都这把年纪了还要这阴阳笔做什么,不如让了我让我领悟了轮回天道,倒是还能提携你你一番,我出两百万”一个精瘦的青年,身着白色的衣饰,手中拿着一把画扇,样子翩翩

     “这老弟你就有所不知了,犬子现在灵山听道,现在已经是先天小成,到时将这轮回笔送到犬子手中,说不定你能悟得一二,我出两百五十万”

     听道矮个老汉的话精瘦男子的脸色微变“哼,就怕你买得到这轮回笔送不到你那儿子的手中”精瘦青年开始放言威胁

     “那就不劳烦你操心了,老汉自有办法,倒是你,拿到这阴阳笔出的了这小镇么,我出三百万”对于精瘦男子的威胁老汉显然没有放在心上,反过来威胁了精瘦男子一句

     精瘦男子听道了韩老汉的话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不过咋眼见就恢复了过来闷声道“这里并不是你我一方的地界,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我出三百五十万”

     老汉眯着眼慢悠悠的道“这里虽然不是老汉的地界,但是这次出门老汉可是把全部的护卫都带出来,我出四百万”精瘦男子脸色大变“什么,你把全部护卫都带了出来,那你的家里岂不是”话没说完精瘦男子闭上了嘴脸色阴晴不定,迟迟没有说话

     人群中已经被这跌宕起伏的竞价给惊呆了,一个个鸦雀无声,精瘦男子不再说话后人群众才爆发出热闹的讨论声

     “这两个人真是有钱啊,一支笔都叫到了四百万通灵币”

     “你知道什么,这也就是在这种小地方,如果放到大荒里这带着轮回胎痕的阴阳笔绝对能叫到上千万不止”

     “不过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好像相互认识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两人是大荒里出来的,据说两人是死对头,两个家族相互争夺已经不下千年了,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两家全部都来到了这小地方”

     “兄台你知道这么多,哪里人啊”

     “在下是大荒人士”

     “兄台,没想到你是大荒本土的人,失敬失敬”

     “哎,都是混口饭吃”

     人群众热闹非凡,一旁站在雷叔声旁的女孩有些按耐不住了,这支阴阳笔她势在必得,但是这两个人的价格越争越高,眼看就要超出自己能够承受的极限,自己出门也不过只带了七百万而已

     山看见了焦急的女孩有些想笑,知道女孩想要争夺这支阴阳笔,于是就想上千去调下她一下,山走到了女孩的身旁道“你很想要这支笔”

     女孩闻声将注意在笔上的目光转过头看向山道“你赶紧靠边站,别碍到我竞价”

     山笑了笑“你这么紧张,因该是带的钱不够吧”

     “别在这说风凉话,赶紧走开别碍着我”女孩神情紧张的看着阴阳笔

     “其实我有个办法能让你拿到阴阳笔”

     “真的!”女孩转过头一脸惊喜的看着山

     山笑道“其实很简单,你只要挑出这支笔的缺点就行了,让竞价的人知道这支笔值不到那么高的价格,或者用你的势力来威胁他们”

     女孩听了山的话若有所思然后抬头对着山露出洁白的牙齿一笑道“你叫山是吧,我叫禾子册,如果真的能竞价到阴阳笔的话我肯定会好好谢谢你的”

     山摆了摆手走开了,心里暗笑,你能挑出什么毛病,到时肯定是闹出一堆笑话,一想到这山就忍不住的想笑,但是还是忍住了

     山刚刚转过身禾子册的眼中划过一丝皎洁,心中暗想让你看我笑话,哼我好好的坑你一把

     这是精瘦男子抬起了头咬着牙对着韩老汉道“能得到一个轮回天道的胎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我出六百万!”精瘦男子直接将价格提升了两百万通灵币,直接叫价到了六百万

     韩老汉明显没想到精瘦男子这么果决,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这支阴阳笔上的胎痕是个死胎,根本没有办法领悟轮回天道”本来站在一旁着急的女孩突感喊出一句,本来竞价的两人脸色都是一变,都是奔上擂台仔细打量了一番,结果两个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的走下了擂台

     “没想到这支笔上的轮回胎痕竟然是死胎,老弟,这支笔就让给你了,祝你早日领悟轮回天道啊,哈哈哈哈”韩老汉大笑了几声带着侍卫离开了

     而精瘦男子的脸色则是非常难看,六百万买一个轮回天道的死胎道痕实在是亏大了“我出六百万零一通灵币”这是女孩开始叫价,听道还有人叫价精瘦男子大喜过望,看相女孩一拱手道了声谢也离开了

     见精瘦男子离开了女孩有时高声道“我可是文轩舍的,你们还有人和我竞价么”

     本来在一旁的山一下子傻眼了,本来还想看点热闹没想到这个禾子册竟然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如果被管事的老头知道是自己教她的那还不是被记恨上,正准备带上王笋和石敢当偷偷离开时女孩有时高声道“山,谢谢你的主意,真是太好用了,回头我一定好好的谢谢你”

     本来准备偷偷离开的山转过头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脸带尴尬的道“没什么,我只是出主意,怎么办还是看你,谢就不用了,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怎么能不谢你呢,要不是你我怎么能想到这么好的主意”说罢禾子册带着银铃声跑到山的身边把他强行的拽了回来,山看着禾子册,明显严重带着皎洁的笑意,心中恶狠狠的想到,这这小妮子真是厉害,没想到被她反摆了一道,自己一定会找回场子,山又用着余光扫了管事老头一眼,看见老头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眼神中明显带着怒意

     山一捂脸暗道“完了,玩大了”